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嗒、嗒、嗒。

楚枫小心翼翼地下着楼梯。

他穿着白衬衫,扣子被谢医生扣到最上面一颗,黑西裤笔挺垂直,整个人衣冠楚楚、十分禁欲。

——没有人知道他黑西裤的里面是怎么样的。

楼梯的层数从3、2,减成1

楚枫神经紧绷,他站在楼梯上,一眼便看见在等他的x。

一米九多的身高靠着走廊的墙,背后的银枪卸下来,单手抱着。头微低,闭着眼睛似乎在休憩。修长的铁灰色大衣在医院走廊冷光的照射下,透出一股白,像雨中玻璃雾蒙蒙的白。

这人真的有点疯,楚枫心想,正常人是不会在楼下等他等四个小时,还一声不吭。

——除了谢时煜。

楚枫想起自己二十四岁的某一天,也像这样站在台阶上,一眼便看见雨夜捧花、等他四小时的谢时煜。

那天楚枫在加班,项目出了点问题,一组人加班加到夜里十点,才从公司门口走出来。夜晚的冷风从脖子口灌进去,楚枫一个人撑着伞,加班加的很累,晚饭也没有吃,似乎也饿过劲了,不想吃。

雨点敲在伞面上,滴滴答答,冰冷又寂寥。

公司出门的那条街有一条坡,走到底,拐个弯,就能看见地铁口,挤晚班车回家。

昏黄的路灯照出细密的斜雨丝,楚枫疲惫地下着台阶。

走到台阶底的时候,拐角突然转出一个熟悉的人!

“送你。”

一束花递到楚枫眼前。

谢时煜披着休闲的白色小西装外套,手捧一束浅紫色的洋桔梗,出现在楚枫的眼前。

夜里下着小雨,他的头发微微濡湿,站在这台阶下的转角,一直等他。

“你……”

楚枫哑然,立刻把淋湿的谢时煜捞进自己的伞里:

“你等多久了?什么时候来的!”

“嗯…六点吧。”

“你疯了?傻傻地站在这等了四个小时!你不会打个电话给我吗?”

“反正也没什么事。打电话告诉你就不浪漫了。”谢时煜笑了笑,伸手夺过楚枫的伞,撑高,另一只手牵起楚枫的手,放进大衣口袋里。

里面是一片温暖。

谢时煜见楚枫一直沉默,问:

“你不喜欢吗?”

楚枫低下头,看雨滴落在脚边的水洼里,泛起细小的涟漪,他被谢时煜牵着,掌心里传来暖融融的温度。

伞外是冷雨的世界,伞里是他和谢时煜、花和相握的手。

楚枫的脸颊有点微热的红,他悄悄靠近谢时煜,跟他贴在一起,轻声说:

“喜欢。”

他们一起回家。



“你下来了。”

x抬起头,发现了楚枫。

医院走廊明晃晃的白冷光,像一把开刃的刀,刺破了回忆里昏黄路灯下的雨夜花。楚枫立刻错开眼神。

可能是身高相仿的缘故,他老在x身上看见谢时煜的影子。楚枫吸了一口气,迅速而自然地对x装出惊讶模样:

“哎?你一直没有走吗?”

x:“我在等你。”

“为什么?”

“你表弟不放心,让我送你回家。”

x低头看了眼表,冷不丁道:

“你缴费缴了四个小时。”

“……”

楚枫浑身一僵。

监管者敏锐的目光看上来,像侦探在看嫌疑人。

“是出什么事了吗。”x犀利地问他。

——答得不好,就更加惹x起疑。楚枫神经紧绷。

尤其是他刚刚在x身上看到了谢时煜的既视感,被x这样看着,他脸颊开始发热,浑身紧张……

他越紧张、越夹紧,就越是感觉到那种流动的存在。

楚枫在心里痛骂变态谢医生!如果当着x的面,流出来……

——想想就想死!

楚枫把重心换到右脚上,轻微调整肢体姿势,显得非常自然放松,随口接道:

“处理了一下伤口。”

救火时,楚枫的大腿被划伤了,这个x也是知道的。他们向医院大门走去,x脸上没什么表情,楚枫硬着头皮在走。

医院的白光抛在身后,他们走进一汪夜色。夏夜的黑像稀了水的墨,清透地染在天幕、树梢、灌木、土地与石阶。虫鸣吱吱地在路旁叫。

在x看来,这气氛宁静美好。

他开口问:“腿伤还好吗?”

“还好,不严重。”

楚枫语气平淡,丝毫没有想一起散步的闲心。脚下加快步调,只想快点走,他梦想城的钥匙一直在林岚那放着,没有钥匙不能原地直接弹射出城。x现在要送他回去,他们就要一直走到城门那里!

x故意走的慢了些,想延长夏夜的宁静,楚枫超前了一个身位……

身后的腰腿都暴露在x的目光下。

——楚枫瞬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x的眼神带着热度,侦探般地打量他,像是发现了定案的证据。

楚枫立刻缓下脚步,x和他并肩而行,又问了一次:

“腿伤…真的没事?”

“是啊。”楚枫侧过头,笑了一下:“怎么了吗?”

“你走路姿势有点奇怪。”x幽幽道。

…!!

楚枫立刻随机应变:

“缝针了,医生打了局麻,我有点不适应。”

x理解地点了头。

楚枫放下心。

突然

嗞啦——

右脚一滑!

这段平地末端有一段台阶,楚枫专注应付x、和那会流动的玩意儿,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石阶。

他踩空了!

“小心。”

x迅速伸出手捞住他,搂过来,由于他在楚枫身后的缘故,这个动作几乎就像从背后抱住了楚枫。

楚枫在x的怀里死死低着头,肩膀轻微地发颤,连双手都颤抖起来。

——流…流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