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距爆炸4分55秒

“表哥,真的…真的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林岚被捆着双手双脚,小粽子似的坐在楚枫旁边,他看着绑在表哥身上的炸弹,鲜红的倒计时正飞速流逝:

“我是说…万一,监管者他没及时来……”

“叮咚——”

【系统通知】监管者向您发来了一条消息。

楚枫微微一笑:“上钩了。”

林岚看着他表哥的笑容,打了个寒颤。

玩家接到监管者的消息,哪个不是欣喜若狂!像快死了的人见到天降神明,那恨不得跪下来求救,哪有像他表哥这样把监管者当小鱼钓的!

“表哥你不看看他发了什么吗?”

楚枫:“有必要吗?”

林岚:“…………”

此时楚枫的白衬衫上沾着血污,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可怜的要命,谁看了都要以为他是受害人。

没有人知道他才是真正的猎人。

猎人从不care猎物想说什么。

但响动的手机引起了绑匪谢时煜们的注意。

校霸谢时煜套着小丑头套,大长腿束进黑色皮靴里,十分邪恶地走过来。他单手握着枪,转笔似的转着。

忽然,枪口抵上楚枫的咽喉:

“警告过你不许报警。”

黑洞洞的枪口顺着咽喉、锁骨慢慢地滑下去,白衬衫被枪口蹂`躏得发皱:

“报警会有什么后果,嗯?”

楚枫别开脸。

另一把坚硬的黑枪抵上他白嫩的脸颊,拍了拍:

“说,刚才手机里是谁?”

十九岁的谢时煜突然出现在楚枫身后,威胁他。

“一个个还演上瘾了?”楚枫无奈地笑了一声,“把子弹装进去,哪有绑匪拿空枪指着人质的?”

两只谢时煜忿忿地把枪收起来,有点委屈:“怕打到你。”

“听话,装子弹,有人攻击你就打他。”

“喔。”

谢时煜们开始听话地装子弹。

他们看不到炸弹,也不能理解楚枫突然要玩绑匪play的真正用意。林岚在一旁看得惊呆,表哥身上绑着炸弹,胸前是血红的倒计时,一分一秒都在消逝,嘴上却噙着云淡风轻的微笑,竟然还能跟谢哥调`情!

校霸谢时煜乖乖装好了子弹,刚才的消息让他有些在意,他从地上拎起楚枫的手机。桌面上的系统小精灵吓得缩到一角,连头上的呆毛都耷拉下来。

系统向来是【梦想城】游戏世界里真正的主宰,每个角色都必须听它的话。

——楚枫的梦想城是唯一的例外。

这些谢时煜全都不受它控制,失控的东西令精密的系统感到害怕。它还来不及从屏幕上躲起来,就被校霸谢时煜用手指戳住:

点开-消息-未读:

监管者x:等我。

?!

校霸谢时煜死死盯着屏幕,手指用力地几乎要把手机捏碎,最后冷笑一声,点击:

【删除】

楚枫对那个监管者发了什么毫无兴趣,但谢时煜这个反应勾起了他的好奇:

“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校霸谢时煜把手机扔回地上。十九岁的谢时煜弯腰抢过手机,点击回收站,查看。

“噫!好肉麻。肯定是个老男人!”

说完,他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公交车的后视镜,镜子里倒映着十九岁青葱挺拔的身影,和二十六岁的司机谢时煜形成对比。

司机谢时煜瞥过后视镜,嗤笑一声,骂:

“死小鬼。”

楚枫看得头疼,太多谢时煜总是让他招架不住,可是要删掉其中某个谢时煜,他又真的舍不得。

校霸谢时煜坐在座椅上:“楚枫,你约了谁来!这里不应该只有我和你吗?”他无聊地玩着枪,意有所指地补了一句:

“哦,还有你表弟。”

电灯泡林岚赶紧闭眼装死。

【滴——!】

此时,楚枫的手机发出了尖锐的警报:

【距爆炸:4分00秒。监管者已进入您的梦想城,请您安心等待救援】

猎物来了。

楚枫朝谢时煜们嘘了一声,安静。

他岿然不动地坐在座椅上。

谢时煜们听不见有关爆炸的讯息。他们乖巧地站在原地,等待楚枫的命令。

咯嗒。

车顶忽然传来一声轻响。

——有人上来了。

行驶的公交车中本不应听见这么轻的声音,引擎声、车轮摩擦声、不稳的玻璃车窗震动的声音,都将盖过它。

但楚枫听见了。

他双手被绳子捆住,却像持枪的猎人一样警觉、专注。

楚枫张开嘴,无声地用口形对谢时煜们说:

“按计划行事。”



x趴在车顶,透过车顶的缝隙向里窥视。

小美人被绑在靠窗的座椅上,嘴巴被黑色胶带封死,似乎是哭累了,没有发出声音。他的头颅垂着,被汗水濡湿的黑发柔顺地贴在他的耳鬓,修长的脖颈如垂死的天鹅,无神的眼瞳里沾着泪珠,映出猩红的倒计时。

小美人旁边还有一名被绑的人质,据系统报告,这是他的表弟,来梦想城做客时一同被劫持。

绑匪们则带着邪恶的小丑面具,持枪在小美人周围巡逻,其中一名绑匪坐在最前面开车,车速保持在55左右。

x在来的路上研究过这个炸弹,系统资料显示,该炸弹在车速低于55和高于60时都会爆炸,有人下车也爆炸。

但有人上车却不爆炸。

——这很奇怪。

简直就像刻意等着人来营救。

x眯起眼,微微皱眉。

他要先核实一下案情。



距爆炸:3分45秒。

楚枫坐在座位上,目光微微上移。

车顶没有动静。

楚枫轻轻皱眉,果然钓到了高级别的监管者,没有头脑发热地冲进来救他。

监管者级别越高越聪明、能力越强,也越难对付。

楚枫自知当时他的视频电话很唬人,一定能引起监管者的高度重视。但到了现场,事态就不一样了。

聪明的监管者会首先进行案情核查,而不是一股脑冲进来。

——防止恶劣玩家自导自演或向游戏公司讹钱。

如果被发现自导自演,游戏公司可以不履行对玩家的救助义务,一切后果由玩家自行负责。

距爆炸3分36秒

楚枫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沉住气,扮演受害者。

聪明的猎物总是很难抓的。



车顶。

【x!小心点,正常绑匪不可能用这种炸弹的,下车就会爆炸,他们自己要怎么离开啊!】

耳机里的【智囊系统】传来提醒:

【而且这些绑匪没有提出任何赎金要求,这太奇怪了!你先别进去,这里面说不定有诈!】

每个监管者出任务时都会在装载【智囊系统】,提供地图、方位、玩家基本信息,以最快速度分析案情、实施营救。

但智囊里有好几个子系统:

【你说的不对!这个绑匪绑架人质那是情杀,他们就是要一起炸死他!x,听我的,快去救可怜的玩家!】

x动手要关闭耳机。

【不要关掉我们,求求你了x,我们在耳机里好孤单的】

“那就说点有用的。”

【检测到绑匪和玩家确实属于法定夫妻关系】

x皱眉,听见夫妻二字,他突然感到莫名的不爽。

【看吧!我就说了绝对是情杀!太可恶了,他老公竟然想炸死他。x你愣着干什么,快去救他】

x冷静地盯着车里的小美人。

梦想城以前也出过不少杀妻案。

妻子将已故的丈夫作为角色导入游戏,在她记忆里,丈夫的嘴角牵起一个弧度,她的眼睛将这个视觉信息传给给大脑,大脑判断为:

丈夫正对她温柔地微笑。

但系统识别的并不是妻子大脑的主观印象,而是客观的视觉信息,从该丈夫的神态动作反馈出他的真实意图。根据经验,该丈夫这种笑容的弧度是他伪装的假笑,他根本不爱妻子,而是想杀了她。

——在现实里没有杀。

但在游戏里可就不一定了。

【已初步认识案情,绑匪目的:杀妻】

【是否确认玩家受害者身份?】

耳边传来智囊系统的聒噪:

【是否确认?】

x没有确认。

他忽然观察到这群绑匪有点不对劲。



距爆炸3分21秒

林岚满头冷汗,目光切切地望向表哥,眉目传言:

那个监管者怎么还不来救人!他是不是想看着你炸死啊!!

车窗外吹来阵阵风,楚枫保持着冷静,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本不想启用钓监管者的方案。

监管者是不安定因素,他无法完全预料到对方的操作。钓监管者出警只是最简单的一步。

如何引诱监管者下来拆弹、同时不许伤害他的谢时煜们,才是最难的一步。

楚枫很清楚,现在,谢时煜是绑匪,他是人质,监管者是警察,游戏系统则是法院。

绑匪被抓后,会被法院判处死刑。但警察在营救人质时,可以直接击毙绑匪。

封闭的公交车,人质被绑上炸弹,还有三分多钟就要爆炸。

从监管者的角度来看,抓着人质跳下车会引爆、被绑匪发现也会引爆,那么他要如何下来拆弹?

——最好能瞬间击毙所有绑匪,然后安心地开始拆解人质身上的炸弹。

听说级别高的监管者都有非同凡响的战力和武器。楚枫心想,如果他是监管者,他就会这么做。

但如果最后监管者拆了他的弹,然后把他的谢时煜都打死了,那还玩个球!

楚枫想了个办法。

他在事先交代每一只谢时煜:

枪都上膛,一旦被攻击,就立刻回击。

还有,一定、一定要按计划在车内巡逻。



x观察到,车厢里的绑匪正在反复巡逻,不对劲的是,他们只按特定路线在移动。

就像某些偷宝小游戏里的巡逻兵。

而且在某个特定时机,就会出现所有巡逻的绑匪都恰好处在视觉盲区、无法看见人质的空挡。

如果他想要营救人质并拆弹,只需要像玩小游戏一样躲避移动的巡逻兵,趁着空挡偷到宝物(人质),就可顺利通关。

很凑巧,人质还坐在靠窗这一侧。

【太好了!x你快点偷偷爬到窗户边,去帮他拆弹】

【情杀的绑匪情绪都很不稳!不建议直接开枪射杀,万一没射中可能会激怒绑匪。建议找准机会从窗边进行暗中拆弹!】

【x,愣着干嘛,快点确认玩家受害者身份然后救他呀!】

智囊系统在耳边出谋划策。

但x眉头皱得更深了。

——虽然游戏角色并不是真人,但这个移动方式未免过于呆板。

呆板的角色,不可能完成公交炸弹杀妻案,但如果角色并不呆板,他们就不会像机器人一样只按轨迹移动。

——像是人为设计好的。

这个玩家真的是受害人吗。



距爆炸3分15秒

楚枫的余光看着窗边。

他在等。

他让谢时煜们有规律地移动,就是想让监管者偷偷爬到窗边,选择在绑匪看不到的情况下拆弹,解除炸弹后,监管者要处决谢时煜,他就可以用驱逐炮轰走监管者。

但楚枫不敢保证事情真能这么顺利。

他无法预估高级监管者的战力到底有多强,万一这家伙真的能强到一次性枪毙全部绑匪,那根本就没必要偷偷爬到窗边……

距爆炸3分05秒

不能再拖了。

楚枫皱眉。他设计的这种呆板的移动路线可能可以保护谢时煜,但这也会加深监管者对案情的怀疑。

炸弹设定奇怪、绑匪行走奇怪,案情存疑,如果接下来被监管者发现他们真的是自导自演,那就完了,监管者可以不救援看着他炸死。

楚枫本打算用所剩无几的倒计时逼迫监管者,就剩这么一点时间,不管案情实不实,都必须下来救他!

但这位监管者实在太聪明,或者对自己拆弹的能力太自信,趴在车顶上迟迟不动。

猎人楚枫有点不耐烦了。

距爆炸3分02秒



x观察到,底下的小美人似乎也发现了巡逻的规律。

隔一段时间,所有绑匪的注意力就都不在人质身上,趁着那个空挡——

被绑着的小美人突然抬起了头!

——脸好小,还没有他巴掌大。

x心想。

标准的瓜子脸,一点白皙的下巴尖用指尖就可以挑起。视频里朝他求救的嘴唇此刻被黑胶带死死封住,只能发出细嫩的呜咽声。鼻梁高挺,鼻尖却很小巧,鼻翼微微缩着,好似要哭了。

绝望的小美人像是在惨绝人寰的地狱里看见了唯一的光,用充满希望和切盼的目光,望向x。

那一双眼氤氲着泪水,漆黑细长的睫毛微微一眨,两行泪便顺着脸颊无声地流下,因为怕被绑匪发现,小美人不敢哭出声音,只敢用肩膀微微颤抖着,全身上下每一个肢体动作都在向他发出信号:

求你,救我!

……

等x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不知不觉按下了【确认】键

系统提示:【已确认玩家受害者身份。请展开救援】

x:……

【绑匪作案手段极其残忍,系统准许死刑,也可直接击毙】

【您的银枪已上膛】

【但如果您没有百分百把握一次性击毙全部绑匪,系统不建议您冒然开枪】

【请从窗边小心攀爬,暗中为人质拆弹】



距爆炸2分56秒

接下来的每一秒,都很难熬。

楚枫一边假哭,一边用余光关注窗边和车顶的情况。

爬窗拆弹?还是冲进来开枪?

如果监管者没有十足的开枪把握,他就会选择默默爬窗营救。

楚枫就是在赌这个。

只要监管者不开枪,绑匪谢时煜就没有安危问题。

楚枫看了眼车里小谢们,每一只都拿着手`枪,按计划走动。而监管者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要百分百保证自己能在一瞬间、击毙所有走动的持枪绑匪。

——这根本不可能。

尤其是现在绑匪存在视觉盲区,完全可以利用空挡营救人质。这种时候,全世界的警察都会选择保守方案:从窗边营救。

——而不是冒然开枪。

楚枫逐渐将目光转向窗边。

等待那位监管者的到来。

滴嗒、滴嗒。

距爆炸2分50秒

砰——!

一声巨响,从车顶传来!

瞬间!楚枫突然看见车体上方整个瘪了进去。

——是活活被人捏扁的,车顶出现了人的手印。

卧槽!!!

林岚大惊,这哪是什么监管者……这他妈是战神吧。

下一秒,整个公交车顶被人活活用双手撕开!像撕铁皮罐头一样轻松,撕出一个大口,裸`露出盛夏的蓝天。监管者x屹立于车顶,时速55的风吹起他铁灰色的风衣,背后是湛蓝的天穹,他双手端着一把长杆银枪,对准全车的谢时煜……

楚枫痛骂了一声!这家伙选择了开枪!

黑胶带却堵住了他的叫骂。

砰!

子弹出膛的声音几乎要击碎楚枫的心脏。

——但这不是监管者的枪。

是谢时煜的枪。

校霸谢时煜躲在车后,开响了第一枪。

砰砰砰。

很快,子弹向车顶的不速之客飞去……

楚枫心中稍定。

突然!监管者一闪身,没人看清他的动作有多快。

数颗子弹擦过他的发梢,消失于身后的蓝天。

我操!!林岚看得人都发抖了:

肉身躲子弹…?!

下一瞬,x端起银枪反击:

砰!

砰!

砰!!!

飞出的银弹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楚枫咬牙看着,双眼通红……

一颗一颗,冰冷的子弹,又快又狠,全部击中车内的谢时煜!

弹无虚发。

他心爱的小谢们瞬间就倒在地上。

x放下银枪,轻轻吹了下枪口冒出的青烟。

楚枫的双手捏得死紧,恨不得朝这位监管者的头砰砰来几下!

现在他只剩最后一重保险保护谢时煜了。

叮——

x的耳边传来系统的提醒:

【检测到该玩家为氪金大佬,氪条超过560万,已自动开启财产保护措施】

玩家梦想城中的一切都属于私人财产,包括角色本身。

当玩家氪金的钱数超过监管者的工资,将不允许监管者对玩家的梦想城造成伤害,包括角色本身。

【银枪已启动冷冻弹效果】

嗞啦嗞啦……

下一秒,楚枫看见倒地的谢时煜开始结冰。

冷冻弹,暂时冻结角色的一切行动。事后通过监管者的签名手续即可重新解封。

看见谢时煜平安无事,楚枫眼中的疯狂逐渐褪去。旁边的林岚猛拽他袖子:

车…!!

司机!

开车的谢时煜被冻结了,车速在下降……

54…53…52……

低于50即将爆炸。

51……

咔。

一根铁索钩爪吊住方向盘,刹那间,就像拉长的橡皮筋瞬间回缩,监管者猛地从车顶弹射到车位上。

顺带一脚把司机谢时煜踹了下来。

人质楚枫极其不满地皱眉。

x一脚油门,将车速提到59,立刻又起身,抓鸡仔似的揪住林岚,徒手掰断了他手上的麻绳:

“你,开车。”

林岚哆嗦了一下,坐到司机座上,开车。

距爆炸:2分45秒

5秒内,解决了一切绑匪。

x向被捆绑的小美人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小美人现在很生气。

——可能是错觉。

按照他的经验,玩家此时应该对他奉若神明,抱着他的大腿不停地哭求救命,更有甚者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上手对他撕扯拽拉扑抱,导致他不得不浪费时间安抚玩家的情绪,耽误救援。

小美人可能也会变成这样。

——毕竟这家伙从视频开始就一直在哭哭。

想到小美人待会也会像其他玩家一样,抱着他的大腿哭得满脸泪痕,拼命想缩进他的怀里求保护……

x心情莫名有点好。



楚枫冷冷地打量着监管者的接近。

他现在对这人的好感度down到了极点。

上来就开枪打他男人,还用脚揣他的小谢!

楚枫非常生气。

“请您不用担心,炸弹会很快解除的。”监管者走到他身边,放柔了声音:

“我拆弹的平均速度是15秒。”

楚枫心里呵呵,那可真是牛逼呢。

不过他理解了这家伙为什么刚才在车顶观察了那么久。

4分钟的拆弹时间对他来说,太充沛了。

监管者徒手掰断了麻绳,帮他撕掉黑胶带封口,楚枫松了松手腕。

x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般玩家被解救后,会扑过来大哭大闹。

——他等着小美人扑进来哭。



等了一会。

楚枫冷冷淡淡地坐在座椅上,用余光睨着他,像是在质问:

愣着干屁,还不来拆弹?

x轻咳了一下,缓解尴尬,他轻轻指了指公交车相连的两个座椅:

“现在请您缓缓躺下来。”

楚枫照做。

倒计时在身前滴答滴嗒地响着。

距爆炸2分30秒。

楚枫以为监管者要掏出专业的拆弹工具,开始进行操作……

下一刻,监管者屈膝,一倾身,压了上来?!

楚枫整个人都绷紧了!

监管者一手撑在他的身旁,另一手准备去拆炸弹的外壳。

——单手拆弹?

楚枫有点惊到,不是,这姿势……

这家伙很高,估计有一米九多。一米八的楚枫躺在座椅上,感到了极大的威压,像他公交play时被谢时煜摁着……

楚枫很歉疚自己竟然在别的男人身上想到谢时煜,他很不自然地别开脸:

“一定要这样拆弹吗?”

“有些炸弹内置有水银流体装置,平躺放置有助于防止因重力引发的意外爆炸。”

身上的监管者露出了专业人士的坦然:

“请问您有什么问题吗?”

“……”

楚枫觉得他在扯淡!

“现在请您这样托住炸弹的底部。”

监管者在楚枫的身上一板一眼地说着,铁灰色的风衣摆落在楚枫的大腿上。

楚枫在心里翻白眼,不耐地照做。

“您的动作有些错误。”监管者耐心地纠正他,“请一定用手托住炸弹底端的中间部分,防止炸弹内部的流体结构因不对称而造成分散引发爆炸。”

说完,楚枫感觉到监管者用手包住他的手,亲手纠正他的动作。

!!

楚枫本能地讨厌被除了谢时煜以外的男人碰,他的手条件反射地要抽走…

“这不是开玩笑的,这是炸弹。”

身上的监管者警告道。

楚枫僵了一下。

猩红的倒计时每分每秒都在流逝……

楚枫最后松了力道…

任由他纠正了。



监管者x握住了小美人的手。

很漂亮的手,手腕白皙、指骨修长,指尖有些微的冰凉,

x在握住的瞬间怔了一下,脑中过电一般,电光火石地闪过了什么片段……

像流星、太快了,抓不住,很快就被脑中的白光烧成灰烬,只剩下一种感觉:

手好光滑。

——想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