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护士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咔哒。

楚枫扶着冰冻的谢医生开门下车, 回到医院。

3楼,诊室。

四周很安静,半开的窗户外, 透出树叶里吱吱的虫鸣,清凉的风吹来, 空气里有雨后湿漉的气味。楚枫吸了一口气,做好今晚会很惨的心理准备, 他准备给谢医生解冻。

哔——

【恭喜您, 冷冻针已解冻】

咔嚓、咔嚓

谢医生身上冰蓝色的冰块碎裂成薄片, 掉落在地。

楚枫低头,不愿跟谢时煜对视。他握着手机, 打开【小谢图鉴】

——不知道谢医生的心情值会掉到多少。

哔!哔——!

手机很快响起警报声:

【小谢图鉴提醒您,[谢医生]的角色心情值已处于极低状态,请尽快安抚!】

楚枫点击[谢医生]的图鉴剪影,查看:

心情值:3分

[展开详情]

-去花店买花,心情值93;

-发现楚枫穿着情`趣猫咪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厮混, 背包上还刻有‘吸血鬼先生专属’,心情值-80;

-被楚枫抱住叫老公,心情+40;

-发现楚枫叫老公只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其实是为了用冷冻针打他。心情-50;

剩余心情值:3

楚枫看着这可怜兮兮的3分,心情进度条上只剩一点点, 像手机电池电量的3, 只剩最后一 丝深红色,状态非常危急。

心情值低于0分,角色将会自动自杀。

【小谢图鉴再次提醒您,请以最快的速度安抚角色!】

“……”

楚枫主动坐在诊室里那张黑色皮床上,觉得腰腿都隐隐发麻。

坐在他面前的谢医生正在醒来, 白炽灯光下,谢时煜缓缓睁开眼睛。偏褐色的眼瞳还未聚焦,像冰质的琥珀石。

过了一会,谢医生彻底清醒,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楚枫看。楚枫无所遁形,只感觉到冰冷的目光在打量自己。谢时煜那双眼睛虽然是暖色调的褐瞳,但在医院冷霜般的光下,折射出一种无机质的冰

冷质感。

一片缄默,死寂在惨白的诊室里蔓延。

谢医生突然站起身,没有跟他生气,也没有指责他,什么话也没有,很随意地问:

“吃晚饭了吗?”

楚枫怔了一秒,摇摇头。不明白谢医生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个。

“做了你爱吃的可可蛋糕。”

谢医生抱住楚枫坐在黑色束缚皮床上的腿弯,把他抱下来,放在靠背椅上。谢医生转身打开冰柜,端出一个完整的褐色蛋糕胚体。

可可戚风蛋糕,圆圆的蛋糕面上还站着一只巧克力小熊。

楚枫有些惊怔,不知道谢医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谢时煜以前也总会给他做蛋糕,那家伙嫌外面卖的蛋糕都不健康,加糖太多,可能还含廉价糖精,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楚枫想吃什么甜食蛋糕,都是谢时煜亲手给他做。

谢时煜做的蛋糕也从来不加普通的白砂糖,糖摄入过多对人体很不健康,容易聚集过多热量。谢时煜用的是一些健身达人会吃的甜菊糖,甜度为蔗糖的三百倍,热值仅为蔗糖的三百分之一,摄入人体后不会被吸收,也不产生热量。

——就是自己做蛋糕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楚枫看着眼前圆圆的可可蛋糕,感到不可思议:

“你什么时候做的?”

他以前见过谢时煜给他做可可戚风蛋糕,先打蛋,分离蛋黄、蛋白,打发成蛋糕胚和奶油,一步一步亲手做出来,麻烦的要死,楚枫光看那蛋糕教程的步骤就觉得头大。

“下午吧。”

谢时煜拿出蛋糕刀,给楚枫切了一块,放进雪白的碟子里。

楚枫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会来?”

“我不知道。”谢医生说:

“所以我每天下午都会做一个。”

他顿了一会:

“但你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来。”

楚枫的心脏瞬间被鞭子抽了一下。

他想要说点什么,谢医生却朝他温柔地笑了笑,止住楚枫想说的辩解。

他们坐在桌子旁,安安静静地分享着可可小蛋糕,窗外飘进雨后湿新的气息,微风

细细,点滴未尽的雨露,从树叶上滴下来,打在玻璃窗上,发出滴嗒、隔了好一会,滴嗒,水滴清脆的声响,亦如当年雨夜捧花的夜晚。

“吃饱了吗?”谢医生问。

楚枫仔细观察着,谢医生的声音很轻柔,脸上的笑容十分淡雅,没有来逼问他和x之间的事情,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

哔——

【小谢图鉴提醒您,[谢医生]角色的心情值又下降一分,目前只剩:2分】

楚枫:……

他心里明白了,谢医生一直在等他主动,而他却在若无其事地吃蛋糕。再这么拖下去,谢医生的心情值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掉光。

楚枫放下吃光的蛋糕碟子和小叉子。

心情值只剩2分的谢医生,照旧笑得春风拂面,温柔地问他:

“还想吃吗?”

楚枫点点头。

谢医生微微挑眉,有点意外楚枫竟然还想吃,还没吃饱,他站起身,转身向冰柜:

“想吃点什…”

突然,背后一紧。

楚枫伸手从背后抱住谢时煜。

他坐在座椅上,比站起来的谢医生矮了一大截,一张脸紧紧贴着谢医生披着白大褂的后背。

谢时煜热热的体温从脸颊上传来,楚枫豁出去了,他抱紧谢医生的腰,小小声地说:

“想吃你的脱氧核糖核苷酸。”



谢医生慢悠悠地转头,目光意味深长,像是要将眼前人整个剥掉吃尽。

他打量着楚枫的全身,深蓝色的冰丝睡衣贴在楚枫身上,将他腰腿的线条勾勒得特别清晰。v字形的低领,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

谢时煜伸手,慢慢摸上那一段漂亮的脖子,指腹像羽毛一样,轻轻拂过楚枫修长的侧颈,最后停留在喉结处,带茧的指腹慢慢摩挲着楚枫的喉咙,带点似有似无的暗示,谢时煜低笑了一声:

“亲爱的,你今天会吃到撑的。”

楚枫低下头,像一只引颈就戮的天鹅,带着顺服的意味。

“今晚…随你。”



就在楚枫以为谢时煜马上会开始解皮带的时候,谢医生突然

松手,转身,走了。

楚枫:?

很快,谢医生拿来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袋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谢医生笑眯眯地递给他:

“拆开看看,给你的礼物。”

楚枫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撕开塑料包装,里面是一件叠的四四方方的新衣服。

——护士装!

还是女款,浅浅的粉色,浅得像白色一样的嫩粉,看起来更色。

楚枫:“谢时煜!”

谢医生温柔地对他微笑:“你说的,今晚随我。”

“……”楚枫:“我能收回这句话吗。”

哔——

楚枫眼前的空气上突然弹出一条通知框:

【出尔反尔、背信弃义、说话不算话,承诺了又违背约定!角色心情值将-3,[谢医生]的心情值将变为-1,心情<0,将启动自杀程序,请问您确定要这样做吗?】

楚枫:……

谢医生:“穿不穿?”

“……”楚枫:“…穿。”

楚枫展开叠好的女款护士装,码数:180cm,大腿的开叉开的特别高。

一看就是专门定制、蓄谋已久!

楚枫低下头,拉开冰丝睡衣的腰带……

“等等。”

谢医生长腿一迈,十分绅士地走到楚枫面前,把自己的手机放到手机支架上,打开录像功能,八千万像素的摄像头对准楚枫:

“好了,继续吧。”

“……你!”

楚枫嘀咕了一句:“…变态。”

谢医生像是没听见,他好整以暇地坐回靠背椅上,朝楚枫微笑:

“亲爱的,别老看我,看镜头。”

楚枫知道他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可怕的是谢医生的心情值直到现在这一刻也还是2分,丝毫没有变化。这人就是要等他真正穿上去了,才会有实在的愉悦感产生。

楚枫硬着头皮剥掉自己的睡衣,冰丝质的衣料从他身上滑落下来,落在地上,像萎落的花瓣。

漆黑的镜头直勾勾地对着他。

楚枫尽量无视那个手机,角色用的手机也是游戏里的虚拟手

机,就算拍下来,发到网上,也是发到梦想城里的角色虚拟网络,传播给其他谢时煜,不可能分享到真正的现实网络上。

——传播给其他谢时煜。这个突然的念头让楚枫心里一震,要是被其他谢时煜知道,他在谢医生这里这么的放`纵……

楚枫止住自己往下想的念头。他抖开护士装,套到身上,变态谢医生偷偷给他量身定制的,很合身,就是……有点短。

楚枫拉了一下大腿上开叉的衣角,想把它往下拉一点,发现太短了,根本拉不下来。他放弃。

叮——

【小谢图鉴提醒您,由于您听话地穿上了护士装,角色[谢医生]心情值+90】

楚枫:……

真变态。

谢医生从靠背椅上站起来。

楚枫听见声音,没有抬头,他现在不愿和谢时煜对视。

静默里,楚枫以为站起来的谢医生会朝他走来,但并没有。

当啷。

一声金属的清脆声,像是…放手术剪的瓷盘。

——谢医生在做什么?

楚枫非常不自在地穿着护士装,穿这还不如不穿,他低头问:

“我…我可以脱了吗?反正待会也要…脱。”

谢医生奇怪地问:“为什么要脱?”

他语气里竟还带着一股天真的疑惑。楚枫听了想骂人:

“不脱怎么睡觉?”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楚枫听见两声清脆的金属声响。

谢医生手里握着银亮的手术剪,朝楚枫走来,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

“亲爱的,剪个洞不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论搞颜色,没人搞得过谢哥

————————————

感谢在2021-01-07 21:15:57~2021-01-08 23:5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ghs!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ghs! 30瓶;恶龙嗷 20瓶;向阳、桥山、不会画画的蜡笔sama、唐可可 10瓶;k

ylin 2瓶;呼噜呼噜毛、叶不落、刘pp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