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看,这就加上我了。以后咱们就可以通过line交流。”

“真的哎!”小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呼道。

她接过黑泽唯递给她的手机,然后低头偷笑着敲击了几下键盘,点了发送。

当即“叮咚”一声,黑泽唯就见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条问好,然后她也笑着给对方发了一条,并且还附上了一个「猫猫问好」的表情图。

一见到这只憨态可掬的三花猫,小银就欣喜的又惊呼了一声,然后缠着黑泽唯教她如何发表情图。

龙之介静默的跟在这两人身后,只不过这次他并不是幽灵,而是骑士。

与外面的世界有所不同,白天的擂钵街远比黑夜要危险的多,大街上没走几步就会遇见一个三四人的小团队,他们或蹲在地上或依靠着墙壁,看起来和横滨其他地区的无业游民没有什么两样。

龙之介知道这群人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无时无刻都在躁动着,都在渴望着鲜血和刺激。但是鉴于之前为了抄小路而被白濑下了黑手的经历,龙之介更愿意走大路。因为阳光之下虽有阴影,但更适合他直来直去的性子。

只不过每当接近这些小团体时,他都会默念着罗生门,随时准备给对方来上一击。不过倒是很少有人真的会做出挑衅的行为。

毕竟他们虽然不知道“芥川龙之介”是何许人也,但大都听说过这片区域活跃着一个“不吠的狂犬”——惨白得像吸血鬼一样的肌肤,渐变的发型,以及能变身怪物的黑色风衣。

擂钵街是不缺少怪物的,从前就有一个“羊之王”中原中也,现在多了个“不吠的狂犬”也不足为奇。

但是怪物就是怪物,人天生就是趋利避害的。

这时,从对面的小巷中走出来两个搭肩勾背的人。他们一见到黑泽唯他们这对标准的肥羊组合便当即狞笑着掏出了小刀。

然而还没等他们走近,就见到眼前滑过一道黑影,紧接着“啪嗒”一声,刀身掉到了地面上。

龙之介收回了异能「罗生门」,穿在身上的黑风衣轻晃了下衣摆。他并不在意猢狲见到大树倒下时的模样,所以从动手的那刻起他的眼神甚至都未从妹妹和黑泽唯的背影上移开。

但是话不能说太满。忽然他神色一凝,转头看向身后。

“汪!汪!”

是一条绒毛还未散去的德牧。它被龙之介狠厉的眼神吓了一大跳,虽然在不停的狂吠着,但后腿也在轻微的打哆嗦。

龙之介的眼神虽然依旧狠厉,但气势很明显的趋向平和。早年他流落街头时曾不幸被狗咬伤了胳膊,因此到目前为止依旧极度厌恶着这种生物,所以刚才的那抹战栗应该是身体机能的预警罢了。

想到这,他又狠狠的瞪了眼这条德牧,然后收回视线,迈着愉悦的步子又跟上了黑泽唯和小银。

在德牧身后的岔路口的左后方,中原中也背对着墙壁,扶了扶帽檐。

刚才他见到有不长眼睛的人要对挚友动手,气得差点让对方尝尝被重力碾压的滋味。或许也因为这样,这股未及时收回的杀气被那个有着奇怪发型的小孩捕捉到了。

听着那三人的脚步声渐渐变小,他又走出小巷,随手揉了揉那只替自己挡灾的德牧,然后抬腿又跟了上去。

其实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找了太宰治快两天了,但是几乎快要翻遍了整个横滨,还是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直到今天下午的时候,尾崎红叶给他电话吐槽,首领也被太宰传染了“见不到人影”的毛病。那瞬间,他忽然就想起来,首领在擂钵街好像还有一间诊所,而恰好擂钵街正是“几乎”中的漏网之鱼。

所以他敢肯定,现在太宰治其人绝对正缩在那间诊所里。

不过与难得见一面的挚友比起来,随时可以暴打的青花鱼又算个什么。

森鸥外的诊所实际上和芥川兄妹居住的地方相隔不了多少距离。

芥川兄妹原想继续将黑泽唯护送出去,但是被黑泽唯以“现在的小银必须要休息,身为哥哥的龙之介要好好的守护在妹妹身边”为由婉拒。到最后这对兄妹只能一脸担忧的目送着黑泽唯离开的背影。

“唯小姐!”龙之介忽然喊道。

听到这声,黑泽唯刚想转身就见到一道黑影窜到了自己的眼前。那是类似于黑色触手一样的东西,不过与触手相比,它看起来更为锋利,就像是螳螂的前爪。可是就这样的东西,现在正卷着一块砖头。

黑泽唯愣了下,然后笑着接过这块砖头,转身朝这道黑影的主人挥了挥手。

或许是因为这时的阳光太过温和,龙之介收回了罗生门,露出了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微笑,也朝黑泽唯挥了挥手。

“你不觉得奇怪吗?”龙之介说道。

他和小银一样都在目送着黑泽唯离去的背影。

“唯小姐能拿着砖头把白濑拍飞,能把我轻松的抱起来。当然这并不排除她天生力气大,但是就算如此,她的身上也不可能没有一点肌肉。”

说到这,龙之介停顿了下,转头看向小银。“所以我可以初步判断,唯小姐身上也存在着与我相近的能力。而如果说我身上的这种能力的开关是外套,那唯小姐……”

“是砖头!”小银一脸恍然大悟的地抢答道:“唯小姐的开关是砖头!”

在黑泽唯与那对兄妹告别后,中原中也就大胆的缩短了两人的距离。也是巧了,自此之后,街道上除了他们就见不到什么人影,更不用说是不长眼睛的渣滓了。

不过中也的护送并没有因此结束,在黑泽唯踏出擂钵街后,他依旧跟在对方的身后。

随着越来越远离擂钵街,街道上不止出现了人影,还出现了沿着马路画线的停车场,在阳光的照耀下,轿车两侧的后视镜上泛起了银光。

后来,中也见黑泽唯停在了那个号称全国第二人流互通量的十字路口前,就放下心来转身离开。

也就在这时,黑泽唯忽然转过身。她远远的望着那个娇小的身影逐渐隐没在人群中,眼神中透着莫名的光彩。

乐于助人的都市传说,比那些缥缈的传闻更让人感觉到真实。想到这,她不由地勾起了唇角。

由于遇上突发事件,黑泽唯比预计到达超市的时间要晚了不少。也因此在她做完饭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不过这时除了她,家里人都没有回来。

黑泽唯拿起手机,刚打算打电话询问大家到家的时间,就接到了乱步的电话

电话那头乱糟糟的,听声音应该有许多的人在忙碌着。

“小唯唯,哥哥我真的快饿死了!”乱步撒娇道:“好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好想吃到你做的饭。我果然最讨厌无能的警察了!”

挂掉电话后,黑泽唯连忙把已经摆放到桌子上饭菜装进保温桶,然后骑上两年前福泽谕吉送给乱步的自行车,风风火火地就往武装侦探社所在的位置冲去。

现在武装侦探社所在的那栋红色建筑,是黑泽唯一年前用从《白椿》上获益的全部金额买下来的。

因为日本的土地是私有化的,所以准确地来讲,从一楼的「漩涡」咖啡店到侦探社目前都是在为她打工。

等黑泽唯提着保温桶和从楼下买来的慰劳品,用身体撞开侦探社大门的时候,她就让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大片的纸张铺在地上,穿着工作装的社员们都蹲在地上好像在翻找什么。黑泽唯眼尖地发现了与谢野晶子的身影,更不用说,还有远处的福泽谕吉了。

正掐着腰站在桌子上的江户川乱步一见到黑泽唯来了,就兴奋地挥手大叫:“小唯,哥哥我快饿死了!”

而福泽谕吉和与谢野晶子的第一反应却是胡乱地把眼前的纸张收起来。但是已经晚了。黑泽唯早就瞥到离她最近的那张纸。这正好是一张有图的,上面是一颗头盖骨较为圆润的骷髅头。

远处,老式的电视机正在播放晚间新闻。

“据悉,一个星期之前,一位居住在东京的女士被一名中年男子残忍杀害,并分尸成数块被抛到了日本的……”

这时,一位文员小姐正抱着一摞文件从会议室走出来,她一见到站在门口的黑泽唯还以为是上门拜访的委托人,便当即朝对方礼貌的微笑。

午夜时分,□□大楼内。

终于写完了报告的中原中也活动了下有些酸胀的手腕,然后他习惯性的打开了和挚友的聊天界面。

看着对方发来的消息,他压了压帽檐,突然涨红了脸,喃喃自语道:“笨蛋,都说了我不是什么横滨的传说。还有、明知道擂钵街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去!”

然后他不等脸上的热气散去,又连忙给对方发了一长串消息。

【黑帽子】:笨蛋!先不管什么横滨的传说,你居然敢去擂钵街!看到今天的晚间新闻了吗?!独身女性被残忍分尸!就你这个“别人说什么就信了”的烂好人,还想再被绑架一次吗?真是的!简直比青花鱼还要愚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