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56、童年篇·完

我的书架

56、童年篇·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纪世明兴奋地等待着小时煜的坦白。



出乎他的意料, 小时煜沉默了。

七岁的小谢盯着眼前自以为得胜的纪世明,叔叔漏算了一点,纪世明分明知道他从新华书店回来的时候, 差不多也是104室孙文程出来浇花的时刻,=但却没有再多想一层:

小时煜明明知道104室是什么人, 却依然还敢在那个时间段回来,换言之, 他从不避讳104室叔叔什么时候出来院子里浇花。

——他根本不怕104室的叔叔。

相反, 104室的叔叔很怕他。

纪世明叔叔如果能多想到这一点,就不会选择104室来作推手。如果他选择了楼里别的人来作威胁楚枫的推手,小时煜今天可能就真的会坦白,为了保护楚枫。

——但纪世明因为104室犯下的猥`亵`儿童罪,所以被蒙蔽了,他选择了104室, 注定他今天什么答案也听不到。

小时煜紧紧闭着嘴, 像一只严严实实的蚌。

上次纪世明指引楚枫去小巷子——104室叔叔上班会路过的地方,小时煜就注意到了纪世明的打算。

那天, 他带迷路的楚枫出来, 回到学校上课。放学后,小时煜一个人回了家,挑了一把称手的水果刀。

当夜,23点。

妈妈照常还没有回家。

七岁的小时煜拿着水果刀, 蹦蹦跳跳地下楼。

104室

楼层低, 晚上热, 孙文程家里的窗户照例是不关的。人到中年,难以再一觉睡到大天亮了,今夜, 他照旧起来上厕所。

哗啦、哗啦。

冲水,提裤子,孙文程打了个哈欠从厕所出来,他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凉凉的夜风从窗外吹来。

床边,窗帘拂动——

忽然!孙文程感觉到脖子一凉,他猛地张开眼,看见自己的喉结上刺着一把刀!

“!!啊……!”

“嘘。”

窗帘飘起,七岁的小时煜一身黑色,鬼魅般地走出来。

孙文程吓得发抖:“你干什么……你

想干什么啊!”

七岁的小时煜拿着刀,站在孙文程的床头,活像鬼片里爬出来的小鬼,他阴鸷地笑了笑:

“叔叔,你白天在小巷子里干嘛。”

“我…我没干嘛啊!”

孙文程反应过来了,小时煜是来替朋友出头了,孙文程一脸冤枉:

“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我就是去上班,路过那个巷子……然后你朋友就在那里了,不是我把他弄进来的!我发誓!我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过!”

拿刀的小时煜幽幽地看着孙文程:

“你是没碰他,但你看他了吧。”



——什么?

孙文程惊了,浑身冒冷汗,这小鬼什么意思?他今天是躲在屋子后面看了那个小男孩几眼,可他又没干嘛,圣人都还论迹不论心,怎么看一眼也不行了!

“别动。”

小时煜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刀尖刺着孙文程的喉结。孙文程感觉到脖子上轻微的痛感,他吓得浑身发抖:

“叔叔不动、不动……你千万不要…激动,刀…刀……能不能先拿开?”

小时煜四平八稳地握着刀,孙文程看得出来,这个小孩握刀的姿势非常娴熟,并不像其他走投无路的人顺手拿把刀、手握刀握的紧紧的,生怕抓不住刀。然而这种握法手指抓得太紧,时间一长就容易僵硬,反而越是握不住刀,稍微一碰,刀就会脱手。

孙文程观察到,这个七岁的小鬼握刀的状态很轻松,手指圈着刀柄,只用了七分力气,剩下三分留着调整,一旦猎物有任何挣扎动向,他可以随时切换刀尖的方向,狠狠扎进来——

孙文程本来还想伺机反制,但现在,他在小时煜的刀下,一动也不敢动。

小时煜握着锋利的水果刀,刀尖又往下刺了刺,吓得孙文程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他刚想开口求饶,就听小时煜道:

“叔叔,你听好了。下次你再看他一眼……”

孙文程以为这孩子要说常见的台词: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我就杀了你。”



孙文程惊恐地看向眼前这个魔鬼。

小时煜咧嘴笑了笑:“叔叔应该知道,我只有七岁,杀人是不犯法的,你报警也没有用,警察叔叔最多把我抓去教育一下。

“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我也要被送去教育,那不如就把你杀了吧,我还合算点。”

孙文程控制不住地全身发抖起来。

刺在他喉结上的刀顺着喉管滑下去,渐渐对准他的肺。

小时煜:“听说刺肺是最痛苦的,反正都杀人了,我肯定不会一刀捅死你那么简单,叔叔,我一定会帮你分尸哒。”

孙文程都快被吓哭了,他急促地地喘息着。

他被法律判过刑,他很清楚,以谢时煜的年纪,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的代名词,就算真的杀人分尸法律也判不了他,而且……

小时煜:“而且,我杀了叔叔之后,我一定会反咬一口说是叔叔对我做了不好的事,我才来杀你的。叔叔你有前科,大家都会相信我,同情我,倒是可能都不需要对我进行教育,直接可以无罪。”

孙文程觉得眼前的景象荒唐极了,他一个成年男性,竟然被一个七岁小孩威胁成这样。

但他不得不承认,这孩子说的都是对的。七岁的小时煜并不是他以前欺负过的未成年小孩,而是受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的小杀人魔。

——比成年的杀人狂魔更恐怖。

小时煜把刀对准孙文程的肺,划下一条血痕。

孙文程吓得要大叫,又生怕叫的太大声小时煜手一抖真的把他捅死了。他张着嘴,像一只哑了声的公鸡,满脸惊恐,活似鸡进了杀鸡厂,即将目睹自己被开水烫皮、活拔毛。

“别…别……求求你……”

“叔叔,你每天几点出门、几点睡觉,有什么生活习惯,我都一清二楚。你记好了,你再看他一眼,我就杀了你分尸!

“像我这种家庭的孩子,你应该很清楚,我干的出来。”

“听见了吗?”

孙文程被吓得满身冷汗,赶紧点头如捣蒜:

“听见了、听见了!

我一定不看,绝对不看……”

小时煜像厉鬼般幽幽地盯了叔叔一会,突然他抽刀收手,转身一跃,立刻从一楼窗户跳出去。他像一只敏捷的小黑豹,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此时,此刻。

孙文程拿着花洒,刚打开104室,就看见上次小巷里的小男孩,出现在无人的院子里。

他眼睛刚看了半眼,就瞥见那个小男孩一个隐约的人形,身体条件反射性地就把眼睛移开了。

——连小楚枫今天穿的什么样式的衣服他也没看清楚。

孙文程不由得在心里骂自己真贱,现在404室那小子又不在,他就算几百眼又能怎么样!

可是他真的怕。

他不敢。

万一呢?万一404那小子现在就躲在哪个角落观察他,上次进他家,也是无声无息就从窗户里翻进来了,吓死人。

104室孙文程是个怂包,连犯罪都只敢找儿童欺负,一旦有儿童展现出并不符合儿童的天真面孔,他便怕的要死。老话都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小孩子是无法收买的,成年人还可以用钱谈一谈看看能不能算了,孩子生起气来,说捅死你就捅死你,捅完了法律还要保护他。

孙文程拿儿童小时煜一点办法也没有。

砰——

一声重响,小楚枫转过头。

他看见104室的门刚刚好像开了,有个叔叔走出来,没走两步,像躲瘟疫似的落荒而逃,又躲回房间里去了。

——好奇怪。

好奇宝宝小楚枫从院子里走过来,他隔着一段距离,偷偷去看104室的窗户——

有个叔叔正在给自己的窗户安装防盗铁丝,防止有人爬进去,他气愤地敲着钉子,嘴里还小声地骂骂咧咧:

“变态!全是变态!连小孩都这么变态!”

他骂的很小声,像是生怕被什么人听见似的。叔叔一抬头,发现了他——

妈的!孙文程心里大骂一声:

这个瘟疫小男孩又来了!他赶紧移开自己的目光,挥手大骂:

“走开啊——!”

小楚枫被凶了一下,他背着小书包,默默又走回小院子里,继续等待。



小卖部,一扇铁门后

“我在家里等妈妈!你有病啊,放开我——唔!”

七岁小谢大叫起来,却被纪世明死死捂住嘴。

小时煜心里清楚,他必须扛住,不能承认。104室的叔叔被他敲打过,不可能会对楚枫做什么。

但他也不能一直在纪世明叔叔面前保持沉默,一个七岁小孩冷冷静静地沉默着不说话,看起来也太诡异了。

小时煜在心里模拟了一下,一个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七岁小屁孩会如何说话。他猜想叔叔一定要追问他那晚猫眼的事。

果然,纪世明逼问道:“别骗人了!叔叔那天看到你躲在猫眼后,你在看什么?”

“在看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结果看到你这个变态站在我家门口!!”

小时煜装作很不理智地用小手小脚去踢打揣叔叔,结果当然是被纪世明无情镇压,小时煜装作愤恨的样子,咒骂道:

“你就跟104室是一样的人!!恶心!你走开——”

小时煜做出又咬又揣的模样,死命想睁开纪世明,去救院子里的楚枫。

纪世明冰冷的眼瞳,仔细盯着眼前的小鬼。

——如果这是演出来的,那未免太逼真了。

纪世明在想,这个小鬼可能是真的把他当成跟104室一样的恋`童`癖,那天晚上在猫眼里看到他,吓得不敢吱声,然后此时又被自己抓住,朋友还在院子里,跟104室的恋`童`癖`同处,而他没法挣脱出桎梏,只能被囚困在小卖部里,隔着一扇铁门,不知道院子里在发生什么,像一只穷途末路的困兽。

小时煜也在一直观察他,在纪世明这么想的同时,小时煜很适时地流出两行眼泪,他眼睛红红的,像一只发狠的小幼狼,无能狂怒,狼狈不堪,死死盯着纪世明。

——演到这样应该够了吧?小时煜心想。

过了一会儿,纪世明叔叔渐渐松开了他。

——替他打开了小卖部的后门:

“滚吧

。”



小时煜没有忘记,走之前,恶狠狠地瞪了纪世明一眼,并放了两句小屁孩会说的狠话:“你给我等着!”

纪世明耸耸肩,浑不在意。

他看见气疯了的小时煜一鼓作气冲进院子里。

他没有看见,一走出后门的小时煜,脸上的泪就像关了水龙头一样,立刻止住,那红红的眼眶,吹了两下风,也恢复成原样。



“嘿。”

院子里,小楚枫一回头,看见小时煜忽然出现在他身后:

“等很久了吗?”

“不…不算很久。”小楚枫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他又自己偷偷跑到谢时煜家里了,小时煜不会生气吧。

小楚枫抢先转移话题:“你刚刚去哪里了?”

“嗯……就随便逛了逛。”小时煜轻描淡写地说着。

在小楚枫安静等他的时候,他被叔叔困在小卖部里,惊魂一刻,彻底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试探到这一步,纪世明叔叔也会收手了,居民楼里还有那么多别人,犯不着一直在他这浪费时间。

七岁的小时煜站在院子里,抬头,今天风和日丽,天很蓝。

“走吧。带你去看燕子。”

小时煜轻声说着,他手一伸,十分自然地就牵起了小楚枫。

——现在不是放学排队,没有老师要求他们必须手牵着手。

小楚枫有点害羞,他轻轻晃了晃被牵住的小手:

“你不用牵着我,你家我来过好多次了,不会迷路的。”

小时煜:“哦。”

小楚枫等了一小会儿,发现这人哦完竟也不放手,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牵着他,还越抓越紧。

小楚枫的小脸蛋微微发红,也不再说话了。

他们走到一楼回廊下,徐徐清风拂面而来。

“看那边。”

小时煜指着墙壁与天花板的夹角:“看到了吗?”

“真的!好大的燕子窝!”

小楚枫兴奋地跑过去,这个燕子窝和他之前在谢时煜家里看到过的燕子窝有一点不一样,是半圆环状的。

小楚枫:“

窝里有小燕子宝宝吗!”

小时煜:“有啊。”

小楚枫雀跃地跳了两下:“可是好高……看不到。”

“站到这上面来。”小时煜指着回廊下几个木箱子。

“这个箱子是……”小楚枫看了看附近居民的门牌号:104,“是那个叔叔的吧?我刚才看到他好像脾气很大,这样踩他的箱子,他等会儿会不会骂你啊?”

小时煜冷笑了一声:“他哪敢。”

小楚枫:??

小时煜拍了拍那几个装封完好的木箱:“踩吧,没事。”

小时煜牵起他漂亮的小王子,扶小楚枫爬上叠起来的木箱,爬到靠近墙顶的位置。

泥巴堆起来的燕子窝就在眼前。小王子楚枫新奇地朝里看,他的眼睛靠在燕子窝的洞口——

“啾啾!”

“啊,看到了!”小楚枫:“好几只!”

燕子宝宝圆头圆脑,毛绒绒,它们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睁着黑溜溜的眼睛,也新奇地望着窝外的人类幼崽:

“啾啾啾~”

“好可爱!”小楚枫开心地笑起来。

小时煜一步跨上木箱,和小楚枫站在一起,他看了几眼燕子宝宝,目光一一移,移到小楚枫的笑脸上。

——你更可爱。

这话太害臊了,他说不出口。七岁的小时煜默默不吱声,只是牵着小楚枫的手。

风渐渐吹来,那岁月一寸一寸地变长,他们都在长大。对小楚枫而言,去小时煜的家玩,是他在忙碌到要窒息的童年兴趣班里,唯一有兴趣的事。

对小时煜而言,会来和他一起观察小动物的小楚枫,是他黑暗压抑、危险到会丧命的童年里,唯一的期待。

燕子叽喳,晴空万里。两只小朋友手牵着手。

作者有话要说:  童年副本彻底结束,下章正式切回正常时间线

29岁寡味美人枫和29岁狼子野心的监管者x

————————————————————————————

感谢在2021-02-14 23:45:37~2021-02-15 16:0

9: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tiii高傲的曼陀罗 2个;今天又感冒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tiii高傲的曼陀罗 15个;吧唧吧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烟风月 30瓶;清晨在夏天 2瓶;流年、团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