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枫躺在医疗皮床上。

固定患者的黑色皮质束缚带,捆住他白皙纤细的手腕和脚踝。

黑色的眼罩蒙住楚枫的眼睛。

“…谢时煜?”

楚枫一下看不见了,突然降临的黑暗让他有些不安。谢时煜以前从来没有蒙过他的眼睛。

谢时煜没有理会他。

咔——

楚枫听见开手术灯的声音,高亮度的光照在他身上,皮肤都似乎有些发热。

当啷。

——从瓷盘里拿出手术剪的声音。

诊室很安静,更显得这些细微的响动声,极冰冷。

楚枫忍不住挣扎起来,束缚带紧紧地捆着他,不仅是手脚,连脖子、腰部,都被固定住,他连转头做不到,像一只被钉死的蝴蝶标本。

谢医生握着泛着银光的手术剪,逐渐逼近他……

忽然

一只手抚上了腰。

修长的食指勾住裤子边缘,慢条斯理地往下褪。

谢时煜的手上戴着手术用橡胶手套,冰凉、陌生的触感,轻轻地拂过腿,一直往下……

楚枫浑身颤抖起来。

“伤口很深。”

谢时煜看着楚枫的大腿外侧,细嫩的皮肤上拉开一道血口,像被金属条切割过,皮开肉绽渗着血。

“没事。”

楚枫说。梦想城连接的是脑波,游戏里受伤,现实里的身体也不会怎么样,不要在游戏里彻底死亡就行。

“这样还说没事?”谢医生的语气有些微的责备:

“这么深的伤口只能缝针了。先给你消毒,可能会有点痛,不要乱动。”

谢医生轻声细语地叮嘱病人,棉花沾着冰凉的酒精,在楚枫裸`露的大腿皮肤上摩擦。

有点疼,又有点痒。

楚枫迟疑着开口:

“你只是…帮我缝伤口?”

黑暗中,楚枫听见谢时煜笑了,声音很低,像压在胸腔里的气音:

“你期待我对你做什么?”

“没什么。”

楚枫快快地说。

消毒、局部麻醉,谢医生穿针引线,将他腿上血口缝合好。

咔哒。

冰凉的手术剪,剪断缝合线。

“好了。”

谢时煜手法精湛,伤患楚枫被固定在皮床上,没有感觉到太痛。

“你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楚枫的双手被黑色的皮带捆着,束缚在皮床的左右两侧,他挣了挣,皮床发出颤动的响声。

“别急。”谢医生按住他的手,“检查还没有结束。”

眼睛被蒙住,楚枫看不见谢时煜,他听见刺啦刺啦,谢医生把橡胶手套扔掉,又走回来……

——白衬衫被撩起来。

露出一截窄腰和柔软的肚子。像被翻过来的小刺猬,毫无防备地对着猎人。谢时煜微微眯起眼。

冷光下楚枫的皮肤白得晃眼,雪白的腰肢被黑皮带束缚住,皮质的带子泛着光,紧紧贴着腰线,勾勒出美好的弧度,谢时煜知道那截腰握上去的手感。

楚枫感觉到谢医生的目光,想逃避,却被绑住,无所遁形,只能指责没信用的谢时煜:

“你不是说…只缝伤口的吗?”

“你紧张什么。”

谢医生俯身,带着薄茧的指腹摸着楚枫的肚子,轻轻按压了一下:

“会疼吗?这里。”

楚枫摇头。

谢医生的手往下一点,摸着楚枫的下腹,又按了一下,力道稍稍加重了些:

“这里呢?”

楚枫还是摇头。

“腹部没有出血。内脏也没有破裂。”谢医生收回手,把撩起的白衬衫放下来,结束腹部检查。

楚枫松了一口气:

“那…我可以走了吗?”

“别急。”

谢医生伸手,轻轻拍了拍楚枫的脸颊,语调温柔:“嘴张开,我看看口腔有没有出血。”

楚枫双眼被蒙,什么也看不见,听话地张开嘴:

“啊——唔!”

谢时煜低头吻住了他!

舌尖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他口腔里的每一处。

吻得太深。每次和这只谢时煜接吻,楚枫都会有一种危险的窒息感,就快喘不上气的时候——

谢时煜结束了这个吻。

“没出血。”谢医生评价道。

“结…结束了吧?”楚枫喘息道,“可以放我走了吗?”

“检查结束了。”

谢医生收起手术剪,坐在皮床旁,亲切地对楚枫说:

“但是亲爱的,你缴费了吗?”



楚枫浑身僵住。

他被蒙着眼,看不见,只听见白大褂脱下来、挂在衣钩上的声音。

然后是一声拉链声。

咔哒。

谢时煜好像按了什么按钮。

皮床突然嗡嗡地震动起来,将楚枫的腰抬高——

“谢时煜你个骗子!”

楚枫被蒙眼、手脚被捆,挣扎不了,黑暗里他听见谢时煜笑了两声:

“别怕,今天会很温柔的。”



四个小时后。

楚枫汗涔涔地躺在皮床上,声嘶力竭。

——确实比往常温柔了许多,只有一次。

啪嗒、啪嗒。

谢医生解开了束缚带。

楚枫动了动手指,起不来,谢时煜很贴心地把他扶起来,从皮床旁边拿起楚枫的衣裤,替他穿上。

——谢医生行事有条不紊,脱他的衣服时,也会一丝不苟地把衣裤都叠好,放在旁边。

楚枫想到了校霸小谢和总裁小谢,那几个坏家伙就截然不同,每次直接上手撕,或者故意拿剪刀剪烂他的裤子,表现暴躁。

真实的谢时煜,则比较像个正常人,衣服扔床上、或地上,事后再收拾。

楚枫有些好奇,为什么同一个人会表现出这样的不同。梦想城切分出来的谢时煜全都是真实的,每一只谢时煜,都在现实里有过映射,否则不可能出现。

——但他想不起来谢医生的映射,在他的记忆里,谢时煜没有表现过这么明显的……变态感。

“在想什么?”

谢医生蹲下来,抬起楚枫的脚,帮他穿上裤子。

楚枫:“在想你为什么这么变态。”

谢医生像听见了什么极有趣的事,笑了两声。

他笑得像一只狐狸,在捣鼓什么坏主意。楚枫赶紧坐起来,自己提起裤子,准备溜:

“我去隔壁清洗一下……你就别跟来了。”

“恐怕来不及吧。”

谢时煜忽然说。

楚枫:“什么来不及?”

“楼下不是有一个人在等你吗?”谢时煜微笑着,摁开了桌子上的电脑屏幕。

监控录像里,楼下的走道上,有一道身影。

铁灰色的披风,靠着白色的墙,冷白灯光在顶上亮着,一道漆黑的影投在大理石地面上。

……x?

楚枫惊讶,这人…竟然没有走,而且一直站在那里,等了他这么久。

“让他一直这样等,不太好吧。”

谢医生语调轻快,说出来的话又是这么善解人意的体贴。

——但楚枫感觉到非常不妙,他赶紧道:“不是,这个人只是来救火的,我和他没什么……”

“嘘。”

谢医生用食指碰住楚枫的嘴唇:

“有朋友往来是很正常的,我又不是那种控制狂。你不用这么紧张地跟我解释。”

谢医生站起身,体贴地为楚枫开门,眉眼温柔:“去吧,别让你的朋友等太久了。”

“可是,我还没有洗…”

“含着去。”

谢医生道,声音有一丝冷,透着不容抗拒的意味。

什…?!

——楚枫有一点慌,谢医生不像谢校霸和其他小谢那样好糊弄,随口说两句求饶的话就会放过他,谢医生言出必行,只要话一说出口,就绝对会让他践行。

楚枫尽可能地放软了声音,想博取一些同情:

“谢时煜……会…会流出来的!”

谢医生披上白大褂,毫不客气地将楚枫“请”出了诊室。他站在门口,微笑着说:

“亲爱的,你夹紧,就不会流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