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血族迷情(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终究不是一个人。”

听到这话, 维尔蓦地抬起头,眼睛里的红血丝好像变得更多了些,他手背上的青筋爆起, 握着男人手腕的手加大了力度。

一直关注着林怀然眼睛的维尔,不会错过他眼里转瞬即逝的柔情。

不是因为自己, 而是因为另外一个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维尔有时候会想,他身上虽然流淌的是脏血, 是令自己不耻的血脉。

但正是因为这血脉, 才让他得到了面前矜贵男人的关注,才让他得以感受到了温暖, 就犹如一束阳光照亮了内心世界的黑暗。

幼时,靠着和那人相似的面容, 维尔得到了男人的全部关怀。

那个时候,林怀然在他面前从来不会摆着血族亲王的架子,反而是一个很温柔的形象。

对他好、教育他、伴他长大。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众人的协商声、少年坚定且有力的声音、远处的赞许声。

“我一定会杀了他!为我的父母报仇!”

不!不是这样的!

已经成长起来的少年受到了那群卑劣血族的教唆, 竟然起了杀死自己的恩人,替那从一出生就抛弃他的父母报仇。

这所谓的父母在他人眼里就是个笑话,未来,在少年的眼里这也会是个笑话。

太傻了,真的太傻了。

那群血族告诉他, 他的父母因那位坐在王位上的至尊而死。

因为男人看上了他的母亲,想要强占她,但那个女人已经有了情郎, 并且怀了孕。

那群人还说,在她生下那个孩子后,就被男人残忍地杀害了。

夫妻一同死在冰冷的暗巷里,血肉被牲畜争相抢食。

仇恨一时蒙蔽了少年的双眼, 那些记忆里男人对他的好都被他认为成了坏。

简直令他恶心。

那抽打在身上的鞭子只是为了惩罚他做错事,那比寒冬更冷的声音只是为了告诫他不要活在黑暗之中。

在少年醒悟的时候,男人已经死了,被那群所谓的“正义人士”害死了。

那时,他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一枚令男人放松警惕的棋子。

那群人早就已经酝酿好了这个计划,早就想要除掉那压在他们头上许久的至尊亲王了。

少年突然意识到自己成了帮凶,他痛哭、他吼叫、他忏悔……

任凭他如何喊叫,如何痛苦,男人美丽的墨色眼眸永远闭上了,永生就此终结。

少年跪在男人的面前一天一夜,最后因为过于虚弱而陷入昏迷,再然后……

他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的世界因为男人的死而重新封闭,他踏上了报仇、寻找复活男人的办法的征程。

少年将要用一生来赎罪。

林怀然不知道自己当时的任务,在反派心里留下了这么大的阴影。

说实在的,他虽然是男主成长路上的炮灰,自认为“虐”得很好,但没有想到竟然会被养大的崽子搞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迟早也要死,但男主突然黑化成反派是要搞什么事情啊!

林怀然很懵逼,但不妨碍他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长大后,维尔的长相早已经和幼年时期不一样了,但他还是妄想多藏着自己的信仰,哪怕只有一刻……

只要他属于自己就好。

刚刚从令人窒息的痛苦回忆中回过神,维尔侧过脸,脸颊贴在男人宽大的手掌心上,好像这样就能够平复他心里翻涌的暗潮,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忘记过去那些血红色的记忆。

可好不容易痊愈的伤疤再次被人撕开,露出鲜血淋漓的内在。

“我不是她,我当然不是她!”

维尔变得有些激动,狂躁的感觉在他体内升腾起来,那想要毁灭一切的暴虐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

“王,我只是维尔,是跟了你五年的人,我不是那个女人!不是那个……”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说道:

“狠心绝情,孩子一出生就可以抛弃的人……”

林怀然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手从他的长相中抽了出来,背过身去,冷声说道:“你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呵……

维尔在心里冷嗤道,您被骗了,那两个人只是自私怕死、卑鄙无耻,还害了您的小人!

而自己也只是他们两个结合而生下来的卑贱之物,本该永远活在黑暗之中,受人侮辱与打骂。

维尔此时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意,又恢复了平常冷淡强大的模样。

只有在眼神停驻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时,他才会有变化。

谁也想不到,一个没有温度的人竟然会温暖了一个人整整五年。

更可笑的是,那个被温暖的人没有抓住这五年,反而恩将仇报。

可不就是一头该死的白眼狼吗?

维尔此时对自己充满了唾弃,他伸出手,掩去眼眸中的暗色,五指艰难地屈着,慢慢变成一个握拳的手势。

“我要走了。”

背着身的男人语气平淡地说道。

好似早就料到了结局,维尔声音嘶哑地说道:“能带我一起走吗?”

细听之下,还有着明显的祈求。

可他注定听不到想要的答案。

“不行,你知道我喜欢独自一人。”

不,您在说谎!

可维尔永远无法拆穿,这就等于变相宣告了他的死刑。

“……您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可以跟在您身边保护您。”

维尔在做着最后的争取。

为此,他不惜再卑微一些。

此时,眉眼精致的男人转过身来,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那似血的红唇微微开合,说道:“谢谢你的血。”

“还有,你现在唯一能为我做的,就是告知希特家族我复活的消息,以及告诉我,他们的新领地在哪。”

“好,我会做到的,希特家族的新领地在……”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听觉出色的林怀然自然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所有事情后,林怀然点了点头,就踏上了前往血族密地的路。

明媚的阳光争先恐后地照在了他身上,男人的墨发在阳光下微微发着光,他身姿颀长,步履矫健。

不一会儿,就彻底消失在维尔的视线中。

那道门的阴影就犹如一道天堑一样,彻底隔绝了两个人的世界。

维尔独自站在原地,双手微微握紧,脚上前一步,又顾虑着什么连忙收了回来。

这样来来回回了几次,终于,他抬起头,钢蓝色的眼眸重新变得坚定,他大跨一步,走出了那道阴影,重新沐浴在阳光之下。

他强忍着发寒的身体,向前走去,没有回头。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弄丢自己的信仰!

……

从房子里走出来后,林怀然就用魔法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一件宽大的黑袍遮盖住他的身体,兜帽也戴了起来,黑铁石材质的面具遮挡住俊美的容颜,只露出一截白皙光洁的下巴,以及那双迷人的墨色眼眸。

这里地处郊外,很是偏僻。

林怀然想要去血族领地只能徒步行走到镇子上,然后买一匹马骑着上路。

估算了一下距离,林怀然便加快了步伐,一路小跑起来,希望在天黑前到达镇子。

喝过维尔的血后,林怀然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但也恢复了一半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不是人族的强者以及其他强大的种族出现,他都可以做到自保。

林怀然也相信,之前那么倒霉,碰到了一位魔力强大的女巫,这一次肯定不会再走霉运的。

消失片刻的系统突然上线了。

【系统:宿主!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反派的黑化值正在上下横跳,一下子冲顶,一下子跌落,吓死统了!】

【林怀然:放心,黑化值不会出现问题的。】

【系统:反派呢?怎么没跟你在一起?为了消除黑化值,你要把他拴在身上啊!】

【林怀然:……他又不能拴在我的裤腰带上。】

【系统:为什么不能?】

……你不对劲!

一人一统的对话暂时告终。

正在奔跑的林怀然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瞄到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

看来……他并不听话哦。

另一边,悄咪咪地跟着林怀然出来的维尔,及时地把自己之前隐藏的消息,通过特殊方式告诉给了隐藏在闭隐之地的希特家族。

希特家族的族长是一位中年血族,他本可以选择保持英俊青年的形态。但身为一族之长,那样的形貌难以震慑其他血族。

他没有所谓的中年秃头、发福的缺点,只是气质更加沉稳,留着一撮小胡子,看起来就是一位帅大叔。

收到维尔传递的信息后,他破天荒地用力拍了拍手,丝毫没有身为一族之长的沉稳。

他实在太激动了,毕竟林怀然死而复生,就意味着一直被塞缪尔家族打压的希特家族有了翻身的机会。

想到那群卑鄙无耻的血族,族长冷哼一声,至尊之王已经活过来了,看塞缪尔家族还可以得意多久!

“族长,你叫我有什么事?”

还在沾沾自喜的中年帅大叔,冷不丁地被一道充满寒意的声音拉回思绪。

他低头看向站在火红地毯上的少年,他有着灿烂耀眼的金发,即使是在如此阴暗的环境下也无法消减他的亮光,琥珀色的双眸里一片冷寂,好似没有什么事可以引起他的波动。

但族长知道这位实力强劲的少年所求的是什么……

“有他的消息了。”

原本无悲无喜的少年蓦地抬起头来,那一双琥珀眸里翻涌着族长看不透的复杂。

只一眼,就可以发现这个少年究竟有多么激动。

作者有话要说:  林怀然:你不乖哦

维尔(可怜兮兮):我就不乖!

嘿嘿嘿,猜猜金发少年的身份

在线求一波营养液和收藏,谢谢小可爱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