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42、魔鬼的试探

我的书架

42、魔鬼的试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卖部叔叔的目光下移。

他仔仔细细地盯着小时煜脸上每一处五官, 这孩子的表情……确实没有异常,没有那种被抓到的惊慌失措,也没有多余的紧张,他只是突然被抓住, 便像个吵死人的熊孩子一样叫起来。

“没什么、没什么。”小卖部叔叔温和地朝小时煜笑起来, “叔叔还以为……你在干什么坏事。”

小时煜白了他一眼,他装作幼稚地同叔叔虚与委蛇, 他们说了几句话, 叔叔转手摸了摸玻璃柜上的黑白小猫咪。

“谢谢你帮叔叔看店, 还帮叔叔找回了小奇。”

小卖部叔叔信守承诺地把掏出了褐色的20块钱, 递给小时煜:

“来,这是说好的,找猫咪的三十块。”

“谢谢叔叔!”

小时煜绽开天真开心的笑容,他拿着钱, 一蹦一跳地跑回家里。

一回到家, 小时煜迅速拿出本子和笔,把刚才在小卖部里看到的那几个英文字母画画一样的画出来。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叮铃、叮铃——

下课铃响了。楚枫收起语文课本,木色桌面上推来一张小纸条:

dr psy

shiming ji

小楚枫有点好奇地看向小时煜:“你从哪里弄来的?”

“嗯……”小时煜有点支吾, “在…邻居叔叔家看到的, 可能是奖状。”

“这应该是学历证吧。”小楚枫凑过来,趴到小时煜的小纸条上研究。

楚枫心里有一点紧张,psy是他英语课外班偶然间看到的单词,他有一点拿捏不准是怎么念的, 他偷偷在心里想了好几个读音,虽然他念错了小时煜也不会发现,但他不愿意在小时煜面前念错单词。

小楚枫调整好读音,面上一如既往地平静, 道:

“第一个dr应该是博士的意思,psy……是psychology心理学。后面的那个是他的名字的拼音吧,ji纪…shiming世明?”

小时煜在一旁听着、听着,目光就从小纸

条移到了小楚枫的脸上。

第一节课下课,外面的太阳已经很高了。小楚枫挨在他手边,看着他写的字母,乌黑的睫毛在小纸条上投下纤细的影。窗外的阳光透进来,金碎的光点落在小楚枫翘起的睫毛上,眨眼的时候,光点像碎落的雨,扑进空气里……

“嘿!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小楚枫猛地抬起头,盯着小时煜。

“…嗯。”

小时煜移开眼睛,不再看楚枫。

小楚枫有点生气了,他本以为会得到小时煜的惊叹,毕竟psychology这么难的台词他竟然记住了!他刚才还特别注意了自己的发音,结果就等来小时煜一个:嗯。

小楚枫气鼓鼓地看着谢时煜。

“你们在聊什么呀?”前面的孙兵转过头来,想加入他们的对话:

“哇!英文字母?谁写的?还有拼音?”

一年级的小朋友才刚刚学习拼音,小时煜连声母韵母都还没有认清楚,但同班的小楚枫和孙兵已经上过了课外班,赢在起跑线上,他们几乎立刻就拼出了那个名字:

“shiming ji, 实名鸡?”孙兵道:“这谁啊?”

小楚枫白眼。

孙兵:“这实名鸡还挺厉害的,是个博士啊。”

小楚枫想到小时煜说这是在邻居家看到的,他问:

“这个人是上次叫你找猫咪的那个邻居吗?”

小时煜嗯了一声。

小卖部叔叔果然很可疑。

心理学博士,还是国外的博士,小卖部叔叔可能只是一个幌子,或者说,现在这个小卖部叔叔并不是真的李大伟,真名可能叫纪世明。



“你们昨天有听收音机吗?英语频道。”

放学路上,小朋友们手牵着手一起走,小时煜突然道。

“没有。昨天回家去写数学作业了。”小楚枫被小时煜牵着小手。

“我听了我听了!”

前面的孙兵听见英语就来劲了,他没装逼成功一次非常难受,耿耿于怀。孙兵做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大发慈悲地对

小时煜说: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啊。”

谢时煜没有理会他的态度,径直道:“昨天下午,4点左右,好像放的是fbi的新闻。”

“噢~那个啊,那则新闻用词都很简单啊。”孙兵大夸海口,其实他根本听不懂,但他每天回家作业都有专门的家教辅导他,家教听得懂。

谢时煜:“昨天新闻说的什么?”

“说的……”孙兵正要说,突然想明白了,他嘿嘿一笑,对谢时煜说:

“你这么想知道?”

小时煜:“嗯。”

“哈哈!”孙兵终于抓住了小时煜的把柄,嘚瑟:“那你求我啊,求我我就告诉你。”

孙兵心想,上次这个姓谢的上树抱猫,摇了满树毛毛虫吓唬他,自己还没找他算账呢!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跑了!在他的想象里,后面那个姓谢的待会就不得不低三下四对他求饶,请求他告诉他英语新闻的内容,然后……

孙兵遐想着,他会清一清喉咙,在大家惊叹的目光里,说出昨天家教翻译的新闻内容,得到所有小朋友包括a班楚枫的赞叹!



孙兵正想着……

后边的小时煜淡淡地耸耸肩:“哦,那算了。”

孙兵一下子愣了。

周围的小朋友也没有对fbi新闻感兴趣的,都在说什么恐龙、遥控卡车……很快,后边的谢时煜就和楚枫了聊起了别的内容,完全不再关心什么英语新闻fbi。

这回孙兵急得抓耳挠腮,这可是他唯一装逼的机会,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小学二年级才会正式学英语。难道他要熬到那时候吗!

后面的谢时煜和楚枫在笑,不知聊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孙兵憋了半天,又回过头,冲谢时煜道:

“你不想知道fbi的新闻了吗?”

小时煜一只手牵着小楚枫,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冷冷酷酷地说:

“想啊。就怕你不知道。”

孙兵:“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都听得懂!!”

谢时煜偷偷捏了捏楚枫的小手心。小楚

枫很适时地说:

“你是b班的,听得懂吗?”

周围的小朋友又笑起来。

孙兵立时像炸了膛的枪:“b班又怎么样!你们可连英语班都没上过!”

谢时煜:“可是你也说不出来昨天fbi新闻讲的什么。”

孙兵:“谁说我说不出来!”

谢时煜:“那你说呗。”

孙兵:“我凭什么白白告诉你!你求我我才说。”

小时煜发出一声嘘声,后边的男生也跟着嘘起来。谢时煜伸手拍拍孙兵的肩膀:

“听不懂就直说,别找借口了。没事,好像这节目有重播,我到时候让a班的帮我听听。”

小时煜紧紧牵着英语a班小楚枫的手。

“靠!”孙兵骂了一声:

“谁说我听不懂!那新闻就是说fbi在探查一个案件。”

周围的小朋友也拔起耳朵听。

谢时煜:“我不会英语也听的出他们在查案件。什么案件?”

孙兵压低了声音,故作玄虚:

“连环杀人案,吓人吧?”

小时煜:“哦。”

孙兵:“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生的,无差别作案,已经连续杀死十二个人,而且每一个人都被分尸,第一具尸体被分成二十四块,之后每多杀一个人就多分一块,杀到第十二个人,就分尸三十六块了!”

有几个女生叫起来::“你不要再讲了!”

孙兵得意地哈哈大笑。

“最近新闻里不是也有吗?”楚枫转头对谢时煜道:

“说西城那边发现……”

谢时煜:“尸块。”

楚枫:“你知道?”

“嗯。”小时煜:“都是分尸案……”

“什么叫都是分尸案,这两个怎么能一样?”孙兵鄙夷道:“新闻里都说了,那只是切块抛尸,可能就是杀了人慌里慌张的,就这么切了扔到河里呗。又不一定是连环杀人呢。fbi那个可是震惊国外的大案,连杀十二个人,凶手到现在都抓不到!”

——分尸。

小时煜若有所思。

放学的队伍在路口分

别。

小楚枫在原地停驻了一会,看着小时煜一个人走进左边的岔道,越走越远。他顿了一下,走回右边回家的路。

左边的小时煜一路跑回家,阴黑的树影从他身边掠过。他在心里已经笃定了,小卖部叔叔就是新闻上的凶手,从国外回来,又忍不住犯案了。

——必须要赶紧告诉妈妈这件事。

“妈妈——”

小时煜打开门。

今天妈妈在家。似乎提前结束了“狩猎”,客厅里散落着一地的皮夹子和偷来的包。

妈妈慌里慌张地站起身,把东西都踢到沙发底下去,转过头,挤出几分笑容:

“煜煜,你回来啦。”

小时煜很懂事,他装作看不懂妈妈到底在干嘛,嗯了一声,走回自己的房间。

他一关门,就听到客厅里窸窸窣窣的声响,妈妈把偷来的各种包拖出来,清点钱财,分门别类地整理好。

“煜煜。”

吃完晚饭,小时煜站在小凳子上洗碗,妈妈交给他一个黑色塑料袋:

“你待会去把这个送给304室的叔叔吧。”

听话的小时煜,这次罕见地站着没有动。

妈妈:“怎么了?”

“妈妈。”小时煜没有接那个黑色塑料袋:

“304室的大叔有一点奇怪。”

妈妈放下她偷来的名牌包赃物,伸手摸了摸小时煜:“发生什么啦?”

小时煜:“304室的叔叔,不叫李大伟吧,他也不只是一个小卖部的叔叔,我看到…我看到他在听英语收音机。”

妈妈的神情有一些惊怔,忽然一笑:“你连这都发现了?304室的叔叔叫纪世明,李大伟只是……方便这么叫才用的名字。”

这回换小时煜感到惊讶了:“妈妈…知道他的名字吗?”

妈妈笑了笑:“傻孩子,像我们这样…倒卖东西赚钱的,都会有几个化名的。”

妈妈想了想,脸上露出几分歉疚:“但这是不好的事情噢,你不能学,你要好好读书,以后考一个好的大学,找一份正经的工作知道吗?”

小时煜:“可是……小卖

部叔叔他好像学历很高,他都听得懂英文的收音机。为什么他不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呢?”

“因为……”妈妈低垂着头,“有时候……正经的工作没有那么赚钱……好了!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了!去把袋子送去吧。”

小时煜:“可是!那天我看到叔叔在牛奶箱上打了很奇怪的结!而且他根本没有把牛奶箱搬到小卖部里去……”

“谢时煜。”



小时煜低下头,不再说了,他听话地提起黑袋子:

“我去就是了。”

小时煜闷闷地转头要走。

“煜煜。”

妈妈叫住他,谢时煜回过头,猛然看见妈妈手里握着一根红色塑料绳,上面打了一个很奇特的结!

跟小卖部叔叔的一模一样!

“这种死结打不开。”妈妈道,她拿了一柄剪刀,剪断:“ 这样才能打开。”

——必须用剪刀剪断的死结。

小时煜忽然明白了,小卖部叔叔牛奶箱里装的不是牛奶,而是需要卖给买家的赃物。如果给捆箱子的绳子打上这种死结,假设有人想偷看箱子里的货物,就需要解开这个绳结,并且重新打上去。

但这个绳结很特别,除了参与这一系列交易的人,比如妈妈、小卖部叔叔,他们会学这种绳结。其他没学过的外人是不可能会打这种结的。

如果买家收到小卖部叔叔的箱子,箱子上封条完好,还打着特别的绳结,从一定程度上能充分说明货物没有外人动过。

小时煜眨了眨眼睛。

“好啦!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妈妈蹲下来摸了摸小时煜的脑袋,“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但有时候又太聪明了,容易想七想八的,别想了。小卖部叔叔是一个很好的人呢。”



三楼。

七岁的小时煜左手提着黑袋子,站在304室的门口。

透过袋子的缝隙,他看到里面装着一些空的易拉罐,罐子下藏着好几个名牌包和会闪光的卡。

“叔叔是一个很好的人。”

脑海里回荡着妈妈的话



红色塑料绳、奇怪的打结方式、博士学历,叔叔身上的疑点,都有了很合理的解释。

一切都像他想太多。

小时煜伸手。

正要敲响304室的门——

“哎哟,这不是小时煜嘛!在这干嘛呀?”

谢时煜回头,看见401室的大婶,正从楼梯下爬上来。

玫红印花睡裙,裹着她肥胖的身躯,脖子上滴着汗,混合着她身上的廉价香水,扑鼻而来。

小时煜退后了半步。妈妈从来不自己亲自来找小卖部叔叔,很大原因就是这个会嚼人舌根的大婶。

大婶明明住在401室,是后面那栋楼的住户,却每天在他们这栋楼里巡逻一样走来走去。

妈妈是独居的女人,爸爸只有在外吸毒吸到没钱了才会回家,如果妈妈单独进304室大叔的房间,正巧被大婶撞见了,还不知会被说成什么样。那种话如果传到爸爸的耳朵里……

小时煜想了想,妈妈大概会被打死。

大婶亲切地朝他走来,笑眯眯:“小时煜,一个人在这干什么呀,怎么不回家呀?”

小时煜退后了半步,大婶审视的目光移到他的黑袋子上,脸上堆出带褶子的笑容:“这是什么呀?给阿姨看看吧!”

小时煜微微打开,露出袋子里的空易拉罐。

“喔!你还自己收集易拉罐来卖给这个大叔吗?真乖哟,乖孩子!”大婶说着,就要把脸贴到小时煜的脸上,似乎想要来亲亲他。

小时煜吓得退后了半步。

吱呀——

304室的门开了。

小卖部叔叔抓住小时煜。

他一把将小时煜拖进屋子,躲开了大婶。转头微笑:

“哎呀,大姐,散步呐?”

大婶讪讪的:“是啊。”

叔叔皮笑肉不笑:“散步去院子里啊,怎么在楼道里散步呢。”

大婶转了个身:“这不是正准备下去吗。”

小卖部大叔一针见血:“姐你住401是在后面那栋楼吧。最近好像老来我们这栋楼串门呀,是有什么认识的人要搬来了?

还是我们这栋楼…有宝贝?”

大婶:“没有没有!哈哈,我就是闲着逛逛嘛,我跟小谢家不都住四楼嘛,平常也有个交叉楼梯,互相串串门不也是挺好的!是吧,小时煜?”

小时煜默默不吱声。

叔叔笑着,三言两语送走了大婶,把小时煜接进屋里。

“给你。”

小时煜把黑袋子递过去。

他仔细观察着叔叔的反应。

小卖部叔叔神态自然,非常亲切和蔼,他打开黑袋子,看了看那些包和卡,然后从床底下抽出另一个黑袋子,递给小时煜:

“来,拿好了,你的小零食~!”

小时煜拎起沉甸甸的黑袋子,他知道,里面是钱,但在钱上面摆满了小当家干脆面、辣条和小饼干零食,糊弄人的。

——不知道糊弄谁。

他、叔叔、妈妈。都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时煜看了眼黑袋子,像个孩子那样稚嫩叫道:“哇!好多零食呀!”

叔叔眯起眼打量着小时煜:“开心吗?”

小时煜:“嗯!开心!”

他拎着黑袋子,像所有七岁的稚童一样,一蹦一跳地转身,要去开门,小时煜想快点离开叔叔的家……

咯嗒。

小时煜拉开门栓锁。

但门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吱呀——打开。

——门被钥匙反锁了。

小时煜心里一凉。

身后冒出叔叔凉飕飕的声音:

“别装了。”



“叔叔在说什么?”

“你今天,看过了我的学历证吧。”

纪世明跨步走来,按住门锁,不让小时煜开门。

小时煜定了定心,转过头,直面叔叔。

多说多错,小时煜选择沉默。

“今天的抽屉…很棒。”纪世明蹲下来跟小时煜说话:

“你发现了那个钥匙的位置,打开之后又转回去。你还发现了我的护手霜。”

纪世明低笑了几声,伸出自己的手,举到小时煜面前。

“你一定很好奇,你做的这么天衣无缝,为什么还会被我发现?”

纪世明盯着眼前这个孩子,想看到他害怕发抖的模样。这个小孩永远猜不到小卖部里早就被他装上了监控录像。小时煜不管在里面做什么,做的有多天衣无缝,都会被他发现。

小时煜直视眼前的中年男人,这个经常抱箱子的人,手保养的特别好,比女人还要白嫩,散发出淡雅的花香味。和这个男人的年龄生活极不相称。

“监控录像。”

小时煜冷静下来,想到了。

在当时的年代,装监控录像是很贵的。但……小卖部叔叔无所谓,他本来就不是靠小卖部赚钱。

纪世明的脸上有几分惊讶,很快那分惊讶变成了诡异的赞赏。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纪世明伸手放进小时煜的黑袋子里,抽出几包零食,随手扔掉:

“你比你妈妈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你根本不需要这些无聊的掩饰。”

啪——嗒。

小当家干脆面被扔掉了,露出底下赤`裸`裸的红色百元大钞。

小时煜还是不说话,他默默盯着叔叔的一举一动。

他每次来叔叔家,都是左手拎袋子,因为右手…裤子口袋里,有他随身带的美工刀,一旦有需要……

“叔叔不喜欢骗人的孩子。”纪世明从旁边的柜子上拿出一盒金箔玻璃,递给小时煜:

“所以我们都坦诚点。嗯?叔叔不叫李大伟,你也不是个幼稚的七岁小孩。我们都有秘密,所以互相帮忙保密好不好?”

哦,原来是给封口费。

小时煜低头,看着眼前那一盒昂贵的外国进口巧克力。

“费列罗。”

纪世明把那一盒巧克力放进小时煜的黑袋子里:

“意大利进口,榛子巧克力,回去尝尝吧,你会喜欢的。”

小时煜低头看着他从没见过的零食,透明玻璃盒、看不懂的英文,金箔纸包裹着巧克力球,精致漂亮。

咯嗒。

纪世明替小时煜打开锁,吱呀——门开了。

“走吧……”

他话还没说完,感觉身边唰啦蹿过一道黑影。

小时煜没有立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