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也就是说……”

林岚紧张地吞咽了一下:“表哥你从第二中学下完车,炸弹才会启动。所以本来根本不可能炸到你?”

“嗯。”

——那这不就是谢哥干的!林岚整个人凌乱了:

“难…难道真的是…情杀?”

因为嫉妒,所以等楚枫从[第二中学]站下车,就把剩下的谢时煜都炸死!

楚枫摇摇头:“如果真是嫉妒,直接在学校装炸弹就好了。能炸死更多。”

“说…说的也是……”林岚道。

“而且。”楚枫看向窗外,淡淡地说:“如果他真的想杀,一定会杀光全城,只杀一小车,不是他的风格。”

林岚打了个寒颤,他表哥竟然能这么云淡风轻地说杀光:“哈…哈……谢哥不会这么可怕吧……”

楚枫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以他对谢时煜的了解,那家伙的性格一旦起了杀心,就一定会杀到底。同理,别的谢时煜肯定也有起杀心的,也会杀到底,那整座城就会出现大混乱。

——但他的城里很和谐。

小谢们虽然互相看不顺眼,但也不会真的大打出手,更别提互杀。

——生活在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城市里,大家实力都差不多,真互相残杀起来,就是全军覆没。好好共处,才是长久之道。

谢时煜那么聪明,楚枫觉得他不会去干炸死自己的蠢事。

——所以是要炸什么?

楚枫眯起眼,透过车窗,看着车后逐渐远去的那辆废弃公交车。



早上的夏天,淡金的光洒在公路上,废弃的公交车里,地板上铺着碎裂的车窗玻璃,映着阳光 。

一只新生蚊子,正从地板的缝隙里,孵化出来。

腿上带着黑白花纹,腹部有一点红,它张了张透明的翅膀,通过车窗,飞了出去……

人的肉眼不可能在这么远的距离看见那么微小的蚊子。

但系统的摄像头看见了:

已发现:红腹蚊

-罕见变异种

-携带>13000种的细菌,>34000种病毒

-被咬后……

病况不明,搜寻不到已知的治愈病例。

[极易对角色造成危害]

[危害级别:致命]

……

小小的红腹蚊迎风振翅,嗡嗡嗡,向西城的幼儿园飞去……

此刻,楚枫坐在新公交上,向东城驶去。

【由于角色管理权完全属于玩家,系统没有保护角色的义务】

【可不进行通知】

刷啦——

一瞬间,红腹蚊的信息全部从系统后台擦除。

白乎乎的系统小精灵,可可爱爱地趴在楚枫的手机屏幕里,睁着大眼睛。



哐当、哐当……

新公交车逐渐驶回[第二中学]站点。

道路两旁,绿冠叶子漏着夏天的光,斑驳的树影一丛一丛开在车窗上,又转瞬即逝,孩子似的奔下去,追不到影儿了。

咔嚓。

最后一片冰块闪了闪冰蓝的光,碎成冰渣子掉在地上。26岁的司机谢时煜首先解冻出来,林岚赶紧起身让出司机专座,自己坐到楚枫旁边:

“啊累死我了,总算不用开车了。”

熟悉的公交播报再度响起:[第二中学],就要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楚枫拍拍林岚:“走吧,下车了,送送你。”

“哎?那剩下的谢哥呢?”

十八岁和十九岁的谢时煜身上还挂着两块冰,马上就能出来了。

“他们解冻完自己会去上课……吧。”

——这个吧就很灵性。

林岚坐在座椅上,看着公交进站。他是在[第二中学]上车的,这个站点往前走两百米就是楚枫梦想城的城门,从那出去,他就能回去了。

啪——

后门开了。

林岚和楚枫站起来,向后走。

刚走了两步:

“等等,你刷卡了吗?”

前方谢司机传来问话。

林岚理直气壮:“我之前投过币了!”

“没问你。”谢时煜白了他一眼,目光意有所指,看向楚枫。

楚枫站在原地,轻轻叹了一口气。林岚感觉……他表哥好像有一种果然如此的认命感。

楚枫掉头往回走,走到最前面的刷卡机,拿出卡,滴——

[您的交通卡已欠费]

谢时煜抬眼看他:“行啊,欠费也不充?”

“我补…投币。”

“我要是没揪住你,你就准备逃票了?”谢时煜严肃地敲了敲刷卡机旁的公告:逃票者,罚款一百元。

林岚也走过来给楚枫帮腔,他不明白谢哥为什么要这么跟表哥斤斤计较:

“就一百块钱,表哥你就给他吧,我们走。”

氪金五六百万的楚枫,道:

“我没有钱。”

他伸手,状似无意地扶着刷卡机的铁杆,修长的手指若即若离地碰着谢时煜敲刷卡机的手,楚枫声音柔软:

“师傅,我可以用别的抵吗?”

谢时煜的目光在楚枫纤瘦的腰身间逡巡,偏褐的眼瞳在阳光下像琥珀一样好看,他一笑:

“这位乘客,您想用什么抵呢?”

——站在后面的林岚看得呆若木鸡。

这就是已婚人士的play吗!

谢哥冰冷的眼神扫射过来,就差在脸上写:您怎么还不滚?

林岚咻地蹿到后门:“表哥!我下车了!!”

楚枫:“拜拜~”



咔嚓、咔嚓,两声。

解冻完成。

18岁校霸谢时煜和19岁复读谢时煜一睁眼,就看到楚枫被摁在刷卡机的铁杆旁。

白衬衫的衣角被撩起来,塞进嘴里。

“草!”

谢校霸立刻摔掉小丑头罩,冲上来捏住楚枫的脚踝,嘴里嘀咕:“老男人下手真快。”

二十六的谢时煜正捏着楚枫的下巴尖接吻,懒得跟死小鬼计较。

楚枫伸手推了推校霸:“去……上课。”

“课有什么好上的?”十八的谢时煜摁住他的腿,“你不是不玩师生play了。”

“是啊,哪有绑匪绑到一半突然把人质放了,自己去学校上课的?” 十九的谢时煜随手扔掉小丑头罩,挤上来搂住他的肩。

二十六的谢时煜紧紧抱住他的腰。

三只小谢不怀好意地看向楚枫。

楚枫低下头,不敢同谢时煜对视。现在他是一名可怜的人质,被邪恶的绑匪们抓住,没有钱交赎金。

“想怎么做?嗯?”

邪恶的绑匪问他。

车窗外吹来微热的夏风,楚枫脸颊微红:

“轮…轮流吧。”



车水马龙。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在风中晃着叶子,一辆崭新的公交车停在站点附近,却迟迟不开动。

路过的小轿车纷纷摇下车窗,好奇地往公交车里看。

他们像是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也纷纷停驻不前,举起手机录像。

交通很快瘫痪,堵车了。

公交车里。

可怜的人质在哀求绑匪:

“至少…换个地方好不好?旅馆或者…回家,这里是…市区!”

车窗大开,连遮阳的帘子都撩起来,谢时煜将楚枫按在靠窗的座椅上:

“有差吗?这座城里还有谁没见过你这副样子?”

楚枫羞得说不出话,他紧紧抱住二十六岁的谢司机,整个人埋进谢时煜的胸膛,遮住自己的脸。

裸露的背脊在阳光下一片光洁。

咔嚓、咔嚓,又被车窗外的围观小谢拍下来。

——明天,这段视频就会传遍大街小巷,每一只谢时煜都会看到。

皱巴巴的白衬衫被校霸谢时煜踩在脚底。楚枫羞得蜷缩起来,极致的羞耻下又生出一丝“没关系”的亲昵感。他的城里全都是谢时煜,他们结婚七年,相识二十年,他什么样子谢时煜没见过。

叩叩叩。

车窗玻璃被敲了三下。

二十岁的谢时煜开着驾校的车,摇下玻璃,不知从哪变出一杆晾衣杆,戳着车窗,笑得很贱:

“可以加入吗?”

“滚。”

十九岁的谢时煜砰地关上窗!他最恨二十岁的谢时煜,他拼死拼活复读一年,一年都见不到楚枫,终于考上了楚枫所在的名牌大学。

然后二十岁的谢时煜快快乐乐跟楚枫结婚登记了!

“去…去没人的地方。”楚枫趁机捏住十九岁谢时煜的袖子,哀求他。

三只谢时煜眼神交流了一秒,达成共识。

他们也不想有别的不速之谢又来分一杯楚。

谢司机起身去开车。

公交车驶向无人的郊区。

道路旁,掠过的树影一丛一丛地爬上窗,两侧楼房渐渐低平,喇叭声、车轮声越来越少,城市的喧嚣渐行渐远,郊外宁静的像夏日黄昏远曳的蝉声。

突然,翁——!

楚枫猛地听到一种耳熟的声音,车轮蹭过柏油路的摩擦声,听得人肾上腺素增高,懂车的男人一听就听得出来,这绝对是顶级豪车。

——兰博基尼!

先前被钓来撞车的谢总裁,不知从哪又搞了一辆兰博基尼,直接追上来!

谢司机骂了一声,公交车,加速。

——再怎么加速,也是辆普通公交。

而对方,是兰博基尼。

砰——!!!

兰博基尼跑车的车头猛地撞上公交车尾,嗞啦!!后车窗玻璃碎裂,公交车立刻就被逼停。

谢总裁一身西装下车,眼神阴鸷的可怕。他一眼也没看撞烂的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直接上前,一脚踹烂公交车门,上来——

第一眼,就看到楚枫没穿衣服,身旁有好几只谢时煜。

心情立刻-10

【小谢图鉴提醒你,该小谢心情值已降为5,请立刻进行安抚!】

楚枫:……

心情只剩5的谢总裁没工夫说废话,他朝楚枫走去,一米九二的压迫感迎面而来,像阴影一样笼罩着楚枫。

谢时煜单手扯下领带,绑住楚枫白皙的手腕,吊在公交车扶手环上。

楚枫低头,不敢反抗,低头的目光让他看不见谢总裁的表情,但他看见谢时煜的另一只手,在解皮带……

“谁准你第一个做的?”

校霸谢时煜猛地拦住谢总裁,嚣张道:

“老男人要学会礼让。我年纪最小,我先做。”

谢总裁轻蔑地看了眼十八岁的自己,笑了一声:

“是啊,你最小了。”

“…!!”

二十六的谢时煜不想掺和这种无聊的大小争吵,他一脸成熟的风度,抬起楚枫的脸:

“让他自己选,谁先来?”

四只谢时煜同时看向楚枫。

一只心情值5,另外三只心情值55。

楚枫撇开脸,手腕被绑吊着,他只能尽力挺起身躯,前倾,靠在谢总裁的怀里,埋住:

“…你先来。”

另外三只谢时煜的心情值唰啦啦-10!

盛夏蝉鸣一声、一声,在郊外的林里拖长了音。这只休了音,那只又唱起来,一轮又一轮,永不停息地唱着夏天。

楚枫被熟悉的体温包裹着,被熟悉的手碰着,只要一呼吸,就能闻到属于谢时煜的气息,比现实里那些淡到没有任何活人气味的冰冷衬衫,要好闻几百倍。

吻从唇开始往下蔓延,身前身后都是拥抱。楚枫缓缓闭上眼睛,沉浸在仲夏的梦里。

一个人是一座城。

他的城中满是所爱之人。

……

夕阳西下,公交车窗外透过半壁斜阳,郊区林野染着黄昏的橙红。

叮——

【小谢图鉴】已更新:

[18岁校霸谢时煜]

[19岁复读谢时煜]

[26岁开车谢时煜]

[被撞坏兰博基尼的总裁谢时煜]

心情均为:100

状态:一身清爽

待到夜幕降临,繁忙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系统小精灵在后台偷偷更新日记:

主人:楚枫

心情:100

状态:一身白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