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一夜过后。

在清晨,福泽老父亲悄悄的拉开小小唯房间的纸门,打算给睡觉不老实的她掖被角,就发现自家宝贝的被窝里出现了一个让人不能省心的少年。

这个少年还在他如冰锥般的瞪视下,慢悠悠地睁开蒙着水雾的眼睛,然后起身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早啊,老爹”。

而这时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小唯贴到了少年的身旁,她抱住对方的胳膊,用软乎乎的脸蛋蹭了蹭,嘴里还喃喃自语着“哥哥再来一个。”

哈!当时吓得福泽当即就想拨打报警电话,又或是将对方扔到某医生那里正好凑成蛇鼠一窝。

随后在少年“妈妈想要个妹妹,大叔是小唯的爸爸,所以我是小唯的哥哥”的解释下,他安下心来。

但紧接着他又升起了要到亡友和嫂夫人墓前致歉的冲动。

当天晚上,他将一封写好的信点燃扔进了火盆里。

拉门外的庭院内,乱步正拉着小小唯在玩线香花火。

「敬爱的江户川兄、嫂夫人:

多年未见,再得消息竟已阴阳两隔。吾心吾行澄如明镜,也请九泉之下原谅小儿童言无忌。汝之稚子乃为吾之子侄,自当用心照顾引向正道,不负“千里眼”之名。

福泽谕吉敬上」

所以这四年的耳濡目染,虽然无法让黑泽唯变得有多么热爱数学,但至少让她学会了乱步式的说话方式。

这大概就是典型的好的不学,坏的学。

不过眼下这种不给对方留说话余地的堪称专断式的说话方式,正是生性内向的芥川兄妹无法拒绝的。

等到这对兄妹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时候,就发现柜台小姐正在笑意盈盈看着他们。

从来都是奔着打折而去的芥川兄妹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让内敛的日本人根本无法拒绝的营业式热情。

他们只能看着柜台小姐的嘴巴像机关枪一样,不停地吐露出合起来就完全听不懂的语句,而对方也配合着说话的内容不间断的从柜台里取出不同样式的样机。

可敬的是,这期间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降下来过。

到最后,龙之介默默地退出了“交火范围”站到了黑泽唯的身边。

他满眼畏惧的看着这位可敬的柜台小姐。

这是他第二…不,是第三次发现普通人居然也可以这么可怕。

黑泽唯看了眼龙之介笑了下,然后又看向柜台小姐,不由地开口道:

“龙之介也觉得柜台小姐的工作很可怕吧,如果是我的话觉得做不来这份工作。”

龙之介抬起头看向黑泽唯。

“果然还是因为知识啊。”黑泽唯感叹道,然后朝龙之介笑了笑。

「因为知识……」

从前龙之介父母在世的时候,经常以它开头说话。

但是由于那对男女死的早,所以龙之介已经不记得后面的内容了。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依旧清晰的记得对方眼神中那种赤/裸的鄙夷和自觉高人一等的傲气。

他们大概也想不到在他们死后,他们的子女就成了他们最为鄙夷的人。

不过想来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因为他们的心中只会有他们所信仰的“主”。

骤然龙之介的眼眸里就像是涌动着无形的薄雾,让原本的那片黑色失去了光亮。

他张开了嘴。

“你在瞧不起她。”

“怎么会?”

黑泽唯满目诧异的看着龙之介,随后她叹了口气,眉眼间又柔化了,声音也随之放轻:

“认真努力工作的人都是可敬的。就像是这位柜台小姐一样。她维持着待客的热情,时常将微笑挂在脸上,用这种态度和令人难以拒绝的说话方式让顾客心甘情愿的掏出钱来。而这就是一种知识的展现。”

龙之介眼神微动,没等黑泽唯说完,他就接着对方的话茬,自顾自地说道:

“所以这个社会上的每一个工种都有所需的知识,所以无需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无力和悲哀,因为或许你身上所拥有的那份知识正是他人所渴求的。”

说完后,他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黑泽唯,然后又将目光重新放到了妹妹的身上。

黑泽唯不明所以,也和他一样又重新把目光投注到小银身上。

最终,小银选择了一款浅金色的手机。由于是铃木财团旗下的商场,所以办理手机卡的手续要相对简单。

只不过在面对是否要用最新研发出来的刷脸系统签约的建议时,小银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印章。

不过在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位发量稀少的中年男人走进来。

同行的其实还有柜台小姐,她在门口停了下来,然后笑着把脸颊一侧的头发别到耳后。

「这人很麻烦。」

接待员表情不变,笑着朝这位中年男人做出了请的手势。

知念健次郎把装着新买的手机盒子轻轻的放到桌上,他的嘴角上还带着胜利似的微笑,哪怕是坐到椅子上也未从收敛。

宽松世代果然还是不够看啊。

说什么这款手机的性能和存储都和另一款差不多。什么叫差不多!那款能有这款贵吗?放着钱多的不要,非要便宜的,一看就是有猫腻。

以为他不懂吗?

从前有公司要求他推荐书目,他也没有把真正有实力的作品放上去,还不是因为钱到位吗?

真是的,还是神秘人说得对。

「旁人总会将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的身上。而这时如果那个人真的动摇了自己的心,那就成为比旁人还要愚蠢的人。所以前辈只要坚持着自己的心就好了。」

他看着眼前的这位梳着三七分发型的接待员,说道:“给我来最贵的那款!”

“很抱歉,这位先生您所买的手机有它固定的套餐。”

“不!我就要用最贵的那款!”

接待员的微笑停滞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开口道:

“好的,我们会为您准备豪华套餐。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知念健次郎。”

接待员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然后又继续保持着微笑说道:

“知念先生,请提交您的银行卡号,每月的费用银行会自动代扣。接下来我会为您准备票据,请提前准备好您的印章。”

健次郎眉头一皱,提高了音量:“你们不是有……那…那个刷脸吗?”

接待员愣了一下,但转瞬间又恢复了笑容。

“对不起知念先生,刚才是我多言了。请您向我提交您的银行卡号,接下来我会为您准备纸张票据和电子票据。”

等到接待员为健次郎办好手续,健次郎连谢谢都没有说,一把拿过对方双手递过的票据,然后走出了门。

“切!宽松世代!”

接待员保持着微笑目送对方离开,然后邻座无事的同事侧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他一个专属于打工人的眼神。

接待员没有说什么还是笑了笑。

然后他起身从后门走出去。

离开的时候,他刚好迎面遇上了来换班的同事。

“抱歉啊,梶井君今天家里实在有些事情。”

梶井依旧保持着笑容点点头。

在他走后,这位同事翻了个白眼,坐到椅子上对邻座的同事说道:

“傲气什么?哪怕是东大的学生还不是依旧要和我们抢饭碗。不就是让他晚下班一个小时,有什么大不了的,从前我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真是的,宽松世代!”

梶井没有直接回到更衣室,他来到紧急出口的楼梯处,点燃了一根香烟吸了一口,然后掏出手机在记事本里敲上了一串数字。

「1 152 140」

收起手机后,他走到窗边拉开窗户,顿时混着海腥味的风拂过鼻端,耳边的蝉鸣声又大了不少。

在这个季节,横滨就像是泡在水里似的,呼吸间都能察觉到湿湿的水分子。

“真是闷死人了。”他喃喃自语着。

忽然间,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辉。远处,蔚蓝的天空上飘浮的那片云朵看起来就是一枚柠檬。

真美啊,这种纺锤形。

“砰!”

梶井把嘴角又咧得老大,做出了一个炸弹爆炸的手势。

他的眼睛里正有两团在熊熊燃烧的火苗,或许有一天这把火真的会点燃炸弹。

商场外。

丸善大厦,这四个金属汉字的边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金光。

下午三点左右的商业街人山人海。

穿着制服的靓丽少女们举着牌子招揽生意,发传单的人笑脸相迎迎面走来的路人。马路上,一辆接着一辆的轿车嗖的一声从人们的身旁奔驰而去。

忽然,一个精瘦的戴着棒球帽的少年从人群中挤过去,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钱包。

“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阿笠博士气喘吁吁地从人群中挤出来,但是他的速度越来越慢,与那个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万幸的是,新一和小兰还猛足了劲儿往前冲,他们不停的叫喊着“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但是并没有人出手相助,因为那个小偷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小刀。

小偷狂妄的咧起嘴回头看了一眼。这时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少年音。

“罗生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