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74、谋杀者的回忆

我的书架

74、谋杀者的回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学的谢时煜背着黑书包, 走进老式居民楼。

残阳的余晖从楼道的通风口外透进来,在阴黑的楼梯里投下一小方血色。黄昏里,楼道里的垃圾散发出湿烂的霉臭。

这栋楼实在太旧, 楼里有好多人搬走了。谢时煜经过3楼的时候,抬头看着304的门牌,铁锈斑斑。

这里已经好几年没人住过了。

304室的小卖部叔叔好几年前就搬走了, 但他临走时的话,却阴魂不散地在谢时煜脑海里回荡:

“哎,小时煜,想不想杀了他?”

小卖部叔叔纪世明挂着一脸慈祥的笑容,憨态可掬地蹲下来, 摸摸小时煜的头, 说:

“叔叔看得出来哦~你在想什么。”

那天夜里下了雨,小时煜浑身淋湿了。

傍晚的时候,爸爸没钱吸`毒,回来要钱,把妈妈暴打了一顿,妈妈的肚子被踢到胃出血住院, 小时煜的脑袋也被敲破了,他刚从医院缝针回来,没有带雨伞, 额头上刚绑好的绷带有些湿漉漉的。

他盯着纪世明叔叔,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模样:

“我要回家了。”

纪世明意味深长地盯着他, 在小时煜转身走上四楼,一步一步在台阶上越来越远,即将要看不见的时候——

“那条丝带不是你拿的吗?”

纪世明突然道。

小时煜心里一顿。

现在,距离他亲眼目睹小卖部叔叔杀死虐猫男并分尸,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小卖部叔叔早就不再怀疑他了,现在突然提起来……

小时煜心里讶异,脚步却丝毫没停,嘴里还装作孩子气地嘟囔了一句:

“神经病!”

小时煜径直走回404室,砰——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纪世明听着小时煜的反应,耸了耸肩。

这孩子表现得就像一个熊孩子碰到一个怪叔叔,根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便不屑地骂一句神经病,然后摔门回家。

这表示,小时煜对蓝丝带毫无反应,他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个心思比较敏感家境又烂

的小屁孩。

三个月以来,无论是威胁他的好朋友楚枫,还是明里暗里的试探,小时煜都表现的完美无缺。纪世明挑不出任何毛病。

从理智的推论而言,只能得出这孩子跟冬夜里杀虐猫男的那次行动毫无关系。一个正常的孩子,不可能亲眼目睹邻居杀人分尸后,并偷走证据,还能保持三个月若无其事。

但纪世明有一种冥冥的直觉,他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猜想。

如果这三个月以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小时煜引导和表演的,那在他面前的这个年仅七岁的孩子,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魔鬼。

——比他自己都更可怕的魔鬼。

纪世明脸上浮现出慈蔼的笑容,他抱着打着奇怪死结的牛奶箱,下楼去,准备开车到附近的山上,把箱子里的东西处理一下。



小时煜躲在窗帘后,目睹纪世明叔叔踩着三轮车,后车厢上装着各种箱子,其中一箱是打了死结的牛奶箱,混迹其中,箱子上捆着的塑料绳,像两条打结的红蚯蚓。

小时煜知道,那个箱子里,装的是401室大婶的尸体。

准确说,是尸块。

小时煜从容地离开窗前,走回自己的卧室,从衣柜里拿出那条校服,打开口袋里的红领巾:

断裂的蓝丝带,乖顺地躺在里面。

这条蓝丝带是他偷来的关键性证据,上面有虐猫男的血迹,和小卖部叔叔的指纹。

现在,这条丝带有一些变化,中间染血的部分被小时煜“剪去”了,只剩下两端具有指纹的部分。

“剪去”的部分,被小时煜用来嫁祸401室的大婶。

当然,谢时煜不会蠢到真的用剪刀去剪断丝带,那样太刻意了,他小心地把带血的部分撕扯下来,这样丝带两端会有撕过的毛须须,而不是剪刀那样平整的断口。

这部分“剪去”的蓝丝带只沾有虐猫男的血迹,这部分对小时煜毫无用处。他并不需要向警方检举纪世明杀了虐猫男。

纪世明是他的底牌,未来有一天他杀了父亲时,警

方能在现场查到纪世明的指纹。

即使是七岁的小时煜也知道,谋杀案是熟人作案的比例高达80,如果父亲死了,警方第一个来排查的一定是他们家:妈妈和他,然后就是父亲在吸毒上的关系,看看社会上有没有仇敌。

不想被查的话,就一定要在现场给警方留下另一条全新的线索:纪世明。

如果纪世明叔叔真的是一个普通老实的人,仅凭一个指纹可能也不好嫁祸。因为杀人动机上说不通,纪世明只是居民楼下小卖部的店主,住在三楼的住户,和谢时煜的吸毒老爸属于一年也见不上两面的上下楼邻居关系。

警方会在杀人动机上有所迟疑。

然而,纪世明不是普通人,小时煜知道,这叔叔不仅不是普通人,甚至也不是普通罪犯,而是一个fbi都在通缉的连环杀人狂。

已经犯下十二起案子,仍然没被抓到,回国退休收手,内心是逍遥法外的猖獗得意,所以在杀虐猫男的时候纪世明并不像以前在美国作案那样仔细,连手套都没戴。

这可能是纪世明叔叔这么多年杀人生涯里,唯一留下来的指纹证据。

小时煜可以体会叔叔的心态,杀虐猫男和杀别人不一样,虐猫男的死很难被发现,死在一个老城区破旧居民楼的冬夜,身边没有任何亲朋好友。

而且,这里是中国,换了一个国度,没有人知道纪世明叔叔之前在美国连续犯下十二起分尸案。

在这里,他是一个崭新的人。而这个崭新的身份,却留下了致命的证据。

从纪世明竭嘶底里搜寻丝带的样子,小时煜可以知道,这条丝带一旦被曝光,纪世明这个“崭新”的退休生活,也要过不下去了。

这从侧面也可以说明,纪世明的身份,并不是那么牢不可破。

平常可能看不出疏漏,但在警方的大力追查下,一定能发现这个人诡异的地方。甚至,小时煜怀疑纪世明这个名字,也未必是小卖部叔叔真正从小长大的本名。这人可能有很

多身份证。

警方如果查到这个人有不止一张身份证,就会开始警惕。小时煜想到纪世明叔叔那张美国博士学历证,至少在学历上还用的“shiming ji”这个名字,不知道警方能不能查到美国那边的信息。

如果能通过指纹锁定到纪世明这个人,再通过多张身份张怀疑这个人有问题,甚至可以查到美国那边的信息,发现纪世明这个人确实是个杀人狂魔。那么杀人动机就很好解释了。

纪世明本身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犯。不需要特别的理由也可以杀人。住在三楼的时候见过几次谢时煜的爸爸,便把他当成目标猎物。

如果嫌疑人锁定成连环杀人狂,案件定性是无差别作案,那么,作为近亲跟吸毒父亲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的谢时煜,反而可以脱罪。这样,他和深受其害的妈妈,就会从最有动机的人变成完全不会被列入嫌疑人名单的人。

这是七岁的年幼谢时煜,为自己未来的打算。曾经他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依照他的年龄,就算真的杀了父亲,也不可能被判刑,但是……

那天,在少年宫门口的草地上,一起挖掘“宝藏”的楚枫跟他说:

“我们一起长大吧。”

如果他亲手杀掉吸毒的爸爸,肯定会被送到少管所,至少,不可能再跟楚枫一起上课放学了。就算还能上学,楚枫见到他,又会怎么想呢……

在那个冬夜,目睹小卖部叔叔杀人分尸的时候,小时煜突然找到了自己的替罪羊。

拿虚假的东西去嫁祸的话,是会被发现的。警方破案的时候,查证据、查动机、也会考量嫌疑人的口供。如果是假的,那终究是假的。

所以,要拿半真不假的东西去做事。比如,纪世明确实是杀人犯,那条蓝丝带确实是杀人的证据。往后提到这条沾有指纹的丝带的时候,纪世明叔叔不可能表现得像真的被嫁祸的无辜人那样自然。

小时煜把红领巾小心翼翼地包起来,剩余的蓝丝带重又藏进衣柜里。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

,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他考虑了事情可操作性,嫁祸给纪世明的计划,唯一的困难就是分尸。

纪世明叔叔杀人必定分尸,而且会切成三十几块,每一块必定都要用绳子打一个死结。

分尸需要强大的体力和充足的时间,小时煜在心里规划着,以他现在的体力要亲手分尸一米九几的父亲,十分有难度。

而且分尸之后,面部需要焚毁。最好的情况是警方根本无法辨认受害人是他父亲,这样就无法依照社会关系查到他和他妈妈,只能依照现场留下的唯一线索:指纹,直接搜查纪世明。

小时煜走到客厅,从冰箱里找出一袋牛奶,咕咚咕咚地喝起来,他要快点长高才行。他和他妈妈,已经快要受不了父亲了。

冰冷的牛奶咽下肚。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但小时煜隐隐不安着。

按照他的计划,他必须保护好他偷来的丝带,一旦被纪世明叔叔发现,那么先死的就是他了。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纪世明用楚枫威胁过他,利用104室的恋`童`癖,想让小时煜关心则乱供出蓝丝带的位置。结果都都被谢时煜巧妙地化解。

小时煜很清楚,一旦叔叔在他这里找不到答案,就会把目光投向其他人——

比如401室的大婶,虐猫男的走私同伙。

比起七岁的自己,这个大婶更有可能在那个夜晚去五楼走私仓库,因此恰好目击到纪世明叔叔杀人,最后顺手偷走了蓝丝带。

纪世明叔叔试探大婶的时候,小时煜利用“剪下来”的、对他没用的那部分蓝丝带,嫁祸给401室走私的大婶,所以那次冬夜的杀人案,就变成了:

402室虐猫男正在五楼走私仓库轻点货品,304室的小卖部大叔上去杀了他,于此同时,401室的大婶恰好也去五楼走私仓库要查看货物,目睹了这一切,仓皇之中拿走了蓝丝带,逃回401室。

——全程跟404室的谢时煜毫无关系。

于是,昨天夜里,小卖部叔叔出手,处理了401室的大婶,回收了“剪下”的

蓝丝带,并且以为,那就是蓝丝带的全部了。

今天,叔叔抱着装有大婶尸块的箱子,应该要去山上或者河边抛尸。

小时煜把喝完的牛奶杯泡进水池,开水,清洗——

哗啦、哗啦。

七岁的他反省着自己三个月以来的举动,应该来说,是没有留下破绽的。

小卖部叔叔处理了大婶,蓝丝带事件也就彻底翻篇了,叔叔应该了无后顾之忧。

但今天,纪世明还是拿蓝丝带的事来试探他:

“那条丝带真的不是你拿的?”

小时煜皱起眉头,把洗好的杯子搁在桌子上。

他没有留下任何破绽,小卖部叔叔没有任何理由来怀疑他。

但今天,为什么还是要这么问?

——是身为杀人狂魔的某种警觉吗。

小时煜擦了擦手,走回自己的房间。接下来的日子,他还是需要小心谨慎才好。



后来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小时煜看见居民楼下,小卖部挂着:

【冰柜打八折】

“哎哟,李大伟,这是什么活动?你家小卖部从来不打折的。”

结账的人打趣着问小卖部叔叔。

小时煜躲在小卖部后排挑选零食,他像机灵的野兔,竖起耳朵听:

纪世明伪装出“李大伟”那种老好人式的笑容:“哈哈,要搬走了。”

“哎!搬到哪里去?”

李大伟:“还没定呢。最近这里…生意也不景气。”

“那倒是,西城区嘛,都是老城区了,现在人都往东城区跑!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东城区那房租多贵呀!你真要搬家了?”

纪世明笑容可掬地点点头,十分客气地说:“这些年托你们照顾我的生意,也攒了一点小钱,到时候去东城区那边再开个小卖部……”

“哎别这么说!是我们受你照顾才对,平常送酒送烟送饮料,都是麻烦你呢……”

“哪里哪里。”

那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客套,终于结束了结账,那人拎着东西走了。纪世明坐在玻璃柜旁,瞧着四下

无人,他打开抽屉,拿出那支樱花味法国护手霜,开始保养他干燥的双手……

空气里渐渐弥漫出淡雅的花香。

小时煜皱了下鼻子,平心而论这个味道确实不算坏,但见过纪世明叔叔亲手杀人分尸,洗手涂护手霜保养的过程,小时煜闻到这个味道,就想起虐猫男流淌在客厅里的血和尸块。

“听到我要走,高兴吗?”

纪世明不再绷着李大伟的亲切语调,直言不讳地看向躲在货架后面的小时煜。

七岁的谢时煜不搭理他,径直从货架上拿了一排临期牛奶,便宜的袋装,他走到玻璃柜前:

“结账。”

纪世明:“开始喝牛奶了呀。”

明明是完全一样的牛奶,纪世明却故意一袋一袋仔细地去看:

“喝牛奶长高高呢,长得跟你爸差不多高的时候,你就可以——”

纪世明用手刀抹了下脖子,还夸张地发出砍头时的:

“咔嚓!”

“哈哈哈哈哈……”

他疯狂地笑作一团,像是发现了什么极有趣的东西。

小时煜:“有病。”

他拿着牛奶就要走。

啪——

纪世明一把拦住了他:“听过薛定谔的猫吗?”

“什么?”

“嗯……”纪世明仔细打量着小时煜:“跟七岁小孩讲薛定谔是有点太早了。你现在就处于这样,对我来说,非常有趣的状态。”

小时煜,从因果逻辑上,目前找不出任何一个证据,能够证明这孩子像个魔鬼,甚至无论从哪一个地方都找不出他“不正常”的踪迹,看起来是一个100的普通小孩。

但是,潜在的直觉又在冥冥之中告诉纪世明,他应该警戒着,小时煜不是那么简单。

现在,小时煜就像薛定谔实验里的那只猫,直到打开盖子之前,都无法知道猫是“死了”还是“活着”,纪世明同样也无法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普通小孩,还是真正的魔鬼。

——直到有一天他能见证这个孩子真的杀了那个吸毒老爸,才可以知道

,谢时煜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

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盖子之前,处于 “死”和“没有死”的量子叠加态,现在的七岁小时煜,对于纪世明而言,跟薛定谔的猫一样,处于是“是魔鬼”和“不是魔鬼”的量子叠加态。

薛定谔的魔鬼。

这比100纯魔鬼更让纪世明感兴趣,因为如果他现在就能100确定小时煜是个魔鬼,那么他一定会先解决掉这孩子,如果这孩子不是普通孩子,那么蓝丝带的事,或许这小家伙有机会在其中搞鬼。

但鉴于小时煜是薛定谔的魔鬼,而且没有任何线索指明他和蓝丝带事件有关,拿走蓝丝带的大婶也已经被他处理掉了。纪世明决意,他可以观察一下这个孩子。

“不要这么紧张。叔叔又不会拿你怎么样嘛。”

纪世明指着外面的□□:

“你看光天化日的,而且,我从不伤害孩子。”

纪世明故意这么说,他自忖这话说的并不假,在小时煜之前,确实没有一个孩子能够让他萌生杀意,因为太幼稚,配不上他的作品,他之前杀掉的都是青壮年,这让他更有成就感,如果不是威胁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他从不杀孩子和女人取乐:

“杀一些体能比自己弱小的东西,让我毫无成就感。”

小时煜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他知道纪世明叔叔是杀人狂。

但是,纪世明应该来说是不知道他知道叔叔是杀人狂的事情。

蓝丝带事件已经彻底解决了,而现在,纪世明像是要跟他剖白自己过去杀人的经历。

小时煜全身的警觉细胞都在振响,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听完了叔叔的杀人感想,那么,他还有命活着走出小卖部吗。

还是说……这只是最后的试探?

一个完全不知道小卖部叔叔底细的小孩,突然听到叔叔说他是杀人狂,并发表杀人感想

和一个已经知道邻居是杀人狂,却一直苦苦隐瞒伪装的小孩,突然听到叔叔自己坦白杀人感想……

这两种的表现、神情,是不是有不一样……如何不一样?要怎么演出来?

小时煜在心里飞快地盘算。

与此同时,纪世明的眼神也如毒蛇般盯着小时煜的一举一动,这个孩子的眼睛、眉毛、翕动的鼻翼、额边的汗珠,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纪世明伸手,捏住了小时煜的手腕,现在,这孩子的脉搏也在掌控之中。

“叔叔要搬走了,小时煜会不会舍不得叔叔呀?来,过来——”

嗒啦——

小卖部外又有人进来买东西了。

小时煜凝住心神,从表面上的旁人来看,他和小卖部叔叔的关系还不错,以前来小卖部跟叔叔的猫咪小奇一起玩,还时不时来小卖部买东西,妈妈销赃也是找小卖部叔叔……

如果他现在表现得很抗拒,会引起旁人的怀疑。

小时煜保持沉默一声不吭。

纪世明也恢复李大伟的神态。

那个旁人买完东西,走出去,走远了——

“嗯……”纪世明叔叔发出一声餍足的声音,“那个人背影跟我第九个作品有点像,虎背熊腰,挣扎的时候力气特别大,哈哈。”

小时煜不说话。

叔叔现在捏着他的脉搏。

小时煜一开始想要让自己冷静,很快意识到不对,一个正常的孩子听见平时老实人叔叔说着奇怪的话,抓住自己,一定会感觉到紧张。

小时煜开始在心里想一些让他紧张的事,比如,楚枫坐在他旁边认真听课的样子,乌溜溜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

嗒、嗒、嗒……

纪世明感觉到这个孩子的脉搏开始加快,很明显,他在紧张。

“别紧张,小时煜,叔叔都说了,不会对小孩出手。哦,倒不觉得孩子很可爱,所以怜惜他们。我从不觉得小孩子可爱,小孩绝不像大人想象的那样纯洁无邪。大人一长大,就容易忘记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的坏。

“不过,小孩比大人优越的一点就是,孩子永远有希望……”

纪世明突然低下头,靠近小时煜,轻轻说:

“你永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