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九章 秘密

我的书架

第九章 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石婆婆发火,无论是坐着的站着的,都噤若寒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说话,鬼知道那句话触了石婆婆的眉头就要遭殃。

“石姨,这几年您一直和我阿爸还有几位叔叔在西山隐居,几年不见石姨你怎么看着年轻了许多,今日之事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让启良去山上请你们下来。“铁生憋了一会,感觉再不说话也不是那么回事,硬着头皮说了几句恭维的话。

“呵呵,还是小铁会说话,你石奶奶想当年也是大美人,只有某人睁眼瞎了一样像个木头人一样。”说完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董老儿。

听到石奶奶说起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铁生只能又开始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石老太回忆了一会往昔,看见一个劲使眼色的董老儿,才反应过来。“铁生,你跟我来祠堂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祠堂内,石老太对着牌位拜了拜,表情严肃的看着铁生。“铁生,你是对的,几千年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们这个村子的存在最终的尽头就是这一天。哎,铁生,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有自己独特的方言有自己的文字,却没人能读的懂么?”

未等铁生回答,石老太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们这个村子具体存在多少个岁月,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可是每一代的村子都会传承着我们村子唯一的秘密,一件宝物!奇怪的是没有人知道这件宝物是什么,长什么样,在哪里,只知道有这么一样东西,需要我们族人,不错,你没听错,是族人!“

“我们村子曾经是个大族,大到什么程度现在的我们已经无从可知,只知道很大很大!为什么我们村子只有石问天一脉有姓氏?是因为当年的石氏一族。仅仅是我们的一个附属家族!仅仅是这样的附属家族,我们族就拥有几十个!就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就因为当年答应了一个人的请求,保护一样东西,从此遭到了无穷无尽的追杀,无穷无尽可能都无法形容家族当时面临的处境,除了几个家族叛变,几十个附属家族分崩离析,死伤殆尽,只有石问天一脉侥幸存下了血脉,家族本身也遭受了毁灭的打击,颠沛流离了几千年!几千年后,曾经辉煌时人口能到数十万的庞大家族只剩下区区不过千人,幸好无意中来到了当时还是伏龙国一个州府的贺梁国境内时,族中老祖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地方,当时老祖也未细说此地到底有什么不同,只是集合了全族的修为在这个地方布置了一个结界。也因如此,老祖油尽灯枯,魂飞魄散,只留下了几条族规,嘱咐当时的族长一定要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说到这里,石婆婆抹了抹眼睛,看着想问又不敢问的铁生。

“别问我什么是结界,更不要问我什么是修为,我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些都是一辈一辈传下来的,只不过是因为我当过代理的村长,所以才有资格知道这些。”

“后来呢?都说了什么族规?”铁生罕见的挠了挠头,见石老太也不知道这些,便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烧掉所有的书籍、功法秘籍、家属典籍!包括族谱和传记!“

“毁掉所有法宝法器,只留下一些凡兵用特殊的手法保存下来,”

“只留语言,不留文字,要保证以后世世代代不会有人会识字。”

“不准族人踏出山谷一步,不准外人踏进山谷一步!”

“而最后一条,就是所有人忘掉自己的姓氏,从此做个无姓之人”

随着石婆婆一条一条族规从嘴里说出来,铁生的神色越来越凝重,烧书毁器,弃姓隐居,到底是为了保护什么东西才致于一个族群做的决绝,又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人连姓氏都不敢留存?

石婆婆继续抹着眼睛,抬头看着最上方的一块无名的牌位。

“很难想象,当年烧书改姓时,家族的所有人会是什么样,族谱传记,一个家族荣耀的象征,也是一个家族存在过的证明,这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竟然连姓氏都要隐去,真不敢想象当年的老祖到底用了何等的大毅力!”

“当年老祖这么做,就没有人想过叛变么?”

“也许是因为身为我组人的骄傲,一开始,所有人都咬着牙忍了下来,过了几十年之后,就开始有一些反对的声音,甚至还引发了一场大乱,当年的老一辈人陆续逝去,新一辈中有一部分人因为老祖还小所以并不在乎什么家族荣誉,就想带着秘密出去换取富贵的生活,当时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甚至超过了守旧一派。”

“有一天夜里,反对一派忽然就挑起了内乱,意图要挟组长说出秘密,谁曾想老祖还是留了一手底牌,这张底牌就是..”

“石问天!”未等石婆婆说完,铁生就惊骇的喊道。

“对,就是石问天,这个石族的组长,也是老祖当年的挚友。”石婆婆赞许的看了一眼铁生。

“难怪一直有村民说石家的老祖宗是个仙人,难道?”

“是的,你猜的没错,构筑结界时老祖并没有让石问天参与其中,只不过石问天为了避嫌,还是让他的族人都加入了进去,而他,就是老祖留下的底牌,就是为了防止一路流离过来的人中日后会起了逆反的心理,那是一夜的拼杀,眼看反对派就要突破守旧派的守卫抓到当时的族长,石问天出现了,对于失去了修为只有身体力量的族人而言,石问天的力量算是无人能敌的,在争得族长的同意后,石问天杀光了所有反对派的人,男女老幼,全都没有放过,也因为如此,石问天觉得有愧于老祖,千百年来,再未出现过,也从那次内乱以后,家族彻底凋零,存活下来的族人也不过区区百户,族长心灰意冷,知道光复家族无望,便舍了家族,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村子。”

听过了这些秘事,铁生彻彻底底的惊呆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竟然全部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离谱的事,而他,这个村子的村长,原来竟是一族的族长!

“铁生,时间太紧,我无法跟你说的太过详细,这些都是一辈一辈传下来的,目前除了你只有我和你父亲知道,跟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你想的没错,外边的异常就是因为我们村子有秘密,从怜秋到姓任的出现,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本以为能带着这个秘密安然的走向死亡,没曾想还是要看着它可能被公开的一天”

“那那个宝物?“

“没人知道宝物是什么,可能只有石问天知道,可是他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了,好了,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后面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我和董老儿会全力支持你的,如果有人提出异议,我不希望看到像刚才你犹豫不决的一幕!“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花姨,这么多年你和阿爹都未曾告诉我这个秘密,是因为怜秋么?”

已经往门外走去的石婆婆听到这句话身形一震,缓缓吐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是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