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二十章 你咬我啊!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你咬我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年逾花甲的老者,对上五六个年轻力壮的战士,过程不必祥叙,结局也不难猜到。

蛮强看着缓缓倒在血泊中,被乱刀砍杀的迷大爷,心中焦急却也无奈,他没有办法救援了,他真的太累了。记不清手中的狼牙短棒已经敲碎多少黑衣人的头颅,也想不起多少次受伤跪倒后又重新爬起,血模糊了眼睛,身上的得伤口也疼的他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眼前这个黑衣人,真的是太阴险了,他好像看出蛮强只有蛮力,灵活度不够,一直不接蛮强得杀招,不停的在戏耍般消耗着蛮强的体力,嘴上还不停的嘲讽着他。

看着一个又一个倒下去的村民,蛮强心里清楚,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咬咬牙又狠狠将狼牙短棒砸向影五,影五几个脚步便躲过了重重的一击,未等他开口继续嘲讽,只见蛮强转身便向另外一边冲去,一棒砸死一个刚刚砍伤村民的黑衣人,又对冲过来的影五一个横扫,料定他不会硬接,看了一眼影五,面露挑衅,又去往下一处。

影五见状一愣,这个汉子看着憨傻,没想到还能想出这样的方式来化被动为主动,这个村子,不简单啊!影五低低的笑道“有点意思,不过这样你又能撑多久呢?呵呵,空有一身蛮力,最后不还是被我玩死”

蛮强见影五脸色轻松,并没有因为他打杀了黑衣人显得多着急,脸上一狠,既然你不心疼,那我就杀到你心疼为止,随即大笑到“你就是这么当首领的?我这么杀你的手下你竟然不着急,你到底把不把你的手下当人?”

说上说着,有了主意的蛮强脚下生风,掠到另外一个和黑衣人纠缠的村民身边,低声对他说道“你先走,去找村长,这个交给我。”说罢,抡起狼牙棒狠狠砸向面前的黑衣人,黑衣人闷哼一声就想退去,不想蛮强竟然身体微蹲脚下发力,冲到他面前,狼牙短棒狠狠刺进了他的身体。就这样,一个又一个村民被蛮强支走,一个又一个黑衣人被蛮强这样或者那样毫无招式异想天开的方式虐杀,黑五就一直看着蛮强杀人,一脸嘲讽。

在战圈只剩下五六哥村民,其他被蛮强提醒过的村民纷纷摆脱追兵逃出去之后,蛮强眼前一黑,撑不住了。他双腿一软跪了下来,双手撑地,头偏向一边看着离他最近的村民大声喊道“都快走,这面已经守不住了!”说完头忽然一低,一动不动,累死在了这场战役中。

影五看着终于一动不动的蛮强也是悄悄松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太猛了,他对这个家伙的轻视,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是装出来的。最开始,他是没把这些山野村民当作对手,之所以埋伏在树林中,也是临时起意,懒得去正面,躲个清净而已。

当看到两个老人领着不到百人护着妇女儿童冲了进来,他都觉得这场战斗只是一场屠杀。把妇女儿童放出去又如何?只要把这一波青壮年全部歼灭,相信林子外面也就没有多少可用的战力了。

直到这个家伙的出现,才让影五明白,这个村子,不是那么容易吃下去的,他一冲进来就接连用手中的狼牙棒敲碎了几个手下的头颅,这让影五不得不亲自上前阻拦,然后仅仅对了一招,就让影五握到的手微微颤抖。不得不开始用貌似戏耍实则不敢硬接的打法拖着这个家伙。

力大无穷,影五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这个汉子,“也许影四能和他硬碰硬?“他心里想到。

影五拧拧手腕,看着跪在地上的蛮强,冷笑道“你不是想救他们么?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有能耐你活过来咬我啊?“说罢,就冲向听了蛮强的话准备逃走的几个村民身边,一一杀掉。

影五轻轻擦掉刀上的鲜血,收刀入鞘,示意余下的黑衣人不用打扫战场,先去树林外看看情况,适机支援。几个跳跃来到蛮强身边,不放心的抽刀砍掉蛮强的右手,见蛮强还是一动不动,确定他已经彻底死了,才蹲下身凑到蛮强耳边轻轻的说道“我们这些影卫,都是卓少爷的死侍,就算你把他们杀光了,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看你可怜,我就好心告诉你一声,免得你去了地下当个糊…什么?你还没死!啊!”影五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不对,这个家伙,还有呼吸!他急忙想起身后退,忽然感觉脖子一紧,蛮强已经用仅剩的左手死死箍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撕掉一大块血肉。

影五惨叫连连,将手中的刀狠狠插进蛮强的腹部,然后蛮强一声闷哼却还是死死的搂着他,低头又是一口,再抬头,竟然扯出影五的气管!“呸”他吐出已经被咬断的气管,看着一脸惊恐的影五,如厉鬼一般。

“你不是让我咬你么?我来了!”

————

村口战场,石愧已经带着最后十几个村民支援暮春他们去了。雨生本想同去,却被石愧拦了下来,“林中应该会有人回来,需要人接应,你留下”

“石大哥,这是你第一次没有听我的啊,连你也觉得我们在劫难逃了么?何不让兄弟我陪你一起赴死呢?”

雨生拔出长剑,决定不再等了,就要冲上村口战场。

不想,一声呼喊忽然从树林中传来,“小雨子,快过来”雨生转头一看,是一身伤的花婆婆,身后背着的是他阿爸。雨生跑过其从花婆婆背上接过董老儿,眼睛忽然一红,“阿爸的左手,没了?”

还没等雨生反应,花婆婆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蛮强让我告诉里,林子里已经守不住了,让你早做撤退的准备。”

“蛮强…”

没一会,陆陆续续又有几个带伤村民跑出了林子,跪在雨生身边,告诉他林子失守了,还没等他们喘口气,就看见黑衣人从林子里围了上来,雨生只能护着他们先往后撤回村口。

正面战场,暮春不知看见了忽然停手,大喊一声让众人快撤,随后看了一眼奇峰和炼宗,三人顶在最前面护着众人缓缓后撤。奇怪的是黑衣人并没有乘胜追击,只不过是停手围了上来。

影三还在奇怪为何村子一方忽然停手后撤,忽然看到从后山押着妇女孩子赶过来的黑衣人,乐了,“影七影八这两个整日死在女人肚皮上的家伙,还算有点脑子。”他转身叫醒卓少爷,告诉他已经结束了。

“杀光了?”卓少爷揉了揉眼睛,直了直腰身,一不小心,还真睡着了。

“没,林子里面应该结束了,影七影八抓住了逃跑的妇女孩子,逼迫他们都停了手…我们已经把他们围起来了,等你处置。”

卓少爷听到人并没有杀光,有些不耐烦,招呼边上伺候的黑衣人端来一盘鲜果,扔进嘴一颗,“那就杀光好了“

此时,一直作为影卫军师一般存在的影一走上前,弯腰抱拳道“少爷,属下觉得,既然他们会因为这些妇女孩子停手,证明这个正是他们的软肋,何不以此逼迫他们说出宝物的下落,毕竟找到宝物才是要紧事,如果把他们都杀光…”

“好了好了,知道了,烦死了,杀个人还不尽兴。”卓少爷愈发的不耐烦,只是想到宝物要紧,也只能起身被众黑衣人护着过去。

黑衣人已经从三面彻底围住了残存的村民,被抓住的大人也被赶进了人群中。雨生扶着和影四硬拼受了伤的石愧,看见被推进来的窒野,却没看到思语,连忙问女儿的下落。

窒野咳嗽几声,吐了几口鲜血,“我们失散了,黑衣人追过来,思语为了救孩子落在了后面,可是那些黑衣人却没攻击她”

“什么?”

“喂,那边那个村长,你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死活呢,先关心一下自己好不好?”包围圈分开一个口子,卓少爷走了上来,身后的黑衣人一个抱着一个孩子,手里拿着都拿着短匕。

“这个村长,情况你也看到了,现在你想…嗯?你,对就是你,不要看别人,你往前走两步。”卓公子忽然看到窒野站在人群中,忽然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指了指窒野让他走出来,又转身让影四去带什么人过来。

卓少爷看着走上前的窒野,笑嘻嘻的说道“我之前呢,答应过一个人要帮他报仇,这不巧了,刚好遇见你了。你等一会啊,别着急,一会好好的配合一下我。”

话音刚落,影四就带着山羊胡走了进来,卓公子看见山羊胡,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拎到窒野身前,递给他一把匕首。

“你不是要报仇么,人,我给你带来了,开始吧”

“山羊胡,你个叛徒”炼宗看见被拎过来的山羊胡,顿时火冒三丈,抄起武器就要上前,忽然被身后的妻子拉住,万语扶着一个死死捂着嘴不敢哭出声的妇人,指了指卓公子身后的黑衣人。

只见一个黑衣人已经把短匕搭在了怀里的婴儿脖子上,很明显,只要炼宗上前一步,短匕就会毫不犹豫的划下去。

“对咯,你们这些大男人,还没有一个小娘子明事理,我希望你们明白,现在这个地方我说的算!好好配合我,这些小娃娃还能活命,否则,呵呵”卓少爷拍了拍婴儿的小脸,不理大骂他卑鄙的村民,转身狠狠踹了山羊胡一脚“你他妈赶紧点,少爷我耐心有限”

山羊胡被踹的一个趔趄,抬起头看向窒野尴尬的笑道“窒野大哥,别怪小弟,小弟也是被逼无奈”

窒野嘲讽的看了一眼山羊胡,“以前就觉得你像个废物,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废物,小废物,把村子卖给他你竟然还能混的连狗都不如,真是难为你了。”

一番话说的山羊胡双眼通红,忽然暴起,狠狠的把匕首插进窒野的胸膛“废物废物,你才是废物,老的说我是废物,小的也说,你等着,等我找到你家的小崽子,我弄死他!”

窒野面色不变,轻轻的像拍狗一样拍了拍山羊胡,嘲讽的看着他说道“咯咯咯…狗废物”,手臂滑落。气绝身亡。

“狗杂种,我杀了你!”看着山羊胡杀了窒野,炼宗再也忍不住了,甩开万语的手,手中大刀对着山羊劈了过去。

“哼”站在一旁的影四一声冷哼,一步踏出,一根精火铁棓狠狠磕上大刀。

一声金石巨响后,炼宗身形巨震,后腿几步,刚要上前,一根铁箭却从他身后急速射向影四,影四躲闪不及,竟然抬起铜铸铁浇得手臂挡在身前,任凭铁箭直直射入。

奇峰手扶腰间,还想再射一箭,忽然听到哈哈大笑。

只见卓少爷正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竟然笑出了眼泪“好玩好玩,真好玩,你们竟然这么不听话,怪不得少爷我了“说完,他头也不回得向身后挥了挥手,身后的黑衣人见后就要用力割向怀中得小婴儿。

“我得孩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