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x用了很强的道德的意志克制住自己的手,毕竟小美人还有丈夫。

——虽然寡了。

想到这点,x很不道德地感到一丝愉悦。

距爆炸2分15秒

猩红的倒计时映在两人的眼瞳中。

楚枫动作标准地抱着炸弹。

此刻拆弹姿势:屈居人下。

车窗外的夏风像热热的电吹风拂过脸颊,楚枫非常不爽,身上的监管者离他极近,几乎就贴在他面庞上方。

这家伙大夏天还穿着铁灰色长披风,身后背着长杆银枪,浑身缠着绷带,造型奇特得像个动漫人物,只靠剪影就能辨识出来。

公交车哐当、哐当地行进,路旁的树奔跑倒退。突然,前边开车的林岚大叫:

“有人!前面有人拦我!”

楚枫抬眼望去,路边,另一位司机谢时煜用力地挥帽子,示意停车!

——已经开到终点站:公交公司。司机该换班了。

监管者:“不用管,你继续往前开。”

“…好…好!”

林岚紧张地看了一眼车速盘,保持在安全的55,一直向前开,幸好这条路上没有什么障碍,林岚暗自松了一口气。

夏天的太阳一寸一寸升高,公交车逐渐驶离市区,楚枫看了眼窗外,这条路是整座城里最长的路,连通东西两城。

他刚开始建城时,怕年纪大的小谢会去欺负年纪小的小谢,就划了一条河,将整座城分成东西两半。东城放初高中以上的谢时煜,西城放幼儿园小学的谢时煜。

观察一段时间后,楚枫发现谢时煜们虽然会吵架,但并不会大打出手,于是又建了公路,加强东西两城的交通。省的他每次去看西城的小时煜都要到河上踩鸭子船。

这条公路两旁没有市区那种绿化带树荫,白花花的光线从窗外直射进来,很刺眼。楚枫眯起眼睛,但没有动弹。

身上的炸弹滴嗒滴嗒地响着。

x瞥了一眼,看见小美人额角滴着汗。

汗水顺着巴掌大的小脸流下来,凝在下巴尖上,又向下滚落,沿着突起的喉结、微敞的锁骨,一直滑向看不见的禁区……

都是男人,x却错开了目光。他开口安抚:

“抱歉,请您再坚持一下,不能动。”

“…嗯。”

楚枫面上乖顺地点头。暗地里不动声色地盯着监管者的一举一动。这人脸上也全缠着绷带,五官都遮住。鼻子倒是挺高的,绷带也挡不住那鼻梁挺起的弧度,眼睛只露出一只,目光专注,正在观察炸弹外壳与内部的缝隙。

忽然,监管者的手一顿:

“这个炸弹,之前被拆过吗?”

楚枫心里咯噔一跳。

前面开车的林岚身子都抖了,完蛋!这个监管者也太警觉了吧!!

他们确实尝试过拆弹。

——两个被绑匪吓得哭叫求救的受害人,怎么可能自己会去拆弹?

林岚紧张地吞口水。

他抬眼,看表哥。

两人通过后视镜飞快地对视了一眼。

沉默,在车厢里蔓延。

楚枫脸上的表情仍是淡淡的,一声不吱。林岚吓的半死,他觉得自己的脸绝对发红了。

——监管者在等他们解释。

再沉默下去,就显得可疑了。

林岚握着方向盘的手开始出汗。

该说什么?说不知道?还是咬死不承认?

下一瞬,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

——“我表弟拆过。”

林岚:?!!

楚枫解释道:

“他警校的。”

林岚:……

监管者并没有完全相信这番话,意有所指:

“游戏中的炸弹和现实中不太一样。”

——你们依据什么拆弹的?

这回林岚学机智了:“x大神的拆弹攻略!玩家论坛里的!”他赶紧转移话题:“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按大神的攻略拆…总出错!”

监管者:“从哪一步错的?”

林岚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呃……第一步。”

监管者:“所以,第一歩错的时候为什么不停下来报警?”

“……”

林岚又怂了。

楚枫开口救场:

“我让他继续拆的。”

楚枫眼中晕着一层水光,整个身体瑟缩了一下,往监管者那边靠近一点点,又补了一句:

“对…不起,我当时太害怕了,觉得他能拆……就没想起来…给你们监管者打电话。”

x挑眉,看了看身下的小美人,没再问下去。声音放柔了许多:

“下次记得先打电话给我。”

“好。”楚枫像只淋了雨的小猫咪,缩在监管者一米九的身形下。

开始拆弹。

楚枫看见监管者单手摁住炸弹的外壳,不像林岚,双爪上去直接扒开那层塑料,他施了个巧力——

咯嗒!

炸弹外壳下方忽然翘起一个口子,楚枫看见监管者骨节分明的食指沿着那个口子摸过去,不知找到了什么关窍,忽然一用力,就将整个塑料壳掀起来——

露出了真正的内层结构!

这个炸弹是双层的。

上层好拆的塑料壳是假的外壳,打开之后无论剪哪一根线都是错的,只要拆对真正的内层壳再剪线,才是对的。

“难怪!我怎么拆都是错的!”

林岚一脸原来如此,嘀咕:“我就说x大神的攻略不可能出错。”

监管者:“也不能盲目相信所谓的大神,都是人做的攻略,总有疏漏。”

这话林岚就不爱听了,他心想呵呵,您算老几,当年【梦想城】连环爆炸案,多少监管者都拆弹失败,玩家人人自危。要不是x大神的拆弹攻略,还不知有多少玩家会遇害,而且人家大神所有攻略都免费分享,结果你们游戏公司还删他帖子,真是好几把贱。

不过,这位不知名的监管者怎么说也是拆弹的救命恩人,林岚不再说话,乖乖开车。

距爆炸1分51秒

x静静地观察内层结构里的真正的线路:

一共有13根线。

【梦想城】里的游戏炸弹会有3-13根线,这是最复杂的一种,新手玩家根本无法处理,尤其是这个炸弹潜藏着流体装置,这是连拆弹专家都很难处理的棘手问题。

楚枫躺在硬邦邦的座椅上,腰硌的有点疼,监管者对他道:

“接下来请您千万不要动,我将拆除炸弹的流体装置。”

楚枫听话地点头。

“卧槽!”林岚吓得脸色大变:“流…流体装置?!不是吧……”

楚枫面无表情,不知道那是什么。

林岚偷偷吞咽了一下,流体装置的炸弹有多可怕,老玩家都懂。【梦想城】风靡世界,但曾经有一段时间几乎要破产,世界各地的梦想城出现连环爆炸案,玩家一直遇害,派出去的监管者几乎全军覆没,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因为根本没有人发现炸弹里多了一个东西。

流体装置由一根小水银柱和一粒小铁球组成,当线路被剪断时,这个装置就会启动,小铁球下降水银破裂,炸弹瞬间引爆。即使剪对了线,也没有用。

恶毒的爆炸犯把这玩意儿藏在线路里,监管者拆弹失败,连同玩家一起被炸死。

拆弹本就有风险,后续的调查人员都只能将其归结为意外事故,或者监管者能力不足,并没有思考炸弹本身的问题。

炸弹炸完就消失了,没有人能再还原当时炸弹的信息,下一次遇见流体炸弹,还是会被炸死。

而第一个提出流体猜想的,就是x大神。

林岚因为资历老,有幸在玩家论坛围观过x大神的帖子,x先从理论上证明了炸弹内部线路存在多余的装置,并且猜测了这个装置的结构,还画了详细的流体结构分析图,最后预估了流体装置可能存在的49种位置。

——牛逼到不行。

帖子刚出十分钟,回帖破五万,直接被顶到最高置顶。

从那个帖子之后,世界各地的【梦想城】就不再出现爆炸遇害事件。但x本人消失了。

帖子全部被删,号也搜不到。论坛里有爆料说是因为流体猜想实在太牛逼,直接挽救了【梦想城】的破产,被游戏高层招走了。

距爆炸1分35秒

林岚一边开车,一边紧张地看着后视镜里监管者的动作。

他本以为自己遇到的是简单炸弹,用x的拆弹攻略就能自己拆,没想到……谢哥不愧是谢哥,连遇到的炸弹都是地狱级难度。

炸弹,13根线。

楚枫静静地看着,这位监管者确实有几分实力,他像有透视眼一般,食指一挑,捏住第8根红线三分之二的位置,拇指一转,拧开了电线的表皮,恰好就露出里面的流体装置,分毫不差。

线路之中,嵌着一段极小的水银柱,里面有一粒小铁球,小得楚枫觉得它应该叫铁砂粒,不配叫球。

监管者往口袋里一摸,拎出一枚针,转头对林岚道:

“车能再开稳一些吗?拆流体装置需要很平稳的操作平台。”

“…好!没问题,你…你加油!”

公交车逐渐驶向跨城河,凉爽的风里捎着湿漉漉的水汽。林岚看了眼车窗外,公路底下是宽阔的江面,波光粼粼映着蓝天白云,公路前方则没有任何障碍,旁边也没有别的车,林岚心里放心。

监管者:“现在我会用针挑出这粒小铁球,请你们都再坚持一下。”

楚枫十分配合。监管者低头,食指和拇指捏着针,针尖刺进流体装置,挑住那粒小铁砂。

楚枫瞬间感受到了这个操作的困难,拆弹者需要慢慢地将铁砂粒顶出水银柱的外膜,同时不允许任何一滴水银流出来。而流体装置又太小,水银柱的外膜也极薄,动作稍大一点,挑出铁砂的同时外膜就会破裂,水银飞溅,立刻爆炸。

要想完成这个操作,手上的动作必须精细到极致,绝不允许有任何抖动。

阳光下,那粒小铁砂正一点一点顶出水银柱体,楚枫看到包裹水银柱的外膜瞬间被撑开,小铁砂就要出来了……

咯噔!

公交车突然剧烈一抖!轮胎滚过石头。

x的手腕猛地发力,用极大的手劲瞬间稳住指尖上的针。

小铁砂稳稳地卡在外膜的破口,没有一滴水银泄露。

“怎么了?”x抬眼问。

楚枫也看向林岚,他刚刚心脏一紧,几乎以为会爆炸。

“前…前面!路断了啊!!”林岚大叫。

楚枫向前看去,路笔直笔直,但中间出现一个大断口!

断口目测有15米,整个公交车必须飞跃过去,才能开到断口之后的路上!

“表哥你这路没修完啊啊啊啊!”

开车的林岚快疯了,这条路修在河面上,断口之下就是滚滚江河,而且因为路太直,等他开到可以看到断口的位置,已经来不及了!

“不可能。”

楚枫心想,按照工期,工程队小谢应该在上个月就把这条路修好了。

“叮咚——”

手机里的系统小精灵弹出通知:

【由于您目前在玩师生play,主要相处对象为学生小谢。工人小谢们长时间得不到您的抚慰,心情不佳,拒绝加班,该路未按工期完成】

楚枫:……

速度55的公交车每一秒都在飞速逼近断口,林岚要哭了:

“怎么办?!怎么办啊表哥!!”

大断口就横亘在眼前。

不可能停车,车速低于50,会爆炸。

“我…我……”林岚慌得不知所措:“我能冲过去吗?!”

话一出口,三个人都沉默了。

断口15米,公交车长10米,如果全速行驶的话,应该能冲过去,但——

车速高于60,也会爆炸。

预计到达断口:10秒

“不用加速,你保持55继续开。”监管者说,转头问:

“你能叫来别的车吗?”

楚枫一顿,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炸弹要求公交车的速度必须在50-60,要想冲过断口,不能靠他们自己加速。

但可以在车后面加一个推力。

林岚也领悟了这层意思,他用余光扫射四周:

——道路空旷,前后无人,去哪找一个推力?

楚枫:“我可以钓一个开跑车的过来。”

……钓?

林岚震惊:已婚人士又要开始骚操作了?靠心电感应就能把谢哥钓过来?

接着他就听见:

【系统商城恭喜您,氪金成功,已购买道具:钓竿】

林岚:……

原来是物理的[钓]

【钓竿】功能:

任意钓取一只方圆500米以内的小谢来到您的身边。

【弊端】该小谢心情-50,事后需要激烈的安抚才可恢复正常。

(请注意,角色心情值低于0时,将会自杀死亡,请一定及时进行安抚。)

楚枫隐隐腰疼,启动了钓竿。

嗡——嗡——

后视镜里突然出现一辆兰博基尼!林岚卧槽了一声,流畅的跑车线条像劈开风的利刃,引擎发动,正以200km/h的速度冲过来!兰博基尼的车轮摩擦着柏油路,那声音足以让无数男性肾上腺素激增。林岚听得浑身都颤了。

公交车开到断口时,这辆疯狂的跑车会撞上来,以时速200的冲力顶上他们,助力公车飞跃大断口。

楚枫同监管者对视了一眼。

砰——!!

飞速的兰博基尼猛地撞上公交车后面,嗞啦——后窗玻璃全部碎裂。公交车的前轮进入断口,整个车头瞬间悬空——

“啊啊啊啊——!!”

林岚尖叫,他坐在最前面,司机座前有一整面的玻璃,映着大断口底下的江河,阳光粼粼地照射,那高度很可怕。林岚俯身趴在方向盘上,死死闭眼。

公交车整个腾空,楚枫被监管者牢牢摁在座椅上。那家伙力道极大,却没有弄疼他,只是把他固定住,不要动。

飞跃的瞬间,楚枫看见监管者的手背上经脉毕现,那只手用针尖挑住小铁砂,稳稳当当,在撞车飞出去的整个过程中,手甚至连颤都没颤过。

楚枫哑然。这人对力量的掌控精密到了恐怖的地步。小铁砂很恰巧地堵住水银柱的外膜,没有一滴水银流出来。

但现在还不是最危险的时候。

公交车腾空飞跃,成功后,重力会让整辆车狠狠砸在地上,那个冲力……楚枫难以想象,在那种情况下监管者的手还不会抖,甚至还能保持流体装置的平稳。

滴嗒、滴嗒。耳边听见倒计时的声音,楚枫缓缓闭眼眼睛。

其实被炸死,他也没有什么遗憾,说不定,他内心一直期待这种事,早点死,就能早点见到真正的谢时煜了。

砰——!!!

公交车砸落在断口后的道路上,整辆车瞬间弹起——

啪!!——车轮再落下。

等了一会,没有听到爆炸声。

楚枫睁开眼。

那粒小铁砂一动不动地卡在外膜口,无事发生。

身上的监管者朝他眨了眨眼,露出一点微笑。偏褐的眼瞳在阳光下像一枚好看的琥珀。眨眼的时候,楚枫能看见他微微翕动的睫毛。

——这家伙的下睫毛比一般人更长,有点像谢时煜,盯着人看时,就显出一股子深情的感觉……

楚枫猛地错开目光。

他心想,谢时煜真是走得太久了,他现在看个绷带怪人竟然都觉得像谢时煜。

林岚惊魂未定地直起身:

“真的…过来了?!”

倒车镜里,撞成破烂的兰博基尼抛锚了,谢总裁从车上下来,虎视眈眈地盯着行驶的公交车。

楚枫一瞬间连腿都开始疼了。

林岚感觉不出那目光的意味,他只觉得这只谢哥有点可怜,刚买的新车就被撞成这样。

跃过大断口,林岚全身放松,长舒一口气……

“看前面!”

后面的监管者厉声道。

林岚瞪眼一看:

前面竟然全是石子路!!

——工人小谢们还没铺沥青。

时速55的公交车瞬间开上了石子路,车轮不间断地滚上石头,咯嗒咯嗒咯嗒!全车都在震动,连车窗玻璃都在抖!

林岚绝望地看向监管者。

距爆炸1分03秒

来不及了。石子路一眼望不到头,等开到平稳的地方再拆弹就爆炸了。

只能在这样石子路上、在全车的抖动下,把那粒小铁砂挑出来,同时,不允许水银滴落。

楚枫也看向监管者。

x挑眉,他的手等了一会,像是在适应抖动的状态。

忽然!

指尖一抽——

针拔了出来。

针尖上拈着一粒小小的铁砂粒。

同时,楚枫看见水银柱的外膜被铁砂挤开,里面的水银正要流出来——

那外膜突然恰如其分地缩回去,将水银裹住。

——弹性作用。

要想做到这个,必须控制铁砂挑出的力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快速精准,保证铁砂出来的瞬间,外膜能恰好收缩回去。

若不是要开车,林岚真想起立给这位监管者鼓掌,这人真的强到变态了,在咯咯嗒嗒震动的公交车上,竟然能完成最棘手的拆卸流体装置。林岚开始担心表哥真的能顺利用驱逐炮把这位战神轰走吗?

滴——!

系统发出尖锐的声响:

【距爆炸:00分59秒!】

楚枫缩了一下,故意往监管者身上靠近,肩膀微抖,很是害怕。

“别怕,最难的流体装置已经解除,剪线路很快的。”

x安慰道。

身下的小美人咬紧下唇,漆黑细密的睫毛抖动着,像淋了雨的小蝴蝶。害怕地点点头,又往他身边缩了缩。

这种被小美人全心全意信任依靠的感觉,好爽。x有点心动。

耳边的【智囊系统】叫道:

【玩家好可怜啊。这些绑匪真该死!x,你拆完弹一定要把他们全都咔嚓了!】

【没错!死刑!立即执行】

x深表赞同。

他从口袋里摸出小剪子,食指和拇指挨个捻了捻炸弹的13根线,接着抽出第6根线,剪刀的利刃卡在四分之三的位置。

距爆炸:0分57秒。

咔嚓——!

线被剪断了。

滴——

指示灯标绿,倒计时瞬间停下。

【耶——!拆弹结束!】耳边的智囊系统欢呼。

“停……停下了?”

开车的林岚没再听见滴嗒滴嗒的催命声,狂喜,他看向后视镜——

倒计时停下了!监管者解下绑在表哥身上的炸弹,扔在地上。

“结束了?……结束了?!太好了!!”

林岚正欣喜狂呼!后视镜里,表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拆弹结束了,但他的计划还没结束。

还有最后一步:驱逐炮。

智囊系统:【x!现在开始执行死刑】

x伸手,去拿背后的银枪——

忽然袖子一紧。

小美人坐在座椅上,伸手拽住他的袖口,仰起巴掌大的小脸,还没从死亡线上缓过劲,整个人仍在被炸弹的恐惧折磨着,漆黑如夜的眼睛晕着泪水,像水灵黑溜的荔枝核,望向x:

“炸弹真的…解除了?”

“是的。”x耐心地蹲下来,握住他的手:

“您安全了。”

楚枫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眼神又急又怕,瞥了眼地上的炸弹:

“那你…能不能……把它扔出去……”

x低头,看见炸弹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他猜,小美人可能怕倒计时会重新流动。

x走过去,捡起炸弹,再回到小美人旁边。他上前一步,背对着小美人,打开了车窗:

砰——!

炸弹被猛地投掷出去,砸在公路上,碎成好几瓣,像个塑料玩具,毫无杀伤力。

“你看,炸弹已经完全解除了。”x再次道。

——“那真是辛苦你了。”

x:?

身后的小美人突然站起来,声音如清泉漱石,还掺着一丝甜。

下一瞬,冰冷坚硬的炮口抵在他的背后。

砰!——!!!

【系统提示,驱逐炮,发射成功】

冰蓝的光炮轰隆一声!瞬间将车窗炸的粉碎。公交车豁出一个大口,江风灌涌而来,监管者x立刻飞出去,被炸上天。

背着银枪宛如战神的他,扶摇直上九万里,成为了湛蓝天际的一颗新星。

楚枫立在风中,轻轻吹了吹炮口冒出的青烟,望着那颗小星星微笑:

“goodbye~”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