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48、楚枫不想理你

我的书架

48、楚枫不想理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咯嗒——

冬日的夜晚, 504室的门打开。

高瘦男从里面走出来,他把写好的货单收进口袋,拿出钥匙。对着门转了几圈,锁好, 又拉了拉门把手, 再次确认锁严实了,他才缓缓下楼。

今夜外面下了一点毛毛雨, 云雾遮月, 楼道里漆黑漆黑。

摸黑其实也能回去, 但……高瘦男今日同那大婶有些不愉快, 他懒得委屈自己,左右这里又没人,何必那么小心谨慎委屈自己。

啪嗒。高瘦男打开手电筒,一道橙黄的光从楼道里亮起来。

401室的大婶在对面监视着, 一下看到五楼楼道明晃晃的黄光, 狠狠翻了个白眼,这窝囊男人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走私!

高瘦男似乎想象得出大婶气急败坏的嘴脸,她不爽他就爽了, 他故意晃着手电筒, 慢悠悠地下楼,态度极其嚣张。

刚下了七八级台阶,黄光手电筒照到了什么,高瘦男一顿, 他蹲下身:

——硬纸片?

高瘦男捡起来,仔细翻看着,牛皮色,像是从什么纸箱上剪下来的。

——他和大婶上来时, 台阶是干净的,没有这个东西。

高瘦男心里忽然生出一种猜想:难道刚才……

他猛地想起来他最开始进504室时没有随手关门,大婶中途走时,他也没有去确认门是关好的,只是听到了声音。

高瘦男立刻折回身,火速打开504室的门,进去翻找,把每一个货箱都转过来,看看它们的背面,把盖着布料的烟草也打开,桌子底下、床底下、衣柜、椅子,每一个地方他都看过去……

没有人。

一滴冷汗从额角冒出来,高瘦男捏着那一小片硬纸板,心里的猜想越来越真:

就在刚刚,他们的走私仓库,有人进来过。



快要过年了。

街上摆着卖红包、春联、大红灯笼的摊子,各家商铺都弄得喜庆洋洋,要在年前再赚一笔。

纪世明的小卖部也不例外,他用那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手,在小卖部门口贴上倒过来的大红福字。

“叔叔,歪

了。”

小时煜拿着一包大辣条,食指、嘴角,沾着吃过辣条的红油,他也不擦,还在不停地吃,吃得满手满嘴红红的,像个蠢孩子。

“喔,那往左一点?”

纪世明笑了笑,他也拿出慈祥叔叔的模样,对付蠢孩子。这小孩这段时间不知怎么回事,动不动就来他的小卖部晃悠。

他装在小卖部里的监控录像坏了,前两天下雨,他小卖部上面的雨披不知怎么破了个洞,冰冷的雨水顺着墙流下来,浸了摄像头,一下就坏了。

纪世明也一直也没拿去修,如果被别的邻居看到他一个不富裕的中年男,给自己破旧的小卖部装了昂贵的监控录像,还在修摄像头,那可不妙。

“我帮叔叔贴吧!”

天真烂漫的小时煜走过来,吃过辣条的手随意往裤子上擦擦,伸手就来帮叔叔贴红字。

啪叽,沾着红辣油的小脏手一个不小心,就碰到纪世明手上。

纪世明嫌弃的要死,他虽然现在是个小卖部中年男,但私下里是个会用法国进口女式护手霜润肤的人,这死小孩那手刚吃过廉价辣条,脏兮兮油叽叽的,就来碰他的东西!

纪世明绷住脸上的表情,四两拨千斤地弹走小时煜:“不用啦,叔叔会自己贴好的。”

他放下福字,赶紧去小卖部后面,拿出自己的进口aesop洗手液,仔仔细细连洗三遍手,再涂上l"oce樱花护手霜。

小时煜注视着叔叔的背影,挑挑眉,他趁这个空挡,淡定地走到小卖部的玻璃柜旁。

玻璃柜里摆放着一盒盒香烟。

小时煜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时间差不多了。据他观察,高瘦男每天傍晚会出门,走之前,会在小卖部顺道买一包烟。

小时煜知道,墙上挂钟后面有一个摄像头,监控录像。但他已经利用下雨这个机会,把那玩意搞坏了。

这几日他在小卖部晃悠,就是等待时机,有合适的时候,也可以创造时机,比如今天的辣条。

小时煜观察过,纪世明叔叔洗手、涂抹护手霜保养,至少需要三分钟。小时煜再一探头,居民

楼梯口,高瘦男已经走出来了。

三分钟,足够了。

小时煜从口袋里掏出那包走私烟,放进小卖部玻璃柜里。

他没有放在最中间,那样显得有点太刻意。他故意把这包烟放在玻璃柜里最左边的角落。

这盒烟的牌子和包装,整个城市的商铺都没卖,即使在最边角,常抽的烟民也会好奇这是什么新进的玩意儿,更何况,高瘦男是亲自走私它的人。

27、28秒……

高瘦男走过来了。

小时煜旁若无人地自己在小卖部里玩耍,他拿出口袋里的一只小恐龙,自己拿在手上,抓着小恐龙挥来挥去,嘴上发出:biubiubiu、啾啾啾,小孩子自言自语时会发出的拟声词。

高瘦男踏进小卖部。

一低头,就看见玩闹的臭小鬼。

他很不喜欢小孩子,他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七岁小谢,心想:傻"逼。

小卖部店主似乎有时会让这个臭小鬼看店,高瘦男以为今天也是这样,他不耐烦地用手指敲了敲玻璃柜:

“拿一包……”

霎时间,高瘦男噎住了。

他看到了……他走私的烟!

那包烟,就摆在他眼前,同周围的其他烟盒格格不入。

高手男顿时像被人掐住了喉咙,声带被剜去,半晌都说不出话。

耳边,是七岁孩童幼稚的玩闹声。

高瘦男浑浊的眼珠子转了转,他趁小时煜背过身的时候,赶紧去打开玻璃柜,要偷走那一包走私烟。

这男人在后面做什么小时煜一清二楚,他趁这家伙的手正要放到烟上的时候,猛地一回头,来了个人赃并获,当场抓住:

“哇哦——”

小时煜举起手中的小霸王龙,对准高瘦男:

“叔叔偷东西哦!”

“不是不是!”高瘦男逼自己对臭小鬼挤出几分和颜悦色:“叔叔是看你自己在玩,不好意思打扰你呀。”

高瘦男拿起那包走私烟,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票子,谄媚地递到小时煜面前:

“来,这是叔叔买烟的钱。”

小时煜先接过来,再嫌弃地看了一眼,说

:“五块钱……”

高瘦男嘶了一声,这臭小鬼!

他想偷了烟赶快走,咬咬牙,只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的,递给小时煜,逼自己再挤出和善的笑容:

“来,给你。叔叔走啦!”高瘦男揣上那包烟就溜:“对了,不要跟店主说我来过,行吧。”

小时煜手握五十五块钱,可爱地笑了起来:

“好哒!”



丝丝缕缕的花香,飘逸出来。

纪世明用粉色真丝巾擦干自己的手,涂上l"oce樱花护手霜。他低头,俯在自己的双手间,陶醉地闻了一下。

——香气扑鼻。

被七岁臭小鬼的辣条打扰的心情,重又恢复成平静、温和的状态。纪世明一脸慈祥的微笑,从小卖部后门走进来。

臭小鬼谢时煜拿着小恐龙,在他的小卖部里转来转去。纪世明温柔地走过去,蹲下来,赶客:

“小时煜呀,你要不要回家啦?你妈妈待会找你找不到怎么办呢。”

“喔——”

小时煜知道妈妈常年出去,根本不会来找他。但他就是在等小卖部叔叔亲自来赶他。

他似乎从小就知道,完成一项事情之后,不能急着走,否则就很容易被人看出你来的目的。他就是故意要在小卖部里赖着,跟叔叔多说几句话,再被赶走,这样会显得更自然。

小时煜挥了挥手:“那…叔叔再见!”

“小时煜拜拜~”

慈祥大叔和天真小孩互相挥挥手。

小时煜一蹦一跳地转身离开……

“喵、喵——”

黑白猫咪小奇,从小卖部侧边散步回来,它停在台阶上,眯起翠绿的猫眼,用粉嫩的小舌头舔着小猫爪。

“小奇。”纪世明笑了笑,他走过来,要来撸猫……

突然!前面的七岁小谢猛地转过身,像个熊孩子一样大叫:

“猫猫!是猫猫!”

小时煜一下子蹿过来,挡着叔叔,抢先一把抱起猫咪。

纪世明努力绷住脸,不翻白眼,自家的猫他还没摸上一摸,就被臭小鬼抱走。

更气人的是这猫也不知什么奴性,

小时煜抱着它,它一点也不挣扎,乖乖巧巧地卧在他怀里。纪世明平常自己伸手摸上两下,这孽畜就跟他伸爪子。

“喵——”

下一刻,纪世明就见自家的猫在小时煜怀里谄媚地蹭起来。

纪世明:“……”

“叔叔,我可不可以带它出去玩!”

小时煜仰起天真的小脸。

纪世明忽然想明白了,这小屁孩天天在他这小卖部里晃,就是想玩他的猫。

“喵——喵喵——”

小时煜眨巴着孩童的眼睛:“它好像很喜欢我呢!”

傍晚时分,街道有人路过,居民楼里也随时会有人出来,纪世明不好崩掉他老实好人“李大伟”的人设,只能和蔼地笑笑:

“好呀,那晚一点的时候你记得帮叔叔的猫送回来哦。”

“好哒!”

小时煜这才抱着猫,一蹦一跳地跑了。

夕阳下,一人抱着一猫,走在旧旧的老街上。

走出两条街之远,小时煜就不再蹦蹦跳跳,他手插`进口袋,里面,没有了那一包走私来的烟。

第一粒火星子,成功落在高瘦男和小卖部叔叔之间。



小楚枫一个人站在青少年宫门口。

期末考,他照例是全班第一,以语数英三科全部满分三百,碾压班级一众九十九、九十八分。

但考的好,不代表他寒假就会很好过。

但他爸妈能过得很好,等过年时,圆桌饭店的家宴上,他爸妈就能期待地等着七大姑八大姨们来不自量力地问他们儿子成绩。

到那时,他妈妈就能稍作谦逊地回答:

“成绩还行,语数英三百分吧……哎呀,他才一年级,谁知道以后读的怎 么样,现在就先蛮读蛮去吧。”

橙黄的夕阳浮在草地上。

青少年宫门口有一片很大的草坪。花丛、灌木、树,还有雕像、小广场、许多兴趣班放学的孩子就在上边疯野。

钢琴、国学班、英语班、珠心算、硬笔书法,每门课都是一周上两次,小楚枫白天上午几乎都没有空,晚上又要练钢琴,完成好几本并不开心的《

开心寒假》作业。

17:00

小楚枫背着书包从珠心算兴趣班里蹦出来,在草坪上等着。

每周一,妈妈的教育局要加班开会,爸爸在大学里有晚课,他们都不会那么早回家。

他可以在外面多玩一会再回家。

“hi~”

小楚枫一回头,小时煜从他身后冒出来。

小楚枫正要跟他打招呼……

“喵——喵喵——”

一只毛绒小猫,举到了楚枫面前。

“猫猫!”

小楚枫眼睛亮亮的,看着小猫咪,伸手去摸了摸,毛绒绒,小猫咪还伸出粉嫩的小猫爪,搭在他的手心里。

爪子上的猫咪肉垫软乎乎,捏起来好舒服。小楚枫一整天上兴趣班的阴郁都烟消云散。

每个上班上学的人都很讨厌周一,但小楚枫每次都盼望周一的到来。

周一17点之后,他可以和小时煜在青少年宫前大大的草坪上快乐地玩上一个小时,再回家!

那是他一周七天里,唯一感觉到自由快乐的时候。

他们一起喂过猫猫、抓过蝴蝶,小时煜教他爬石榴树,偷摘橘子,趴在松树林底下,用小铲子挖地,建立他们的地下“密室”,储藏他们的宝藏:

上学传的小纸条、小楚枫收集的好看石头,小时煜做的树叶笛子、他们一起摘的松果,在草地上捡到的喜鹊蓝羽毛……

这些“宝藏”,小楚枫如果自己带回家,很快就会被妈妈检查房间时搜到。

“这是什么东西?”、“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怎么这么多石头树叶脏死了!”、“地上什么垃圾你都捡来家里!”、“乱七八糟的堆在房间里像什么样子!”

“赶紧给我扔掉!”

小楚枫几乎能想到妈妈会怎么说。

“给你。”

小时煜把他带来的小铲子递给楚枫。

17:45

只剩最后15分钟,六点,楚枫就必须要赶回家里,否则爸妈回来发现五点下课的他竟然不在家,那就完蛋了。

在这最后十五分钟,他和谢时煜会挖开地下“密室”,埋进今天“收获”的宝贝!

“喵——”

黑白小猫咪睁着祖母绿般的眼睛,看着眼前两个努力挖地的小朋友。

“哇!上次埋的东西全部都在!”

小楚枫惊喜道:“我听说上周少年宫有人修剪草坪,我还怕他们会破坏我们的密室!”

小时煜:“不会的。我选的地方很安全,埋个十年二十年也没事!”

小楚枫和小时煜像两只小松鼠,他们拿着小铲子,把今天捡到的松果埋进去。

“那……”小楚枫抬起头,看着小时煜:

“我们等长大以后一起来挖开吧!”

低头挖地的小时煜突然浑身一僵。

——小楚枫是班上唯一会和他玩的小朋友。他很高兴,但他没有奢求那么远。

虽然小时煜年纪很小,但他能感受到,班上同学之所以没像幼儿园那样排挤他,多多少少是看在楚枫的面子上。

楚枫家境那么优越、学习那么优秀,是班级里的核心人物,也是一年级年段的风云人物。除了一班之外,二三四五六班的人,也都知道一班的楚枫。

在班里混,得罪跟楚枫关系很好的同桌谢时煜,没必要。

所以,小时煜在现在这个一年级的班里,没有受到幼儿园那样的孤立。

每次小时煜邀请楚枫来玩,他都会很努力地让自己的家里变得好玩一些,会给小楚枫带他想看的大蜘蛛、可爱的小猫咪,明年春天燕子飞来的时候,他再邀请楚枫来他家看燕子窝。

——但也就这样了。

能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谢时煜没有再往下奢求更多。或许,有一天,分班了,他和楚枫不再一起,楚枫便渐渐疏远他了。

也或许,还没到分班的时候,楚枫就对他家那些生活常见动物不再感兴趣了。

但现在,楚枫跟他说:等十年、二十年,我们长大后再来一起挖开童年的宝藏。

——我们一起长大吧!

小时煜忽然低下头去,不让小楚枫看到自己脸上的神情。

他的手抖了一下。

潜伏在走私犯的仓库里时,他没有手抖,把走私烟草放进小卖部里嫁祸给叔叔时,也

没有手抖。

但现在,小时煜握着小铲子的手,剧烈地颤抖着。他赶紧把小铲子放下,装作若无其事没听见的样子。

小楚枫皱起小脸,很不满:“你干嘛不说话啊。”



“……啊?”

小时煜压抑住心里的动容,他安慰自己,楚枫意识不到“一起长大”这样的承诺有多重。

或许,楚枫只是随口这么一说,还是不要抱着太大的期待好,期待越高,失望越痛。就算以后他还是会像幼儿园那样一个人孤零零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时煜装作没事人一样,表情平静地说:“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

小楚枫哼了一声:“你都不认真听我说话。”他用力地拿铲子在地上铲了两下:

“我说,等我们长大后再一起来挖开!”

小楚枫看着地里埋着的各种涂鸦小纸条、羽毛、松果、石头……

“不知道我们长大之后,这些东西还会留下来吗?”

“会的。”小时煜拿起小铲子,抬头望着小楚枫,夕阳的余晖在他们身后。

小时煜悄悄朝小楚枫身边靠近了一点,他笑着说:

“会留下来的,我说了,我选的地方很安全。”

——只要你还能记得这个约定。

黄昏,天空上万丈晚霞姹紫嫣红,小猫咪在他们脚边打转。小楚枫把今天捡来的宝贝放进他们的“密室”里,他雀跃地想:

不知道二十年多后他和谢时煜会是什么样。

那天的晚霞与猫,是楚枫不断上课上课上课的童年里,难得有色彩的记忆 。



29岁的楚枫睁开眼。

盯着卧室的天花板。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

昨晚,他梦到了和谢时煜在少年宫草坪上挖地的事。

最近这一段时间他都在查七岁的往事,查到小时煜居民楼里住着一个恋`童`癖犯罪大叔,楚枫本来以为可以就此破解7岁小谢的[密码问题]:

1、死者是谁?

2、凶手的门牌号?

结果一问,那位犯罪大叔是104室的。

是题目之外的人。

线索断了,没有进展。

七岁,一年级,是22年前的事,楚枫努力回忆了一些细节,但想不起来太多。

心有所思,夜有所梦。想起二十二年前,少年宫草坪上的宝藏“密室”,楚枫忽然想到,当年的七岁谢时煜,有没有可能在那里偷偷藏了什么关键东西?

楚枫立刻披衣起床,买动车票。

“哎?表哥,你醒了?我定了外卖……哎,不吃了吗?啊?要回老家??现在???”

“嗯。”

楚枫买了最近时间的动车票,现在交通发达,回去也就几个小时,倒不麻烦。

“各位旅客朋友大家好,欢迎乘坐本次列车g1314……”

楚枫买了靠窗的票,刚坐下,手机震了震:

x发来一条消息:

[早安]

楚枫挑眉。

——都是成年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这么殷勤地发早安,不是什么好兆头。

楚枫想好了他这辈子就准备这么跟游戏里的谢时煜一直过下去,没有开启另一段感情的意思,也不想跟人聊骚。

他懒得应付什么早安晚安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出去……后续一大堆问题。

楚枫默默把手机放在小桌板上,暂时不想回。



南半球,太平洋,某岛国。x盯着手机微信,等了十五分钟。

无人回复。

他想了想,想起楚枫表弟林岚的游戏id,于是x通过梦想城给林岚发了一条私信:

[你表哥在吗?]

游戏宅林岚早上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手机,他一下看到手机弹窗消息:最高监管者镀金的账号!

卧槽!!x大神亲自给他发私信!排面啊!这辈子值了!!!

林岚连嘴里的牙膏泡沫都没来得及吐掉,立刻打开手机,秒回:

[我表哥现在不在,他……在高铁上]

x:[能收得到微信吗?]

[当然能啊],林岚回去看了眼微信聊天框,他表哥发出两条消息,跟他报平安:

[上车了]

[明天回来。]

林岚转头就跟x大神实况转播:[我表哥刚才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