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事实上,黑泽唯来横滨的那一天,正好是放暑假的前一天,所以现在她完全可以有大把的时间停留在阔别已久的家乡。

不过美好的暑假仅仅是在她醒来后开启了两个小时,然后就被国木田独步的上门打断了。

他是来给黑泽唯补习数学的,据说他早就和黑泽唯说过了。

彼时黑泽唯还笑盈盈地给对方倒茶水,听到这个回复,她差点把茶水倒在了对方的两腿之间。

谁和谁说过了?!

说实话,与每天写数学卷子相比,黑泽唯宁愿每天码字。

不过就算是读者同意,她的编辑也不会同意。更不用说,因为她的数学只指望着她能顺利高中毕业的师父和监护人了。

来自海对面的校医还时常嘲笑她,在看重偏差值的霓虹都还考那么垃圾的分数,那如果到了以绝对值判断及不及格的国家,还不得不做人了。

不过对方的话,听一听就可以了。要不然他为什么年近四十了还是单身汉,还不是因为他长着一副儒雅贵公子模样,却奈何鼻子下有张嘴。

在耗费了一大摞脑细胞之后,黑泽诶终于迎来了短暂的休息时间。

国木田无意间瞅见她正在某个论坛上浏览关于“横滨的传说”的信息,心思一动就扯开了话茬。

听他的表述,他好像也认为那个传说中的“横滨的传说”就是他们在马路上偶遇的那个少年。

这么推测也是对的。毕竟除了他们,也就只有那个骑着机车的少年在昨天从那条马路上行驶过,如果不是那个少年,那总不会是国木田他自己吧。

想到这,黑泽唯嘴角上扬,毕竟这个猜想实在是太好笑了。但随即她又收敛了微笑,继续用原本的那副认真的模样听国木田说话。

不过国木田倒是没有明指。他反而还含糊不清地说,那些所谓的都市传闻十有八九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而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鬼怪和神明。

说话间,他还不时地看向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小个子青年,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毕竟这个青年拥有一眼看穿真相的能力,也是目前他继福泽后最为敬佩的人,所以他觉得对方一定能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

不过很显然,这个青年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他没有像国木田和黑泽唯那样规矩的跪坐着榻榻米上,反而是很随意的盘着腿,而且他还咔嚓咔嚓的吃着薯片,嘴角上还带着些许残渣,完全是一副小孩子的做派。

要是某些讲究礼仪又古板的人见到他这副姿态,绝对会被他气到头发上扬的程度。

但是只要知道了他是谁,大多数人还是会无可奈何的原谅他。

谁让他是江户川乱步,黑泽唯的义兄,未来的“警察界救世主 ”。

或许他自己也预测到了这一点,所以目前自诩“世界第一侦探”,绝不接受反驳。

很快,江户川乱步吃完了薯片。

他扬起头,打断了国木田越来越激进的例如“mafia不应该存在于这个城市”的发言,并朝对方晃了晃空空如已的薯片袋,然后以命令的口吻要求国木田给他去拿放在厨房橱柜上最高一层的零食。

如果是别人这么无理,或许国木田当场就会生气了。他现在可以在和神老师谈话!

不过还是那句话,谁让这是江户川乱步呢。

国木田没有丝毫犹豫就闭上了嘴,他歉意的和黑泽唯说了声“请稍等”,然后起身拉开日式拉门,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

黑泽唯在他走后,很明显地舒了口气。加上昨天和今天的短暂相处,她已经知道这位师兄是个十足的好人,但是就是太过理想化,还是个激进派。

然后她又转头看向乱步。

哪怕已经离家两年,她也依然记得师父是不允许对方每天过量摄取像薯片这样的零食。所以国木田现在去取的,应该是师父藏起来的。

不过以乱步的聪明程度,这对他来说就和没藏一样。

他们的一家之主,也就是黑泽唯的师父福泽谕吉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只不过同时他也知道,乱步身高不够高,而且他也懒得干搬椅子的体力活。

面对妹妹的无声的询问,乱步眯起本来就有些狭长的眼睛,把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抛去嘴角上的残渣,现在的他确实像一个睿智的侦探了。

不过这种状态没有维持很久,更准确地来说,是没有维持。

江户川乱步当即又向后仰去,瘫倒在沙发上,不停地叫唤着:

“国木田!国木田!你好了没啊?休息时间就快要到了!快点让我的笨蛋妹妹学会这种小学生都不感兴趣的小游戏,你可是我们全家的希望啊!”

黑泽唯气鼓鼓的看着他,但是忽然间又笑了。乱步瞅了她一眼,嘴角上也是同款的上扬,现在他们更像是兄妹了。

厨房内。

国木田看了眼上锁的橱柜,疑惑的转头高喊道:“乱步先生,钥匙呢!”

“哎呀呀,怎么兜里没有了?哦,大概是昨天晚上丢在了去接小唯的路上了。算了!不管啦!你把它打开吧!”乱步装模作样的解释道。

国木田不疑有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和本子,撕下一页,在上面写上“钥匙”两字,然后注入念力。

“独步吟客!”

顷刻间,这张纸便化为了一把钥匙。

黑泽唯看着抱着一大袋零食走进来的国木田,还是难免腹诽——

身为一个异能者,为什么他还能说出不相信鬼怪神明的话?

拜托,麻烦有一点身为不科学存在的自觉性好吗?

果然,异能者还真够奇怪的!

这时乱步抬起眼眸,嘟囔了一句“笨蛋”。

哪有不科学的存在说别人是不科学的存在,这样更笨蛋的事情呢?

两年前,他就用他的异能力「超推理」看出来了,那个用砖头把垃圾砸进重症监护室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妹妹小唯。

而等到后来港口mafia的中原中也横空出世,他终于明白了。

他的妹妹或许是和中原中也一样的存在。

“哥!”

乱步过神来,他看了眼已经放在身旁的零食袋子,然后又朝坐会原位置的国木田说道:“啊,谢谢你。”

国木田慌张的摆起手,“哪里哪里。”

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乱步先生道谢,说实话还有些小欣喜。

他推了下眼镜,又看向黑泽唯。

果然神老师的魅力没有谁可以阻挡,哪怕是大侦探。

这样想着,他说道:“神……小唯,我们开始学习吧!”

黑泽唯看着忽然昂扬起斗志的国木田,不由地打了个哆嗦,这一刻她居然在盛夏感受到了来自冬日的寒冷。

太可怕了,再学下去她真的会死的。

五分钟后,听着国木田说的天书,黑泽唯两眼无神的看着习题。

如果她真的是「神」老师,那就请让她逃离苦海吧,又或是让她拥有像乱步哥那样的脑子。

那种聪明到让别人和他自己都觉得那是一种异能力的脑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