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二十一章 我是你狗爷爷!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我是你狗爷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竖子而敢!”

就在万语身边的年轻妈妈绝望之际,一声怒呵传出,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鬼魅身影瞬间来到正要下杀手的黑衣人身边,一剑削掉黑衣人的头颅,抱起哇哇啼哭的小婴儿。

是雨生,这个千年小村得村长,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挥剑上战场的中年男人,终于压抑不住蓬勃的怒火了。

“嗯?这个村长的速度,有点怪啊,哎,等等,别杀他”卓少爷低低的说道。

卓少爷的喊声并没有拦住雨生身边其他黑衣人,他们近乎本能的纷纷挥起长刀向雨生砍去。

“村长”

“雨大哥“

看着刀锋下面的躲无可躲的雨生,村子众人纷纷惊呼,却也无能为力。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村口方向一道黄色闪光乍现,以比刚刚雨生还快的速度冲向黑衣人群,眨眼间,挥刀的黑衣人竟然纷纷扔掉手中长刀,捂住鲜血喷出的脖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黄影落在雨生身边,赫然是一直趴在村口雕像旁的大黄狗!大黄狗看了一眼抱着婴儿的雨生,又是一个闪身,最内圈一圈黑衣人竟然和刚刚的黑衣人一样,气绝身亡。大黄狗重新落到雨生身边,他喘了口气,刚想起身再来一次。

卓少爷忽然大惊的喊道“异兽,是异兽,这个资源匮乏的地方怎么会有异兽!影二!”

“异兽你大爷,老子是你狗爷”

“唰”黄狗怎么看这个卓少爷怎么生气,放弃了再杀一圈的打算,直直挥起爪子冲向卓公子。

一直站在卓公子身边,从未出手的影二,见到黄狗冲来,拔出身后长剑,手指一抹,长剑剑身竟然喷出红光。影二身体微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瞬间挪到卓公子身边,长剑一横挡住黄狗的爪子。

“嗷…”

黄狗痛嚎一声,落回雨生身边,惊讶的看着影二手中长剑。

“银器?剑修?灵气外放?他娘的,风紧,扯呼。”

黄狗对着天空犬吠,不,是狼嚎起来!村口忽然爆发出一阵刺眼强光,所有人下意识的闭眼躲避。

————

后山山洞内,众人看着脸色变得红润,呼吸也很平稳的言君泽,知道他没有生命危险,也都放下心来。

启良忽然想起什么,看向言君临问道“扎龙,南风一直叫自己君泽是怎么回事。”

“我来说我来说”小胖子君倩没等君临开口,献宝一样抢先说道“君泽说他听到雨生叔说我们村子原来应该是一个家族,他猜测因为什么秘密所以我们不得不隐姓埋名,所以白天的时候他就和我们商量,给我们取了字做姓,又改了名字,就这样。”

“就这样?”

启良听后抬头和思语对视了一眼,见思语微微点头,便把四个孩子叫在一起,把雨生之前在村里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四人听后,言君临眼睛微眯似乎想到了什么,石厉面无表情的不知道想什么,而小辣椒和君倩,眼神呆滞,根本就没听懂!

启良见四个小家伙反应各异,都在思索着什么,便来到照看着言君泽的思语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还没开口,思语已经轻轻摇头柔柔的说道“我没事,我就是有点担心阿爸他们,启良,我们能出去找他们么?”

启良理了理思语有些凌乱的鬓角,顺势把她搂在怀里,“放心吧,雨生叔他们会没事的,村子那么多人,有石愧叔,蛮强叔,还有暮春、奇峰、炼宗他们。他们都很厉害,那些黑衣人奈何不了他们的。”

“可是,我看见好多人死在了黑衣人的手里,连药爷爷也…”说着说着,眼泪顺着思语的小脸就慢慢流了下来。

“没事的,放心吧“启良慢慢擦着思语脸上的眼泪,忽然转移话题道“对了,这把剑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我也没听说你会用剑啊?还用的这么好”

思语听到启良的问话忽然一愣,也忘记了伤心,耐心的解释道“这把剑是阿妈留下的,叫落叶,至于我,小时胡阿爸就发现我的力气挺大的,就一直在教我练剑,只不过阿爸说女孩子家最好还是以顾家为主,要学会贤良淑德…噗呲…”思语话还没说完,可能觉得自己说的有趣,破涕为笑的出了声。

见到思语终于有了笑容,启良心也放进了肚子,侧身刮着刮思语的琼鼻说笑道“还贤良淑德,小小年纪就想着嫁人,羞不羞,就你这身剑术,除了我谁敢娶你!”

思语大羞,用力在启良腰上一掐。“讨厌啊你!”

“咳,咳,启良哥,思语姐,你俩在干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胖子君倩和小辣椒蹲在了两人跟前,君倩看着二人笑嘻嘻的问道。

思语见二人看着自己躲在启良怀里的样子,啊的一声推开启良,起身假装查看弟弟言君泽。

小胖子捅了捅小辣椒,让她看思语的耳尖,悄悄趴在小辣椒耳边用不大不小,刚好洞里所有人都能听见的生硬“悄悄”说道“思语姐,害羞了,嘿嘿”

“哈哈”

四个孩子都哈哈大笑起来,气氛难得轻松了一点。

“咳咳,那个三胖,南风给你们都起了什么名字啊?”启良面露好奇,为了缓解尴尬只得再次使出话题转移大法。

捂着肚子笑得眼泪的都快下来了没心没肺的小胖子听到启良的问话,忽然就来了精神,他在洞里来回走了走了几步,学着任先生的样子微微一咳嗽“嗯嗯,这个南风呢,姓言,名君泽,致君泽物嘛。扎龙,姓言,名君临,君临天下的意思。至于胖爷我,那就厉害了,同样姓言,我名君倩,取自君子螓眉,巧笑倩兮,听过没有?”

小胖子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本来已经止住笑声的三人笑得跟大声了,连启良和耳尖潮红还没消退得思语也都跟着笑了起来,两个已经睡下的小姑娘,韵芩被笑声吵醒,揉了揉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大家,虽然不知道笑什么,也跟着嘻嘻笑了起来。

这一顿大笑,笑得小胖子胖脸懵懵。“你们都笑什么啊?”

启良看着胖脸懵懵的小胖子,正好报复一下这个小胖子之前嘲笑他的事。

“哈哈,君倩,君子螓眉,巧笑倩兮,哈哈,我读书少你别骗我,明明是螓首蛾眉,巧笑倩兮,是,是形容美人的,怎么到你这及君子螓眉了,哈哈,君倩君倩,螓眉螓眉,哈哈哈,真真厉害啊,哈哈”

大家听过启良的话,笑得更凶了。

君倩想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启良的意思,刚要大喊道是君泽坑他,忽然已经笑容已经平复得石厉低声说道“嘘,都别笑了,有人过来了。”

说罢,石厉慢慢走到石洞边上,用唐刀轻轻掀起一丝藤曼向外看去。

洞外,一支四五十的黑衣人小队,顺着山路来到了湖边,他们这支二百人小队解决了窒野带领十几人后,其他人押着窒野等人回了村子,分出这支小队来寻找他们迟迟不回的首领影七和影八。

影十一和影三十四领着这支小队正在辛苦的爬山,远远的就看见了映着火光的小湖,和半跪着无声无息的影七、躺在地上七窍流血的影八,顿时一惊,这两个人,死了?

二人连忙上前查看,发现一个是全身除了肚子一道浅浅的伤口没有别的外伤,致命伤是后背被一剑刺进了心脏死的,另一个竟然是吞了影卫秘制的防止他们被抓后自杀用的毒药死的!

二人暗暗心惊,对视一眼,影七和影八,虽然在影卫八大首领中排名是最靠后的两个,可这八大首领是在近万的影卫中根据综合实力选出来的,人人都是个中翘楚。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一个被几招之内刺杀,一个被迫服毒而死。

影十一探查了一番尸体周围,发现脚印散乱,应该不止一个人,重重的哼了一声,吩咐其他影卫。

“杀死两位首领的应该是多个人,立刻在四周搜索,这么多人不可能悄声无息的下山,一定还在周围!”

洞内的石厉看着外面被大火照亮的天空,还有已经分散开来的搜寻的黑衣人,回头低声对众人说道“都准备战斗,他们已经开始搜索了,不久应该就会搜到这里。”

众人听罢,纷纷拿起武器,连毫无战斗力的君临三人也在找武器,毕竟石厉说外面有四五十个黑衣人,如果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言君临拿起南风的长剑,小辣椒接过石厉递过来的一套小巧飞刀,小胖子君倩一见没什么拿的,竟然捡起扎进言君泽身体里又莫名其妙掉出来的那根钢针,嘴里念念有词,你们要是敢进来,胖爷我就扎死你们。

众人一见小狗熊一样得君倩拿着一根小巧绣花针顿时无语,“还真是狗熊绣花,巧笑倩兮。”启良低低得笑道。众人听到,纷纷低声笑了起来,刚才紧张到手忙脚乱的气氛也为之一松。

思语摸了摸已经醒过来得两个小女孩得头,轻轻的对她们说“如果一会有坏人进来,姐姐就要去打坏人了,南风哥哥就交给你们照顾了好吗?”

两个小女孩懵懂得点了点头,韵芩甚至站起身有样学样的拍了拍思语得头说道“节节方曦叭,窝闷会照顾好南风哥哥嗒。”

思语看着小姑娘可爱的磨样,心都要化了,刚要再安慰她几句,忽然听到石厉急促的低声喊道,“都别说话了,准备好,有人过来了”

思语又拍了拍两个乖巧的小姑娘,提着落叶走到洞口,已经很清楚的能听见有人踩着湖里的石头走过来的声音了。

影三十四轻轻的踩着湖里的石头慢慢靠近藤曼墙,从他到了湖边就觉得这个藤曼墙有问题,存在的太刻意了,之前探查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整个山脉都没有发现这种植物,怎么偏偏这个湖边就存在。

他站在距离藤曼墙最近的一块的石头上,细细的观察着藤曼,忽然脸色一变,连忙挥手又叫过来几个黑衣人,果然有问题,藤曼上的痕迹,明显是常有人进进出出留下的。等到黑衣人都赶到,他拔出长刀快速横扫过去。

“唰”

眼前的一幕让他脸色又变。

————

村口

随着强光渐灭,众人睁开眼睛,忽然发现包围圈里的村民都不见了,抱着孩子的黑衣人手中也是一轻,孩子们也不见了,再寻那只大黄狗也消失的无形无踪,一直云淡风轻的卓公子见到此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抓住山羊胡,狠狠的一巴掌甩了过去。

“人呢?狗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