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二十三章 挨雷劈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挨雷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晨,阳光照到树叶上的露珠,折射到树上小小鸟儿的身上,鸟儿沐浴着阳光开始了一天的歌唱。

村子的大火已经熄灭,清风吹佛,吹走了断壁残垣上无数的灰尘,吹走了千年的记忆,也吹走了不知多少在世人的思念。

山洞内,启良和思语早早醒了过来,少年小女孩还在酣睡,二人看看还在打呼噜的狗,又看看的出不去的山洞,很无奈。

“启良,现在怎么办?”思语轻轻把两个小姑娘放在唯一的一块兽皮上,看着还在贪睡的两个姑娘,轻轻的问启良。

经过昨天的大起大落层层叠叠,一向以智商为傲的启良,脑袋里也是一团糟,彷佛万千线头,缕之不尽。

看着低头沉思的启良,思语失望的低下了头,她心里很清楚,阿爸和村子多半是凶多吉少了。如果阿爸没事,怎么还不来找她呢?说好让她在山顶的山神庙等着的。想到这,思语突然仿佛抓住了什么,兴冲冲的抓着启良的胳膊叫道“启良哥,我上山的时候阿爸说让我们去山顶庙里等他,是不是阿爸已经去找过我们找不到啊,我们要不要去山神庙看一看!”

启良揉了揉额头,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思语,那边装死的大黄狗却睁开了眼睛,翻了翻眼皮,清了清嗓子,开启了话痨天赋“小丫头你要去哪?啊?去山顶?你不累啊你,你要是不累你先整点吃的给狗爷填填肚子,狗爷昨天为了救这小崽子可是花了很大力气的,再说了你去山顶有啥用,村子的人…嗷呜”

就在狗爷侃侃而谈的时候,洞中竟然凭空出现一小朵乌云,小乌云中电光萦绕,暗戳戳的躲在狗头后面,眼见狗爷就要说出村子人的下落,小乌云一阵哆嗦,一道袖珍小闪电就对着狗爷的狗头就狠狠的劈了下去,劈的狗爷一阵嚎叫。

“你丫怎么又来了?狗爷又没进村子,你瞎劈什么你,嗷呜,行了行了,狗爷知道了,狗爷不说了,嗷呜,我说了不说了,哎呦我,你怎么还没完了,嗷呜,嗷呜,嗷呜…”

少年们已经被黄狗的嚎叫吵了起来,众人又是一脸呆滞的看着这个一大早就开始作妖的话痨狗,略显无奈。还没睡醒打着小哈欠,揉着眼睛的两个小姑娘看见被小乌云追的上蹿下跳的黄狗,被逗得咯咯咯笑出了声。

小乌云折腾了黄狗一阵,可能是觉得这只狗应该已经被劈开窍了,又狠狠的劈了黄狗两下,一阵哆嗦,消失不见。

黄狗趴在地上,自顾自的打了隔,一缕青烟从他嘴里冒了出来,在天上打了个旋,缓缓消散。他吧唧吧唧嘴,斜眼看了一眼还在傻乐的两个小姑娘,呲牙咧嘴的说道“笑笑笑,一会狗爷就把你俩炖了吃肉,看你俩还...嗷呜...谁,谁他娘的薅狗爷尾巴呢,让狗爷看看,狗爷扒了你的皮,哎呦我,是你小子!”

石厉听见黄狗凶两个小姑娘,转头一看刚才还在笑嘻嘻的小姑娘瞬间变成了个小哭脸,不禁恶胆相生,也不管这只狗怎么突然就会说话了,冲过去狠狠拽住黄狗的尾巴,面无表情的说道“炸毛狗,你再凶他们一个试试,是不是之前骑你骑的不够多?”

黄狗使劲从石厉手里拽出尾巴,转了个身面对石厉,仰起狗头像石厉看他的狗脖子“说谁炸毛狗呢?来来来,来看看狗爷这身皮毛,亮不亮丽,柔不柔顺,美不美丽!”

石厉扯了扯嘴角,不想再理还在臭美的黄狗,转身去安慰还在哭唧唧的的两个小姑娘去了。

一旁看了半天戏的君倩,屁颠颠的跑到黄狗身边,眼睛忽闪忽闪的装着无辜“那个,狗爷,您老要不去外边湖那边去看看你美丽的皮毛?”

黄狗一愣。

————

湖边,黄狗正在颤颤巍巍的把狗头伸向湖面。

洞内,石厉正在擦拭唐刀,启良领着君临君倩在研究怎么出洞,思语在准备众人的早饭,小辣椒帮忙打下手,韵芩两个小姑娘在一帮流着口水。

忽然一声惨叫从外面传进了山洞,吓得小姑娘们连忙抹了抹嘴角的口水。

“天杀的小乌云,你怎么敢,你怎么敢,狗爷美丽的皮毛啊,啊,狗爷还怎么约会林子性感的小野狼了!”

石厉放下唐刀,走到有点被吓呆的韵芩身边,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道“没事的,不用怕,不用理那只狗。”又拍了拍另外一个的小姑娘的头,就去启良那边看热闹了。

在洞口研究的三人,刀砍剑劈,水泼火烧,干的热火朝天。

炸了毛的黄狗像风一样往洞里跑,看见正在忙活的的三人和一旁的石厉,稳住身形,装模做样的咳嗽了一声,迈着黄狗他妈见了都想打死他的步伐“优雅”进洞。等越过了四人,又一阵风跑到了思语身边。

黄狗先是讨好一样对着小辣椒和两个小姑娘咧了咧嘴,然后轻轻用爪子扒了一下思语的小腿“这个,可爱的小思语,你看,那个臭...啊,不是,你弟弟我也帮忙救了,一会只要狗爷带他出去溜达一圈,他就能醒了,你看,你要不也帮狗爷一个忙?”

思语还在忙活着早饭,根本没搭理黄狗,见思语不搭理,黄狗用狗爪挠了挠下巴,继续讨好的说到“你看你,不看狗面你也看看风面嘛,我和你弟弟,那是天天玩在一起的好兄弟,那关系,老铁了,这样这样,你看也这啥事不都能商量么,你有啥要求,你提,天上揽月摘星,地下追虎逐狼,狗爷那是样样精通,你说吧”

听了黄狗的话,思语停下了手中的活,低低的问道“你能带我们出去么?”

黄狗一听,眼珠子转了转“那有啥不能的,不就是被小鸟子追着打一顿么,比起我美丽的皮毛,啥也不算!你放心,必须能”

思语转过身用衣服擦了擦手,蹲下身轻声对韵芩说。

“韵芩妹妹,姐姐现在要给韵芩做好吃的,韵芩能带着妹妹去帮黄叔叔,啊,不是,狗叔叔,啊,不是”思语停住。

“叫狗叔叔就行”黄狗内伤。

“啊,你能帮狗叔叔去湖边洗洗澡么?”思语尴尬。

“老妹,你咋知道哥要让你帮着洗澡呢?”狗脸懵逼。

思语不理黄狗的咋咋呼呼,看着韵芩。

韵芩看了一眼黄狗,怯怯的说道“打勾勾好怕怕,可是姐姐要给芩芩做好吃吃,芩芩就去带这美美去给勾勾洗澡澡。”

小辣椒走过牵起韵芩和韵芩说的美美,像洞外走去,黄狗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

“妹妹乖,姐姐陪你们去”

————

黄狗走在小辣椒前面,威风凛凛的让启良四人起开,对着洞口念念有词,良久未动。

君倩推了推石厉,小声问道“这狗在哪念什么呢?”

石厉扯了扯嘴角,大声说道“求一只鸟别打他”

黄狗耳朵动了动,这小子耳朵怎么这么灵,狗爷这是装不下去了啊!他忽然对着洞口狼嚎一声,只见洞口处有一层发着淡蓝色的薄膜缓缓往地面落了下去消失不见。

黄狗潇洒的甩了甩头,大步走出了洞外“瞅啥呢?还不跟上?”

思语端着食物走到洞口,看见已经在湖里给黄狗洗澡的小姑娘们,和站在洞口并没出去的四人,她轻轻的放下食物,看向启良。

启良微微点头,哑这嗓子说“能出去了,我们要现在下山么?”

思语笑了笑,对他们招了招“先来吃饭吧,等小风醒了,我们一起下山去找大家”

洞中,五人沉默的吃着早饭。

洞外,三人一狗欢快的玩着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