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67、嫌疑人六只小谢

我的书架

67、嫌疑人六只小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表哥, 你有头绪了?”

楚枫从民政局走出来,左手拿着系统列的嫌疑人名单,右手执笔, 笔尖迟疑了一下, 最终划掉了20岁小谢。

“又排除一只了!表哥, 你刚刚是在民政局里破解了谢哥的密码问题吗?”

林岚很好奇领证的谢哥战力排名第几。

“没破解, 我只看了题, 直觉不是他。”楚枫道。

20岁小谢隐瞒的秘密, 是他犹豫结婚的原因, 他不是不想跟自己结婚而是想向自己坦白。那就侧面说明,犯下这件事的谢时煜,是20岁之前的他。

嫌疑人名单上,24岁谢医生是no2,7岁小时煜是no4, 10岁三年级小谢已被查明是全城最弱, 被病毒拿来充数当烟`雾`弹的。还剩下8岁、9岁、11-19岁,一共11只小谢。

楚枫的目光在一行行小谢里上下移动, 如果七岁小时煜藏起来的染血蓝丝带真的是为了嫁祸小卖部店主,那就说明谢时煜从小就有一个很想杀的人,他在心里谋算了很久,却一直没有行动, 在七岁那年目睹小卖部店主杀人时,灵机一动,把现场的染血蓝丝带拿走,为自己的以后作退路。

小时煜一直想要谋杀的人……

楚枫脑海里跳出一个唯一的人选:谢时煜吸毒的父亲。

据说他爸爸经常回来讨钱,有时毒瘾发作,就狠狠打他们母子, 楚枫小学时看到过好几次谢时煜身上有青瘀。当时小时煜只说是爬树跌伤的,小楚枫信以为真。

长大后,楚枫再回想起那些伤痕,渐渐猜到是怎么回事。但15岁以前他们还没正式谈恋爱,楚枫只是谢时煜的朋友,但凡一个具有情商的朋友,都不会当着人的面问:哎听说你父亲吸毒,你身上的伤是他打的吗?打得痛不痛?

谢时煜从不主动提父母的事,小楚枫自然也不会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回想起来,他对谢时煜以前的家庭其实并不了解。

楚枫最后一次听到谢时煜父亲的下落,是在十五岁他们谈恋爱的那个暑假。

高一学生楚枫,去谢时煜家监督学渣小谢做作业,他妈

妈很热情地倒了两杯汇源橙汁。进了房间,夏天的小风扇站在书桌上,努力晃动叶片,发出吱呀吱呀的叫唤,谢时煜嫌烦,啪地关了它:

“开空调吧。”

“嗯。”

楚枫应了一声,他低头抿了一口手里的橙汁,想了想,小心地试探了一句:

“对了,你爸呢?”

滴——

谢时煜拿着遥控器,淡定地摁开空调,动作没有一点点的不自然。

“死了。”

楚枫手一晃,橙汁在雪白的杯壁上翻出金黄的波浪,他立刻低头,喝了一大口。

咕咚——

橙汁咽下肚时,他听见谢时煜补了一句:

“吸毒过量。”



“喔。”

楚枫点点头,他双手捧着橙汁杯,不知道该对谢时煜说:请节哀,还是:恭喜你。

房间里,剩他和谢时煜,安静。

挂壁的老式空调,呜呜咽咽地吹出凉风来。十五岁的谢时煜穿着黑色工字背心,剃着干净的寸头,五官英俊逼人,他的身高正冲刺一米九,随意地坐到楚枫旁边,就投下一片阴影。

谢时煜拿起书桌上的橙汁,一饮而尽。

楚枫观察到他吞咽时、滚动的喉结,抬手拿杯子时、大臂上偾张的肌肉。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感受到谢时煜喷薄而出的力量,在他旁边散发着灼热的体温。

——和当年幼儿园里玩水枪的五岁谢团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谢时煜喝了一口橙汁,转头看楚枫:

“你从刚才就一直盯着我的身体看。”

“……”

楚枫:

“我没有。”

谢时煜喝着橙汁,眯起眼,戏谑地盯着楚枫。

“我没有!”

十五岁的楚枫用力地再次申明,躲在碎发后的小耳尖偷偷红了起来。

谢时煜二话不说,唰地伸手捏住楚枫的小耳尖:

“红了哦。”

!!

楚枫表面淡定:“…因为我现在很热。”

“热只会变烫不会变红吧。”谢时煜幽幽道。

楚枫:“你这样一直捏着它当然会变红。”

谢时煜:“噢

~,那你身`体好敏`感啊,随便捏一下就发红。”

“……”

楚枫换了个话题:

“你暑假作业写完了吗?”

谢时煜:“……哦。”



楚枫握着嫌疑人名单,笔尖停在十五岁小谢上。

——他爸爸真的是吸毒过量死的吗?

什么时候死的?那家伙就从谢时煜幼儿园时就在吸毒,早不死晚不死,谢时煜刚长大就死了。

楚枫回想起十五岁谢时煜的身材,甚至都不需要十五岁,谢时煜十二岁小学毕业就有一米七多了,相当于一个普通成年男子的身高。

凭谢时煜的性格和力量,五岁、七岁太小了,无法反抗不得不被打,长大了,怎么可能还由着他吸毒老爸放肆。

楚枫在十五岁高一小谢那儿划了一条线。

如果谢时煜真的亲手杀了父亲,那这只小谢就非常有可能是战力第一的【本体】,现在问题是,他爸到底什么时候死的?

楚枫记得谢时煜初中搬了新家,两室一卫一厅。

他高中再去的时候,发现谢时煜家客厅和两个卧室都装了空调,看起来是越过越好了。

那就说明十五岁时,他吸毒老爸就应该死了有段时间,谢时煜的妈妈才有时间攒下钱买空调改善条件。楚枫的笔尖在十五岁以下的小谢名单上游走。

十四、十三、十二……到底是哪一个?

“想不出来的话,你可以回现实里再想。”身旁的x开口:

“你城里有病毒,不安全。”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在耳畔,敬业的监管者又在关心玩家了。

楚枫忽然觉得,x的声音听久了……其实还有点好听。

虽然没有谢时煜的声音听起来俊朗、让人心情好,但有种……所谓低音炮的撩。

楚枫其实并不喜欢低音炮,有些男的会故意压低声线说话,好像铆足了力要贴着人的耳朵,像嗡嗡低飞的蚊子,听得让楚枫想拍死。

正常人不经过特意练习,是很难在日常说话中一直维持所谓的“低音炮”,但x的声带可能因为“船难”受损过,没有刻意压低声线,反倒听起来更为自然

舒坦。

但楚枫更好奇,如果x的声带能修复好受损的地方,有没有可能会更接近谢时煜那种俊朗的感觉?



“我还有多久的时间。”

楚枫在心里惦记着x,面上却一眼也不看他,若无其事地转头,问系统小精灵剩余时限。

“小主人不要急,还剩下69小时45分钟。只要在此之前找到本体就可以了!”系统小精灵说:

“你慢慢想,我们找准一个,一击必中,就能完美解除病毒!”

“表哥,四五点了,差不多也该回去吃饭了。”

楚枫点点头,他也想回现实里查查谢时煜的爸爸到底什么时候死的,只要知道年份,就差不多能确定几岁的了。

“那今天就到这吧。”

楚枫松手,嫌疑人名单在空中收束成卷轴,化成一段蓝色数据被系统小精灵的呆毛吸收了。

滴——

脑波断开连接,楚枫摘下梦想城游戏头套,想去找谢时煜的户口簿,在抽屉里翻了半天,只找到自己的户口本。

奇怪,明明一起放在这里的……

楚枫还想在找,伸出的指尖突然凝住。

谢时煜是死亡人口,户口、身份证已经被注销了。

楚枫想了想,默写出谢时煜以前的户籍地址。他打了个电话,很快托关系找到熟悉那片区的老户籍警,问谢时煜爸爸的下落。

“啊!是那个吸毒的啊,好像失踪很多年了吧。”

“…失踪?”

楚枫怔了一下,谢时煜的父亲明面上是失踪,但十五岁的小谢跟他说:

我爸死了,吸毒过量。

——除非,是他亲手……

楚枫:“确定是失踪,不是死亡吗?”

“其实……应该跟死了也没差吧,但严格来说不能这么讲。失踪死亡是要家属去申请的,而且必须失踪满四年,或者因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满二年,经有关机关证明该公民不可能生存,法律上才能判定为死亡。”

心脏突然被刺了一下,楚枫捏紧了手机,指尖用力得有些泛白。

下落不明、两年、经机关证明该公民不可能生存……

这些不经意

的话,让楚枫再次深刻意识到,谢时煜,已经是死亡人口了。

按照规定,家属应主动向公安机关办理户口注销手续,但经告知仍未办理的,公安机关可以凭借证明材料,直接注销死亡公民的户口。

国际航空事故,人人皆知。就算楚枫作为家属没有去申请谢时煜的失踪死亡证明,法律上也已经明确宣告谢时煜死亡,户口身份证全都被注销了。

而谢时煜的父亲,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失踪这么多年,很大概率是死了,但谁说不出死因,家属也不主动来注销。公安机关也没有能证明他确实死亡的材料,这个户口竟然苟延残喘到了今天。

楚枫:“能知道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吗?”

“嗯…这个不清楚,肯定有十年了吧。”

十年前,他们十九岁。

19岁,这个年龄范围又扩大了,没有用处。楚枫现在锁定的是15岁以前的谢时煜,排除战力第四的7岁、最弱的10岁,剩下14岁、13岁、12岁、11岁、9岁、8岁。

六只谢时煜里,必定有一只是战力no1的本体。

从户籍上查不出名堂,楚枫挂掉电话时,晚霞铺满了窗外的天空。

嗡嗡——

微信震动了一下,x发来一条消息:

[晚上好]

楚枫抬眼瞥了眼消息记录,上回聊天x的结尾是:[晚上再聊~]

“……”楚枫:

这位监管者还真是…孜孜不倦。

作者有话要说:  x:

孜孜不倦地撩的未亡人竟是自己老婆

——————————

感谢在2021-03-10 23:58:35~2021-03-13 03:26: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zzz74 2个;阿衍啾啾停停大宝贝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六乙シ 30瓶;恶龙嗷 24瓶;倪 20瓶;福生无量天尊 5瓶;花狸狐哨、儚無みずき 3瓶;呼噜呼噜毛、狸声、流年、蔚然成风、锦葵 1瓶;

非常感谢大

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