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八章 议事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议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村子祠堂坐落在村子正中央,祠堂是村子唯一的一座石砖建筑,里面供奉着村子历代村长以及一些对村子有贡献的先祖。几百个排位放在祠堂中间,层层摆放,牌位上的都未刻名字,尽管如此,进去祠堂也会给人感觉一种历史悠久的感觉。出了祠堂,是一片不大不小的空旷地带,铺的平整的青砖,广场中间摆放着一张厚重的石桌,桌子周围有一圈石凳子,明显是村子议事的地方。

铁生坐在石凳子上,看着陆续赶来的石厉阿爸石愧,扎龙阿爸窒野,三胖阿爸蛮强等中年一辈的男人。心里微微叹息,“这些都是村子的中流砥柱啊,也不知道如果村子遇到危险,我们这些老家伙能不能抵得住。”

“各位,奇峰他们早上来找过我,昨晚他们在追一只野兔的时候发现了一处废弃不久的营地,位置离村子较远,在我们三年前那次搜索的范围之外,看营地的构造不是我们村子人所为。所以今天把大家请来,还是想继续安排人每日巡山警戒。不知道大家意向如何?”

石厉明显是遗传了石愧的身形,石厉身上的敦实感,在石愧身上体现的更加明显,用五大三粗来形容正合适,听到铁生这么说,石愧一拳狠狠的砸在身前的石桌上,砸的石桌巨震,“他娘的,当年我就说姓任的这个老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你们偏不听,弄个什么学堂就把你们忽悠的云里雾里,这老小子平日一声不吭,探清我们村子的虚实后一声不吭的就走,现在带着人回来了,肯定没安好心。”

“石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现在发现外人出没的痕迹,可是你也是四十多岁的,在村子生活了四十多年,村子里有什么大家都清楚,除了一些多年都没有上锈的兵器外,你见过其他什么算的上宝贝的东西么?穷搜搜的一个破村子,有什么值得任先生惦记了。”蛮强,一个同样胖的溜圆的家伙摸着肚皮懒洋洋的说道。“要我说铁大哥你就是有点过于紧张了,说不定是贺梁的商旅猎人什么的无意中路过而已,没必要这么警惕,大清早的还把我们都请过来。”

“是啊是啊,我觉得蛮强哥说的有道理。”

“我也是这么觉得。三年前,让我们巡逻又搜山,累的半死也没见到鬼影子,现在又来这套,我可不想干了,有那时候,干点啥不好。”

“是啊是啊,三子哥说得对“

蛮强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人低声附和着,显然上次铁生兴师动众的组织搜山还是让很多人不满的。

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铁生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这个村子真是安稳的太久太久了,久到许多先祖传下来的格斗技巧,兵器招式都被遗忘的干干净净,铁生的爷爷曾经对铁生说过,以前的村子一直传承着一些兵器招式,每家每户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装在箱子里的兵器,那时候几乎每家的青壮年有一件到两件趁手的兵器,可是到了暮春这一辈,竟然只有暮春一个人对兵器感兴趣,其他人除了打猎会用到的弓箭和猎刀,竟然都把传下来的兵器封箱存放了起来,想让他们对外面的危险产生警惕真的是太难了。

“咣“就在大家还在窃窃私语的时候,石桌子又是一声巨响。

“你们这些蠢货,是不是这么多年的安稳把你们都待傻了,如果真像你们说的那么安稳,当年先祖为什么要传下来这么多兵器?还商旅猎人,三年前奇峰说的一群人影又是怎么回事?铁生当年不过组织你们巡山一个多月,你们现在就开始推三阻四,你们就现在这么掉以轻心,指望谁来保护你们?村口的大黄狗么?“铁生还没想好说什么,暴脾气的石愧已经站起身指着蛮强等人骂了起来。

此时,村口雕像旁,“噗,指望狗爷我干什么?狗爷我天天被你这个狗日的养的龟儿子折磨的要死要活,脑子进水了才来保护你,不过石厉这个龟儿子是怎么每次都能找到狗爷的藏身之所,真是奇了怪了….”

不提黄狗的碎碎念,广场这边,以蛮强为首的众人显然被石愧骂的有点懵,一时竟然没人反驳他,都懵懵的转头看向铁生,石愧的暴脾气和武力值大家都是知道的,这要是惹火了他,拎着谁胖揍一顿也是白挨揍,在场的也就只有铁生和窒野能拉的动他。

“呵呵,石大哥火气何必这么大,事情还没有下定论,到底是有心人还是过路客,我们谁都不清楚,不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如果是过路客,对于我们大家来说都好,如果是有心人,我相信蛮强老弟也绝不会坐视不理的”一直冷眼旁观的窒野敲了敲手中的把玩的石球,出来打起了圆场,看了一眼还在生气的石愧,又转头看向蛮强。“蛮强老弟,我说的对么?“

蛮强也是被石愧吓的怕了,见到窒野来打圆场,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哼,窒野,你不用在这打圆场,你什么心思大家都清楚,当年如果没有铁生,这个村长就是你来当了,你不就是不服气么,铁生每次做什么决定你都阴奉阳违。更不用提当年怜秋来到村子,你和铁生为了争夺怜秋…”

“够了。“当石愧提到怜秋这个名字,铁生再也忍不住了。“都给我闭嘴,我就知道今天叫你们来会是这个局面,你们现在不用吵,都忍着,过一会谁有话可以使劲说,还有,不该提的事不要提,否则休怪我翻脸。”说罢,狠狠的瞪了一眼石愧。

自知自己失言的石愧摸了摸后脑勺坐了下来,虽然他年纪比铁生大,但是铁生是那种天生就自带领袖气质的人,发起火来真让人挺怕的。

随后铁生沉默不语,大家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气氛压抑异常,蛮强作为整个事件的导火索,咳嗽一声刚准说两句软话缓和一下场中压抑的气氛,窒野就怼了他一下,让他往广场外面看。

广场外出现了一群人,领头的是两位头发花白却精神抖擞的老人,后面跟着几位同样岁数的老人,再后面就是暮春,奇峰等青年一辈的人,大家缓缓走到广场,

为首的两位老人拄着一根盘龙手杖的老婆婆环顾了一圈围在桌子边上的众人,伸手空压下了要起身的铁生笑着问道:“呵呵,老婆子还没走到广场就听到铁生娃子在发火,怎么?是有人对当年老身选铁生当村长不满意么?”

“哗啦啦…”随着老婆婆的话问出口,窒野蛮强等人纷纷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拱手的拱手,抱拳的抱拳,纷纷给老婆婆赔不是,他们都知道,铁生可以惹,惹急了铁生也不过是一顿胖揍,眼前这位老妇人可未必就这么好说话,作为现在老一辈年纪最大的,在铁生的爷爷还没成长起来之前,曾经代理过一段时间的村长,她的铁血手腕,让很多人至今都记忆犹新。

“既然站起来了,就不用坐下了,暮春,扶我到铁生边上坐下,小董,你领着几个老家伙随便找地方坐吧,奇峰、启良,你们两个也坐,其他的空凳子我看看一会谁有资格坐。”

被老婆婆叫小董的老人,也就是南风的爷爷,上一任的村长,听到老婆婆的话二话都没有,随便推开一个站起来的人就坐了下去,看着被暮春扶着坐在铁生边上的老婆婆,心里默默的想到“花大姐还真有当年的风范,哎,真是羡慕石老儿,可以娶到花大姐,想当年我要是主动一点,谁输谁赢还不知道,不对,应该是可怜石老儿,难怪死的早,不能是被花大姐收拾的吧?嗯?嗯!都看我干什么?”

“董老村长,石奶奶在叫你。”看着神游天外的董老儿,石愧头上三根黑线显现,这老头子真是不要命了,奶奶说话的时候也敢溜神,真是老寿星吃西药,活腻歪了。

瞟了一眼一脸纠结想笑又不敢的石愧,在石老太身边挤眉弄眼的铁生,董老头明白事情大条了,自己在花大姐说话的时候开小差开到天外去了,连忙站起身打了个哈哈说道:“哈哈,花大姐,啊,不是石大姐,你说的对,我是全力支持你的,你们这些小崽子都听好了,石大姐的话就是我的话,谁不听话别怪我让村头的大黄狗咬掉你们的子孙根!”

“这个老兔崽子,又关狗爷什么事,还子孙根,吃你奶奶个腿,老狗看你的子孙根好不好吃。“睡得好好的老狗噌的一下就要往村子里冲,砰的一声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被弹了回来,”他娘的,该死的结界,这么多年你还要拦着老狗!“

村头的老狗狂吠,村中央的众人听的清清楚楚,董老儿看着似笑非笑的石老太太,尴尬的坐下低下头当起了木头人。

看着没用的董老儿也被自己制的服服帖帖,石婆婆旋即恶狠狠的说道“既然连董老儿也没意见,那我就该说什么说什么,你们都听好、做好,否则,别怪老太太我不讲情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