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给黄玉写完信后,黑泽唯原本就打算睡觉了。可这时她忽然灵光乍现,不自主地就提起笔在那沓干净的信纸上“沙沙”的往下写。

两个月前,小野编辑就和她提过趁着《飘零的红叶》热度未断,应该要准备下一本书了。只不过那时的她对此并没有什么思路。

后来又发生了那档子事儿,小野编辑就只是建议她尽量在暑假结束之前想出大纲。因为这样的话,黑泽唯就可以在放寒假的时候天天赶稿,而他也就不用再处理读者寄来的催稿刀片。

当黑泽唯在信纸上写完最后一个字时,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她放下笔,大梦初醒般,愣愣地看着洋洋洒洒写了近乎几万字的大纲。

「小说家只不过是截取了另一个世界的生活片段」,这是黑泽唯昨天对爱丽丝说过的话。

事实上,这句话也是她对自己小说家这个身份的定义。

人们常说,小说家是用笔用文字创作世界的神明,他们拥有着对那个世界绝对的控制权。

但是黑泽唯知道,她并不属于这一种,她只是她笔下的那个世界的书写者。只不过到底是那个世界选择了她,还是她选择了那个世界,她就不得而知了。

与此同时,一只皮毛油亮的三花猫蹲在黑泽唯卧室的窗户前,它已经隔着玻璃盯着黑泽唯许久。

许是见屋内的女孩都落笔了还是没有注意到它这只小猫咪的存在,三花猫叹了口气,然后举起了爪子。

砰砰砰!沾着露水的肉垫在玻璃上留下了几个重叠的梅花印儿。

黑泽唯终于从那种难以描述的状态中脱离开,她抬头一看,顿时喜上眉梢。

“金之助!”她惊呼道,站起来拉开了窗户。三花猫顺势跳了进来,散落的信纸上顿时出现了和窗户玻璃同款的梅花印。

“金之助”是这只猫闯入黑泽唯生活里时自带的名字。

两年前她刚来并盛的时候,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放学路上,见到了一个写着「我是金之助,求求你把我带回家」的破烂纸盒。

由于自家师父是个得不到猫爱的可悲猫痴,所以在对方的熏陶下,她想都没想就把团缩在里面的金之助带回家了。

按照正常的流程,黑泽唯应该在风和日丽的某天给金之助做绝育。

不过就在她坐上草壁先生开的车,要把金之助带去号称“全并盛最好”的动物医院时,一向不管事的云雀恭弥却突然出现并一把拉开车门,将瑟瑟发抖的金之助抢了过去。

「一般公三花是不会有繁殖能力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金之助受苦?」当时云雀边摸着金之助边这样解释道。

黑泽唯想了想,觉得也是,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但是谁承想金之助是一只不着家的小坏蛋,经常三天两头的见不到猫影。以至于后来,黑泽唯在并盛的街道上偶遇任何一只猫都深深的怀疑这是她家猫的后代。

可能也是因为这样,金之助具有极强的自我管理意识和……管理黑泽唯的意识。

在黑泽唯睡了六个小时之后,就迎来了金之助牌贴耳式叫醒服务。然后她又在对方喵喵叫的催促中,完成了洗脸刷牙的准备活动,最后一脸清爽的走进厨房。

虽然是一人食,但她还是准备煮一锅咖喱,因为这样的话明天和后天的饭也都有着落了。

或许是睡眠不足的缘故,在切胡萝卜的时候,黑泽唯忽然感觉一阵心悸,然后菜刀一个没拿稳,不小心就切到了手指上。

蹲在她身后的金之助许是嗅到了血腥味,顿时凄厉的叫了一声,窜到了她的脚边。

所幸虽然看着惨烈,但伤口不算大。黑泽唯在金之助的跟随下小跑到客厅。

坐在榻榻米上,她打开家庭医药箱,拿着棉棒用碘伏消毒后,在那三只负伤的手指上贴上了猫咪创可贴。

蹲在她身旁的金之助全程紧盯着她的操作,等见到创可贴贴好后,它才松了口气,起身又用毛茸茸的身体蹭了蹭黑泽唯,表示安慰。

处理完伤口后,黑泽唯又和“跟屁猫”金之助回到了厨房。

在把制作咖喱的材料准备好,黑泽唯将它们统统放进大锅里盖上盖子、点火。趁着这段工夫,她又给金之助做了牛肉鸡腿饭,然后将它们提前放到猫食盆里放凉。

在咖喱大功告成后,黑泽唯舀了一勺浇在热气腾腾的米饭上,然后端着这个盘子和猫食盆走进了客厅。

她先把咖喱米饭放到矮桌上,然后又把猫食盆放到不远处的榻榻米上。

黑泽唯坐到矮桌旁的榻榻米上,然后双手合一。

“我开动啦!”她轻声说道。

“喵!”金之助蹲坐在猫食盆前叫唤道。

不过在金之助开始慢条斯理地舔舐猫饭的时候,黑泽唯并没有直接拿起筷子,而是拿起了放在收纳盒里的电视遥控器。

虽然在很多时候人确实还不如猫咪,但是在这间偌大的日式住宅中,单单有猫的陪伴肯定是不足够的。

就像现在吃饭这样,黑泽唯更希望有热闹的人声陪伴。

但是说实话,在这个时间点,她的这个小小的要求还是有些难办。

在接连换了几个台都是类似于午间新闻这样的节目后,黑泽唯妥协了。她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因美女主播著名的日卖电视台。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虽然她只看过《城市新闻》这个节目,但是没想到《午间新闻》的这位女主播长得比津久茂小姐还要漂亮。

尤其是那双明亮的蓝眼睛,宛若一对熠熠生辉的猫眼石,让家里养着主子的黑泽唯瞬间就对这个人提升了好感。

今天的新闻又是歌舞升平的状态,不过按照虹老师的说法,哪家都是一样的,谁也别嫌弃谁。

黑泽唯腹诽着转过头,挖了勺咖喱填进嘴里。就在这时,她发现金之助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连饭都忘了吃。

“你这个小色鬼。这么喜欢看漂亮的大姐姐吗?” 她好笑的调侃道。

这时,金之助的瞳孔眯成一道竖线,突然它如一道闪电窜到了电视机下。

黑泽唯吓得拿着勺子就站了起来。

“是蟑螂吗?!”她尖叫道,闭上眼睛,手里还挥舞起勺子。“金之助!消灭它!”然而紧接着她听到了金之助只有在玩逗猫棒时才能听到的猫叫声。

黑泽唯缓缓的睁开眼睛,待她看清眼前的景象时,顿时苦笑不得。

金之助正两腿站地,不停地用爪子去捕捉屏幕左下角那只不时和女主播互动的卡通猫,看上去完全就是一根在摇摆的猫条。

“笨蛋。”黑泽唯轻笑道。

她又坐回了榻榻米上。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铃声。“麻烦请稍等一下!”黑泽唯大声回应着,然后放下勺子起身走出客厅。

在她离开后,金之助松了口气,两只前爪又落到了地上。然后它蹲下来,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屏幕上的这个女主播,属于动物的眼眸里竟透出了智慧的光芒。

水无怜奈,黑衣组织的成员,代号基尔。

在乔瑟夫·布朗死亡的那一天,她也在那间别墅,而且并不是以客人的身份。更值得寻味的是,经过调查一个名叫本堂瑛佑的小孩一直在寻找的姐姐竟然长得和水无怜奈一模一样。

不过凶手并不是她,而是……一只猫。

金之助转头伸出舌头又顺了顺毛。

这只猫当然不会是它了,因为它是“他”啊。

忽然,金之助停止了顺毛的动作。它噗通一声躺倒在地上,不停地蹬腿,喵喵直叫,看起来就是犯了癫痫。

但事实上,这只猫……不,黑泽唯的监护人,拥有「我是猫」异能力的异能者,夏目漱石突然被自己戳中了笑点。

“它是他啊!它是他啊!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的,这么好笑的笑话为什么恭弥就不喜欢。下次见到阿阵的时候一定要……

想到这,夏目漱石的猫笑声戛然而止,他有些略显疲惫地叹了口气。

事实上,在乔瑟夫死亡后,他第一时间就去见了当时刚好也在日本的黑泽阵。可是在听完消息后,黑泽阵却忽然告诉他,他快要在黑衣组织里待不下去了。

当时,他吓了一大跳以为是阿阵的身份遭到了怀疑,却没想到对方紧接着就开始了一大串的抱怨——黑衣组织已经是一颗烂掉的苹果,不管是卧底还是叛徒应有尽有。既然如此他不如尽早假死,这样还能参加妹妹的成年礼。

这怎么看,重点都是后半句吧!

而且不要因为忽然知道威士忌三人组和基尔都是假酒,就觉得所有的成员都是假酒啊!人家好歹是至少活跃了半个世纪的跨国犯罪组织有个二五仔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就像是他那个最不成器的弟子,对方经营的只有区区十五年历史的mafia不是依旧存在三位数的二五仔。

不过夏目漱石也知道这不过是对方的气话罢了。毕竟为了妹妹能够像普通人那样幸福的活着,黑泽阵会一直站在乌鸦之中,直到亲眼见着乌鸦坠地的那一刻。

用美味的食物牵制住的凶犬,怎么会和“零”一样呢?所以也因为这样,他就更不可能把两年前的那个发现告诉黑泽阵了。

这时从远处传来拖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夏目漱石的猫猫耳抖动了一下,他当即利落地翻身,走到猫食盆前舔舐着猫饭。

没过一会儿,就有一道爽朗到不含任何阴霾的男声响起:“哇!金之助又胖了一圈儿!”

臭小子!老夫是虚胖!夏目漱石咬牙切齿地仰起头。

门口处,黑泽唯的身旁站着一个消瘦的双黑少年。由于他的皮肤过于白皙,所以眼袋上的那圈儿黑晕格外明显,不过这一切都被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冲淡了。

他就是伊藤龙介。

但是一见到他,夏目漱石却忽然发出了一道宛若被踩了尾巴的尖叫声,他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看起来比刚才大了整整一圈儿。

伊藤龙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不是吧,金之助!昨天我还看见你和一只奶牛猫依偎在一起,现在就开始排外了?”

“喵——”谎话!老夫昨天一直待在云雀家!

“这不好哦,金之助。虽然瓜和狱寺先生去了意大利,但你也不能水性杨花。”黑泽唯指责道。

“喵——”小唯,你不是下定决心不再相信这家伙的鬼话了嘛!而且瓜是公的!公的!

夏目漱石一边捍卫着自己的名节,一边紧盯着那只从润二卫衣兜帽里露出脑袋的小黑猫。

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杀死乔瑟夫之后,它不是就当场变成了能被以侵权名义告到倾家荡产的龙猫车了吗?

“喵——”这次夏目漱石正式朝敌人发出警告。

快点从这个小孩的身上滚下来!要不然就不要休怪老夫不讲武德了!

小黑猫歪歪头,细长的尾巴甩了起来。它试探性地叫道:“呜……汪?”

什……什么?

夏目漱石当场猫猫震惊脸。是他幻听了吗?这只猫是不是发出了一声狗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