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泽唯听到车外不间断的传来闷闷的声响,但又与雷鸣相差很多。

于是她连忙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转头看向窗外。

远处没有爆炸引起的硝烟,街道上也没有哭喊着奔走的民众和逐渐涌出的帮派分子。如今的横滨确实就如新闻通告里所述的那样,安静祥和。

收回视线,黑泽唯又低头看向手机屏幕。

她又等了一会儿,网友还是没有回复,没办法,她就只能退回公共聊天室,用潜水来打发时间。

【甘乐】:呐呐!听说横滨的传说又出现了哎!你们说,他会不会长得很像我今天在街头见到的无头骑士?天哪!拜托了!公司下个团建活动去横滨吧!

【奈仓】:只有横滨那边的人才会信吧,那种莫名其妙的传说

【明太子】:小甘乐也可以来博多玩啊

【甘乐】:我去过啦。那里的拉面很好吃,我都能吃两碗哦。不过那可是横滨的传说!甘乐最喜欢稀奇古怪的传闻啦!

黑泽唯忽然眉头一皱,刚才她收到了甘乐小姐的私聊。

【甘乐】:别听他们说啦,我相信横滨是一座很好的城市,当然比不过我最喜欢的池袋啦

多么体贴的甘乐小姐啊。

至少两年前刚进入的dollars时候的黑泽唯是这样想的。

那时的她也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不多言的她也可以成为一个话痨,所以一不留神就透露出了可以推测到她是横滨人的信息。

而当时甘乐也如刚才这样悄悄的私信她,并且提醒她不要把个人信息透露在网上。

可是谁能想象如此体贴的甘乐小姐居然是每次挑起事端的“战争女神”。

黑泽唯没有理会甘乐,又返回了公众聊天界面。

不出她所料,甘乐只是动了动键盘,就将话题渐渐地往横滨和博多这两个地区身上扯,相应的原本还在潜水的人们便自动地进入了战场。

尤其那位网名看起来很是眼熟的【请君去死】,完全是横滨这边的主力人员。

【请君去死】:哦?你们说博多比横滨好?那博多又有什么?

【奈仓】:仁和加武士?反正不管怎样都要比缥缈的民间传闻更现实

【请君去死】:就是那个戴着面具的胆小鬼人士?

【投球手】:总比打破全霓虹市长上任到卸任最短时间的城市要好太多吧!

【博多拉面】:复议!

【田中太郎】:大家这是怎么了?请安静下来,咱们慢慢说,好吗?

这时横滨的又一主力军出现了。

黑泽唯一见到对方的网名就不由地笑了,不过对方发的消息内容又让她实在笑不起来。

【世界第一名侦探】:呵呵,一座3的人口都是杀手的城市真干净呐

【甘乐】:?!!

【投球手】 :小甘乐,别听他瞎说!

【世界第一侦探】:震惊什么?不是最喜欢吗?

【奈仓】:小甘乐喜欢传闻,关你屁事!

【明太子】:是我的原因和小甘乐没有关系

【博多拉面】:不是吧?这关人家小姑娘什么事

【田中太郎】:侦探先生快向甘乐小姐道歉吧

【甘乐】:……对不起,都我不应该谈论横滨的传说。但是请你不要再造谣了!如果有人丑化博多,我也会生气的。对不起,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不愉快。我先下线了。

【奈仓】:这下好了吧?真是笑了!连神老师都认为你们那儿没有神明了

看到这里,黑泽唯的眼神徒然锐利。她快速的在电子键盘上敲字,但敲了一半,又长按了删除键。

黑泽唯再抬起头时,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可是她的网友还是没有回复。

不过她早就习惯了对方的突然消失。毕竟和身为jk的自己相比,对方早就是一个任劳任怨的社畜,哪怕他们是同龄人。

当然了,这也是在相熟后对方告诉她的。

那时,对方还主动提出用「黑帽子」取代「青鲭野郎」,她也这才知道对方的网名居然是其对死对头的称呼。

黑帽子还表示,当时他和这个人很不对付,再加上他也第一次和别人在网上聊天,所以就意气用事的把这个称呼填在了用户名里。

现在他非常后悔,但很可惜,众所周知dollars的网名是终身制的。

这后半句黑泽唯的好友伊藤龙介也说过。

但其实那个时候,龙介紧接着又来一句,大意是创始人只是个和他们一样的高中生。

不过这条消息黑泽唯至今也没有告诉黑帽子。

因为伊藤润龙介其人是学校内有名的能把假话说成真话的优秀人才。

初中时期他的精炼度还不够就只能骗一骗小樱和黑泽唯。等到他们上了高中后,对方就已经是能用歪理说服云雀恭弥的特殊人才了。

这时国木田踩了下刹车。等过了这个红绿灯后,他们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小唯,快到了。你把面具戴上吧。”国木田说道。

黑泽唯说了声“好”,然后把手机关机放进手提包,又从驾驶座的椅背上取下了一个绘制着红叶图样的面具,将其戴到脸上。

有意的隐藏她的个人信息,不仅是因为她和家长都不想让小说家的身份扰乱她的日常生活。

更是因为,两月前绑架她的人就是循着她无意间在杂志访谈、官方账号以及曾经给对方的回信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才猜测到了她的行程

是的,黑泽唯确实给对方回过信。

因为那两个人是她的读者。

而这次的绑架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些过于狂热的读者开始经常性的往寄给她的礼物和信件中夹着某些私心。

所以黑泽唯的编辑小野太郎还经常苦口婆心的提醒她,哪怕是在他们筛查过后,也不要放松警惕。

而除了这件事,还有一样也发生了改变,那就是读者对黑泽唯的称呼。

或许是因为其中一位绑架犯在日记中多次称呼黑泽唯“神明大人”,又或是对方在这本厚得像书似的日记尾页密密麻麻的写着“神老师我爱你”。

黑泽唯的读者从此开始就称呼她为“神老师”。

曾经黑泽唯还和龙介吐槽过,那些姓“神”的人还真是占够了别人的便宜,因为别人不管怎么称呼,都感觉在称呼对方为“神”。

可是现在轮到她了,她却不想占这样的便宜。

然而一分钟后,在国立大厅的停车场内。

一名读者以极度扭曲的姿势将一个本子和一只笔递给黑泽唯。

“神老师!拜托您了!”

把车门锁上了的国木田这样说道。

今天来横滨,黑泽唯主要是为了参加紫式部文学奖的颁奖典礼。

当初收到邀请函的时候,她还下意识地想过这是不是什么恶作剧。

但是当天下午紫式部文学奖的官方账号上就发布了提名的名单,而那上面赫然出现了她的名字。

可是这是紫式部文学奖,全国最有名的文学奖!它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而黑泽唯只是个刚出道两年的新人,总共也就写了两本书,剩下的都是些短篇小说。

而这些短篇在她看来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还不如小时候监护人、师父和义兄给她写的晚安故事精彩。

但架不住后来读们在她的官方账号和寄信中写了一串又一串让她脸颊羞红的彩虹屁,居然渐渐的让她膨胀了起来,也开始期待着“获得新人奖”这件事。

也因为这样,昨天难得清闲的夜晚,黑泽唯居然紧张到躺在床上没睡着。

不过在走进承担颁奖任务的金玫瑰厅后,她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和新闻报道和网上的评论指出的那样,相较于作家专区内那一片苍茫的白发,她还是太年轻了。

事实上证明,确实如此。

她期待已久的新人奖,到最后颁给了一位四十来岁的大叔。

说实话,这瞬间黑泽唯居然感觉无比的轻松。然后不知不觉中,她的上下眼皮就不受控制地一点一点的合上了。

说到底,只是飞机上和车上的这两段补觉根本就补不来什么。

不知又过了多久,耳边忽然传来如浪潮般一浪接着一浪的掌声,黑泽唯睁开了眼睛。为了合群她也鼓起掌来。

这时坐在她左侧的女作家嘴角弯弯。

她的年纪看起来也不大,和黑泽唯一样都是这群白发中极为亮眼的存在。

女作家微微侧身和黑泽唯贴近些,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道:“神老师,该你上台了。”

黑泽唯终于清醒了过来。

她下意识地站起了朝前看去,站在台上的颁奖嘉宾朝自己善意地笑了笑,她又转头看向那位女作家。

女作家轻笑着又说道:“神老师,该你上台领奖了。”

此刻,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善意和包容,就像是一个母亲在看着让她自豪的孩子。

黑泽唯被这个忽然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而随即她也忽然想起来,除了那个新人奖的提名名单,其实在这个文学奖的最高奖项的名单中也出现了她的名字。

只是这对她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所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与此同时,名为lilimu的酒吧内。

一群穿着黑西服的人们正聚集于此。他们都在仰头看着一台悬挂在空中的电视。

屏幕上,站在台上的白发老人又对着话筒说道:

“正如书中所写的那样,在这个孕育着他们生命最初的摇篮里,如同野犬的人们依旧期待着会迎来黑暗中绽放的花朵和不屈于污浊的光。”

他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

“《飘零的红叶》,作家无神之地!”

“哦!”霎时间,闪烁的灯光和迷离的音乐伴随着这群人的欢呼声又在酒吧内开起。

这时,大门突然“砰”的一声被打开。

一阵独属于这个季节的潮湿的暖风扑面而来,酒吧的空气中又多了一丝硝烟味儿和血腥味。

不过就在气氛停滞的瞬刻,人们又恢复成了刚才的群魔乱舞状。

大门外。

中原中也扛着搭档,还保持着一脚踢门的动作。

他原本披在身上的那件西服外套已经牺牲在爆炸中,不过万幸的是帽子还完好无损地待在他的头上。

把搭档随手扔到地上,他快步地走进欢闹的人群,挤到悬挂的电视下。

屏幕上,那个站在话筒前的女人戴着一副面具,穿着白色的礼服,浅金色的长发被规矩的盘起,除了一对珍珠耳钉,就再无其他装饰。

恰好这时,中原中也见到对方在磕磕巴巴的说着“要感谢挚友”,不由的露出了微笑。

不过很快,这道弧度又降了下来。

因为他忽然想到,在这次获奖后好友和她的作品肯定会进入更多人的视野,而这些人之中,又有些什么样的人呢?

是天真的学生、忙碌的社畜等等的普通人,还是像他们这样与黑暗共舞的亡命之徒?

众所周知,两个月前,作家无神之地在池袋游玩时被两个疯狂的读者绑架过。

据这两人在现场留下的遗书所示,他们只是想单纯地把对方囚禁,继而让对方永远都不可能会拖稿。

这是普通大众所知道的信息。

不巧,中也正好知道一些不为人所知的信息。

其中那位姓梦野的读者原是他们港口mafia的干部,不过三个月前他忽然叛逃。而另一位也是个叛徒,只不过她背叛的不仅是他们。

想到这,中也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向身旁。其实刚才他朝这边走来时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

毕竟在初识对方以前,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黑皮与金发如此相配的人。

他只知道这个人代号“波本”,来自那个将叛徒派来和他们谈生意却反被对方偷走了实验药剂的组织。

这时波本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他转过头来朝中也颔首,然后又转身走向吧台。

吧台处的高脚椅上坐着一个女人。

她穿着艳丽的和服,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红莲。可她低头间露出的脖颈,又显得她温婉而脆弱。

中也看着那道倩影,喃喃自语:“红叶姐”。

尾崎红叶,港口mafia的五大干部之一。

中也忽然记起好像听谁说过,先代首领在世时,红叶姐曾经与一个男人私奔。

但是后来两人还是被抓了回来,又因为红叶姐的能力突出,所以先代只是杀死了她的恋人以示惩罚。

而巧合的是,好友得奖的那本书不仅书名含有“红叶”,就连主角名也为红叶。

而这位红叶正是为了逃离家族长期以来对她的束缚,才最终选择与恋人私奔。

只不过这本书并没有到此就结束。

这幕反而是故事的开端,随后红叶的恋人背叛了她,因而红叶用刀捅死了恋人,最终在与她暗含情愫的警察的追捕下,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坠崖。

可悲的是,虽然最后红叶自言奔向了“生”,但其实她坠崖的地方正是位于她做梦都想逃离的那座城市。

这个结局让很多读者又爱又恨又说着好友没有心。

但中也还记得好友曾经和他透露过这个故事借用了她一位读者的经历,也是她送给这位读者的生日礼物,而这位读者对这个结局却十分满意。

所以——

中也连忙收回视线,抬头又看向电视。

屏幕里,终于说完致辞的好友很明显的舒了口气。

但随即她又被颁奖嘉宾扯住,对方鼓励她再多说几句,而台下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镜头还特意切换到了刚才提醒她的女作家身上。

中也扶了扶帽檐,嘴角上扬自言自语道:“你这家伙,还可真” 忽然他闭上了嘴,猛地转身给来人一个过肩摔。

“你该庆幸今天赶上了!要不然,我绝对会完成你的心愿!”他转身朝那人愤怒地喊道。

听到这句话,那人却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在中也越发不耐烦的眼神中,他说道:

“抱歉啊中也,我不想自杀了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