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X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燕子……”

“什么?”

“昨晚, 我梦到燕子了。”

x坐在心理医生的诊室,接受失忆治疗。

一般经历重大灾难的患者都会配备心理治疗,x失忆, 反而失去对那场灾难的印象,他的心理医生主要在帮助他恢复记忆, 寻找有关能验证他身份的关键信息。

“是,什么样的燕子?”

x沉默。

梦醒之后, 梦里的情境就像蒙了一层雾, 看不真切。

心理医生:“没有关系,慢慢来。”

x慢慢地在脑海里搜寻。医生建议他尽量只在每周的心理辅导疗程中去回想以前的事,平常不要自己去纠结、苦恼失去的记忆,如果每天都在不断逼迫自己回想,反而会适得其反,引发不必要的头痛症。

唰、唰。

钢笔在柔顺的纸张上记录, 那顺畅的写字声音听得人很舒服。

x看着眼前这位亚欧混血女医师, 她精通六国语言,在用不同的语言往纸张上写“燕子”这个单词。她写完, 把本子举给x看, 微笑:

“现在能看懂几个了?”

x看着上面飞舞的字迹:汉语-燕子,英语-swallow,法语-hirondelle

“good~你现在终于会一点法文了。”女医师欣慰道:“我们能改用法语交流吗?”

x摇摇头:“只会认单词。”

女医师 oh——了一声,语气有一些遗憾, 她脸上洋溢着富有感染力的微笑, 继续用中文对话。

她建议x平常没事可以多学习别国语言, 继续背点单词。失忆的人,总会去纠结自己的过去是怎么样的,总会去逼迫自己回想过去。

“你在日常生活里, 只要一发现自己的大脑里产生这种逼自己回想的念头,就去背单词,英语法语什么语都可以,能给你的脑海带来平静。

“学习语言也是刺激脑回路的一种方式。

“大脑的区域之间是有联系的,有时候只要一个接触、一个机会,可能你就能想起很关键的事情。但你不要

去强求这个东西,中文里怎么说的?叫作……对,随缘。”

x着女医师一张一合的烈焰大红唇,她的中文虽然说的很流利,但仍然带了一点异域的腔调,在他听来,有一丝违和。

——在游戏里听楚枫讲话,就没有这种违和感。

x再一次肯定自己应该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他目前处于南太平洋岛国,新喀里多尼亚,该地官方语言是法语,除此之外,美拉尼西亚语和波利尼西亚语也可以在此通用。

——但他一种语言也不会。

x想到两年前,他从手术台上醒来的时候,四五个医生护士围着他,一通鸟语叽叽喳喳。

医生们通过外貌判断他是一名亚裔,但他们华语日语韩语都不会说。最后双方用不流利的英文进行交流。x大致知道了自己的经历:

他遇到重大船难,被打捞上来时,全身大面积烧伤,肋骨断裂十根,腹腔大出血,脾脏破裂、外加颅内脑损伤……送到普通医院是救不了的,打捞他的渔民转念一想,把他送给了这个医疗机构。

该机构隶属于m国,目前正在研发新药,招募“志愿者”。x心里清楚,“志愿者”只是好听的说辞,其实就是不合法的人体实验,从m国搬来太平洋小岛国上偷偷进行,没人发现。

那个新药的致死率高达674,x成为了幸存的326。因为药的作用,他破烂的身体奇迹般支撑他做完了所有的手术,保住性命。

出院后,该机构还给他颁发了“国际优秀志愿者”证书,法语写的。

出院那天,没有人来送他,也没有人来接他。x浑身缠着绷带,他自己转着轮椅,缓缓滑出医疗机构白瓷砖的大厅。

外面的阳光盛烈,晃得他有一点睁不开眼。

轮椅滋溜滋溜地滑出去,x不知道去哪里,只漫无目的地滑着,有时轮椅的轮子滚过不平整的道路,卡到路上的小石子,咔哒、咔哒,总是转过不去。

白花花的阳光下,x停下转动轮椅的手,他微微抬头,路旁,翡翠绿的小灌木,现在他和它

们一般高。低矮的灌木,后面是一片蓝宝石的海。

海岛国家,人烟稀少,走到哪里都是海浪的呜咽与人作伴。

x看着碧蓝海面上奶油般的白浪沫,它们浮起来,升高、升高、又扑在沙滩上,死去、死去,循环往复,无休止地死去。

没有亲人、没有家、没有记忆、没有钱、没有护照、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x,在这一个语言不通的异域他乡,带着一身残疾,一个人转着轮椅,听路旁海浪死去的声音。



“现在让我们回去——

心理医生说:

“是什么样的燕子?”

这也是心理治疗的一个过程:折返聊天法。

人的大脑是一个十分神奇的构造,有时话到了嘴边,却忽然忘记要说什么,刚刚在书里看过的答案,考试就是写不出来。它就在脑海里,呼之欲出,却怎么也呼不出来,越是去想到底是什么,越是记不起来。

但只要过了那一个节点,聊天结束、考试结束,,忽然而然,想说的话、想写的答案,就冒出来了。

所以心理医生一般先提一个话题:燕子,然后搁置它,去聊别的,比如法语、语言单词、中文、聊x之前的经历,一段时间后,她再折回来,重提最开始的话题:燕子。

通过折返聊天法,x这次感觉梦里的燕子清晰了一些:

“是黑色的,很小,毛绒绒……”

“燕子是,在飞?唱歌?还是,只是停在那儿。”心理师用缓慢的语速询问。

“没有飞。”x有些迟疑,他像在脑内拼一副上千块的拼图,“它们……是那种没长大的雏燕,待在窝里。”

心理师唰唰唰地在本子上记录下x的话,她有一些激动,两年了,这是她的病患第一次回忆出真正的记忆片段!

看燕子窝,而且是亲眼看到毛绒绒的小雏燕,这种记忆场面是很珍贵的个人回忆,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而且,燕子是一种迁徙动物鸟类,每年生育也有固定时节。当时看燕子窝的场景可能在回忆里只有短短的一瞬,但能提供出当地的环境、气候,地

理方位、非常多的信息,甚至能帮助定位到x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心理医师:“你感觉那个燕子窝……是什么形状的?”

家燕、雨燕、海燕、不同种类的燕子搭的窝也不一样。家燕的窝一般是碗状,还有花瓶状、沙洞状……

“或者……”心理医师:“你觉得那个燕子有什么特别的?”

x顿了好久,缓缓道:

“它们的……腹部有一圈……”x仔细地回想着:

“有一些黄色的羽毛。”

心里医师迅速在google里敲下x对燕子的描述:

“金腰燕,在中国主要为夏候鸟,每年迁来中国的时间随地区而不同。南方较早,北方较晚。”

x迟疑了一会:“看燕子的时候应该是……春天。”

心理医生:“那就是中国南方。看燕子窝的地方呢?是树、还是……”

x的脑海里渐渐浮出破败的楼道,那灰色的水泥地在脑海里不断地清晰起来:

“是一栋楼,居民楼。”

心理医师握笔速记的手也有些激动,她的病患想起来的越来越多了!

她道:“居民楼,那……燕子窝应该在墙顶,你是怎么上去看的?梯"子还是……”

“木箱。”x感觉到看燕子这一幕的细节在脑海里愈发清晰:

“我踩在木箱上。”

燕子窝搭在墙角和天花板的夹角间,小雏燕冒出个圆滚滚的脑袋,啾啾啾地叫着,那天是个一个晴天,天很蓝……

心理医生:“你,踩在木箱上?”

x马上意识到她说的问题,他本人身高一米九多,没受伤之前他可能只需要踮一下脚,就能看到燕子窝里的小燕子,根本不需要踩木箱。

“那是我……小时候的事。”x感觉到脑海里的画面越来越清晰,他那时候很小,矮矮的一只站在木箱上,还要踮起脚去看燕子窝……

“等一下。”

x突然道:“我不是一个人去看的。”

心理医师笔一顿,她立刻抬头,眼神中是惊喜也是激动:

“有人跟你一起

去看燕子……?”

“…对。”x顿了一下,确定:

“对,有一个小男孩。”

心理医师握紧了笔,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她本以为患者x能回忆出燕子和居民楼已经非常了不得了,没想到,竟然这一个燕子片段套出了最关键的“人”的讯息。

——那可能是x的亲人、或者朋友,是跟他有非常直接关联的人!

心理医师:“能描述一下他吗?”

x:“他比我矮一点,应该跟我差不多小,一起在看燕子。”

心理医师:“那个孩子,有没有其他什么特征?”

x顿了顿,他的回忆里,是两个小朋友,背对着他,站在木箱上,开心地看小燕子啾啾啾。

心理医生:“那么,衣服?或者……”

“他背着一个书包。”x道,他的记忆像冒了眼的山泉,汩`汩流出:

“蓝色的书包。上面有……字母,一个单词。”

心理医生:“能想得起来吗?那个单词。”

x闭着眼,脑海里满是那个小男孩,那小家伙背着小蓝书包,站在他身旁,新鲜蓬勃的呼吸,就在他手臂旁边……近在咫尺。

作者有话要说:  近在咫尺呀

——————————————————————

感谢在2021-02-15 16:09:56~2021-02-18 23:55: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举个栗子、阿斯顿发、翼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取个名字真麻烦? 22瓶;咔咔、无铭方尖 20瓶;人影 10瓶;叶听、女巫城、abab 5瓶;柚鱼、江畔盼婵娟 3瓶;流年、小说越来越无聊了、鹤稻、青榕iris、含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