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100、正文完结啦

我的书架

100、正文完结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巧, 你也在这?”

楚枫从dna鉴定所走出来,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耳熟的声音,他转过头, 看见自家的兰博基尼车旁停了一辆蓝色的共享单车,上面坐着一个绑绷带的男人。

…x?

“你怎么会在这里?”楚枫低头, 问:“你的腿…不要紧吗?”楚枫问。

x利落地从车上下来:“电动助力车,不需要踩的。”

“待会我送你回去吧?”楚枫坐上驾驶座, x的腿虽然能够正常活动, 但应该不能长时间运动,会有损伤,x住的金兰星大酒店也跟他家的方向顺路。

“谢谢。”x接受了这个提议,接着话锋一转:

“没想到你也来这里了。”

x微微抬头, 看向眼前大楼的招牌大字:dna鉴定所。

楚枫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一僵,顿时有一种被人抓到现行的尴尬。

他笑了两声, 准备把这个问题含糊过去:“只是顺路…来办事……”

x直奔主题:

“你也是来验dna的吗?”

楚枫:“……”

x看向缄默的楚枫, 开诚布公道:

“dna鉴定需要两个人的样本。或许有些冒昧,但还是想问问, 你过世的前夫是否有留下dna信息?我想可能可以解答我心中的某些疑惑。”

“……!”

楚枫惊诧地看向x, 他没想到x会这么直接。

x:“我比对了一下h城的几家dna机构, 发现只有这家机构的电脑系统非常安全, 不会泄露dna信息, 没想到你已经找到这里了。这么说的话, 你前夫应该有留下dna信息是吧?”

“……”

全被x猜中了,楚枫无言以对, 只能嗯了一声。

“那就太好了。”x故意道:“没想到这么巧能在门口碰到,方便的话,我们现在就进去鉴定?”

x动作自然地靠在驾驶座的车窗旁, 似笑非笑地看着楚枫:

“走吧。我提供一下我的dna,你提供你前夫的,比对一下,我们心里也都更清楚些。”

“可能…没必要。”楚枫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显得有点不自然:

“我刚才…已经做了鉴定。五天后出结果。”

“是吗?”x故作惊讶,佯装出奇怪的表情和好奇的语气:

“你已经有我的dna了?”

楚枫:“……嗯。”

x故作纯真,语气透露出纯洁的好奇:

“什么时候采集到的?我完全不知道呢……”

“……”楚枫恨这家伙故意的,x明明跟谢时煜一样,是一个很谨慎细致的人,他咬牙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x睁着纯良的眼睛,一脸无辜:“我真的不知道,很好奇,你是从哪里采集到我的dna的?”

楚枫不答话,他微微低下头,看方向盘,不看x,沉默了一会,小声地说:

“套…”

x透过半开的车窗,盯着楚枫,眼底含着笑意,他做出一副刚才风太大的模样:

“…你刚刚说什么?没听清。”

楚枫抬头剐了他一眼:“你明明听到了!”

x笑了一声,声音沙哑中透着些许爽朗,像当年谢时煜的声线。他轻车熟路地拉开兰博基尼的副驾驶座,坐到楚枫身边:

“我就说套/子怎么会少了一个,原来是你捡走了。”

“你知道还问!”楚枫一踩油门,兰博基尼呼啸而出。

x像得逞的狐狸,坐在副驾驶座偷偷观察楚枫。

他发现楚枫的脸上云淡风轻,一点表情也没有,但提到捡套子的时候,黑色碎发后露出的小耳朵,一点一点红起来。

x注视着那一点红通通的小耳尖,很想伸手去捏一捏。

“我脸上有东西吗?”

开车的楚枫发现x一直在看他的侧脸。

“这里。”

x隔空指了指,楚枫在开车,他不好去打扰他。

楚枫:“沾了东西?”

x指着左耳朵,笑道:“红了哦。”



楚枫瞬间感觉到耳朵真的热起来。

x不说还好,一说,楚枫立刻想起以前他红耳朵的时候,总会被谢时煜发现。

高中的小谢非常不客气,发现了就伸手来捏,把他的小耳垂捏的又红又烫。

此刻,他的耳朵像是带着肌肉记忆,即使现在没人来捏,也开始发烫起来。

x:“喔,现在变得更红了哦。”

前方绿灯变红,楚枫唰地停在最后一个路口,没好气:

“酒店快到了,准备下车。”

x笑了一声,好像以前逗楚枫也会这样,两只小耳朵害羞得发红,嘴上说出的话却很凶,像一只炸毛的猫咪。

以前……

有什么瞬间一闪而过,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晃悠,x皱着眉要去细想,头突然剧烈地痛起来。

x扶着太阳穴低下头,脑袋里像有一队小人在敲钉子。

“你怎么了?”

红灯变绿,楚枫一边开车,余光看到x的异样:

“头痛了?”

“没事。”x按了按太阳穴,开始按照心理医生的指导,默背单词。

一个一个枯燥无味的英语单词蹦进脑海里,将脑袋里那一队敲钉子的小人哄困了,脑海渐渐归于平静。

楚枫:“…真的没事吗?”

“没事。”x微微抬起头:“就是脑袋里卡了个碎片,做个开颅手术就好了。”

“……”楚枫:“??这叫没事?”

x:“过两天就会没事了。”

楚枫:?

x:“明天,要飞去m国做开颅手术。”



“明…天?”楚枫:“怎么这么突然?”

x:“医生很难预约。”

他的手术都由公司派发的医疗机器人尼奥进行安排,因为开颅手术具有很强的风险性,说不定会死在手术台上。因此找的是世界最一流的脑科医生,这位医生甚至给世界国家首脑都做过脑科手术。

这种世界顶级医生平常想要预约根本预约不到,按正常排队流程已经排到很久后才能做手术了。

鉴于x急于恢复记忆、取出脑中的碎片,尼奥医疗机器人一边为x正常预约医生,一边通过大数据分析,判断该医生哪几个时段的诊疗可能会被取消,通过系统自动抢票功能,为x抢到了世界

一流医生的手术档期,提前做手术。

x:“明天去m国做手术,可能过几天再回来。”

“你之前就订好飞机票了?”楚枫:“做开颅手术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说?”

x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显得有些困惑。

他失忆后,从来都是一个人去医院,一个人上手术台,没有人会来照顾他。

医疗机器人尼奥会保证他的生命健康,毕竟身体健康才能为游戏公司做更多的贡献。至于他的心理精神上痛不痛、难不难受,尼奥并不在意,跟机器人尼奥诉说的话,尼奥只会重复:

“亲,请您再忍耐一下下哦~”

x还从来没想过可以和另外一个人,分担他的病痛。



兰博基尼停在金兰星大酒店,x该下车了。

但他没有动,车内一阵缄默。

楚枫没有看x,他看着手里的方向盘,感觉刚才自己说出的话…有些过界了。

昨晚之后,他说不清楚他和x到底算什么关系。

如果是他和谢时煜那样的关系,谢时煜背着他做开颅手术,明天就要飞去m国,今天才告诉他,他一定要骂死谢时煜!

但x……

他和x算什么?

监管者和玩家?刚见面的网友?睡过一次的成年人?谢时煜的潜在替身?

如果是这些关系的话,x做手术,似乎确实没什么必要来告诉他。

楚枫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身份,去责问x:你做手术怎么不跟我说!他只是一时气头上来了,话就泼出去了。

楚枫轻咳了一声,佯装刚才没说过那话,改口道:

“这手术挺大的,怎么…完全没听你说过?”

x体会得出楚枫的潜意思,他从副驾驶座上凑过来,贴近楚枫,楚枫没有躲。

x:“告诉你的话,你会来看我吗?”

楚枫本想说当然,x做这么大手术,去探个病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他渐渐从x的神情中,感觉到x在借手术的事,探询他更深的意愿。

x是要去m国做手术,需要乘坐跨国航班。

楚枫去看x的话……他也不忍心看一个失忆的人自己在异国他乡的医院里做手术,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过去看看。所以,基本上,他会跟x一起去m国,陪同x做手术。

——在不知道x是不是谢时煜的前提下。

dna鉴定报告要五天后才出来。

x曾自己一个人从生死线上挣扎回来,就算身体不像正常人一样健康,但生活能力很强,他并不是真的一定需要一个人陪同,否则手术就进行不下去。

楚枫也很愿意去帮助x,照顾手术中的x,但他知道,x并不需要他这种同情怜悯式的帮助,x需要他……另一种意愿,或者说承诺。

x轻声道,气息几乎贴在楚枫的耳边,好像还有一点委屈:

“你不会来吗。”

楚枫渐渐沉默下来。

x索性坦白道:“楚枫,我就直接问了,如果dna鉴定报告显示我跟你前夫不是一个人,我们还有可能继续吗?”

会来陪他做手术,等同于认可他,即使他不是那个前夫,他们也可以继续。

反之,则是毫无可能。



熟悉的兰博基尼,熟悉的沉默。

楚枫顿了很久,轻声回道:

“我不知道。”



出乎楚枫意料,x不仅没有失望,反而笑了。

“你笑什么?”

x:“高兴。”

楚枫:?

x笑道:“你说不知道,说明我还有机会。比你说没可能要好得多了。”

或许楚枫和他前夫曾经很深爱、很美好,前夫死了,那更是成为不可磨灭的滤镜,永远保存在楚枫心里。

无论楚枫后来跟谁在一起,这种滤镜就像一抹白月光,因为正主已经死了,所以永远不可能变质,更无法被后来人取代。

但x并不在意这些,他是一个纯粹做事看结果的人,不管楚枫跟他在一起后,心里是不是还会念着某个人,从现实而言,睡在楚枫身旁的是他,楚枫的余生也都是他的。

死人就是永远没有机会,无论有多美好的滤镜,人死

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在地府里干瞪眼。可能甚至都没有地府这种东西。

所以无论怎么样,都一定要活下来。这是x一直以来的信念,活着才有一切。

他笑着打开兰博基尼的车门,轻快地下车了:

“我做完手术再回来找你。”

x透过车窗对楚枫补了一句:

“无论dna报告是什么结果。”



三天后

路边的花店,在卖几束菊花。

林岚挑了几朵白菊花,想着过两天,就要到谢哥的祭日了。

谢哥因为想跟表哥一起过结婚纪念日,改签了更早的航班赶着回来,结果没想到那趟航班失事了。所以,表哥的结婚纪念日,从此就变成了谢哥的祭日。

这比在其他任何日子出意外,都更让人难受。林岚将选好的白菊花包起来,往年六月底他都在大学考试,没办法去看谢哥,只有清明放假才有空去扫墓。

今年毕业了,答辩六月初结束,六月底没什么事,林岚想,他能陪表哥一起去看看谢哥了,表哥这几天心里一定很难受,或许有亲人陪伴会好过一点点。

“表哥——表哥——”

林岚回到家,无人应答,他突然发现,这个家里空空荡荡的!

他立刻冲向表哥的卧室,生怕看到什么不测……

打开卧室门,还好,没有看到踢翻的凳子,悬挂的绳子。

再冲进浴室,也没看到满地的鲜血和割腕的小刀。

“……表哥?”

表哥好像不在家。

前几天林岚跟网友们参加梦想城五周年线下活动,住在会馆附近的酒店,没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发现表哥不在。

林岚心里立刻开始后怕,他本以为两年过去…马上要正式进入第三年了,表哥应该能放下一点,应该不会……真的寻短见了吧?

林岚夺命连环call,狂轰滥炸楚枫的微信,随时做好一旦发现人失联了就立刻报警的准备……

嗡嗡——

过了一会儿,表哥发来消息:

“在m国。”



m国,w城,世

界一流医疗中心,手术室前,一盏红灯正亮起。

楚枫坐在手术室外,盯着那盏红灯。

他还是来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要和x发展下去,但他不放心x一个失忆患者一个人来做这么大的手术。

无论x是不是谢时煜,楚枫都希望x尽快好起来。



飞机飞一天,倒时差一天,术前检查一天,x进手术室前,轻轻握了一下楚枫的手。

“紧张吗?”楚枫问他。

x笑了笑:“我做过几百次大大小小的手术了。”

楚枫听得有些心疼,他无法帮助即将上手术台开颅的x,只能握紧他的手。

“不过……”x认真地看向楚枫,说:

“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做手术的时候知道外面有人在等我是什么滋味。”

楚枫也笑了笑:“是什么滋味?”

x:“嗯……大概是被爱的滋味吧。”

“就你会耍贫。”楚枫戳了一下x的手心,松开他的手:

“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因为他们俩说的中文,旁边的一户医护人员一概听不懂,他们将x的床位推进手术室里。

红灯亮起,漫长的开颅手术开始了。



头顶上的红灯,像太阳、是日出、是希望,又像黄昏、残阳如血,是无奈的落幕。

楚枫坐在手术室外,他其实不止一次想象过,谢时煜被救援队打捞到了,在医院紧急抢救,而他这样在外面这样等着。

但现实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救援队告诉他,是尸骨无存。

可能在飞机失事坠毁的高温中,人就已经烧成了焦尸,可能化成了骨灰,坠入太平洋,他二十年的感情,最后变成海底的碳酸钙。

他此时像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一半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另一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失落。

如果dna鉴定报告最后说,x和谢时煜并不是一个人,那么他和x是应该就此了断,还是……

楚枫低下头,看着地上的瓷砖,上面倒映着手术的红灯,像太阳。无

论朝阳日出、黄昏残血,太阳始终是那一个太阳,没有变过。

他渐渐放下这些杂乱的思绪,只专注等x的手术结果。

开颅手术虽然有一定风险性,但x并不是切除肿瘤那类的高难度手术,只是取一块碎片,虽然也有风险,但请到这么一流的医生,可以说手术的成功率是非常高的。

噗呲噗呲……

楚枫侧过头,看见一个银灰色的机器人朝他滑来。

是x的专属医疗机器人,尼奥。以前都是这个金属制的玩意儿在照顾x。

楚枫点了点尼奥肚子上的触摸屏,看见x的手术行程表。

开颅手术结束后,接着下一台就是植皮手术,也在这家m国一流治疗中心,皮肤组织事先已经送来培育好了。

这两台手术做完之后,x就能彻底恢复正常。



7小时后

叮——

手术进行中的红灯,灭了。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楚枫站起来,一瞬间想到电视剧里常演的,医生对他摇摇头,告诉他,尽力了……



头发灰白的医生戴着口罩,朝楚枫点点头,用英文说:

“手术很成功。”



x还在昏迷中,因为手术比较大,医生说他明天才会苏醒。

尼奥点点头,推着x的病床,很快将x推入下一场手术,植皮手术。

楚枫:“需要这样连续做吗?”

尼奥:“嗯,统一就住一次医院,全部做完,这样对患者也比较好。”

植皮手术没有什么危险性,皮肤组织也是之前拿x身上的细胞培养的,没有排异反应,主要是比较耗时,楚枫几乎在手术室外等了一整天。

五天的时限就要到了。

dna鉴定所的技术人员给他发消息,今晚dna比对结果就会出来。

到了即将出结果的时候,楚枫反而显得更为平静。

无名指上,婚戒上的钻石在静静地闪着光。

楚枫想起x那晚跟他说的:

“这是你的承诺,不是你的枷锁。”

他想起更遥远的时候,他刚

失去谢时煜的时候,天天沉迷在梦想城游戏里,最后意识沉迷过深,无法回归,几乎快要脑死亡。

一代城,27岁的谢时煜带领全城小谢上了爆炸的列车,集体自杀换他从游戏里回归现实。那时候,27岁的谢时煜跟他说:

“楚枫,照顾好自己。”



黄昏夕晖,橙红色的光涂抹着医院的白色走廊,将楚枫的影子拉得很长。

嗡嗡——

微信在震动,楚枫打开看了看,是林岚:

[表哥,你几点从m国回来?]

[明天要不要一起去给谢哥扫扫墓?我买了花。]

明天……

原来会这么快就到了。

楚枫看着那个伤心的日期,心脏已经有些麻木。

谢时煜的坟墓里没有一点尸骨,只是一个衣冠冢。那地方楚枫有时也不去,他觉得他床边的照片墙更有谢时煜的感觉。

祭日的时候,楚枫并不喜欢去空荡荡的坟墓边、祭拜什么都没装的破石碑,他更喜欢看一看以前他们拍的旧照片。

他回想起和谢时煜一起走过的二十年,那毫无疑问是他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五岁幼儿园的小水枪、七岁居民楼里童年大冒险、十三岁钢琴比赛弹情歌,初中说不出口的暗恋、十五岁初吻,高中偷偷谈恋爱、十八岁成人夜、二十岁大学结婚……

这样美好的回忆,如果逐渐成为了另一个人继续生活下去的枷锁,变成一桶又一桶酸涩苦痛的回忆,那真是辜负了他们那些最美好的感情。

楚枫回忆起27岁的谢时煜,他载着全城的小谢,也载着他全部的回忆,坐上装满炸药的列车,在爆炸的那一瞬间,全部离开了他。

那一切可以说是27岁角色大谢的统筹规划,也可以说是所有角色谢时煜默认同意的事实。游戏角色是没有自主意识的。每一个1/n的小谢,都不是完整的谢时煜,但所有的小谢集合在一起……

他们就像他所认识的真正的谢时煜那样,做出了谢时煜会做的决定。

“楚枫,照顾好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