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86、不爱育人只爱育树

我的书架

86、不爱育人只爱育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下是一片温热的柔软。

楚枫从会议桌, 躺到了羊绒地毯上,像躺在暖呼呼的云朵上。

办公室静悄悄的,窗外的天透出一丝鸭蛋青。

快要天亮了。

“喝点水?”

眼前伸来一双修长有力的手, 玻璃杯壁里的水倒映着办公室里的一片狼藉。

楚枫没有力气伸手去接,校长谢时煜收回杯子, 仰头喝了一口, 俯身喂给他。

“好点了没?”谢时煜问他。

楚枫不说话,他倦懒地蜷在谢时煜怀里,像一只猫。足足喂了半杯水, 楚枫才开口:

“地毯……”

他刚说两个字就闭嘴了,楚枫发现自己嗓子沙哑得厉害,一说话,就发出像被疼爱过头了的声音。

谢时煜低头看了眼楚枫说的地毯, 昂贵的羊绒上满是小谢们浇灌枫树的水痕。

“没事, 到时扔了换一张新的。”谢时煜浑不在意道,他拿起挂在椅子背上的西装,给楚枫披上:

“别着凉了。”

每次大型种植活动结束后,都会留下一只小谢照顾楚枫,并且可以带楚枫回家。这种留下来的权力十分难得, 这次毫无疑问是谢校长抢到了这种权力。

他小心翼翼地把楚枫裹进自己的大西装里, 准备把心爱的老婆打包回家。

“这羊绒地毯……”

被包裹起来的楚枫从西装领口里露出一个脑袋:

“十几万吧。”

楚枫继承谢时煜公司时, 收购的一家公司有做羊毛羊绒生意的。羊绒不同于羊毛,是生长在山羊羊毛根部的一层薄薄的细绒, 虽然现在凡是保暖的东西商家都敢叫成羊绒毛衣/毯子/来卖, 但真正100纯羊绒非常稀有,产量不到世界动物皮毛总产的02,交易中常以克论价。

谢时煜拿这100羊绒全作地毯了, 而且铺了这么大一整间会议室。

“暖和吧?”谢时煜抱起楚枫,走出会议室,“专门买来给你躺的。”

——羊绒很保暖,就算楚枫没穿衣服躺在上面,也不会着凉。

楚枫没说

话,反正谢时煜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奢侈了。

谢时煜抱他离开这里,坐到车上去,准备回家。

咔嚓,谢时煜倾身帮他把安全带扣好。楚枫拢了拢谢时煜的西装外套,他的衬衫和裤子都被蹂`躏烂了,现在只有这一件外套和深沉的夜色可以蔽体。

楚枫把手伸进袖子里,努力把自己满身的种植痕迹都遮起来:

“有没有…裤子,借我一条。”

“别遮了。”谢时煜看着楚枫窸窸窣窣的动作,觉得可爱,但是小枫树今天已经很累了,他收回目光,开车上路:

“很快就到家了,再忍忍。”

楚枫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低下头,羞`耻地说:

“…会弄脏…车垫。”

谢时煜的车都是高级豪车,真皮内座,脏了不好擦洗。

“快流出来了?”

谢时煜挑眉看他。

“…嗯。”

楚枫别开脸,捏紧袖子,他拉了拉外套,谢时煜的西装外套对他来说有一点偏大,但还是不能盖住全部。

楚枫:“车垫……”

谢时煜:“你还有闲心管车垫?到时候换辆新车不就行了,这兰博基尼也开了好几年。”

——真是奢侈。

楚枫心里想,如果是现实,他肯定会教育谢时煜一顿,不过……反正是游戏,奢侈就奢侈吧。

谢时煜打着方向盘转弯,余光瞥了一眼乖乖坐着的小枫树,背挺得直直的,好像在憋着一股劲儿。

“还没到家吗?”楚枫忍不住问。

“快到了。”谢时煜一边说一边故意放慢了点车速,安慰他:

“回家就清洗。”

楚枫点点头,继续挺直了腰板,他倒也不是真的那么在意车垫,但是……真的弄脏,就太羞耻了。

安静的黎明,道路空空荡荡没有什么车,楚枫正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兰博基尼的轮胎摩擦过柏油路,发出呲呲的声音,突然,楚枫感觉不对劲。

角色小谢虽然100还原现实中的谢时煜,但是他们在游戏里因为分配了不同角色,依然要遵从角色设定

。24岁以上的谢时煜都是谢总裁,但是游戏里眼前这只小谢分明是谢校长,不是谢总裁,按照角色设定,他不应该有这么多钱的。

开豪车、铺羊绒地毯,一弄脏就扔掉换新的,活的相当奢侈。

“谢校长。”

“嗯?”

楚枫:“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车内一阵沉默。

楚枫从谢时煜的缄默中无师自通了一切:“你拿了学校的公款?”

这么一说,楚枫想起来了,高中小谢总抱怨机房的电脑太烂了,什么年代了竟然用的还是大`屁`股电脑,开机十分钟。他们联名要求学校跟换设施,谢校长一口答应,直到现在也没换。

楚枫曾经过问了一下这件事,教育局小谢宣称,已批准该高中更新设施,钱正在下发中,谢校长则表示,还没收到这笔钱,高中小谢们只能继续使用复古电脑进行学习。

校长谢时煜目不转睛地开着车,一声不吭。

“你说话。”楚枫蹙起眉,“上次说要给小谢更换的电脑去哪里了?十几万,教育局说拨款了。”

谢时煜沉默了一会,老实回答:

“买羊绒地毯了。”

楚枫:“……”

“你怎么能这样!那高中小谢要怎么办?他们还在用上个世纪的电脑学习,这能学出什么成果?”

楚枫充分发挥了教师天分,为学生小谢据理力争,痛批校长谢时煜的腐`败、不作为。

谢校长心想那群学渣有什么好学的,十几万扔进河里还能听个响,扔给那群小谢,简直毫无用处,还不如给他的小枫树买一块高级羊绒地毯躺一躺。

但他知道楚枫正在气头上,于是一声不吭。说到最后,楚枫实在气不过:

“停车,我在这里下!”

谢时煜抬眼一看,附近是一片别墅区,到谢总裁的住所了。

“亲爱的,你确定要在这里下?”

气愤的枫树伸出枝丫打开门:“就在这里,反正你们也说过,这座城还有谁没看过我这幅样子。你走吧,什么时候把学生小谢的电脑弄回来了,我

再跟你回去。”

楚枫条件反射性地伸腿,要下车——

“楚枫。”

坐在驾驶座上的谢时煜吞咽了一下,出声提醒:

“流出来了。”



高级别墅里,今夜的谢总裁意外地睡不着,他打开窗,在阳台站了一会,一边吹夜风,一边打开qq,刷新【枫树交流群】

群文件里都是已读,最近无人分享枫树新动态。

可能是楚枫没有来,也可能是……对方是个吃独食的。

不拍摄、不发表、不分享任何种树过程,自私得该死。

谢总裁最讨厌吃独食的,大家都建了这个群,就应该互惠互利。虽然他也从来不上传他跟楚枫的任何照片和视频。

看不到新鲜的楚枫,无聊得很。谢总裁关掉qq,正准备回去睡觉,突然,窗外车灯一闪——

这么晚还有路过的车,谢总裁眯起眼睛,觉得有些蹊跷。

更奇怪的事,那辆车的车速一直在减少,慢慢地停了下来。

谢总裁靠在窗边观察,这整片别墅区都是他的,按理说,除了他之外,不应该有别人还把车停在别墅区。

过了一会儿——

车门打开了!

先迈出来一条修长的腿,在夜色的衬托下,白的生嫩。接着再探出半身……

那个身高、模样,就算隔得很远,谢总裁也能认出来:

是楚枫!

他正准备跳窗出去,忽然,谢总裁看见楚枫的腰被驾驶座的人一勾,重新拖回车里去。

像刚探出壳的蜗牛又缩回了蜗牛壳里。

谢总裁深深皱眉,难道是楚枫想来他这里找他,结果被其他谢时煜抓住了吗?

而且,现在夜很深,温度较低,刚才那一眼,楚枫的腿上,并没有包裹着任何裤料。

谢时煜手撑着窗棂,想过去看看,吃独食的家伙很可恶,要是有人抢他的食吃……

谢总裁在心里冷笑,立刻翻窗出去。

楚枫被拖回去后,那辆兰博基尼的车门就自动上锁了。

谢总裁站在别墅的花园里,身前有一棵大

树,他看得见那辆车,车里的人却看不见他。

过了好一会儿,那辆车没什么动静,夜风凉凉地吹着。

谢总裁隐蔽地向那辆车移动过去,刚走了几步,他忽然看见,那车子震了震……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接着,那辆兰博基尼,肆无忌惮地在他的别墅区门口,震动了起来!

很好,好得很,特意开到他家门口玩这套……

谢总裁瞬间捏紧了拳,雷厉风行地走了过去。



“谢时煜…你……停下来!”

副驾驶座的座椅被放倒,包裹着西装外套的楚枫推拒着校长谢时煜。

“亲爱的。”

谢校长鼻梁上的眼镜,反着冰冷的光:

“你今晚不仅要当着我的面,在我的学校里,去安慰一整班的高三小谢,而且,结束之后,现在又要当着我的面,进谢总裁的别墅?

“你教教我要怎么忍下去?”

楚枫偏过头,不答话,他确实……有些忽略了校长小谢。谢校长一开始似乎还做得不错,高中各项设施都挺好的,但最近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拨给小谢换电脑的钱都拿走了。

人不患寡,但患不均。楚枫有时很难平衡好城里这么多的小谢。

谢时煜们之间似乎存在一种微妙的调解关系,比如,只要不是太过分,年龄大的谢时煜不会特别对年龄小的进行直接攻击。可只就会这样像谢校长似的,偷偷拿走给小谢换电脑的钱。

或者……早不开会,晚不开会,偏偏等楚枫要给小谢们发福利的时候,截胡来开会。

校长谢时煜正亲着他的侧颈,楚枫顺势抱住他的背:

“下次…会多陪陪你的……”



“你要陪谁?”

刺啦——!一声巨响。兰博基尼的车窗玻璃,突然被砸碎了!

车窗外,露出谢总裁暴躁阴鸷的脸:

“楚枫,你刚刚说你要陪谁啊?”

他砸碎的是驾驶座的玻璃,谢校长淋了一身玻璃渣子。

好在并没扎到他,校长谢时煜伸手,冷冷淡淡地拂掉衣服上的玻璃渣,

丝毫没有惊吓。

他俯卧在楚枫身上,宽厚的背将楚枫挡的严严实实,让谢总裁一片肌肤都看不到。

“滚起来!”谢总裁火冒三丈,他和校长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今天这人这么嚣张,开到他家门口得罪他!

“有点困难。”

谢校长不紧不慢地说。

他跟谢总裁没什么交集,不过反正这人也得罪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破罐子破摔,也就用不上什么好言好语,他护食似的挡住楚枫,挑衅般看了谢总裁一眼:

“没看我现在正忙着吗?”



火星四溅,一触即发。

赶在这两人爆发之前,楚枫软软地叫了一声:

“谢时煜……”

他伸出手,越过谢校长的背,往外伸,谢总裁烦躁地拽开拉博基尼的驾驶座门,一下坐进车里,加入他们。

谢总裁握住楚枫的手,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

楚枫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像白雪里盛开了梅花,红红点点,沿着手臂,一路向上,不知道是被亲吻了多少次。

谢时煜紧锁眉头,死死盯着谢校长:

“你弄的?”

谢校长不爱理他,头都没回,只顾捧着楚枫亲一亲,意味深长地说:

“今晚开会。”

谢总裁顿了一秒,立刻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痛骂了一声脏话。沉默了一会,仍不死心地问:

“会上几个人?”

谢校长像是起了坏心思,他挪开了一点身,谢总裁一下就看见他背后的楚枫,裹着他的西装外套,缩在他怀里。只看那幅模样,就知道小枫树被浇灌了多少次!

“来,楚枫,你最想见的谢总来看你了。”

校长谢时煜戴着眼镜,温温柔柔地说反话。

楚枫别开脸,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了?”谢校长故意道,“这不是你最想见的谢总吗?刚才还想跳我的车去他家找他,现在他来了,你怎么不说话呢?来,楚枫,告诉谢总,今晚开会几个人?”

谢总裁也非常配合,就在车里等着,拉着楚枫的手。

楚枫气不

过,谢时煜们经常会这样,刚才剑拔弩张的,他一开口,这些小谢就变得串通一气,合伙来捉弄他。

谢总裁轻轻挠了一下楚枫的手心,一反刚才的暴躁怒气,语气温柔缱绻:

“楚枫,你怎么不说话呢?”

“十……十三个。”

楚枫感觉到拉着他手的谢总裁猛地攥紧了拳头,眼神几乎要把他盯住一个洞来。

总裁谢时煜咬了咬牙,死活忍着,才没发作出来。楚枫最近再做什么高三老师,难免要开校园大会。等楚枫来他公司的时候,他再好好把枫树种在办公室里!

“他今晚太累了。”谢校长道,“谢总,要不,您先回去?”

“怎么是我回去。”谢总裁皮笑肉不笑,“他刚才要来我家,该回去的人是谁,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两只大谢时煜互相冷冷地打量。

楚枫看不下去,一手拉着一个,按往常一般是两人一齐平分了,但他今天实在太累:

“今晚…先去…校长……那边。”

现在他在玩师生校园play,按理说就是学生小谢和校董大谢享受,其他小谢要等玩其他play的时候才是主场。没有道理突然跑到谢总裁这里来。而且,上次公交车上,谢总裁已经享用过一次了。

虽然楚枫生气校长谢时煜抢了高中小谢们换电脑的钱,但,他其实也不太敢真的到总裁这里来,刚才开门只是……一时生气。

谢总裁性格霸道,要是他刚开完会,就来这儿,只会挑起谢总和谢校长的矛盾。谢总裁已经记恨了一个谢医生了,还是不要让小谢互相记恨的好。

听到楚枫的决意,校长谢时煜戴着眼镜,神色高深莫测。谢总裁记恨似的皱了下眉,只好放开楚枫的手。

没想到他一放开,楚枫伸手牵住他,暗示道:

“下次……去你公司。”

——职场play

谢总裁似乎被安抚到了,等楚枫进了他的公司,那就别想出去,天天留在办公室里,做绿植。

总裁谢时煜关掉车门,朝楚枫笑了一下:“那我等着。”



被砸碎车窗的兰博基尼驶入了地下停车库。

校长谢时煜如愿以偿地把楚枫带回了家。

浴室里热气氤氲,谢时煜坐在浴缸里,楚枫靠着他。

“水温怎么样?”谢时煜问。

“嗯,还好。”

热水一泡,睡意就像铺展开的茶叶,浸着大脑,楚枫昏昏欲睡,眼皮打架,双眼好几次闭过去。

滋滋——

浴缸上方,搭了一个防水支架,手机正在上面震动。

滋滋,滋滋——

像是qq的消息。昏沉沉间,楚枫问:“…什么消息来了。”

“你别管,乖乖睡吧。”谢时煜温柔地把楚枫抱起来,擦干,套进柔软的睡衣里,再抱到床上去。

滋滋滋滋滋——

楚枫手机没完没了地开始震动。谢校长搂着臂弯里的楚枫,眼神阴晴不定。

困倦的楚枫像一只乖巧的猫,窝在他的怀里。下一个滋滋声响起的时候,校长谢时煜伸手,拿起了楚枫的手机。

密码非常简单,是他的生日。

解开之后,谢校长饶有兴致地看着楚枫几千条qq消息,以及数百个电话。

——全部来自高三小谢。

等不到晚自习来奖励的楚枫,高三小谢急坏了,可又不能干什么,只能乖乖回到学生宿舍,疯狂楚枫,疯狂打电话。

谢校长眼神冷淡地点开班群,里面一帮十八九岁的小谢在那里大呼小叫,谢校长冷不丁地搜索了一下聊天记录,把时间定位在开会之前……

果然,楚枫全体成员,承诺今晚会来奖励之后,这群小毛孩高兴地像出笼的小鸟,叽叽喳喳讨论着如何讨要奖励。

二十六岁-婚后六年的谢时煜,看着这些讨论,不免觉得好笑,无非是一些掉牙的道具,要么就是拍拍照,录个视频,就能把自己激动地半死。

校长谢时煜不理会这全班小谢的吵嚷,已经四点多了,这群家伙还不睡觉,明天六点就要高三早读,看他们怎么起得来,快要高考的年龄,还满脑子想着种枫树,归根结底,还是作业太少。

谢校长说一不二,开始

使用楚枫的qq号,邀请了自己的校长账号加入群聊。

他转手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qq,同意加入群聊。



今晚对于谢校霸而言,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学渣的他,不能得到楚枫的考试奖励,只能在像今夜这样的时刻,得到平均分配性质的奖励。

然而,今晚,楚枫罕见地失约了。

他们晚自习一直等到了十一点,还没有半个人影,学校生活管理员来催促他们回宿舍,他们只能依依不舍地放下卷子。

躺在床榻上,谢校霸左思右想,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楚枫不是一个会随便放人鸽子的人,除非……

他真的来不了。

——为什么来不了?

凌晨四点,还没睡的校霸谢时煜在刷新班群,群名称从兴致勃勃的:今晚种枫树啦!重新变回了中规中矩的:高三(16)班。

忽然!群消息多了一条:

-不爱育人只爱育树-加入了该群。

谢时煜一皱眉,这是谁?怎么现在来加班群?班上所有人已经都在这里面了。

[你是谁?]

很快,这个陌生人修改了群昵称:

id:不爱育人只爱育树-26岁-谢校长

[同学们好呀!]

——woc!

——校长??!

群里炸开了锅,纷纷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26岁儒雅稳重的谢校长,轻描淡写地用楚枫的qq号,将自己升级为群管理,之后开始发布新的群公告:

【加作业】:

全体成员。你是谢小明,你的老师楚枫刚刚和你们伟大的校长在办公室里开会,现在他的腰真的很痛,请你写一封不少于500字的英文信安慰他吧!

_

谢校霸:

[草!!!!!!]

谢班长:[!!我就说楚枫老师怎么没来!]

复读谢:[靠!!气死了,禽/兽校长,妈的垃圾!]

[你把楚枫老师怎么样了!]

[我就说枫枫不会爽我们的约的!让我们看看我们的枫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