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十二章 落叶、清泉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落叶、清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风回到家中,看见两个醉汉在哪哭天抢地,一个捧着一盆野花喊着小花啊小花,一个在哪低着头叫着我得秋,我的秋,转头看了一眼姐姐绫香,绫香只是给了他一个无奈的表情,顿时觉得这两个人肯定是中邪了,无奈的捡了几块剩下的兽肉填了填肚子,回到院子继续练习他的自创剑法。

在他感觉自己的剑法已经可以宣布大成,正准备一鼓作气劈开眼前那个讨厌的石墩子的时候,姐姐在屋里叫住了他,原来爷爷和阿爹都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了,绫香无奈,只能叫着南风帮忙一起把两人扶到床上睡下。

“酒有什么好喝的,还是任先生给的茶好喝一点。”南风想到。

一夜无话,一夜好梦。

“南风,南风,醒醒!”

南风睁开眼睛,发现阿爹正站在他的床前,见南风醒过来,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跟自己出门。

他领着南风来到自家的小仓库,从里面拿出一大一小两个木箱,放在南风面前,并未着急打开,只是坐在地上开始闭目养神,像是在回忆什么又像是在组织语音。

仓库里面静静悄悄,除了能听到外面的鸟叫再无其他声音,就在南风准备回去再睡个回笼觉的时候,铁生打开了大一点的箱子,取出一把长剑。剑鞘上刻着奇怪的纹路,没有多余的装饰,他抽出长剑,剑刃流光,剑格上方刻着一个秋字,剑柄用金色丝线缠绕,剑把尾部挂着一个仿佛护身符一样的剑穗。铁生举起长剑,阳光照在剑从上闪出阵阵寒光,照在他的脸上,让回忆的表情愈发清晰。

“这把剑名为落叶,是你阿妈的剑。”

这句话落在南风耳朵里无异一声晴天霹雳,从南风记事起就没见过阿妈,长大后看着小伙伴都有阿妈,小南风跑回家和阿爸要妈妈,那是铁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他发了很大的火,连姐姐也被牵连,从此以后南风在没有在铁生面前提起过阿妈,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会主动跟南风提起她!

“其实,任先生并不是第一个来到村子的人,你才是。”铁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继续说道。

看着南风一脸震惊的表情,铁生似乎很满意,擦了擦眼角继续说道。

“你阿妈和任先生不一样,那一天下着小雨,我在东山追踪一只山狼,也不知追出去多远,就听见村口的老黄狗在远处死命的嚎叫,等我跑过去才发现是一个浑身湿透穿着劲装,背着长剑的男子晕到在了一颗树下,手中拿着空了的干粮口袋,呼吸也很微弱,因为当时的村子并没有见过外人,我也没多想就把她带回了家,喂了一点肉汤准备给她换一身干衣服,就解开了你阿妈的衣服,没想到,哈哈。”铁生彷佛又想起来当年的场景,脸上泛起了微红,他挠挠头,只能用哈哈来掩饰尴尬,见南风听的懵懵懂懂,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

“那是阿爹也才二十二三岁,对男女之间的差别也知道的不多,直到完全解开你阿妈的衣服,看到里面的光景,我才知道事情大条了,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你阿妈因为吃了一点东西,恢复一些体力,已经清醒了过来,看见一个男人一动不动盯着她看,自己身上凉飕飕,一时又羞又奋,尖叫一声,抽出我放在她身边的落叶长剑就追着我砍,砍的那叫一个凶啊,还是你奶奶听到我这边的吵闹声赶过来提醒你阿妈还没穿衣服,才惊的你阿妈停手,不过那时候,我把你阿妈已经看光了,嗯,就是看光了。”

“你奶奶和我连说带比划好一阵才让你阿妈平静下来,去换了一身干衣服,也把头发解开了,那时候我才知道你阿妈不仅穿了一身男子劲装,还梳了一个男子的发式,在你阿玛擦干头发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我一时竟然呆住了,怎么说呢,披着头发的她,一边走一边擦拭头发,那张脸真的是无法形容的好看,见我又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看,你阿妈气的抽出落叶,对我大喊一声不知什么地方的语言,就又向我冲了过来。后来才知道她对我喊得是”冤家,你还没完了是吧?“还好那时候正巧你爷爷从外面回来,你阿妈才停手。”

“从哪以后,你阿妈就在咱家住下了,她叫我练剑,我教她说方言,就这样过了两年个月,正巧你石爷爷送来了一些自己酿的酒,你阿妈看到后非说自己是什么千倍不醉,让我陪她喝一点,然后她就醉了,醉了的她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什么自己家族被囚禁,自己千辛万苦乔装打扮跑了出来,刚出狼窝又遇饿虎,不仅受了伤还遇到了我这么个冤家,让她舍不得离开,现在无家可归没人养什么什么的,你老爸我当时只能抱着你阿妈安慰到”我养你,我保护你,以后我陪你去拯救你家族。“听到这些话后,你阿妈借着酒劲就把我扑到了,然后,就有了你阿姐。”

说道这里,铁生不知道从那里捞起一壶酒,狠狠的灌了一口,递给了南风,见南风皱着小脸拒绝,他笑了笑,擦擦眼角,又灌了一口,就把酒壶扔到一边,摸了摸南风的头,接着说。

“有了你姐姐之后,你阿妈再也没有提过什么家族什么追杀,只是安安心心的照顾我照顾你,当时的我以为那天晚上那些话,只不过是你阿妈喝多了胡说的,就没在意,直到你阿妈对我说,想给我生个儿子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多想,就这样,到了你出生,再到你两岁时,你阿妈离开了,穿着当年她穿着的劲装,留下了落叶和一封信,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说着,铁生就在箱子里拿出一张兽皮,上面写着鲜红的文字,很明显,因为村子禁止文字流传,这封信是怜秋当年用鲜血写的!

南风接过兽皮,兽皮上的文字他并不认识,不是村子的文字也不是贺梁文,不禁皱起了眉头。

忽然,正在盯着铁生看的南风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仓库门前拉开大门,就看见两个脑袋还保持着趴在门上偷听的姿势站在那里,是董老儿和绫香。

铁生看着默默流泪的女儿正准备转身回屋子,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了仓库。

“进来吧,正好我也有话对绫香说。“

四个人重新席地坐好,南风揉着脸,绫香抹着泪,只有董老儿,哈欠连天彷佛还在宿醉中没清醒过来,不过他时不时的偷瞄还是暴露了他,铁生沉默了一会,拿起兽皮递给了绫香。

“你阿妈走后,我像疯了一样顺着她的脚印追进了西山深处,追着追着你阿妈的脚印就消失了,我不死心的还要继续深入,就被不知名的野兽袭击了,还好当时你爷爷带着人跟了过来,击退了野兽,把我带回了村子,等我养好了伤还想继续寻找的时候,就被你爷爷拦住了…”

这边雨生还未说完,董老儿就接过了话头。“嗯,可不咋的,那时候小雨就跟疯了一样还要再进西山,我狠狠的把他揍了一顿,然后指着你和你姐姐,让他好好看看你们两个,如果他在西山出了点什么事,你俩怎么办?这才让他清醒了一点,放弃了继续寻找的想法,后来还不死心,几次想出去,都被我和花大姐联手拦了下来,直到他当上了村长,就这,埋怨了我近十年,你俩说,我是为谁好,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小崽子,你们说我冤不冤!“说罢,董老儿一手扶腰,一手捂脸,做泫然欲泣状。

姐弟二人一脸的黑线懒得离这个搞怪的老头,一起看向雨生,看到雨生点了点头后,面面相觑,一脸震惊。

“绫香,你把这把剑和兽皮收好,这两样东西以后就是和你们阿妈相认的信物!阿爸希望日后如果你们两个有机会去到外面的世界,可以尝试去找找你们的阿妈,哪怕不相认,只是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就好。“

雨生站起身,郑重的把兽皮和落叶收拾好,交给绫香,转身收拾了一下情绪,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箱子,取一把一尺又半的短剑交给南风。

“此剑名为清泉,是历代村长中传承之物,阿爸看你一直拿着暮春给你的长剑在练你的乱砍剑法,不伦不类,就先把这把短剑借给你,记得好好保存。“

雨生又摸了摸南风的头,眼里满是期待和鼓励,又夹杂着不舍和希望,可惜绫香和南风都被短剑清泉吸引着,并未发现雨生的这些复杂感情。

“好了,村子最近发生了一些事,你们两个小孩子也听说了,有些事阿爸在适当的时候会告诉你们的,你们现在就好好的生活,不要太操心这些事情。“

说罢,雨生踢了南风屁股一脚,“滚去练你的乱砍剑法。”

等到两个孩子出了仓库,董老头看着雨生,摸出一壶酒递给他。

“决定了?”

“决定了!“雨生狠狠灌了一口酒,抹了把嘴,把酒壶还给董老头,豪爽一笑,”这么多年了,一直因为这两个孩子和村子无法去找她,看样子我这辈子是出不去这个村子,我不能让绫香和南风没有阿妈,就让她们姐弟俩代我去跟伶秋说一声对不起吧。“

“那你把清泉给了南风?“

“哈哈,早晚是他的,早给完给不一样?“雨生打了个哈哈,挠挠头笑道。

董老儿看到雨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打的雨生一个踉跄。“你是老子的种,老子还不知道一撅屁股拉几个粪蛋?你这是在交代后世吧?”

站起身的雨生揉了揉脖子,叹了一口气,“我有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次村子会有大难,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希望阿爹你能护着南风这些孩子安全的离开。我把清泉给了南风也是不希望村子的传承断在我们手里,哪怕是给南风一个念想也好。”

“放心吧,如果真有那一天,老头子就算是死,也会保护好南风这些小孩子,给我族留下一些血脉。”董老头也学着雨生狠狠的灌了一口酒,不过他可没有雨生那么大气,把酒壶小心翼翼的别回了腰间。二人谁也没想到,小孩南风并没有走远,同样趴在门前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爷爷,快来看看我的独门剑法,神功大成,威力无边!”

“好咧,我得好大孙,爷爷来了!”

“接爷爷一招拨剑式,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