第27章 血族迷情(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怀然一路疾行着, 终于在天黑前到达了奥利镇,此时的小镇上刚刚亮起了灯火,是那种煤油燃烧的黄灯, 虽然不够明亮,但足以指引行人的方向。

进入镇子后, 林怀然发现身后的小尾巴一直在跟着他。

男人面色一凝,找了个机会彻底把他甩掉, 至于能不能找到自己, 那就要看小尾巴的本事了。

做完这一切的林怀然打算去找家酒馆住下,虽说他是血族, 晚上才是他行动的主场。

但本质是个人类的林怀然晚上是需要休息的,而且今天赶路也赶了一天, 泡个澡会舒服很多。

走了没多久,林怀然就进走了一家看似很冷清的酒馆,坐在门前的是一位身材肥大的妇女。

一盏煤油灯发出的光稍显昏暗, 妇女单手撑着下巴,昏昏欲睡,丝毫没有发现男人的到来。

“你好,我想来住这家酒馆。”

酒馆老板娘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滑, 下巴重重地磕在了木板桌上,痛的她嗷嗷乱叫,她抬起头来, 正准备臭骂害她的“罪魁祸首”时,就被男人的穿着给吓到了。

因为酒馆老板娘也是见过许多暗色交易的,见男人的这身打扮也没有多做什么,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一个晚上一银币!“

虽然老板娘狮子口大开价,但林怀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银币,伸出手递给了她。

“谢谢。”

老板娘小声嘀咕地接过男人递过来的一银币,当目光触及到那只骨节分明的玉手时,一时间有些恍神。

这只手太美了,即使是在如此昏暗的灯光下,瓷白的手都仿佛发着淡淡的莹白色光芒。

女人抬起头来,发现面前的男人戴了一副面具,只露出一截白皙的下巴,但那双墨色眼眸犹如两颗黑曜石一般吸引着人的目光。

突然,男人的眼眸泛起了冷意,这让打量着他的老板娘下意识地身体一颤,慌忙地收起银币,把房卡交给他,就伸手赶人了。

太可怕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老板娘还有些后怕,心里的贪婪与欲望也一并消散了。

把肥硕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后,林怀然冷漠地转身上楼,心知今天晚上可以过一个安稳的夜晚了。

在即将消失在楼梯转角时,林怀然听到了几声低沉的嘶吼声,还没有等他仔细去听,那道声音就消失了,但却莫名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打开房门,林怀然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发现竟然还不错,坐到床上,弹性十足的床垫还弹了弹他,他白皙干净的双手撑开,仰视着天花板,陷入了短暂的放松时间。

做完这一切后,他就打算去洗漱然后休息了。

就在他要走进淋洗间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东西砸地破碎掉的声音,然后响起了女人的惨叫声和男人痛苦的愤吼声。

“我要杀了你!啊……”

咕噜咕噜的声音消失后,一切归于平静。

林怀然收回了跨进淋洗间的脚,把门关好后,细细倾听着那故意放慢、放缓的脚步声。

嘭——

门被轻轻推开了,林怀然躲在暗处,发现一个身披斗篷的高大男人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因为有斗篷的遮掩,林怀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但从他身上那尚未凝固的血迹来看,林怀然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

斗篷男慢慢地行进着,在他离林怀然藏身的暗处还有五十厘米的时候,林怀然突然冲上前去。

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单手握住了他的脖颈,用力把他身上的斗篷扯下来。

“唔……你是什么人!”

斗篷男惊恐地喊道,身后抓着他的男人力气很大,那握在脖颈处的手只要微微一用力,自己就会死。

作为一个新生不久的血族,斗篷男显然没有强大的自愈能力,也不想放弃他得之不易的永生。

“血族?”

林怀然右手一用力,强迫男人转过头来,看到那标志的獠牙和尖耳,以及因为吸了过量的血而越发红艳的血眸后,他的眼里逐渐涌现出杀意。

“刚刚吸了谁的血?”

斗篷男闭口不答,他觉得面前的男人很危险,危险到自己的力量在他面前就犹如蝼蚁一般渺小。

“吸干别人的血很爽吧?”

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暗哑,受到蛊惑的斗篷男双眼逐渐无神。

他点了点头,就在下一秒,他的脖颈一歪,瞪大眼睛地倒在地上。

“违背血族誓约的血族只有死路一条。”

林怀然冷漠地说道,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然后丢到男人的脸上,就打算离开了,可男人衣服上那专属于塞缪尔家族的徽章令他脚步微微停顿。

片刻后,他重新走动起来,只是墨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暖意。

塞缪尔家族……

竟然敢放任血族出来猎杀人类,真的是要彻彻底底地违背血族誓约了吗?

绝对不止一起,一定还有更多的无辜人类死在他们手里。

如果一个血族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欲望,而肆意吸血。

没有规章制度约束这群“浪徒”,那么他们的下场就是去见死神。

而林怀然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看来现在血族内部一族独大的塞缪尔家族,已经不满足于血族内部的利益,开始把眼光放到人类世界了。

下楼的林怀然发现楼下确实一片狼藉,他走到死去的酒馆夫妻面前,轻轻地帮他们合上,那因为过度惊恐而闭不上的双眼。

他站起身来,就打算离开酒馆,重新找个住处了。

“嗷呜——”

一道狼吼声使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林怀然转过身,开始朝着发出吼叫声的地方走去。

林怀然没有想到,这间小酒馆竟然还有地下藏间。奇怪的是,这个地方竟然没有积灰,好像经常会有人来的样子。

随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那声狼吼就越发响亮起来,林怀然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心中的好奇感越发浓重。

啪嗒。

门开了,他看到了……

……

维尔在被林怀然使了法子甩掉以后,便有些懊恼地嫌弃自己。

真是太没用了!竟然被王给发现了!

男人腰间别着两把银枪,戴着一顶黑色的宽大帽子,面无表情地坐在酒馆里喝起了酒。

既然希特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且抹去了所有的踪迹,那么再想跟踪保护他的愿望就难以实现了。

维尔想到这些,胸口突然闷的慌,他一口接着一口地灌酒,却越发感到苦涩。

他是千杯不醉的体质,夜色过于厚重之时,他也从酒馆里走了出来,漫无目的地在小镇上走着,一个高大的影子被月光映|射在不平的路面上。

此时静的连脚踩石子的声音都越发清晰。

突然,高大男人停下了脚步,他微微侧身,躲过了身后之人的突然袭击。

那一道黑色的团雾带着毁灭的力量。

他立马拿出银|枪,对着身后就是两|枪。

可惜,他什么也没有打到。

抱着黑猫的女巫悄然落地,她红唇一勾,双手一松,黑猫就从她的手里跳走了,落到了她的脚边,还伸出肉爪子舔了舔。

可那双深蓝色的竖眸却泛着奇异的光。

“卡茜迪,你想死吗?”

维尔冷冷地说道,钢蓝色眼眸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冷冽。

看着面前身材高挑的女人,他心里涌上几分厌烦。

背后偷袭真的太恶心人了。

“没想到啊,大名鼎鼎的维尔阁下竟然还记得我这一个小小女巫的名字啊。”

女人的声音带着些许漫不经心,那双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十指交叠,红唇微张。

“我可不想死呢,维尔殿下果然敏锐,竟然可以躲过我的一击。”

维尔没有理她,见她一直说些无意义的话,便打算收起银枪转身离开。

他今天晚上休息的地方都还没有找到呢,才没有时间和面前的女人虚与委蛇。

见维尔要走,卡茜迪微微一笑,发出清脆的笑声,说道:“维尔阁下,别着急走啊,我这次来是因为血猎协会会长之托,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维尔皱着眉,听到“血猎协会”四个字后,他停下了脚步。

女巫重新抱起黑猫,好整以待地等着男人的答案,从她这个角度,她可以看到男人挺直的背,以及被腰带勾勒的精瘦腰身,他生的高大,又以硬汉形象示人。

可卡茜迪知道,面前的男人是个痴情种,还喜欢上了血族那种恶心的种族,真是令她作呕。

深夜,万籁俱寂,阴森的古堡中出现了一位少年,他一头金发耀眼灿烂,那可双琥珀眸里却泛着无机质的冷漠,只有想起那个男人时,才会有几分波澜。

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回忆起过去的美好。

雪白的身体、红艳的鲜血、锋利的獠牙、低沉的喘息声。

少年脸上有着不自然的红晕,为那一张白皙的小脸点缀上了几分艳色,他十指微微攥紧棕黑色的床单,嘴唇无意识地微微张开。

年轻的血族把头抵在床垫上,身体微微勾起,好似在忍耐着什么痛苦。

呼——

当一切归于平静后,少年的琥珀眸闪烁着异样的色彩,他走到窗户边上,眺望着悬挂于夜幕之上的明月想起了之前和族长的对话……

“他……在哪?”

“科维斯王国。”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看下能不能来一波小型修罗场(嘿嘿嘿)

我想找个时间重写第一个世界,感觉风格和这个世界太不搭了……

(我可能只是一个正剧向写手叭……现在回过头来看第一个世界,真的是沙雕到尴尬)

感谢在2021-02-24 21:43:43~2021-02-26 19:45: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吃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的白聪明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