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泽唯的眼睛牢牢地注视着大屏幕,投映在她脸上的光也随着屏幕上镜头的切换而变化着颜色。

但她的眼神并没有落到实处,而是虚无得就像是她的眼睛现在只是画面的接收器。

什么叫做她不是横滨人?

她就是横滨人啊!

可是身为横滨人的她为什么会不知道横滨没有电影分级?

所幸身为一家正规的电影院,在正式播放电影之前,还有播放当季的电影预告和观影提示的环节。

黑泽唯把从前关于这座电影的记忆又翻出来重新“读”了一遍。

很快,她就发现了原因。

从前选择看什么电影的是江户川乱步,而最终做出决定和付钱的是福泽谕吉,哪怕是在与谢野晶子加入了他们的这个大家庭后,这种模式也依旧没有改变。

所以“只需人来就好”的黑泽唯根本就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件事,更别说在离开横滨的半月后,网上选票的时代来临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横滨没有电影分级”在大部分人眼里是一件不太重要的常识,与道德原则和法律规范比起来简直轻于鸿毛,所以福泽谕吉和与谢野晶子自然也不会特意教给她。

而身为乡下人的江户川乱步原本也应该或多或少的欠缺这方面的常识,但因为其敏锐的洞察力和思辨能力,这类信息他能够像喝水一样简单获取到。

至于,愿不愿记住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反正在“横滨没有电影分级”这个事实上,只要他再来一次电影院就能再次“看见”。

但偏偏黑泽唯和他的情况大相径庭。

她一睁开眼睛就已经十岁,虽然身体的机能都已经达到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平,但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却像一张白纸。

不!这样来说并不准确,因为——

她本身就是一张可以肆意填写的白纸。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吧。猛然间想明白了这点儿的黑泽唯不由地暗叹道。

与此同时,她的心中也升起了隐隐的后怕。

如果那个时候猜拳胜出的是师叔,那她简直不敢想象如出生雏鸟的她落到这个曾经高喊着“十三岁以下的幼女最最最喜欢”的家伙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

成为了黑泽唯的师伯的福泽谕吉也一定会像保护晶子那样,毫不犹豫地将她从那片污浊到看不见未来的深渊中救出来!一定、一定会这样。

忽然黑泽唯感觉手背一暖,她回过神来低头一看。

那是小银的手。

紧接着,她忽然意识到同处于一个空间,吹着同样的空调,自己手背上的温度怎么会比别人的要那么低。

而这时被冷风吹到的后背,又在告诉她这并不是错觉——

是真的好冷啊。

就在刚才,不只是手的温度变凉,就连她的后背都生出了一层薄汗,被冷气一吹能不冷吗?

黑泽唯再抬头看向手的主人。小银正满目担忧的看着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就好像是在说「你没有事吧?」。

真是个温柔的如同花瓣的好孩子啊。黑泽唯移开了眼神,将目光又投注在大屏幕上。

这时铃木的影业的专属logo和音乐出现在了大屏幕上,电影真的要开始了。

小银垂眸看着昏暗中那两只十指相扣的手,不由地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然后她也将目光投注到大屏幕上。

待到大屏幕上滚动完最后一位工作人员的名字,影厅内的灯光又尽数亮起,人们的喧闹声又一次充盈了整个空间。

“不愧是最高奖呢。”

看完了电影走出来,小银笑着对黑泽唯说道,她现在远比刚见面时要开朗了许多。

龙之介注意到,妹妹已经开始亲密的挽着黑泽唯胳膊,但他还是像来时那般跟在黑泽唯身后,静默的就像是一个黑色的幽灵。

可是在这片涌动的人潮中,如果有人略略扫过他,就知道他与前方那对姐妹花是一起的。因为他虽没有面带笑意,但眉头舒展,看上去和寻常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

电影结束后,美食广场上空飘逸着各式各样的食物的香味儿。

尤其是那家名为「欲仙辣死」的火锅店,从没有的玻璃的窗户中飘出了火锅上方的白气,浓郁的香料味儿霸道的刺激着人们的味蕾。

黑泽唯一行人是第一批从电影院出来的人,所以他们嗅着这股香味就稀里糊涂地进了店。

如果他们再晚一点儿,或许也要加入那条长长的队伍中去了,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只会遥遥的望一眼,然后转头去其他店铺了。

在等待上菜期间,小银也依旧没有停住嘴,她就像是憋了许久都没有说话的人终于在今天得到了解放。

但是奇怪的是,她这一路上所谈的话题都没有变,依然是他们今天看的这部电影。

不过她的音量并不是很大,只局限在小范围内。

黑泽唯并不讨厌这份活泼劲儿,她甚至还用温柔的眼神鼓励对方继续说下去。

而龙之介更不用说了,身为哥哥怎么会讨厌妹妹呢?

如果现在让那些被他教训过的人见到了他现在的这副模样,或许又会被吓到睡不着觉了。

因为他的嘴角上居然挂着浅浅的笑意,甚至连眼神都柔柔的。

不过这份堪称奇迹般的柔和,还是在他忽然转头的时候被打破了。

他一脸防备的看着对面那个一直盯着她们看的男孩。

由于龙之介的眉毛稀疏到就像是没有,所以他现在蹙起眉的样子可能会略有些滑稽。

但是当你猛然间与凶狠的野兽四目相对时,还会注意到对方面容上的奇怪之处吗?

想来只会“啊”的一声撒腿就跑,但事实上,当你真的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只会全身僵持住,一动都不敢动。

工藤新一便是如此。

现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害怕”。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只是瞪了他一眼,他就吓得全身僵持住,但是就是害怕。

这时的他还是个刚刚升入初中的孩子,与那个号称日本警员的救世主的「名侦探工藤新一」还差了好多年。

更不用说是大众所熟知的那个戴着眼镜的三头身小鬼「名侦探柯南」了。

而且虽说狮子的幼崽,哪怕是幼崽也依旧是狮子。

但是作为名作家工藤优作和大明星藤峰有希子爱之结晶,新一可以说得上,从还是胚胎时就已经被温暖的爱意包裹。

如果他的父亲或是他身旁的那个女孩的父亲在场的话,他们就会一眼看出问题所在。

而这无关他们是否聪明,只因他们拥有少不了和黑暗、鲜血打交道的职业。

对面那个穿着得体沉默寡言的男孩是一头凶兽。

是诞生于暗黑的温床被一层又一层的涂抹上猩红的凶兽,是经历过或正在经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苦楚的凶兽。

所以当遇到这种不容易被驯服的野兽时,除了想办法逃跑,那就是趁着对方还未成长起来时捏住对方的喉咙,然后使上一劲儿!

与此同时。

小银和黑泽唯的闲聊还在继续。

小银已经从故事的改编讲到了演员的选角,忽然她发出了总结式的感慨,“果然是一部好电影呢,不过这样子让我更期待神老师的作品了。”

这时正在喝果汁的黑泽唯差点呛到,她勉强把这口含在嘴里的果汁咽下去。而龙之介也听到了这句话,他平淡的收回视线,轻声“嗯”了下。

小银得了回应,欣喜地声调都不由的拔高了。

“果然哥哥也是这样想的吧!如果是神老师书中的世界和人物被呈现在屏幕上那该是怎么样的模样呢!真的好期待啊!”

她越说越激动,甚至还捧着脸露出了与以往所见的都要张扬的笑容。

“特别是《白椿》里的女主角幽灵小姐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呢?如果说最适合拍摄神老师笔下的那个世界,那肯定就是横滨了。到时候,会有人组织来海选吗?当然了我只是说当龙套之类的,而且就算选不上,或许还有机会在街头见证这部优秀电影的诞生。啊!真是越想越兴奋!”

龙之介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眼神却透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显然他非常同意妹妹的说法。

黑泽唯又饮了口果汁,现在她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不过还是要对小银和龙之介说句抱歉了,因为至今也没有什么影视公司或个人有意将这部作品影视化。

虽说这确实很奇怪。

不是她自吹自擂,毕竟在影视剧和电影基本上都是漫改或小说改的今天,一部两年间重版多次的小说居然没有被影视化实在是件怪事。

“唯小姐,是怎么看呢?”小银说道。

黑泽唯放下杯子,笑着说道:“嗯,我也很期待无神之地的作品。”

龙之介和小银同时皱起了眉头。

不过与面色逐渐阴沉的龙之介相比,小银抿了下嘴,还是柔声说道:“唯小姐是零时刻的虹的读者吗?”

零时刻的虹便是《一步之遥》的作者,不过很显然这是对方的笔名。

黑泽唯一愣,她没想到对方会这样问。“是,我是虹老师的读者。”

这时坐在对面桌的新一抬起头看向黑泽唯,他完全忘了刚才的教训,现在像是找到了组织般眼睛都亮晶晶的。

得到回复,小银反而沉默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