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第115章 番外15 十七岁谢哥的秘密

我的书架

第115章 番外15 十七岁谢哥的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猫逮到猎物的时候不会一下就咬死, 会慢慢玩死。

同为哺乳动物的人,有时也有类似的劣根性。

比如,连环奸`杀案, 给女孩捆上手脚,口鼻覆盖上保鲜膜, 扔入湖中,在岸上看她们挣扎死亡, 以此取乐。

或者, 用铁丝勒人,在气管快断裂的时刻,故意又松开——

“车在哪里?”

谢时稍稍放松手上的力道,用气声说话, 没有暴露自己的本音。

中年□□本没听清这魔鬼在说什么,他感到窒息感在消退, 大脑重新联结了四肢的神经, 口袋里有电`击`枪、小刀,求生欲让他死死握紧, 就要抽出来与魔鬼对抗——

“啊…!啊…啊……”

勒他的魔鬼再次收紧了铁丝绳, 像猫玩耗子似的, 头颈分离的痛楚让中年男发出惨叫。

高度窒息下, 连惨叫都微弱得几乎听不清, 中年男的双手瞬间脱力, 被拿起的电`击`枪和小刀重新落回口袋。

谢时煜故技重施,松开了一点铁丝绳, 慢条斯理地重新发问:

“车在哪里?”

脖子被铁丝绳反复勒出了深紫的血淤,中年男终于听清了魔鬼的问题,车、上面有被杀的女尸、他即将用来抛尸的车……

快窒息的中年男说不出话, 四肢也没力气,更无暇去想为什么他所有行动都被对方预判了,连抛尸用什么车都被算到了。中年男转动着快涣散的眼球,向前方看,嘴里啊…呃…地发出细弱的声响。

谢时煜挑眉,这应该是,车停在前边的意思。

夜雨滴答滴答地下,在石板路上积了一层水。下雨的水花无人欣赏地盛开、凋零、再盛开。路灯晕着浅淡的昏黄,黯淡的光照不亮浓深的夜色。

楚枫应该已经走完这条小道了。谢时煜彻底没了顾忌,他勒着铁丝绳,推中年男走出来,要他供述车在前边具体哪个方位。

就在这刹那,谢时煜听见中年男拼死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救…我!”

——救我?

这个词让谢时煜皱了下眉,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些疑点。

他跟踪这个中年男的时候,发现这人不仅带着□□,上衣口袋里还藏有小刀、涂迷药的抹布,下边的裤子口袋还装了防狼喷雾、防狼棒之类的东西,可能是从以前的女性受害者那里抢来的工具。

一身上下带了那么多武装道具,走起路来口袋里窸窸窣窣地响动,谢时煜跟在后面听得一清二楚,闭着眼睛也能追踪。

这侧面说明一个问题,中年男很怂,也没什么反跟踪意识。

之前犯案都是仗着性别优势在欺负体力更弱小的女性,当狩猎对象变成同等甚至更强大的同性,就会不自觉地害怕,忍不住要给自己武装上那么多工具,壮胆。

真正有信心的凶手,带上手套,就可以出发了。

就实际体能而言,已经步入中年一米七五疏于锻炼的凶手,和17岁一米八多的楚枫,毫无疑问是楚枫胜出。

中年男只要第一下没能用电`击`枪制住楚枫,第二下很容易会被抢夺刀具反杀,一米八的青年男性在生死关头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很可观的。

所以,又怂又胆小又没有身手的凶手,要怎样万无一失地确保他能顺利杀死一米八的楚枫?

谢时煜在电光火石间想清楚了,他猛地一侧身,同时,凛冽的风刮过耳边,刀尖擦过他的左肩。

——凶手有两个人!

胆小的中年男事先找来了帮凶。

那人一米八多,一身黑衣,身手相当不错。刚才那一下谢时煜要是没侧开,那把刀尖就要送进他左胸口了。

谢时煜当机立断松开铁丝绳,中年男在瞬间感觉到掐着他的力道松了!

漆黑的小道里他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想管,魔鬼被另一个人缠住了,他要赶紧跑!

金属具有可塑造性,铁丝绳被谢时煜勒成小小的铁箍,卡在中年男的脖子上,即使松了手,那铁箍也逼人窒息。喘不过气的中年男拼命用手扒拉着脖子,越急越弄不下来,没时间了……

咔啦…!

他听见身后传来了什么声响,他来不及细想,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要赶紧跑……快跑……来不及了!

中年男就这样戴着铁丝颈圈冲出去,他时刻濒临窒息,身体根本不平衡,没跑两步就滑倒在地,冰冷的雨扑打在他身上。

喉咙的窒息感让他没力气站起来,更发不出声音,满心满眼想着:

快跑!趁那魔鬼在杀另一个人……赶紧跑!!

中年男鼻孔喘着粗气,像一头累死的老牛,他摔在地上,手脚徒劳地挣动,没力气站不起来,又急着逃跑,最后只能用身躯在地上不停蠕动,活像一条扭动的蛆。

谢时煜好整以暇地站在中年男身后,歪着头,欣赏他摔倒在地、淋着雨努力爬行的模样,笑了一声。

如果中年男选择和帮凶联合起来,他可能还会稍微感觉有点棘手。不过中年男这种人不可能会管其他人死活的,一旦有任何间隙,只想着自己逃跑。

松开铁丝绳的刹那,中年男捂着脖子掉头就跑,他的帮凶愣了一秒,怎么…跟计划不一样?

下一秒,耳边传来咔哒——

就在他怔神的瞬间,谢时煜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脖子,另一手扣着他的下巴,同时向相反的方向一扭——

一声清亮的脆响!头与脖子扭呈270°,脊椎折断。这个男人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已经瘫倒在地上,生命从断裂的脊椎中流逝。

他是被中年男花钱雇来的,杀一个高中生,他不清楚杀的是谁,为什么要杀,他的业务也不需要问这么详细。

他只管埋伏在这附近,一旦听到中年男发出信号,就冲过来帮忙。

事成之后,他可以得到三万,但如果中年男不需要他帮忙自己搞定了,那么他只能得到三千元辛苦费。

今晚他一直在等中年男的信号,左等右等,迟迟没有等到。

雨越下越大,他的衣裤都被溅湿了,忙活一晚上最后就拿三千块,太憋屈!就算中年男不需要他帮忙,他也要拍下一下中年男杀人的照片,事后好讹一笔大钱!

他不再等什么信号,直接走进这条小道,漆黑的夜、昏暗的光线、雨丝迷蒙着视线,他看不太清,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人……

“救…我……!”中年男从嗓子眼里蹦出一声求救。

帮凶心里讥笑了一声中年男自不量力还想省钱,早把那三万块给他,他们两人一起动手不就成了。

他以为中年男在跟那个高中生扭打,这高中生可能有点不好对付,不过充其量也就是个未成年小屁孩,没什么好怕的,他冲上来反手就是一刀——

手上力道一空。

本该刺中心脏的刀尖,好像…只擦过了衣服……

他愕然着,05秒后,咔哒!

头颈分离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17岁的谢时煜看着这位帮凶倒下去,没多给一个眼神,淡淡地跨过了这具尸体,向中年男走去。

他手插口袋,欣赏了一会中年男像蛆一般在地上蠕动的模样,浑身沾满了雨地泥泞,喉咙里发出惊恐的惨叫,因为嗓子已经哑了,那声音断断续续,还不如下雨的声音大。

没人会来救他。

谢时煜看腻了蛆爬动的丑态,他轻快地走上前,食指勾住中年男脖子上的铁丝颈圈,稍稍一拉——

中年男喉咙里爆发出凄厉的喘气,他完全叫不出声了,整个脖子已经全部变形。

正常人的脖子是修长的圆柱体,而中年男的脖子中间被卡了一圈铁丝,死死箍着他,整段脖子就从圆柱状变成沙漏状,被勒住的部位像沙漏凹陷的腰部,血液不通,变成淤血的深紫色。

铁丝勒着淤血的脖子上,现在,谢时煜都无需费力去勒,只需轻轻拨动一下,中年男就会爆发出痛苦的哀嚎,涕泗横流。

——仿佛在弹奏人形乐器,只是这个乐器发出的声音不太美妙。

谢时煜很清楚,即使现在把铁丝取下来这家伙也活不了了,不过像这样的人,也不该死的那样痛快。

轻轻勾住铁丝,勒紧!放松,转动一下,结成圈的铁丝绳刮过淤血的脖子,接着再用力……

中年男很快就痛得口呕白沫,谢时煜笑容可掬地蹲下来,单手勒住铁丝圈,最后一遍发问:

“车,在哪?”



数分钟后,一位送货员推着一辆推车,从小道里快步走出来。

推车上摆着两个很大的箱子,上面盖着一件黑雨衣,送货小哥自己却没有东西遮雨,只能戴个鸭舌帽,在夜雨里送货。

偶尔有几个过路的人看见了,也没往心里去,只想着:可怜的打工人,宁愿自己淋雨都不敢让货淋到雨。

以防万一,谢时煜还伪装了一下身高。

他今天特意穿了较为宽松版型的裤子,即使弯着膝盖走路,也看不出来,再稍微驼背一点,整个人看起来直接少掉十几公分,从一米九多的高大男人,变成不到一米八的男性。

“变矮”的送货小哥谢时煜规划了一条最近的道路,很快就走到中年男的停车位置:一间废旧后院。

老槐树下停着一辆车,车上盖着黑布,布上又盖了一层落叶,淋了雨后,正滴滴答答地滴水。

这辆车应该是新江花园女业主的车,是颜文斌在地下车库撞见案发的车。车里……

谢时煜打开车门,扑出一股尸臭。

整个后座都是干涸的血迹,还有一把带血的刀。被奸`杀的女尸歪斜地倒在那,维持着死时的模样,全身已经僵硬了,连眼睛都没闭上。

谢时煜带着手套,合上了它的双眼,用雨衣将这具女尸简单地包裹了一下,平躺放好。再将两具男尸扔进车里。

按照凶手中年男本来的计划,杀完人后,会开车去罗连湖抛尸,就像当时想杀蓝秋月那样。

按照蓝秋月的遗书,凶手作案很娴熟,不止杀了一位女性,每次都抛尸罗连湖,应该很有经验了。

谢时煜检查了一下车牌,果然是后期镶上去的□□,驾驶路线凶手大概也准备好了,要确保全程途径的路段都没有监控。

中年男看起来不像记性很好的样子,谢时煜打开副驾驶座的抽屉,果然看到一张地图,上面标出了躲避监控的抛尸路线。

谢时煜大致看了两眼,跟他自己准备的抛尸路线差不多,有两个拐弯处的店铺门口新添了监控录像,但中年男没有计算到,开车的时候,那两个店铺都要绕过,以防拍到。

为避免夜长梦多,今晚要尽快去罗连湖。

谢时煜看了眼表,其实他对罗连湖并不熟悉,也不是s市人,过段时间就能回b市了,就近找个偏僻的地方处理尸体比较稳妥,他也准备了三个备选抛尸地点,万一凶手没有准备车去罗连湖,就可以启动备选方案。

甚至,现在把尸体扔在这车里就好了,对谢时煜来说还更省事,凶手选的这间废旧后院位置很僻静,女尸在这放了这么多天也没人发现,再多两具男尸也差不多。

就算后续有人报案,他也早就回b市了,而且警方调查时也能从女尸身上提取到凶手中年男的dna,会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但溺毙在罗连湖里的其他女孩,就没有人知道了。

按照蓝秋月的描述,中年男会按照特定方法杀人,将受害女性手脚捆绑,脸上捆三圈保鲜膜,再压上大石头,沉入水中,看她们挣扎溺亡。

沉车抛尸和单纯的抛尸不一样,车比尸体的体积大得多,沉车的时候只要选水位不那么深的地方,很容易被发现的。

就算罗连湖人迹再少,也总有人去,而且,一片湖的水位不是一层不变,有时天气高温,水干涸,水位低的地方变得更低,车有可能重新露出水面。

到时,车里的三具尸体会迅速引起警方重视,并对整片罗连湖重点打捞,很可能就能打捞到以前受害的女性,警方会发现她们的死法都是一样的,这是一起连环奸`杀案,中年男是凶手。

蓝秋月自杀的时候,这是她唯一放不下的愧疚,她是这起连环奸`杀唯一幸存者,却无法站出来为死去的女孩说话。为此,她不惜冒险去找一个完全不熟的同班同学,将自己剖开,去回忆最痛苦的事。

谢时煜很感谢蓝秋月那封信,如果没有这封信,他可能没法那么快确定楚枫会有什么危险,只要稍有差错,今天被扔进这辆车的尸体,就可能是楚枫了。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意外……谢时煜不知道自己到时会发什么疯。

楚枫现在已经到宾馆了吧?

谢时煜坐上驾驶座,后座躺着三具尸体,他稀松平常地给楚枫打电话:

嘟、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谢时煜皱了下眉,楚枫怎么没接电话……

他连拨了三个电话,全都是无人接听。

心脏砰当、砰当、越跳越不安。

是…在洗澡没听见?

还是……出什么事了?

看不到楚枫谢时煜坐立难安,最大的威胁他已经解决了,现在就躺尸在车后座,还能出什么事?

谢时煜正要再打,突然手机震动起来,他以为是楚枫打过来了,秒接:

——“喂!”

对面传来高利贷黄得胜的声音。

谢时煜皱了下眉,很快换了个声音:“哎,黄哥啊!”

黄得胜被这声黄哥叫的心花怒放:“你小子来s市了?”

谢时煜平常并没有掩盖自己的行踪,有时会跟楚枫出现在校园附近,兴许被校霸段闫峰看到过,段闫峰又跟黄得胜认识。

“是啊是啊。”谢时煜很坦率地承认,“黄哥你也来s市了?”

黄得胜电话那边吵吵闹闹,估计在喝酒,谢时煜隐约听到黄得胜的小弟在吹嘘:

“你这算什么,我们黄哥才叫厉害!之前那二中校霸谢…谢什么来着的,成天横的不得了,欠债不还,我们去他家涂大便啊、喷红漆啊、怎么搞都没用,那就是个刺头!结果你猜怎么着?我们黄哥一出马,三言两语就把人搞怕了,现在见着黄哥就乖乖叫哥!哎黄哥,把那家伙叫出来一起喝酒啊!”

谢时煜听得直想笑,忍住了。

这些放高利贷的也对楚枫有威胁。

今夜月黑风高还下雨,是个作案的好时机。



啪嗒。

谢时煜从车上下来,脱了送货员套装,扔进车里,露出里面的黑t恤,胸前有英文单词:maple,枫树。

这是他和楚枫的情侣装,他是黑t白字,楚枫是白t黑字。

穿着maple,就好像自带幸运buff一样,做事会顺利。谢时煜将遮掩的黑布和落叶盖回车上,离开这间废旧后院。

他撑着伞,一边走,一边迅速列出今晚的时间安排。

接下来半小时,先回宾馆确认楚枫的安危。之后去黄得胜的酒局,敬他最后一杯,然后回宾馆,等楚枫睡着了,正好深夜开车去罗连湖抛尸。

谢时煜朝宾馆跑去,凶手和帮凶都干掉了,黄得胜在喝酒,如果动了楚枫,刚才在电话里就会威胁他了,楚枫应该没事的,应该在宾馆里,可能是一时没听见他的电话……

滴——

刷开房门。

里面漆黑漆黑,一眼望到底的宾馆大床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楚枫没有回来。

谢时煜的心唰地坠下去。这不可能!他看着楚枫走出了那条小道,之后拐一下就到宾馆了,那么一点距离,怎么会出事!

如果没出事,楚枫去哪里了?

心脏砰砰砰砰!擂鼓一样跳,谢时煜人生中从来没有一刻有这么焦虑,他摔门而出,一边疯狂向学校跑去,一边再次打电话给楚枫:

“嘟、嘟、嘟、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

谢时煜快发疯了,楚枫没接电话,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还会出事?



17岁的楚枫打着伞,走在一中校园里,叹了一口气。

操场上,陆陆续续有同学撑伞回宿舍,楚枫路过他们,向校门走去。

他之前走回宾馆的时候在想一道物理题,解出来后,想起这道题是书本后的练习题,那么……

他的物理书呢?

楚枫脚步一顿,他迅速打开书包看了眼:他真的没带物理书回来!

物理书上有很多重要的笔记,如果丢了的话挺麻烦的。尤其现在在s市一中,不是原来的二中,周围不少同学是不认识的,以前还发生过故意偷别人的课本/笔记本的事情。

楚枫看了眼表,现在学校还开着,这里离学校也很近,回去找找好了。

今天晚自习的时候……他好像、应该、没有拿物理书出来,是不是之前上完课的时候就没收进书包?

楚枫准备回教学楼看看,他们班级的后门有点坏掉,有时锁不住,可以直接推进去。

教学楼在西部,楚枫从宾馆出发,拐入曾经与谢时煜接过吻的小巷,沿着西走,从西侧门进入学校。

走到班级后门,楚枫用力一推……

推不开。

楚枫来回拉了拉,门发出咔啦咔啦的声响。

真的锁了。

楚枫叹了口气,他仔细回想着,晚自习的时候他到底有没有拿出物理书?

他记得自己倒是做了物理试卷,有没有拿出课本……应该是没有,但他也不确定。

来都来了,以防万一,再去自习室看看吧。

楚枫从西部教学楼走出来,向南部阶梯教室-自习室走去。

自习室里只剩下零星几个学习的学生了,楚枫走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值班大爷过来发话:“要关灯了,别写了,起来吧,回去了回去了!哎,同学,你进来干嘛?”

楚枫:“我找个东西,很快。”



他坐过的座位,空空荡荡。

桌面、抽屉、座位底下、附近座位,什么都没有。

楚枫起身,离开自习室,但愿是落在教学楼了,明天早点到班级找找。如果、万一,班级里也没有……

想到这,楚枫有点烦恼,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丢过课本。

现在烦恼也没用,楚枫背着书包,向校门口走去。

雨有些小了,淅淅沥沥地落在伞上,楚枫走出校门的时候,看见昏黄路灯下,立着一道高挑的身影。

黑t、短裤、球鞋,胸前绣着字母maple。露出的小臂上有一段纹身,在夜色里若隐若现。

“谢…时煜?”

楚枫有些惊喜地跑过去:“你怎么来了?”

夜风吹来,一排梧桐树发出沙沙的声响,雨珠从叶片上滚下,跳在伞面上,滴答滴答。谢时煜朝他微笑:

“来接你。”

楚枫:“你什么时候来的,等很久了吗?”

“没,刚到。”谢时煜状态悠闲地撑起伞,牵着楚枫,一起回去:

“这么晚了,你还来学校?”

楚枫嗯了一声:“来找物理书。”

谢时煜笑了笑,难怪,他跑到一中学校门口的时候,就看到楚枫像一只垂头丧气的小猫咪,背着书包走在校园里。

“找到了吗?”谢时煜问。

楚枫摇摇头:“自习室里没有,班级门打不开,只能明早去找了,希望还有在。”

谢时煜喔了一声:“是不是落在抽屉里了?”

他忽然记起来,今天在宾馆用望远镜看楚枫的时候,发现楚枫有节下课收课本不是收进书包里,而是顺手收进抽屉里了。会不会放学的时候拿了书包就走,抽屉里的课本没带走?

“但愿是。”楚枫:“对了,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他们住的宾馆离学校很近,跑步的话两分钟就到了,之前楚枫都是自己走回去,谢时煜也没来接他,可能是怕他被同学看到晚上不住校,老跟另外一个人去宾馆。

所以,为什么今天谢时煜特意来学校找他?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

谢时煜随口说着话,语气十分自然。楚枫笑了一声:

“有什么好看的?马上不就回宾馆了,不是天天看着吗。”

楚枫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他伸手摸出书包暗袋里的手机——

他白天要在学校上课,手机都是静音,一直静到晚上八点半自习课下课,一般回到宾馆后,他才会打开手机……

今天急着会学校找课本,楚枫根本没去看手机。

打开手机,屏幕上:

未接电话:15个-谢时煜,未读消息:28条-谢时煜……

楚枫惊了:“你打了…这么多电话?”

“没什么。就是……”谢时煜有些尴尬,他满脑子的遇害、遇险,完全没想到在正常的学生世界里,找找落下的水杯/课本/作业,或者偷溜去哪个新开的小吃摊上买点好吃的,才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

“本来是想问你,晚上回来要不要吃点什么?”17岁的谢时煜随口编织不着调的借口:

“结果你电话一直不接,反正…我今晚也没什么事,就顺路出来散散步。”

楚枫听得想笑,他感觉到谢时煜是在担心他,还特意跑到学校来看他,最后发现自己的担心太多余所以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谁下雨天还出来散步。

暖黄的路灯照亮他们回去的路,晶亮的雨丝在风中斜斜地飘着,爬过坡,他们再一次走入那条小岔道。

十几分钟前,谢时煜才从这里运走两具男尸,现在,他牵着楚枫从这里经过,同一条小路,截然不同的氛围。

昏黑里,楚枫悄悄伸手,挽住谢时煜的臂弯,亲昵地说:

“去吃天津煎饼吧?”

这条小岔口走到头,就有天津煎饼的摊位,谢时煜撑着伞,温柔道:“今天下雨,估计没出摊吧,不然点外卖?”

楚枫:“也可以。”

外卖搜了一圈,唯二两家卖天津煎饼的打烊了,楚枫和谢时煜改注意点了手抓饼,加蛋加培根加火腿肠。

明亮的房间里,弥漫着葱香手抓饼的味道,楚枫一边吃,一边做物理卷,谢时煜在卫生间,水龙头哗啦啦,可能在洗衣服。

黑t恤左后肩处,有一块血迹。

谢时煜用肥皂写了第七遍,还是洗不掉。是那个帮凶男举刀时划的,那刀极利,当时他穿着雨衣、送货员外套、这件黑t恤,这样还能伤到他。

谢时煜对镜子照了照伤口,倒是没大碍,一点皮外伤,不去管它都自己止血了。他当时发现楚枫没接电话太心慌了,等跑到学校看到楚枫才冷静下来,然后感觉到左肩处有点不对劲,出血了。

好在黑t恤耐脏,又是夜里,不明显,楚枫应该也看不出来。

谢时煜看了看手表,放下洗不干净的黑t恤,差不多到跟黄得胜会面的时间了。

“我出去一趟,老板叫我。”

卫生间的门吧嗒打开,楚枫听见谢时煜这么说道。

“哦好。”楚枫不疑有他,继续做作业。

谢时煜:“我走之后你记得要锁门,如果有人敲门……”

楚枫:“要从猫眼里看一下,不是你绝对不能开门,谢时煜,我今年十七,不是七岁。”

谢时煜笑一笑,他走过去,亲了一下楚枫的额头:

“我很快就回来。”



22:45

做作业的楚枫听到一阵门铃声。

谢时煜还挺信守承诺的,一个半小时后就回来了。

“工作的事做完了?”

楚枫从猫眼里看了看,是谢时煜,打开门。

谢时煜嗯了一声,心情似乎很愉悦,楚枫猜,可能是工作完成的不错。



00:25

楚枫做完了全部的作业、复习了今天的知识点,并预习了明天的内容,完美完成今天份额的学习。

17岁的楚枫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他看见谢时煜靠在床头,在看静音的电视。

“你可以开声音了。”楚枫走到床边,蹦上去,躺在谢时煜旁边,一把抢过遥控器,加高声音,看看谢时煜在看什么节目:

电视屏幕上转动着四个大字:夜间新闻。

“现在为大家紧急报道,福祥新路发生一起严重车祸,四人重伤,已送去医院抢救……”

“交警猜测车祸发生的原因可能是酒驾……这里提醒大家,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电视画面上播放出监控录像里的车祸实况,那辆车以失控的高速冲进画面里,拐弯的时候刹车不及时,整辆车飘出去撞到墙,高速的撞击导致车辆瞬间起火!

明亮的火焰舔舐着屏幕,谢时煜伸手搂紧了身旁的楚枫,啧啧了两声:

“哎呀,好惨呐。”

楚枫:……

他怎么听怎么觉得谢时煜这语气好像在幸灾乐祸?



00:35

刷牙洗脸睡觉觉。

空调设置成26°、睡眠模式,谢时煜躺在楚枫旁边,盖好被子,楚枫顺势就钻进他怀里,搂着他睡觉,谢时煜照例低头亲了楚枫脸颊一口:

“晚安~”

学了一天习的小枫树很是疲惫,在他臂弯里乖乖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1:46

谢时煜睁开清醒的双眼。

身旁的楚枫枕着他的臂弯,已经睡熟了。谢时煜一点、一点抽出手臂,小心翼翼地将楚枫转移到枕头上睡。

谢时煜起身,穿外套,悄无声息地出门。

他当然不会傻到去坐电梯、从宾馆大门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全程被监控录像记录着。

谢时煜从安全通道楼梯下楼,到一楼的时候,直接从楼梯间的窗外翻出去。

外面是一条小道,谢时煜侧着身通过,向停车的废旧小院走去。深夜里到处空空荡荡,几乎没有行人。

今夜,他还有最后一个任务:罗连湖。



3:08

宾馆大床上,睡梦中的楚枫翻了身……

这个身翻的很顺畅,他周围空空荡荡。

——空空荡荡?

迷迷糊糊的楚枫睁开眼,睡眼惺忪地床上看来看去:

谢时煜去哪里了?

咯哒——

楚枫好像听到了开门声,他还没完全清醒,接着听到水流声,好像有人在洗手……

“谢…时煜?”

“嗯?怎么了?”谢时煜顾不上擦手,赶紧过来看看楚枫,“我吵醒你了?”

楚枫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声音困困的:“…你去哪了……”

刚抛尸回来的谢时煜:“哪也没去呀,我就上个厕所。”

听到谢时煜这么说,楚枫也没有多想,他重新倒回枕头上睡觉。

隐隐约约,楚枫听见哗啦啦的水声,谢时煜好像…在洗澡。

为什么…又洗澡?



谢时煜今天从黄得胜的酒局回来时已经洗过一次了,这次抛完尸还得再洗一遍。他不是个太迷信的人,但按老一辈的说法,接触了尸体不全身清洁,会把晦气“传染”给亲近的人——楚枫。

他命格很硬,经得住那些血气、晦气的蹉跎,但他的小枫树可经不住,得好好保护起来。

谢时煜拿着沐浴球把自己刷了有二十分钟,弄得一卫生间都是沐浴露的泡沫,才冲掉,套上干净的睡衣,走出来,躺回小枫树的身边。



三点半的深夜,楚枫感觉到一只热乎乎的谢时煜在靠近自己。

这家伙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大半夜把自己洗的香喷喷,全身都散发着宾馆廉价沐浴香精的味道。

香的太浓烈对鼻子也是一种罪过。困困的楚枫被呛醒了,发出细微的不满:

“你大晚上干嘛洗澡?”

“有点热…”谢时煜随口扯着有的没的,他掀开被子,躺进来。

那廉价香精的味道唰啦一下在床铺里绽放开,楚枫悄悄捂住鼻子,谢时煜笑了一声:

“太香了?”

楚枫转过身去,背对谢时煜,无声地抗议廉价香精味,他喜欢谢时煜原本身上的味道!

身后的谢时煜故意靠过来,抱紧他,散发可怕的香精味,楚枫死死捂着被子,坚决抵抗,两人闹了一会儿,谢时煜拍一拍裹着小被子的楚枫:

“不闹了,早点睡吧。”

谢时煜没有再来抱楚枫,而是离他远了一点,躺平,睡觉。



十分钟后

谢时煜听见被子里窸窸窣窣地响动。

他假装没听见,继续装睡。

十秒后,被子里微妙地起伏着,楚枫一点点转过身来,偷偷钻进了他怀里。

像一只卧在臂弯里的小猫。

黑暗里,谢时煜抿着嘴偷笑了一下。

又过了一会儿,这只小猫忽然动了动,楚枫伸手搂着香精味的谢时煜,快快地亲了他脸颊一下:

“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当晚谢哥的嘴角翘上了天,与月亮肩并肩~

九千字大肥章,终于写完17岁的秘密了!再有两章肥章就全文完结啦,下本写《无限修罗场》,大家有兴趣的话戳专栏收藏一下下吧!放个文案:

“嗨,老婆~”

出国治病时,苏亦卷入一场惊悚剧本杀扮演新娘,并被观众评为最弱新人。

剧本杀里随时闹鬼,苏亦抱着雪白的婚纱裙,小动物似的缩在角落,快凉凉时,他听见:

“我是你的保命系统,完成任务即可存活。”

“为躲避女鬼,请新娘苏亦在十秒内移动到坐标(8,3),与街头拉提琴的小哥贴贴。”

“为逃离僵尸,请在五秒内拦下那辆迈巴赫,坐到总裁的大腿上。”

苏亦:…?

不久,观众们发现这位最弱新人不仅能精准避开死亡风险,还总能结识大佬!

他身边的提琴小哥是排名no1的战神玩家,而那位总裁,是钞能力首富!

保命系统:“无头幽灵快来了,请求两位大佬为你保驾护航。”

“为安抚他们,趁总裁不注意,偷偷与小哥牵手。趁小哥不注意,亲亲总裁的脸颊。”

“现在,抛下总裁和小哥,假装跌倒,跌进那位全球第一侦探的怀里。”

苏亦:!?变态。

观众:哇哦~

完成任务后,苏亦发现还有更变态的。

战神小哥、首富总裁、第一侦探都拿到了剧本杀里的新郎角色卡。

他们低下头,把苏亦围在臂弯中间,恶劣地逼问他:

“想跟谁结婚?”

苏亦:……

保命系统:全all啦~

身体病弱的小漂亮受→苏亦

马甲超多的神秘大佬攻→白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