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与酒 > 第四章 一只大黄狗

我的书架

第四章 一只大黄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朝阳初升,南风早早就爬了起来,今天和石厉要去村里拳脚最厉害的暮春哥家学习格斗技巧,这种事自命不凡的扎龙不感兴趣,辣椒和三胖更是性质缺缺,只有南风和石厉对此乐此不疲。

“姐,阿爹呢?“南风摸过一大块兽肉咬了一口,看着大清早就在厨房忙活的姐姐,姐姐扎着马尾的背影,阳光穿过窗户将姐姐包裹住,南风觉得这个时候的姐姐是最美的。

绫香用手背擦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宠溺的瞪了一眼南风说道:“奇峰哥一大早来找阿爹,说昨天在天上看到很多奇怪的黑影一闪而过,阿爹不放心,带着人去山上看看,走了好一会了“

“黑影?奇怪了,奇峰哥一天神神叨叨的,不会看错了吧,算了,我走了啊,姐,还要去暮春哥哪里练练手,中午要是不回来就不用等我吃饭了,”说罢,南风将手里的兽肉扔到嘴里,又拿起两块兽肉跑了出去。

“哎,小风,阿爹说山里可能不安全,他回来之前不让你乱跑的”绫香好像想起来什么,赶紧跑了出去,顺着路看,南风早就跑的没影了。“这孩子,总是冒冒失失的”

“姐,你说我坏话我可听到了呦”南风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

绫香吓得赶紧转身拍了一下他的头,“你这臭小子,想吓死姐姐啊,我刚才说的你听见了么?”

“听见了听见了,你喊那么大声我怎么听不见,对了,姐,我回来就是想告诉你,任先生昨天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跟阿爸说说,下次去学堂,你跟我一起去吧,如果阿爸不同意,那我就去找爷爷”南风嚼着嘴里的肉,含混不清的说到。

听到南风的话,绫香好像情绪一下就低沉了下来,“小弟,咱们村子女子是不需要识字的,再说姐姐还要照顾这个家,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走出村子,也不需要学习什么贺梁官话”

“那小辣椒还学了呢,凭啥你就不能学”

“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好了你快去吧,石厉还在等你,别让人等着急了,绫香摸了摸南风的头,笑着说到。

“我不小了,你别总摸我头,行了行了,我走了“

看着南风跑开的身影,绫香摇了摇头“傻小子,我要去了学堂,难道我们一家都要挨饿么?还说不是小孩子“

南风飞快地跑在村子的路上,村子并不大,也就一百多户人家,很快就跑到了一座看着比其他人家房子要好的房子门前,大声喊道:“石厉,出来啊,去暮春家了,”

“是南风来了啊,进来坐坐啊,石厉还在吃早饭,你等他一会,“一位妇人走了出来,笑着对南风招手。

“石婶婶好,我就在外面等吧,正好我看看能不能看到我阿爹“南风对着石厉的阿妈拱了拱手,这是任先生教的,说这是读书人礼貌的打招呼方式。

南风转过身,看向东边任先生茅草屋的方向,发现阿爹带着一群人正往任先生家里赶去,也没多想,念头一转,就想到为什么只有石厉家有姓氏,任先生说外面的世界人人都有姓氏,还有一本叫百家姓的书,有空得问问任先生,到时候让阿爹挑一个好听点的姓…

就在南风胡思乱想的时候,石厉跑了出来,“走吧,去暮春家,辣椒太麻烦,又不肯跟我去,又不想我去。“

南风收了收思绪,转身把剩下的一块瘦肉扔给石厉,对他摊了摊手,爱莫能助,谁让你是个妹妹呢,两个人一起往临近后山的暮春家走去

路过三胖家,南风说要拉着三胖一起去,让他也锻炼锻炼,三胖的爸妈不在,应该是下地干活去了,结果南风看见三胖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门,看见笑吟吟的石厉彷佛猜到了三胖肯定还在睡觉,摇了摇头继续往暮春家走去,

“对了,石厉,你阿爸也跟着我阿爸去搜山了么?“

“嗯,一大早就走了,据说全村大人都去了,我听阿妈说村里人都很紧张,如果真的像奇峰哥说的又很多人进了村,那我们村子就不得安生了,“

“我记得去年任先生来的时候,我阿爸就很紧张,也不知道紧张什么,刚才我还看见他带着人去了任先生家,希望没什么事吧。等等,你说全村的大人都去搜山了??”

“是啊,怎么了?”

“额,那暮春是不是也不在家了?”

“好像是的”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啊,那我们岂不是白白起了个大早,不行,我还是回去补觉吧”南风转身就要往回走,石厉一把拉住他,“别啊,起都起来了,要不我们去村口找老黄刷刷?”

南风一听来了精神,彷佛找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立刻拉着石厉就往村口跑去。

村口一只大黄狗正在一座奇怪的石雕边上无聊的吐着舌头,远远的就看见两个小崽子跑了过来,大黄狗彷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逃之夭夭,“这两个小崽子太无法无天的,别的小崽子见到我都毕恭毕敬的,只有这两个崽子,从小就薅我尾巴,现在长大了更是,已经开始骑我身上,又不能咬他俩,不行,我得赶紧藏起来,”大黄狗想到着腿上生风就往村子的农田区跑去,找到一堆干草堆,往里一钻就开始装死,

等南风和石厉跑到石雕前,没发现大黄狗的影子,顿时觉得很奇怪,据南风的奶奶说,在她小的时候大黄狗就已经存在了,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一直守着村口的石雕边,村民给的东西也一口不吃,谁也不知道他吃什么,因为比较神秘,而且它又一直守在村口,所以村民对它一直很敬畏,只有当时才五岁的南风,听到奶奶讲的神秘故事,对大黄狗充满了好奇,拉着同样无法无天的石厉偷偷摸到趴在石雕下面打瞌睡的大黄狗后面狠狠的薅了一把它的尾巴,大黄狗吃痛回头看见是两个小孩子的时候也就没在意,不曾想这俩崽子从此拉上了瘾,天天有事没事就过来拉一下,等过了一两年,南风就开始把大黄狗当马骑,每天乐此不疲,折磨的大黄狗生无可恋,一见到这两崽子就落荒而逃。

“大黄也不在,我还是回家睡觉吧”南风说不出的沮丧,转身就要走

石厉对着他挥了挥手,“别急,我知道大黄在哪,我领你去” 很快,石厉就带着南风走到了谷场的干草堆旁,“诺,就在里面”石厉对着干草堆怒了努嘴,

南风兴奋的直接扑了进去,很快一声狗吠就传了出来,只见一个黄色狗影嗖的一生窜了出去,紧接着一个人影也以极快的速度追了上去,一狗一人就飞快的在谷场打起了圈圈,很快大黄狗就口吐白沫跑不动了,南风也是气喘吁吁,只见大黄狗忽然停住,人立起来,竟然摆出了格斗的姿势,石厉见到眉头缩紧陷入了沉思,而南风却很兴奋,同样也摆出了格斗姿势,大黄嚎叫一声,一招恶虎朴食,狠狠的朴向了南风,南风侧过身抓住大黄的两条腿,用力一甩,就把大黄甩了出去,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件让两人目瞪口呆的事,大黄惨叫着被南风甩出了很远很远,直接跌进了树林,不见了踪影。

南风呆呆的看着双手“石厉,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石厉无奈的看着南风说道“咱俩又被大黄骗了,上个月这招已经对我用过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