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泽唯再看到黑帽子发来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

彼时,她虽然刚睡够了八个小时,但头却疼得厉害。更不用说,门外还不间断的传来尖锐到能刺穿门板的叫喊声。

“啊——讨厌!讨厌!真讨厌!大叔,我们以后就不要再接这种非科学存在的委托了嘛!这不就摆明了欺负我们普通人吗?”

黑泽唯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裤兜,然后又躺回今早晶子贡献出来的这张折叠床上。

这要是别人她绝对会开门说闭嘴,但问题是,这是江户川乱步,她的老哥。

昨天送去晚饭后,她就被乱步抓了丁,然后就一直和武侦的各位忙碌到了今天早晨。在此期间,在人们的七嘴八舌中,她终于弄清了这则委托的来龙去脉。

昨天,武侦一开门就有一位委托人上门拜访,他希望乱步帮一位名为山村琉璃子小姐找出她完整的尸骨(晶子原话)。

然后因为“侦探效应”,乱步在调查期间顺手破获了多起案件,而其中最大的那起,当然就是昨晚报道的分尸案。

就像新闻报道的那样,这名凶手并不是毫无章法的抛尸,而是有选择性将尸体的各个部位埋在全国的各个地方(乱步说)。

也因此,虽然这名凶手早在两个星期前出车祸身亡(乱步解决的案件),但乱步还是轻松的找到了这些地点。

又因为这起案件的恶劣程度是五十年来未有的,所以一时间全国的刑警都被调动了起来。然后按照乱步给的线索,他们很快就挖掘出了琉璃子的尸体部件(福泽说)。

但是就在乱步即将凭着“侦探江户川乱步”的身份和警方的发言人站到媒体公众面前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尸体并不完整还缺少了一根指头。

他立刻将这个发现告诉发言人,但是发言人却说分尸案很难找到全尸,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但是对乱步来说,拼凑出完整的尸体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哪怕是梦寐以求的名震全国也要靠边(黑泽唯猜测)。

他当即就扯掉了收音麦克风,夺门而去,然后一回到侦探社就要求大家全都动员起来“找指头”!

直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左右,乱步忽然站起来大喊一声“我明白了!”震得原本眼皮都快要合死的众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原来乱步之前推理出的地点并没有错,但是由于凶手埋得有些浅了,当天还下了大雨,所以那截小拇指头是被野狗或野猫吃掉了。

众人:……

当时,黑泽唯总感觉乱步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奇奇怪怪的,就像上厕所非要憋半截儿。不过那时她实在是太困了,应该只是错觉。此时,魔音入耳而一时浮想联翩的黑泽唯暗想道。

又过了一会儿,乱步的叫喊声终于停了,然而黑泽唯当即就听见了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她转头看去,就见到一道黑影朝她扑了过来。

“小唯!”

黑泽唯来不及躲闪就被乱步扑了个正着。这得亏是他们俩轻,要不然现在她保准摔得屁股开花,而乱步也要承受来自晶子的怒火。

但乱步正委屈着呢,哪里会在意这些。

他搂住黑泽唯的脖子哼唧道:“小唯,毕业以后来武侦吧!凭着咱们俩的组合不管是科学还是非科学的……”

“乱步!!”

刚才去了趟“漩涡”的福泽谕吉气急败坏地把端在手里的那份蛋糕,塞到某位不知所措的文员小姐的手里,然后他冲进自己的办公室,架着乱步的腋窝将他放到旁边的地上。

武装侦探社楼下,与谢野晶子笑盈盈地朝男性委托人鞠躬。

这位委托人长着一副眯眯眼,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狐狸,不过与那种传统印象中狡诈的形象相比,他的面相上更为平和。

“实在太感谢一色老师了。”与谢野说道。

“哪里哪里。”一色黎明也朝与谢野微微鞠躬,“在这里遇见我的小读者也让我感到十分幸运和开心。”

与谢野目送着对方坐上了一辆轿车,这才收回视线,然后她满心意足的看了眼拿在手里的儿童读物,转身上了楼。

一走进武装侦探社,她就见到社员们都堵在社长办公室的门前。她皱了下眉,不明所以的走上前。

社员们一见到是与谢野医生便连忙闪出了一条道。

与谢野走进办公室扫过疑似对峙站位的福泽和乱步,然后笑着走到黑泽唯面前,将这本读物递给她。

“你看看这是谁的签名?”

“一色老师!”

黑泽唯一看到这个签名顿时头也不疼了觉也不困了。她兴奋地接过这本书下了床,“你在哪里见到的一色老师?!”

这时乱步“哼”了一声,忽然气冲冲地走出了办公室。

“你们还堵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去找几个有趣点的案子,要不然再过一段时间没了委托,你们的工资和我们家的都要让我妹妹来付了!”

社员们顿时一哄而散,而刚才接过蛋糕的文员也在这时把蛋糕递给了乱步。

黑泽唯疑惑地看着乱步坐在椅子上“哼哧哼哧”吃蛋糕的背影,然后转头看向师父和晶子。福泽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说话。与谢野则继续刚才的话题,“这次的委托人就是一色老师。”

黑泽唯顿时瞪圆了眼睛,“不是吧?我居然错过了和一色老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她懊悔地跟着晶子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在晶子的安排下浑浑噩噩地吃了一块和乱步同款的蛋糕。等她回过神来,看着空空如已的白碟,忽然就好像有点明白乱步刚才疯狂吃蛋糕的行为。

这时晶子推着一个专门放甜品的小车从大门外走进来。她停在黑泽唯身旁,体贴地把白碟拿走又换上了一块蛋糕。

乱步也吃完了蛋糕,一转头就见到这个人比人气死人的场景,他当即气呼呼地冲过来夺走了这块蛋糕。

“这是对乱步大人的赔礼!难道乱步大人的晚间故事就不如一色黎明的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一色黎明是个千年老妖怪!乱步大人两位数的人生阅历当然不如他多了!”他喊道。

“确实一色老师是个妖怪。”黑泽唯微笑着应和道。

如果不是妖怪的话,怎么会写出温暖如阳光的童话和诗篇。

“不!笨蛋妹妹根本就不懂!”乱步气得舍弃了勺子,直接拿起蛋糕就咬了一口,顿时奶油沾得满嘴都是。

他还一边嚼着蛋糕,一边说道:“晶子,以后咱们不要再接这种委托了好不好。你看!既让你生气还让我委屈。”

然后不等晶子回应,他又看向黑泽唯,“反正小唯也考不上大学,毕了业之后来武装侦探社工作嘛!”

“不要!”黑泽唯当即拒绝道。

“为什么不要?我是世界第一大侦探,你就是世界第一大侦探的助手。”

“那就劳烦世界第一大侦探用你的异能力看一看,为什么我不愿意。”

乱步一边嘟囔着“不要滥用异能力”,一边很听话的从口袋里掏出黑框眼镜,戴好。

“嗯……嗯……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啊。”他眯起狭长的眼睛念叨着,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顶,又松了口气。

“如果单看那个黑漆漆的大高个儿,你还是无需担心这个问题。毕竟他可是有一头让女人都羡慕不已的长发!”他摘下眼镜,用那只干净的手拍了拍黑泽唯的肩膀。

黑泽唯心思一动,“乱步哥,你能推理出我哥……”没等她说完,福泽站在办公室门口,边喊她的名字边朝她挥手。

黑泽唯只能闭上嘴,小跑上前,然后手里就被塞了一个手机。福泽指了指手机走出办公室,然后把她轻轻推进去,关上了门。

就这个间隙,门外传来乱步宛如资本家的话语。

“社长!咱们以后一定要招发量多的社员,这样再掉的话也就不会太明显!”

社长办公室内,黑泽唯看了眼手机屏幕。那是一串没有被标记的号码。这么神神秘秘的。应该就只有那位了。

“是……黑泽阵先生吗?”她小心翼翼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突然呼吸一滞,就好像是被什么噎到了。

黑泽唯当即画风一变,骂咧咧的说道,“老东西!跟你装文雅你给我当缩头乌龟!十六亿……”

“小唯,别和哥哥开玩笑了。”黑泽阵无奈的说道。

黑泽唯顿时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哥哥,我在模仿新书的人物说话呢。你觉得我模仿的像不像?”

“像,超像。刚才差点吓到我了。”黑泽阵笑着回复道。

“嘿嘿,其实刚才我和乱步哥正提到你呢。”

“哈?那个幼稚小鬼说我什么坏话了?是我头发长得像女人,还是……”

“哥哥!乱步哥没有什么坏心思。”

“哼!他该庆幸自己没有坏心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