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十五章 戏耍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戏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回到五个孩子偷偷溜出村子的时候,当时兴奋的孩子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一直默默的跟着一个影子,随着他们出了村子。

影子随后躲进了路面草丛中,看着五个孩子往后山方向跑远,随后揭开脸上了的黑色面具,露出了山羊胡的脸。他把另一只手伸进怀中,摸了摸辛辛苦苦搞到手的情报,看着正在爬山的五个小小身影,眼中充满了恨意。

“谁在那边,出来!”

就在山羊胡刚准备戴上面具继续赶路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外面大声喊到,山羊胡知道是被发现了,连忙将面具塞在草丛下面,双腿一弯到底,装作腿还没恢复的样子,一点一点爬出草丛。

“是我是我,山羊”

“山羊,你在这做什么?”奇峰和另外两个村民站在山路上,奇峰张弓搭箭对着从草丛中爬出来山羊。

“原来是奇峰啊,你看是这样,你山羊哥这腿你也知道,现在疼的厉害,我就想去山里找点药止止疼,哎呦,你看这正说着就开始疼了。”山羊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把裤脚出露出的一点黑色用手挡住了。

奇峰没注意到山羊的这边的小动作,嘱咐山羊早去早回,不要在山里过夜,便带着两个村民继续往前巡逻。

山羊一边装模做样的唉声叹气,一边偷眼看着奇峰离自己越走越远,等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树林中,他连忙站起身在草丛中找到面具匆匆戴上,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平静的村子,一头钻进树林中消失不见。

等到奇峰反应过来山羊要去山上找药,为何会在去往村前树林的山路上,顺着山路在回来寻找山羊时,也没见到山羊的影子。奇峰也没放在心上,山羊这个人性格乖张,阴冷孤僻,这些年在村子中一直也不讨喜,四十好几的人了也没有结婚生子,在村子中也是少见的,他这种性格,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也正常,就带着人继续去别的地方巡视去了。

黄昏时分,奇峰巡逻结束到了村口,发现炼宗正在村口站着,和老黄狗一左一右像两个门神一样。看见奇峰奇怪的看着自己,炼宗无奈的解释到自己实在在家里呆不住了,女儿总是缠着他要让南风哥哥带她骑大狗,他也出门没找到南风,就只好跑过来躲躲情景。正好晚上也轮到自己巡逻,就过来等着奇峰,自己来替换他巡逻,让他可以早点休息。

奇峰拍着炼宗表示十分理解他的心情,自家的女儿和他家的年纪一般大,天天也缠人的狠,自己有时候也会偷偷跑出来躲一躲清净。说罢,把信号箭往炼宗手中一塞就匆匆的往家里走去,显然,这是着急见家中的妻女了。

炼宗无语的看着毫不推脱,一路小跑着进村的奇峰,这个人,说上说着不要,身体比嘴诚实多了。转过头看着同样表情怪异的两个村子的年轻人,示意他们两个也可以回去了,自己在山上再随便走走,就转身往林子里走去。

黄昏时分的树林里显得时分寂静,小动物好像都已经回到窝里准备着晚餐,只有偶尔传出几声清脆的鸟叫。一个人走在上路的上的炼宗左看看又看看显得十分惬意,走着走着他忽然想到月前他在林子中放的捕兽夹还没来及收,便一头钻进了林子中。

炼宗到了他布置捕兽夹的位置,发现夹子竟然被人为的破坏掉了,顿时他放松的精神开始紧绷起来。他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棵笔直通天的大树,便走到树下放下装备,手脚并用爬了,身为常年混迹在林中的猎人,爬树这种事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不一会他就爬到树顶。

炼宗在树上四处环顾了一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刚准备下去,看见南边离自己不算远也不算近的的地方一群鸟正在天上盘旋,不断的还有鸟从林子中飞起来加入进去。凭借猎人的经验,炼宗明白树下边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惊到了这些鸟儿。他眯起眼睛仔细的往南边的树林里瞧去,借着落日最后的一点余晖,他看到树叶的缝隙,有无数的金属在反光!

“是兵器在反光!”奇峰心里一惊,没多想就下了树,慢慢往南边摸了过去。没过多久,奇峰就明显感觉周围的声音变得杂乱了起来,不是人声,是金属撞击的声音,奇峰心中震惊不已,这得是多少人藏在树林中,能让无意中兵器得撞击声都显得这么杂乱。他又往前摸了一段距离,到了一个他觉得一个很极限的位置,爬上了一棵枝叶繁茂得树。

炼宗拔开面前的树叶,向前望去,发现林子是全是或站或坐的黑衣人,密密麻麻,数不胜数。这些黑衣人都带着奇怪的面具,后背背着制式硬弓,手里也是统一的制式长刀,一眼望不到头。炼宗暗暗心惊,“这么多黑衣人,竟然能做到无声无息,不发出一点声音,应该就是任先生常说的军队!这么支军队来树林里干什么?”他稳定了一下心神,继续观察这对面,忽然发现理他不到百米的地方站着几个人,其实一个人看起来很眼熟,竟然是双腿断了的山羊胡!

正在炼宗奇怪山羊胡怎么会和这群黑衣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听到几个人中一个戴着黄金面具,穿着一身紫色劲装的年轻男子对着山羊胡问道“按照你说的村子的巡逻守卫还有一刻钟才会交接班,而那个时候村子才会出现巡逻空洞期,才适合我们潜入是么?”

“回卓少爷,小的说的千真万确,还有你手中这些,都是小的千辛万苦才收集到关于村子里的情报,小的觉得应该对少爷有用,而且现在我们在的位置,正是村子里巡逻的范围之外,再近一点就有可能被发现。”此时的山羊胡哪有双腿残废的样子,身穿一身黑衣,稳稳的站在草地上弓着腰回答着年轻人,而后摸了摸身上的衣服,贪婪的问道“少爷,这衣服和面具…”

紫衣男子看着看着手中山羊胡交给他的所谓情报,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蠢货,不会用他们村子自己的文字,用的是什么鬼画符?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说道“这衣服和面具具有隔绝气味的功能,上次把你从村子里带出来就是穿了这身衣服,老师说你们这些人对气味提别敏感,我总得准备点东西,把它赏给你也是为了方便你收集情报逃出村子,你这次做的不错,这衣服你就穿着吧,比你那身破麻衣看着顺眼。”

听到两人的对话,炼宗心中一惊,山羊胡竟然叛变了,而这些全副武装的黑衣人,竟然是冲着村子来的!“我必须赶回村子通知村长!”炼宗心慌意乱的想着,就准备滑下树开溜。

没想到对面的山羊胡忽然一咬牙,颤巍巍的说道“卓少爷,小的斗胆问一句,卓少爷要怎么处置村子里的人,全杀掉么?”

听到这话男子不怒反笑“本少爷瞒着父亲瞒着老师偷偷带人来到这里,难道只是为了和你们打个招呼问个好么?如果他们肯配合还好说,如果给脸不要脸,就是全杀掉又何妨?”

“咔擦”

本来要稳稳落地的炼宗听到男子要杀掉全村子的言语,心神一晃,没注意道脚下的枯枝,竟一脚踩了上去。

“谁!”

紫衣男子反应很快,看着炼宗的方向大声呵道。

而男子边上的影一更快,捻弓搭箭一箭直直射向声音发出的位置。

炼宗看着呼啸而来的箭支,只得向侧方一滚,堪堪躲了过去,他这一滚,也彻底把自己暴露在众人眼前。

“炼宗!怎么是你!”

炼宗没有理会尖叫的山羊胡,看了一眼紫衣男子,转身便往北跑去。

见炼宗逃走,影一抬手又是一箭,箭支尖啸的奔炼宗而去,只见炼宗头也不回,拧身躲过箭支继续快速逃跑。

影一见紫衣男子没做反应,好像在沉思着什么。随即一挥手,一个百人小队就冲了出去,眨眼间就来到炼宗刚刚所在的位置,向他逃跑的方向追杀而去。

紫衣男回过神,拍了拍山羊胡的肩膀,说道“你们村子的人果然如你所说,除了嗅觉,听觉也很灵敏,这点你倒是没骗我!”

“是的是的,小的怎么敢骗卓少爷您。”

被山羊胡称呼为卓少爷的男子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向北方,只不过他的肩膀却抖动的越来越厉害。

“啪”

只见忍无可忍的卓少爷回身狠狠的把山羊胡抽飞了出去,破口大骂道“你他妈不是说巡逻到不了这里么,你个废物,这么简单的一点事你都做不好。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还请报,这种鬼画符你看的懂?你还有脸跟我讨要无影衣,废物废物,你把衣服给我脱下来!如果这次因为你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东西,你就跟你的破村子一起消失吧!”

山羊胡被卓少爷抽的晕晕乎乎,耳鼻窜血,挣扎着想爬起来,只听到卓少爷让他脱衣服,他就开始手忙脚乱的扒自己身上的无影衣,一边脱还一边解释到“这是贺梁文字啊,我以为你们是贺梁国的人,我我…”没一会就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大白羊。

“贺梁国?区区偏远小国,跟你这个废物一样的存在,我需要会这种没用的文字么?你个废物,脱这么光给谁看?给我穿上!”

不提卓少爷那边的暴怒,炼宗在躲过那只致命的箭支后就开始不停的奔跑,可是黑衣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过百米就出现在了炼宗的身后不远处。炼宗回过头看到身后在树上不断跳跃的黑衣人,知道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追上,咬咬牙,忽然改变了方向,向东跑去,东边,有他和暮春为野兽布置许多陷阱!

黑衣人首领见炼宗改道,一抬手调转了方向,一队人在树上,一队人在地上重新开始追逐。

忽然,地上的一个黑衣人闷哼一声,停了下来,黑衣人首领影六抬起一只手握拳,所有黑衣人一瞬间停了下来。

“有陷阱,我踩了捕兽夹。”黑衣人喘着粗气说到。

“分南北两个方向追,从树上走,轻功最好的几个跟我中间走,尽快追上他,生死不论。”说罢,影六就如箭一般冲了出去,他身后不断有劈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躲在暗处看见的炼宗看见精心布置的陷阱只夹伤一个黑衣人,低声咒骂了一句,只得继续逃跑,前面还有一些陷阱,不过看样子用处不大了,聊胜于无吧!

就这样一路上追追跑跑,影六终于见识了作为一个山林猎人,到底会有多少种陷阱,“勾网,拌绳,夹子,陷坑,天上地下应有竟有,本来还以为让部下从树上追会安全些,没想到树上受伤的人更多,有一个黑衣人更因为来不及解救被活生生勒死了。在又损失了数名黑衣人得情况下,影六终于看到了炼宗得背影,不过他的脸色很快就变得阴沉起来,因为他发现炼宗之所以带着他们在林子里绕来绕去,各种陷阱层出不穷,就是要不知不觉的带他们跑出了森林,而现在,他已经出了林子站在村子边上了!

此时炼宗站在开阔得农田中,一脸嘲讽得看着影六等人,从后背取下响箭,看着领头冲出来的影六说道“被我耍的开心么?不够开心?那我给你来点更开心的”他说完毫不犹豫把响箭射了出去!

“啾”

一阵刺耳得异响划过天边得晚霞,也打破了村子千年的平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