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第109章 番外9十七岁少年楚枫

我的书架

第109章 番外9十七岁少年楚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噼里啪啦。

雨珠像从天空落下的小钢珠, 一粒粒扑打在教室玻璃窗上,楚枫微微侧过头,看见外面下暴雨了。

叮铃——叮铃——

下课铃打响了, 讲台上的老师仍在滔滔不绝:“再把这题讲完一下,两句话!很快!”

等这两句话结束, 下课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八分钟:

“好,同学们赶紧要去上厕所的去一下, 马上我们开始下一节课……”

楚枫径直走出教室, 裤子口袋里揣着手机,走廊上暴雨泼进来,打湿了一半的地板,他闪进走廊尽头的男厕所隔间。

确认这里应该没有老师会走进来, 楚枫拨通了谢时煜的电话:

手机那头响起了优美女音:

“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播。”

楚枫皱了下眉, 谢时煜的手机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过…谢时煜这次出门是跟打工店的老板一起出来s市,可能是工作上有什么电话占用了。

谢时煜从初中开始就在外面打工赚钱补贴家用, 因为并没有满十八岁, 签不了正规合同, 都是打/黑/工, 工钱比正规工作少一半。

最近一两年, 谢时煜好像在一家汽车修理店里打杂, 听说工钱给的还可以,这次可能就是跟那个汽车修理店的店主一起来s市。

楚枫心里猜想着, 他不想打扰谢时煜工作,转手发消息:

[你快到s市了吗?]

[我们的课表出来了,给你看看]

[下暴雨了, 你带伞了没,待会六点校门口见?]



谢时煜拿着望远镜,隐蔽地躲在窗户后。

他住的小宾馆就在一中学校附近,他特意要了三楼最里面的房间,从这边的侧窗,可以直接眺望到楚枫的教学楼。

他看到楚枫从走廊倒数第二个的教室里出来,走向男生厕所。

谢时煜转手掐了下秒表,开始计算时间。

厕所,也是校园里隐藏秘密的角落,蓝秋月当时被扇打的时候就是被堵在女厕所。

如果进入厕所的时间长得异常,厕所的门还被一些同学“把守”住,那一般就是里面出问题了。

谢时煜中午的时候冒雨将学校附近跑了个遍,总结出了好几条近道,如果他现在观察到不对劲,从这里全速跑向楚枫的所在之处,只需要两分23秒。

嗡嗡嗡嗡嗡——

等楚枫进入卫生间后,谢时煜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楚枫在……偷偷打电话给他吗?

17岁恋爱中的谢时煜有些小得意,他拿出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像被戳破了一个期待的泡泡,谢时煜略带不爽地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

“小谢啊,你妈妈……”

谢时煜心里一紧:“出什么事了?”

电话里是请来照顾妈妈的护工的声音:“你妈妈差点就被人打了!有一帮人不知道干什么的突然冲进病房里说要你们还钱,还乱砸东西……”

谢时煜:“我妈怎么样了!”

“你妈没事,还好没打到她,我和护士拼命拦着,后来医生和保安来了才把那群人赶走,我的手机被他们砸烂了,这是借别人的电话在打。”

“手机的钱我一定会赔的。”谢时煜:“我妈的情况还好吗?”

“她当时在睡午觉,迷迷糊糊醒来时那群人已经被赶走了,我们都没给她讲这个事。”

“好,麻烦请你们保密,让她安心养病就好。我妈现在醒着吗?”

“没,又睡了。”

谢时煜:“那我晚上再打电话来。”

“行,现在医院给你妈妈换了病房,防止那伙人又找上来,新病房是3608,你记一下。”

谢时煜:“好。如果有什么事及时跟我说。”

护工嗯了几声,挂断电话后,谢时煜看到护工发了一段病房的视频,妈妈安静地睡在白色的病床上,谢时煜心里放心了一些。

嗡嗡——

下一个电话又打了进来,依然是一个陌生电话。谢时煜大致猜到是谁。

他接起来,电话里响起一串粗狂的声音:

“小兔崽子,准备还钱了吗?”

谢时煜没有出声,对方是放高利贷的,为首的叫黄得胜,当年他吸毒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找他们借过七万块钱。

多年利滚利,这七万变成了五十多万,前几年这伙人因放贷入狱,一年前出来后,就一直对他们纠缠不放,扬言父债子偿,天经地义!

谢时煜根本不可能拿的出五十多万,对方就经常去他和妈妈在紫芸区租的家门口闹事,贴封条,喷红漆,甚至涂大便。

后来房东实在受不了,加上妈妈又被查出胃癌,谢时煜就彻底退掉了那个房租,随便在医院附近找了个很小的落脚点。

即使这样,这伙人也不放过他们,最开始没条件,妈妈只能住进片区的小医院,三甲大医院都没有住院床位。

小医院的治安管理很一般,这伙放贷人隔三差五就能混进去闹事,报警也没用,那位黄哥得胜跟什么所长关系很好,进去教育两句又出来,变本加厉地闹。

谢时煜本人可以自保,这伙人爱闹就闹,反正要钱就是没有,打架也打不过他,如果真到了要命的地步,那也绝对是对方全输。

但他妈妈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前半生结婚后不久,就被吸毒父亲折磨,好不容易这人失踪了,彻底消失了,估计是死透了,结果没过几年好日子,这人遗留下的高利贷又卷土重来继续折磨她。

病重的妈妈在病床上崩溃大哭:“上辈子是欠了他多少债!这辈子要这样折磨我,死了也不得安生!!”

谢时煜默默端来自己刚做好的午餐,摆在病床前:

“妈,没有上辈子,人就这一辈子。”

后来,谢时煜咬咬牙将妈妈送去三甲医院,市里最好的第一医院。

很恰巧,当天有住院床位,还有最好的治疗医生,良好的治安管理,今天是第一次被这伙人闯进去。为保障患者的安危,医院那边也很尽责地更换了病房。



“说话啊!哑巴了?!”

手机里,传来高利贷黄得胜的吼叫:

“你小子是不是想反正你妈快死了,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不给钱啊?我告诉你!你爸的债没还清,你一天安生日子都没有!”

谢时煜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像对方那样大吼大叫,他显得十分平静,声音微微有点冷:

“你们上次来我妈病房闹的时候,我应该说过,没有下一次了。”

电话那头的黄得胜大笑起来,周围还有一些他小弟讥笑声:

“哟,听听,你跟谁说话呢?还没有下一次了,你以为你谁啊!”

“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死小鬼,还敢跟我们黄哥叫板?”

“我们不仅还有下一次,还有下下次,你能怎样?”

“现在我们知道你妈医院在哪了,以后天天去闹!报警也没用,你知道的。”

黄得胜拎着手机往周围晃了一圈,将自己小弟的话清晰地传入听筒,他躺在旋转椅上,幽幽地捏着手机贴在耳边,完全不把电话那头没钱没权没背景的十七岁欠债小屁孩放在眼里:

“五十二万,你爸欠的,一分不能少!你去卖肾也好干什么都好,还不上钱,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谢时煜没有接话。

“对了。”

黄得胜斜靠在躺椅上,拎起手边一张偷拍的照片,笑得贼眉鼠眼:

“你要是实在没钱,可以去找你那位小男朋友借一点呀。”



谢时煜眉梢动了一下,声音骤冷:

“你再说一次?”

“哈哈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黄得胜嚣张的大笑:

“怎么,一提到小男朋友就急啦?”黄得胜轻轻摩挲了一下照片里的人:

“长得可真漂亮,白白嫩嫩的,抱起来滋味怎么样啊?”

手机那头传来黄得胜和他几个小弟刺耳的哄笑声。

谢时煜瞬间握紧了手机。

但他很快松开,盯着漆黑的屏幕,像看着黑棺材里装的尸体。

“你这小男友家里很有钱吧?”

黄得胜和他小弟看着照片上楚枫穿的球鞋,这款是限量版,当时售价五六千,现在一两万都买不到了。

而楚枫穿着这么贵的鞋,却没有特意的爱护,他很随意地跟谢时煜走在雨后湿漉漉的小巷子里,白色的鞋边沾了一些泥。他们牵着手。

黄得胜一松手,这张照片飘落在地上,被他踩在脚下:

“傍上这么一个好货色都不知道利用一下,随便一双鞋就五六千,五十多万对他家来说就是买几个包的事吧?”

黄得胜:“听说他学习还不错,现在s市一中搞什么…那叫什么暑期培训?你不担心你快死的妈,你这漂亮的小男友也不想要了?赶紧还钱!”

小弟:“我们现在就准备去s市了,明天开始随时都能在校门口堵你这小男友,还有,一中校霸可是我们黄哥的人!”

黄得胜:“只要我一个电话,保证让你小男友体验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暑期培训,哈哈哈哈!”

手机对面爆发出一片难听的笑声。

谢时煜静静地听着,什么也没多说。

杀人之前,不要跟对方发生口角,是基本常识。

警方发现尸体后,会从死者的社会关系开始调查,谁跟死者死前发生激烈的口角,就会成为警方怀疑的对象。

但谢时煜这种诡异的平静在黄得胜看来,就是一种屈服:这小子怂了!

黄得胜一想也正常,毕竟这个谢时煜不过是个十七岁小兔崽子,怕他们这些社会上的人,再正常不过了。

很快,黄得胜就听到了他想听的话:

“钱会还的,再给一点时间吧,两个月……”

“不行!!”黄得胜吼道:“一个月!最多了,一个月之后我要见到五十万,不然你和你妈还有你那个小男友,就给我等着吧!”

啪——

黄得胜凶狠地挂断电话,他小弟赶紧开始吹嘘黄哥威武,三下五除二就把这欠债不还的混小子收拾利索了!

黄得胜对这种吹捧很是受用,为了再给谢时煜下个马威,他打了个电话给一中校霸段闫峰。

嘟嘟了两声,手机里马上传来:

“哎?是黄哥啊!”

黄得胜:“嗯,我今晚准备过来s市……”

话还没说完,段闫峰赶紧道:“黄哥那你几点到?我去安排一下给你接风!”

“接风就不用了。”黄得胜:“帮我做个事。”

“行啊,黄哥尽管说!”

黄得胜:“有个叫楚枫的学生,来你们学校暑期培训,名字和照片发给你了,帮我教训教训他,别做太过火就行。”

“好嘞黄哥,没问题!我早就看这些外校生不顺眼了,手痒正想找一个练练手呢!”

一中校霸段闫峰接着电话,正走向去男厕所的路。

他公然无视校规,光明正大地低头看手机,记下了楚枫的相貌。

走廊上打闹的其他学生看到段闫峰走过来,默默退开一条道,让校霸走。

段闫峰径直走到男厕所,推开门,迎面走出来一个学生。

他一开始没注意,稍微抬眼瞥了一下……

段闫峰怔住,这人,长得跟刚才的照片一模一样!

是那个叫楚枫的。



楚枫从厕所推门出来的时候,看见门口站着一中的校霸,拿着手机。

楚枫以为他也要进来上厕所,侧身让开路。

但这位校霸却没动弹,反而故意挡住了他的去路。

楚枫挑眉:“有事?”

一米七五没带小弟的段闫峰,抬头看着一米八多的楚枫,思考了两秒,他退开半步,耸耸肩:

“没事。”

——他妈的,照片上为什么不标身高!

楚枫没在意,叮铃——上课铃响了,他径直回到教室,投入到下一轮的学习中。

下课后,楚枫看到谢时煜回了他的消息:

[好,六点见]

[不过你课表上不是写五点四十下课吗?]

楚枫四处看了看,周围同学都在做卷子,老师现在也不在,他把手机藏在抽屉里,偷偷回复:

[我今天放学要去取个快递,还有老师也可能会拖堂。]

[六点在校门见~]



17:10

“…请广大市民一定要记住随手关门,车门也好家门也好,一定要随手关,谨防尾随……”

小宾馆里,房间电视里播放着法治新闻。

谢时煜蹲在窗户后,守着望远镜。

楚枫现在坐在教室里上课,班长颜文斌坐在他的左前方。讲台上,一名地中海老师在讲课。

看起来暂时没有危险。

但是之前的课间,谢时煜用望远镜看见,楚枫在厕所门口撞见了校霸段闫峰。

那人很明显故意挡了一下楚枫,但最后又让开路了。

黄得胜是社会二流子,不可能那么好说话,说下个月还钱就会乖乖地等着,他们很可能已经交代了一中校霸段闫峰,去教训教训楚枫。

段闫峰此时正站在男厕所门口,悠闲自得地抽烟,故作潇洒。

他并不知道,黑暗里,有一双发亮的眼睛,正透过望远镜锁定他。



17:45

“那同学们先下课回家吧,这道题我们明天在讲。”

楚枫从书包内层拿出手机,藏在抽屉里看了一眼,上课的时候他收到了快递短信:

【蜂巢】凭取件码67645812至新江花园1号楼地下车库蜂巢a智能柜,取速通快递包裹。

新江花园……

楚枫皱了下眉,怎么会送到那里,不应该送学校吗?

“你们知道新江花园在哪吗?”

楚枫一边打开地图搜索这个地方,一边问同学。

周围坐着他火箭班的朋友,他们也对一中不熟悉:“不知道哎……你买了什么寄来吗?”

“驱蚊液。”楚枫:“当时懒得带来了,干脆买了寄到这。”

“在教学楼后面。”左前方的颜文斌转过来道,“是速通快递的吗?他们都是放在那,我正好也要取快递,一起去嘛?”

楚枫笑了笑:“没事,你先去吧,我可能没那么快。”

颜文斌只好作罢,自己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楚枫先给谢时煜发了消息:

[我下课了,先去取个快递,很快过来]

轰隆,窗外的天空一声巨响,闪电划破天际。厚厚的云层倾倒下瓢泼暴雨,在天与地间拉起一层不间断的水幕。

楚枫撑起伞,向教学楼后的新江花园1号楼走去,雨珠像晶莹的水链,从他的伞尖滑落,在泥泞的地上开出一朵朵雪白的水花。



[火箭班有什么了不起的!]

砰——

颜文斌一脚踢开新江花园的门,走进一楼。

他踢完门后,警惕地看了看,确认头顶的几个监控录像都是关闭状态,他退后了几步,对着无辜的门又狠狠补了一脚。

新江花园本来是个较大的房地产,分一期二期三期建设,结果只建了1号楼,就被爆出来用料问题、采光问题……

后期全部停工,这座1号楼很多房也都没卖出去。

没有多少业主入住,物业也荒废,没有聘请保安,监控也都没开,地下车库车位也卖不掉。

之前倒霉买了这栋楼房子业主迫于无奈,只能先住进来,地下车库里稀稀拉拉地停了几辆车。

车库旁设立的两个蜂巢智能柜也全都荒废了,渐渐沦为速通快递取货处。

这栋楼离学校很近,房地产公司还在以学区房的噱头销售,陆续也有些人不介意采光用料问题,买了房,还在装修。

一楼入口和墙面都铺着防装修的布,上面有不少油漆的痕迹、拖拽的泥印。

因为没有保安,外面的人员都可以随意出入,墙面、电梯、安全通道的门上还有留各种电话号码。

一眼望去,这栋楼毫无管理、杂乱无章。

砰啷——

颜文斌又一脚踹开通往负一楼安全通道的门,楼梯间里没有灯,但一楼和负一楼都有灯光透进来,颜文斌借着微光,走下昏暗的楼梯。

负一楼

这里有两扇小门通往地下车库,a门和b门。

颜文斌看了眼短信:……地下车库蜂巢b智能柜。

他轻车熟路地要打开b门,正按下门把手,要拉开的时候……

颜文斌忽然透过门缝侧边,看到了某种异样!

啪。

一声很细小的声音,从车库里传来,像是……

手拍在车窗玻璃上的声音。

因为很小声,应该不是从外面拍车窗的声音,可能是在车里面……

!!

颜文斌把眼睛贴在门缝处,突然,看他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

在离他这扇门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车,啪。

车里面一只血手拍在车窗上,发出一声闷响,流红的五指血印明晃晃地印在玻璃窗上!

颜文斌立刻捂住嘴,浑身发颤,那车里面是在干什么…?

下一瞬!颜文斌看见那只血手被强行拖走,车里坐起一个男人,双手死死掐住一个赤/裸女人的脖子。

诺大的停车库,没有一个人,也没有新来的车,监控录像也没有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文斌看到那个女人倒下去,一会儿,男的拿了几张湿巾,在擦拭车窗的血手印。

突然,那个男人顿住了动作,猛地抬头,与颜文斌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颜文斌浑身发凉:看到我了?

……不可能的!他一直躲在门后,没有出声没有动作,根本不可能被看到的!

——是错觉吧。

心怀侥幸的颜文斌,又看到车里的男性放下了擦血的纸,轻轻打开车门,似乎,要向他这边过来……

颜文斌彻底慌乱了!他自以为不可能被看到,但在真正的犯罪分子眼中,他根本无影遁形。

即使一扇门是关着的,躲在门后也不意味着很安全。

负一楼有灯光,如果门后真的没有人,门与地板交接处的那一条缝,会是一条光亮的白缝。

但如果门后躲了一个人,那条光亮的白缝,就会被鞋子挡掉一部分,变成黑的。

车里的男性在擦血的时候,透过车窗,看见b号门的门缝,中间有一块黑色,然而另一边a号门的门缝却是光亮的一条缝隙。

[b号门后有人]

滋滋——

颜文斌好像听见电/击/枪的声音,他恐惧到极致,四肢动都不能动,现在跑的话,跑得掉吗?这里没有监控录像…也没有别人来救他……



“你在这干什么?”

楚枫背着书包,从负一楼的楼梯口走出来,一眼就看见颜文斌浑身发抖地杵在b门后,不知道在干嘛。

楚枫抬头看了眼负一楼的两扇小门,b号,a号,他的驱蚊液快递是蜂巢a智能柜,应该要开a号门,他正要走——

“我……我肚子…痛。”

楚枫回头,看见颜文斌一手按着门把手,另一手抱着肚子,浑身发抖,好像真的很难受。

“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校医院?”

毕竟是同学,楚枫走过来想看看颜文斌的情况,靠近他的时候,突然——

颜文斌打开了b号门的门把手,猛地将楚枫推了出去!

楚枫一个踉跄,狠狠被推进地下车库,差点摔在水泥地上。

同时颜文斌掉头就跑,疯狂地逃离了这里。

b号门的门缝,重新变回了一条光亮的白缝。



[有病!]

被推进地库的楚枫在心里骂了一声,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颜文斌小小的恶作剧,报复他一直没理他。

被推一下确实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从b号门也应该也能走到蜂巢a智能柜,无知无觉的楚枫向前走去。

他不知道,在他身后,停着一辆黑车,一个男人蹲在车后,手里握着电/击/枪,车里有一具女性的尸体,还带着余温。

啪嗒。

十七岁的楚枫毫无防备地走在地下车库里,整个背后都暴露给身后的男人,他并没有意识到,在这一刻,象征他人生的小钢珠已经滚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滋滋……

电/击/枪轻轻启动,准备处理掉唯一的目击证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可能会出版,有消息会更新在微博乌龙煮雪,不过just是可能,不保证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动,先不要抱过高的期待啦!

下章更新,17岁谢哥的秘密:扬了你们骨灰

————————————

感谢在2021-08-04 23:59:32~2021-08-09 12:22: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肆、南跳岩企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晨曦、42264203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拓沧 4个;辽阔非凡 3个;biubiu、第九大街、絮絮帆帆、阿肆、蛤9、一语、我爱苏尔、日暮倚修竹、桃洲云云、椰子超好吃!、南跳岩企鹅、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郁宁 66瓶;揂笙鯖栀 60瓶;allison、feifei 50瓶;□□一、方飖 40瓶;小桃子的帅气小粉丝 33瓶;歸月、穆天水、蝉去秋拂面 30瓶;閒敲棋子落燈花 25瓶;啧啧、峤睚 24瓶;ky连盒三斤半、往不日万的作者的□□、祤煜煜、桃洲云云、菱、稀有物、昀已、一只熊、州昭szd、椰子超好吃!、宁宁宁死不动、晨曦 20瓶;阿怆 16瓶;42985714 15瓶;阡陌喜、肆零柒玖、揪、酒灯溟骨、两只老虎爱跳舞、行舟、天台、shennon、时雨、柳莲生、安、老公你说句话啊、一个成熟的民政局 10瓶;骗人死老公、尖叫的奶黄包 9瓶;eunhyuk、青瓷易碎 8瓶;半袖娌、蛤9、我思故 7瓶;晚宁世界第一可爱、53407437 6瓶;幻乐舟、龙龙叼着尾巴、色散、孔雀、爱哭的金闪闪、星戈、52385122 5瓶;离梦绛 3瓶;窦性心律、34646863 2瓶;samael、僵尸呀~、伪君、aniiiita、桃源望断、娇老婆爱俺、qowop、甘星星妈妈带你去找利、3566998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