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二十四章 苏醒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苏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人吃过早饭,见大黄狗驮着韵芩,美美拉着狗尾巴,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思语招呼三个姑娘的来吃饭,黄狗却毫无自觉的叼走了一块熏兽肉。

石厉推了推君倩,向黄狗努了怒嘴,君倩一脸了然的表情走到黄狗,又开始招牌无辜微笑,对着黄狗说道“狗爷,肉好吃不?够不够?”

黄狗嚼着兽肉,瞟了一眼君倩“有屁放。”

君倩也不恼,继续一脸无辜“是这么回事,狗爷,你看你昨天也发功救了君泽,可是君泽到现在还没醒,这是咋回事啊?君泽再不吃饭,万一饿出问题,不还得麻烦狗爷你么不是。”

黄狗一副早猜到你小子要干嘛得表情,又大口咬了一口肉“完蛋玩意,急什么,等狗爷吃完早饭的,到时候你们跟狗爷一起去,狗爷带你们长长见识。”

君倩又从碗里拿了一小块肉,恭敬的放在黄狗脚边“那个狗爷,小弟还有一事,这个,我们的家人都还...”

君倩还没说完,黄狗狗眼一翻,把那小块肉扒拉给君倩,龇牙咧嘴的说道“滚一边去,你没看到刚才狗爷有多惨么?你们村子那点破事狗爷可不敢再说半点了。嗯?这么香,人滚,肉留下”

君倩见从这条老狗身上也问不出什么了,站起身就往石厉身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自言自语道“狗还吃早饭,可真是新鲜”

黄狗一听这句话,蹭一下弹了起来“说谁呢你,是不是想单挑啊你,来来来,狗爷把你屎打出来,哎哎,边上那个小黑脸就不用来了,好狗不跟你斗”

————

北山侧峰山顶,黄狗一脸唏嘘的看着面前的破败山神庙。

两大五小也在看山神庙,不知道黄狗带他们来这里干啥。

黄狗看了一会,回忆完了过往,埋头往走了进去“小黑脸跟上,其他人闲杂人等就在这等着吧”

背着言君泽的石厉刚把他交给启良,抬脚准备进去,就听到庙里传来黄狗气急败坏的声音“小黑脸子,你是不是撒?你把他扔外面,你进来有屁用?”

石厉一言不发,转身背起言君泽走了进去。

迈进山神庙的大门,最显眼的就是一座几丈高左手持剑右手拂尘的雕像,雕像身穿一件奇怪服饰,脚下竟然踩着一道雕刻石门,而雕像,是无头的,不知道供奉的是那位神仙。

石厉看了一眼雕像手中似曾相似的剑,无心深究。面无看着面前正在仰头看雕像的黄狗。

黄狗彷佛后面长了眼睛,也不回头,对石厉说道“你这个小黑脸子看我干鸡毛,把他放那道门的前面去,放完就没你什么事了,可以滚出去了”

不理黄狗的暴躁,石厉一边走过去把君泽放下,一边说道“我有名字,叫石厉,不是什么小黑脸,如果你再这么叫我,你就不是炸毛那么简单了”

黄狗好像还是有一点怵石厉,摇了摇尾巴自言自语道“天天一张死人脸,还说不是小黑脸,要不是看你有个好祖宗,看狗爷不打你个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嗯?”

黄狗看见石厉开始挽袖子,连忙说道“行了行了,你别过来了,赶紧出去,狗爷我要施法救你的好兄弟了!”

见黄狗服软,石厉默默的放下挽到一半的袖子,也不理狗,转身走了出去。

石厉走出庙门外,对大家说道“君泽我放在庙里了,大黄狗说要救他。”

众人看了一眼石厉,纷纷神色怪异的看向石厉的身后。

石厉耳朵动了动,又开始挽起袖子,身后传来黄狗懒洋洋的声音“你们别这么看狗爷,狗爷已经施法了,一会那个小子就能出来了,哎呀,小黑脸子,你嘎哈你,你这是在作死啊你!来来来,狗爷今天不把你打趴下狗爷狗字就倒着写!哎呦我去,打脸啊你,我咬...”

众人见石厉挽起袖子一脚冲着石厉就踹了过去顿时无语,我们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俩怎么就打成一团了?

就在石厉和黄狗打成一团,众人围观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出来“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俩在什么?”

一人一狗停手,众人转头,带着茫然,齐齐向后望去,只见南风正站在那疑惑的看着众人。

“小风!”思语看见君泽,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悲伤,冲上去抱住君泽放声大哭起来。阿爸爷爷生死不知,弟弟又受伤一直不醒,思语一直再压抑着心中的恐惧和迷茫,哪怕早上明知道下山就能知道阿爸到底是死是活,她也要挺着吃完早饭,让黄狗去救弟弟,仅仅是希望弟弟醒过来了,可以陪她一起下山去面对。

众人也纷纷围了过来,哭哭笑笑,这算是昨天开始发生在他们身边最好的事了,至于言君泽为什么明明进了被石厉送到庙里,却在他们身后出现,已经不在乎了。

这几天见的奇怪事还少么?会发光的鸟,会说话的狗....

————

众人没有立马下山,是被启良拦了下来,按他的话说言君泽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个时候下山,是最不好的结果,怕言君泽身体受不了。最好是先去山洞休息一下,好好把事情捋顺青醋,再做打算。

山洞内,大家围在一起坐了下来,连黄狗也被言君泽邀请有了自己的位置。

等到大家都平复了情绪,思语拉着君泽的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来到湖边之前的事娓娓道来,包括雨生在广场说过的话。

四个少年听着思语的讲述,心中都很震惊,没想到他们在白帝城的这段时间,村子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我上山之后,想起小风对我说过你们这个秘密山洞的位置,我就猜到你们一定是在这里,然后就见到了小风,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思语说完她知道的一切,还在使劲抓着君泽的手,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她回想起来还是会心有余悸。

君泽握了握思语的手,接过话头继续说道“我被那根毒针扎中的时候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那时候毒素好像扩散到了全身,感觉就像在冰窖里一样,可是那时候我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毒素扩散到我脑袋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保护着我的意识不让我晕迷过去,你们在湖边和后来到了山洞,说了什么我都听的很清楚,就是全身都在疼,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直到”

说到这,言君泽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梳理自己皮毛的黄狗,继续说道“直到那只鸟和狗爷来了之后,虽然还是不能动,但是身体已经不疼了,然后就是刚刚石厉把我送到山神庙,他俩前脚刚走,我就像睡着了一样,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然后忽然就醒了,就看见石厉和狗爷在打架。”

君泽说完后,又看了一眼正在竖起耳朵偷听的黄狗“狗爷,我知道,山下发生了什么你是直到的,真的不能说么?”

黄狗好像很怕有人跟他提这个事情,用两只前爪抱住狗头哀嚎一声,瓮声瓮气的说道“狗爷真的不能说,昨天就说了两个字,就被小乌云劈的死去活来的,你不也听到了么”

言君泽好像抓住了什么,继续追问到“那它为什么要劈你?”

黄狗好像知道言君泽要问什么,把脑袋抱的更紧了“这个我说了一样会挨雷劈,狗爷我就跟你明说了吧,但凡是跟你门村子有关系的,狗爷都不能说,哪怕一个字,狗爷都会惨,懂?”

君泽看了一眼君临,见他对自己点了点头,知道黄狗没有说谎,只能无奈的断了从黄狗身上套话的想法,默默的思索了起来。

启良见君泽不在说话,别人又没有说话的欲望,连忙站起身说道“这样吧,大家折腾了一上午,应该也都饿了,姑娘们帮忙弄点吃的,男的都跟我出来,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事要跟你们说。”说完,启良看着君泽对思语努了努嘴。

君泽也明白启良是有什么话不想让姐姐她们听到,看着还抓着自己手不肯放开的姐姐说自己确实有点饿,想让姐姐弄点吃的,思语才肯松开君泽的手,带着小辣椒和韵芩她们去洞里弄吃的。

几人走到山洞外,启良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脸,闷闷的说道。

“村里的人,应该都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