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秋!”

黑泽唯侧身打了个喷嚏,抽出张餐巾纸蹭了蹭鼻子。由于空调的风向口,从火锅里升起的白汽一直往她脸上扑。

倘若这只是单纯的蒸汽还好,但问题是咕嘟冒泡的牛油红汤正在不断地往水汽里添加它的风味。

而免受其扰的龙之介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因为初尝的那一小口,导致现在他的嘴唇红得就像是飘浮在牛油红汤上的辣椒。

而且哪怕是吃着从番茄汤里捞出的食物,他还要不时的倒吸一口凉气。

相较于他们,邻桌的阿笠博士就更惨了。

因为高度近视,他必须戴着眼镜才能看清这个世界,但由于水汽不停的往脸上扑,镜片上蒙了层白雾,他现在和不戴没有什么区别。

而龙之介的那份苦他也同样受着。谁让他是这一桌唯一的成年人,所以哪怕是见到了令他生畏的红汤也得给孩子们探个路。

当然了也因为他这份独属于成年人的良心,毛利夫妇才敢让他带着两个孩子到横滨来看电影。

“小兰啊。”阿笠说道。

“博士,你转错方向了。我是新一。”

新一露出了半月眼,无语地看着满头大汗的阿笠博士。

然后他也顾不得什么餐桌礼仪,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装着酸梅汁的玻璃瓶,给对方倒上了一杯。

阿笠只见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向自己迫近,他还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等听到了倒水的声音,再联系到刚才的回复,他才忽然意识到这是新一在给他倒饮料。

随后他又在新一的帮助下成功的拿起了杯子,单是这冰凉的触感就让他不由地舒展了眉头。

“谢谢你啊,新一。”

他还不忘刚才的话茬,转头看向相反的方向,“小兰啊,别光吃辣锅里的东西,小心吃多了肠胃不舒服。”

“我知道了博士!”毛利兰清脆的回答道。

她的嘴唇油油亮的,但完全没有博士的那副惨样,反倒像是新年时妈妈特意抹上的一层红艳艳的口脂。

新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然后当即转过头去。现在他的耳尖儿已经红得和博士的嘴唇有一拼。

这时他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视线。

哎呦,不是吧。

新一又露出了半月眼,他已经猜到是谁了。

他抬起头就看见龙之介又在恶狠狠的瞪着自己,而对方身后是正在不亦乐乎地从红汤里捞食物的小银。

或许是察觉到新一的视线在往后移,龙之介又移了移身子正好挡住了小银的身影,但是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锐利,仿佛能在新一的身上戳出两个大洞。

只可惜现在的这头恶犬眼睛湿润润的,眼角还染上了些许绯色,哪里还是什么凶狠的野兽,不过是一只表情有点儿凶的垂耳兔。

有人会胆小到害怕被关在栅栏里吉娃娃,但谁会怕一只娇软的兔兔呢?远在意大利的某历史悠久的mafia首领打了个喷嚏。

这次新一自觉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于是他很自然的朝对方笑了笑,然后又转过头来,捧起餐杯优哉游哉的饮了口番茄汤。

可恶!

龙之介觉得这个小孩在变本加厉的挑衅他。

可是对方的转头又让他连瞪视的机会都失去了。这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他久违的尝到了一种挫败感。

他转过头来,就见到小银拿着公勺往他的餐杯里倒番茄汤。

龙之介看着这片红红的汤汁就来气,在小银的惊呼中,他捧起来也不嫌烫,气呼呼地灌了一口。

嗯?他瞪大了眼睛,又饮了一口。

虽然对他来说甜度还不够,但架不住煮过的食物的精华都完美的锁在了原本就酸甜的汤汁里。

而且这种温和舒适的口感又能如此霸道的冲刷掉残留在口腔里的辣味。

可恶!这让他对铃木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度!

小银暗暗的松了口气。

如果让哥哥因为她的建议性的那一口,而整顿饭闷闷不乐,那就实在是对不起他和唯小姐了。

然后她又偷偷地朝黑泽唯笑了笑。

黑泽唯捧着装着番茄汤的餐杯,也朝小银眨了下眼睛。

吃完饭后,黑泽唯带着芥川兄妹直接去了三楼的数码区域,就此揭开了她此次面基的真正目的。

她要为笔友买一部手机。

这并不是代表她人傻钱多,而是在便利对方的同时也便利了她。

在收到了对方那厚厚一摞信件的时候,她就忽然意识到她们两人之间的联系要有多微弱就有多微弱。

说实话,她确实喜欢她们彼此通过信件交流的方式,这是一种远比现代快速交流方式更要温馨和私密的一种精神上的相会。

但是她必须承认,信件的交流的方式之所以会随着科技的发展而锐减,是因为它有许多的不稳定性因素。

而黑泽唯与小银的联系要比寻常的信件往来要更脆弱。因为她一旦失去了与对方唯一的交流方式,就相当于失去了这个好朋友。

这是她最最最不想遇见的事情。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作为一个没有童年记忆的人,注定比寻常人要少一份对这个世界的体会,无论这份体会对她而言是否是快乐的,但至少对别人来说,他们都曾经拥有过。

而黑泽唯有时候肯定会嫉妒别人的这份拥有。

乱步刚被福泽谕吉捡回家的时候,黑泽唯就闹了脾气,而那次也是她自从住进福泽宅后第一次发脾气。

当时他们三人正在吃晚饭。

所以一直到现在,福泽谕吉都以为是乱步不停地挑饭菜的毛病,才让小小唯生气的放下筷子,说着“不好吃就别吃了”,然后又扔下一句“我吃完了”离场。

毕竟说实话,虽然乱步和小唯一样都是好孩子,但是他并不是寻常的那种好孩子。关于这一点,当时乱步脸上未消的巴掌印就可以证明。

但事实上不然。

如果乱步只是单纯的指出饭菜不合口味,黑泽唯只会悉心的听取意见。

毕竟在她看来,全家就只有她是在吃白饭,所以她就应该做到在挣钱之外她能为这个家所付出的任何事情。

但是当时乱步的每一句话都几乎是在她的忍耐极限上反复横跳。

这道菜我以前吃的时候肯定会巴拉巴拉。

哎呀呀,如果是我妈妈做的话,肯定会巴拉巴拉。

大叔,你知道我爸爸经常会说妈妈做的饭巴拉巴拉。

……

而且那天清晨的时候是她第一次见到江户川乱步,对方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也相当不好——

号称横滨安全最强也是最富有的街区,街道的两排都是武士时代的日式住宅。两条纵向的被粉刷得纯白的围墙让人一见到就有些畏惧它们的气势。

所以不用福泽谕吉的提醒,一踏入这个街区,身为乡下人的江户川乱步就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但下一刻,他又接着刚才的话茬继续夸着福泽昨天带的便当有多少好吃。

只不过他的声音明显压低了不少。

等到福泽谕吉打开家门的时候,乱步一见到穿着小黄鸭睡衣“啪嗒啪嗒”跑过来的小小唯,那张从昨天两人相遇后就没停过的嘴巴终于闭上了。

虽然不认识江户川其人,但小小唯还是明显的感受到了这份微妙的变化,她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疑惑地看着福泽带回了的这个陌生的少年。

好奇怪?这个人的半边脸怎么高高的鼓起来,而且上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笨蛋!这是爱的教导!”

乱步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他气呼呼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副碎了半片镜片的眼镜,然后戴上去。

“就让我江户川乱步来看清隐藏在你身上的秘密吧!”

话音未落,他就忽然眯起了狭长的眼睛。

这一刻,小小唯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像是变了一个人,就像温顺的黑猫变成了凶猛的黑豹。

“大叔,原来你是认识手杖的主人吗?”乱步说道。

福泽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那根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手杖,嘴巴抿出了一条线。

乱步已然明白了所有,他摘下了眼镜,平淡地对小小唯说道:

“我的异能是可以洞察一切的真相,所以就在刚才我给这个异能取了个名。「超推理」就是它的名字。而你是这个家里唯一没有异能的人!”

小小唯愣愣地看着这个少年。

福泽刚想说些什么,这时他们头顶上忽然传来“轰隆”一声,天空顿时阴沉下来,然后一道闪电恰好劈在了门口的那颗樱花树上,雨就“哗啦”一声往他和乱步脸上砸。

福泽也来不及说什么,当即拽着乱步就跑进了家。

小小唯虽然无法将那时的感受归为“怨”或“恨”,但是只有十岁的她还是无法疏解那种阳光下气泡碎掉了的闷气感。

不过万幸的是,虽然福泽谕吉不明白,但当事人显然是明白的。

当天晚上,乱步就敲响了人家十一岁女孩的闺房。

不过这或许对他来说只是象征性的动作,因为下一刻他就打开门走了进去,然后直接爬上了人家女孩子的床,将正在偷偷抹泪的小小唯搂在怀里。

“小孩子真是麻烦呢!”

他笨拙地用指肚抹去小小唯脸上的泪珠,然后痛心疾首地说道: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乱步还要笨的人,笨蛋大叔还一直以为笨蛋的小唯把他看作是爸爸。不过没关系,妈妈说过如果乱步是哥哥的话一定要保护妹妹,所以以后就让比你们要聪明的乱步来拯救这个家的智商吧!”

小小唯愣住了。

这人到底在说什么?怎么合起来她就一句也听不懂了?

乱步又捧起小小唯刚才哭花了的小脸,轻轻的送上了一个额前吻。

“好啦,笨蛋妹妹。好孩子这个时候都要睡觉了。不过在此之前哥哥可以给你讲一个晚间小故事,这是妈妈以前讲给我听的,但你放心以后乱步会编出只属于你和我的晚间小故事。”

这时的小小唯还不知道以后将会兴起一个名为网络的东西,而那里广为流传的两个段子就很符合此行此景。

【我不是来拆散这个家庭的jpg】以及【要想生活过的去,头上总得带点儿绿jpg】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