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才还在狂笑的小偷瞳孔猛地一缩。

这声音是……

他转头一看。渐变的发色,没有眉毛,惨白的肌肤。错不了,是不吠的狂犬——

可是这怎么会?

他的眼神中露出了些许的迷茫,就在这个间隙,他感觉自己的后腿被谁忽然一拽,然后他就一脸错愕的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地面。

而与之相伴随的是一股气流,戴在头上的棒球帽被它高高的吹起。

小偷下意识地捂住脑袋,但还是听到人群中爆发出的惊呼声

紧接着,“砰”的一声!

他的身体尤其是面部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上牙也随着这股冲劲儿狠狠的咬住了下嘴唇,顿时一股腥甜在口腔里蔓延,他的眼角又迸出了几许泪花。

这一刻,他甚至产生了下嘴唇被咬掉的错觉。

围观的人们从听到那声巨响后就下意识的咬紧牙关,皱紧了眉头。

人群中,一位带着宽大遮阳帽的女士还压低嗓音偷偷地指向这个倒霉蛋。

“快斗,看见了没。这就是不好好学习的后果。如果他好好学习的话……”

“考入名校?走上人生巅峰?”名为快斗的男孩接了话茬,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小偷,看起来对此不以为然。

这位女士生气的嘟起嘴。“真是的,跟你那个混蛋老爸一副模样。”紧接她又笑了,连同眼神和语气都变得柔和起来。“像这样的小偷小摸只是最低级的小偷,最厉害的小偷是飞翔在银色月光下的白鸟,是连心都可以轻易偷走的天才魔术师。”

听到这儿,快斗知道妈妈又在怀念爸爸了。可是众所周知,享誉世界的天才魔术师黑羽盗一早在三年前就因表演事故身亡。

快斗收起落寞的眼神,抬起头笑着朝妈妈伸出了一只拳头。

黑羽千影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忽然一枝红色玫瑰从那只小小的拳头里冒了出来。

“生日快乐,千影女士。”快斗说道。

另一边的小偷就没有什么好心情了。

虽说走上一条路就要有随时会失败的决心,但他未曾想过不吠的狂犬居然还会有救人的那一天。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

小偷艰难地伸出破了皮的手去够掉落在前面的钱包,虽然那把明明晃晃的小刀掉落在离他更近的地方。

这时一只白色球鞋忽然踩在了钱包上。

龙之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这个狼狈的少年。他和妹妹在他生病花掉所有积蓄的时候也没有狼狈成这个模样。

「比他还像水沟旁徘徊的野犬,还是掉了毛的那种。」

他的眼神刺痛了少年的心。

少年把这股恶气憋在心里,快速地从地上爬起来,单手捂住脑袋推开围观的人就往前跑。

但是就算如此,阳光下他那块宛如大面积斑秃的头顶就像是灯泡一样引人注目,再配合着他两侧茂密的头发,让人忍不住牵动嘴角。

龙之介没有回头,他从不在意失败者的离场。他捡起了刚才踩在脚下的钱包,然后往外套上蹭了蹭。

“请让一让!请让一让!”小兰和新一从人群中挤出来。

这时旁观的人见没有好戏可看也就散去了。黑泽唯趁着龙之介把钱包还给失主,她捡起了那把被小偷遗落在地上的小刀。

这是一把很常见的水果刀,不过如果有人因为它普通的外表而心生大意的话,那肯定会因为它特意被磨过的刀锋而吃尽苦头。

可就是这样的一把小刀,黑泽唯轻轻一扯居然就让刀背和刀柄分了身,然后她又把刀背捏成了一个略有些不规则的球体。

她走到临近的便利店将这两样已经毫无威胁性的垃圾扔进了垃圾收容箱。

这一幕全被正在等千影女士打完电话的快斗看在眼里。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黑泽唯,忽然捏了下自己的脸颊。

“好疼啊!”他疼得皱紧了眉头,眼角还飘出了泪花。

站在博士身后的新一收回了眼神。

居然是真脸?

不过顶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做出这么滑稽的表情,看起来还真是辣眼睛。

这样想着,他还是打算今天回家的时候,给远在夏威夷的爸妈打电话。

当然了,挂掉电话后这对笨蛋夫妻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新一露出了半月眼,又抬起头看向这个正被博士拉着手不停说着“谢谢”的少年。

对方的眼神依旧像之前所见的那样,和来自地狱的恶犬别无二致,但是他的耳尖儿却染上了绯色。

不是吧?新一又露出了半月眼。

难道之前都是他误会了?这个少年并不是在有意瞪谁,而是他的眼神本来就是这样?

自以为弄明白了的新一当即扯了着博士的袖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博士,我要吃蛋糕嘛!我要吃蛋糕嘛!”

阿笠博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一间面包坊。

那里卖的都是便携式的面包和甜点,与可以坐下来品尝的甜品屋有很大的不同。

他忽然就明白了新一的意思,随即乐呵呵的拉着龙之介就往那里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