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城都是我老攻 > 第105章 番外5高中往事

我的书架

第105章 番外5高中往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季雨后, 空气氲着青草泥土腥,雨水润过的树叶,苍翠欲滴。

“第二中学车站到了, 要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

楚枫站在当年高中的车站, 青葱郁郁的榕树在身后投下浓深的荫影。

十来年过去,这里的站牌还是铁皮制, 边角有些铁锈斑驳。没有更换成市中心的数字屏, 不能即时显示到站的车辆,只能站在铁皮牌下等待未知的班次。

楚枫记得,下雨的时候,会有小雨珠凝结在铁面上。他伸手碰了一下眼前的铁皮站牌, 指尖冰冰凉凉。

车轮滚过的地面的声音、刹车声——

一辆公交车缓缓进站。公交车的广播透过车窗像一缕风飘落在站台边。

吭哧,后门打开了——

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们一窝蜂地下车, 像一群海鸥掠过楚枫耳边, 传来一些作业、游戏、八卦的叽喳声:

“哎哎,你刚才看到了吗?”

“什么?”

“车站那个, 穿白衬衫的!大帅哥!!”

“在哪在哪?”

“哎你不要这样回头去看啊太明显了…就那边, 站牌下面……”

“…哪里有啊…就看到我们班男生……你不会是指我们班男生吧?那你审美真是……啊!啊!!看到了!…好帅, 天哪好帅好帅!”

楚枫低下头, 看见脚边积雨的倒影倒映出后面的小女生正偷偷拿出手机……

“真的太帅了!待会去投稿给素人帅哥bot, 绝对万转!”

她们以为在小声地讨论, 其实背对她们的楚枫听得一清二楚。他不好意思当面拆穿,佯装回头的样子侧了侧身……

小女生吓得赶紧把手机收起来, 另一个拉了拉她的校服袖子:

“别拍了,快走啦,小心被发现……”

“好吧好吧……”两个小女生走向校门。

咔嚓——

楚枫侧身, 正好看到站牌后站着一个小男生,举着手机对准他,被逮了个正着。

“抱…抱歉……”

那个男生兵荒马乱地想跑,楚枫对男生就没有对女生那么客气了,他长腿一迈,上手抓住那个男生的书包,冷冷道:

“删掉。”

“对…对不起!!”

那个小男生满面羞红,在楚枫面前死死低着头。

同性婚姻合法化已经十年了,日常生活中对同性表达好感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藏着掖着。他下车看到站台上的楚枫,特别好看,就想拍照留念一下。

“真的…很对不起!我……马…马上删掉!”

小男生手忙脚乱地按了[删除],给楚枫看[相册]。

“回收站。”楚枫道,“清空一下。”

手机删除照片后,是可以在回收站里恢复的。

“哦!抱歉,忘了,真的…很对不起。打扰到你了……”

高中小男生语无伦次地道歉,楚枫松开他的书包:

“没事,删了就好。”

换做以前,楚枫是不会跟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学生计较的,偶尔偷拍一两张照片,他也不会太在意这种事,但现在不行。

如果他今天的照片被发到网上,很快会有人认出他跟谢时煜的关系,那些营销号估计要开始发:

[惊!谢总裁的坎坷人生:大难不死却惨遭婚变,老婆连夜离家出走,竟是去看男高中生?!]

那群八卦记者可是精神百倍地等着报道谢总裁婚变,有点风吹草动都要添油加醋。



“你是…来看母校的吗?”

删完照片的男生没有马上离开,他看楚枫的模样很像以前毕业的成功学长。

楚枫顿了一下,摇摇头,淡定地撒谎:“我不是这所学校的。”

今天来学校的目的不纯,楚枫一言一行都很谨慎,不能被人拍照片,不能被人知道他是这所学校的。因为他无法预估别人的行为,别人知道了之后,会不会有可能通过他查出谢时煜也是这所学校的?

如果谢时煜高中时代乖乖的,他也就不至于这么谨慎,好死不死谢时煜这家伙17岁的时候干了大事,这像一个陈年老地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得人仰马翻。

假如有人偷拍他的照片,上传到网络,被人认出来,继而被扒到他和谢时煜都是这所高中毕业的,成千上万的网友一起扒,万一,真的扒出17岁的谢时煜有什么事……那就完了。

谢时煜的秘密只能自己知道,为此再小心也不为过。

“我还以为……你是我们学长。”那位高中小男生失落道。他还想如果这位好看的大哥哥是他们学校毕业的,可以套个近乎。

楚枫笑一笑,再次表达他不是这里的人,小男生似乎还没有走的意思,还在想能不能多跟他说几句话。

单纯的高中生,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落在楚枫三十岁的社会人眼中,可以说是一览无余,他有意无意地抬了一下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在雨后的阳光下闪了一下,那光芒很刺眼。

高中男生见了那一抹亮光,耳边啪嗒一声,像是泡泡破掉的声音,脸上掩不住的失落。

楚枫没有再理会,结了婚就是好,不用去分辨对方是不是真的对他有潜在心思,直接亮一下戒指,什么话都不用说,就可以地啪地捏死全部期待,不用有任何瓜葛。

他默默离开公交站台,按照手机地图,向学校后门的老教学楼走去。

手机屏幕里,呈现着梦想城里17岁角色小谢的行动轨迹,之前楚枫将这条轨迹与现实里b市第二高中周边地图比对,发现了几个重合的地方。

第一个重合点,就是[第二中学]公交站点。

高中时谢时煜家离学校有一些距离,每天坐52路公交车来上学,但52路只会停在[第二中学-东门],不会停在[第二中学]这个站点。

经过[第二中学]的公交车是:2路、41路,还有小一点的中巴公交车:6路、29路。这些车都是往谢时煜家相反的方向开。楚枫想起他自己的家的住址,也跟这些车的方向不同。

也就是说,当年17岁-夜间出动-谢时煜在这等公交车,既不是坐公交车回家,也不是去他家,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第二个重合点……楚枫抬起头,目光穿过学校的长坡,落在学校后门。

十来年前,他和谢时煜读书的时候,学校后门那里是一栋老教学楼,也是【梦想城】里发生山洪即将倒塌的地点。

现在,老教学楼已经拆除重建,原地拔起一座光鲜亮丽的教学楼。

但学校的后门还是一如既往的破败。

灰色的铁制门,前边有一堵破损的砖墙,谢时煜当校霸时,经常从铁门上翻出去,踩着砖墙一跃而出。

楚枫走近这处砖墙,在墙面上寻了几处空缺,砖缝里生长着青绿色的苔藓。

没想到快三十的人了竟然还要干翻墙的事。楚枫踩在砖墙空缺处,伸手握住铁门的灰色铁杆,再用力一撑,整个人腾空、又落地——

啪的一声响,落地的脚掌隐隐发麻,楚枫蹲在地上,缓了一会儿才站起来。他的体力确实是大不如以前了,高中时代还能跟谢时煜翻几次墙,现在三十而立的筋骨,远没有少年人那么敏捷,也可能是谢时煜走的那两年,他太造作自己的健康了。

翻进校园之后,楚枫默不作声地走着,可能是梦想城里师生play玩多了,楚枫穿着白衬衫西装裤,走在校园里,油然而生一股教师气质,周围不少男女同学都很乐意叫他一声:老师好!

——接着叽叽喳喳地猜测学校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帅的老师,教哪个班的。

楚枫也就假戏真做地点点头。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几位保安看到楚枫的模样,也丝毫没有起疑,楚枫“老师”非常顺利的混进了教学楼。

他抬头看了一眼班级序号:高二(16)班。

是他以前的班级号。

“真好啊,你们班有空调,火箭班的人就是不一样。好凉快!”

楚枫看见刚才车站遇到的两个女生正在班级后门说话。

“没有那么厉害啦。”另一个女生有些不好意思,“我先进去了哟。你也快点吧,别迟到了!”

两个女生在此分别,另一个女生从下一个楼梯口离开了,看来他们并不是在一个班。

十几年过去了,楚枫心里想,这个传统依然没有变,高中依然分有:火箭班和平行班。

当时中考的时候,楚枫就已经得到了保送资格,考试就是去体验一下。他们初初中按三年平均成绩,如果排在年段前50名即可拥有保送市内重点高中的资格。

市内所有初中的保送学生进了高中,会统一分到五个班里,叫作火箭预备役班,其他中考上来的学生分到其他的班,叫做平行班。

等到高二分文理科的时候。又从选择理科的考生中,根据高一整个学年的成绩,选出年段前100名优秀学生,分成两个班,叫做火箭班。可以占据全校最新的教学楼,拥有最好的师资设备以及教学环境:火箭班的班级里都安装有空调,免费饮水机

而平行班,只有电风扇,自己从家里带水,老师随机分配。

十几年过去了,学校的规模也扩大了不少,火箭班从原来的两个班变成了5个班,这一栋新教学楼里从16班到第20班全都是火箭班。

走廊干净得能倒映出人影,楚枫看着崭新的瓷砖,想到这栋老教学楼没有重建时,就是给平行班读的。

谢时煜原本就在这栋楼里上课,楚枫在对面的那栋的楼。

十三年眨眼间过去,对面的新楼已经变成老楼了,平行班就去对面上课,而这里的老楼拆掉盖了新楼,所以火箭班来这边的新楼上课。

整个高中三年,楚枫和谢时煜都没能分在一个班里。

加上高中小谢经历着母亲癌症的大变故,楚枫在火箭班里,学业压力空前绝后。他们除了放学的时候一起走一段,很多时间楚枫都见不到谢时煜。

即使知道十七岁的小谢有干了大事,并且找到了几个重合地点,现在故地重游,楚枫还是有几分迷茫,没有具体的线索可以找。

谢时煜当时就读的老楼已经完全拆掉了,不可能留下什么东西。楚枫在走廊上逛了一圈。路过的学生都纷纷侧目看他。

来教火箭班学生的老师,都是固定的全校最好的老师,不可能由新老师来教,学生们好奇地打量着楚枫,不知道这位老师是来干嘛的。

楚枫怕撞到别的任职老师,被拆破身份,他转向楼梯口,向上一层楼走去。

·这一层楼是高三的火箭班,从高三(16)到高三(20)班,高三学子比高二更加的沉寂,即使还没有上课,整个走廊也是空空荡荡的。

火箭班的学习气氛过于浓烈,老师下课走了之后,班级也不会有任何喧闹,每个同学像雕塑似的浇筑在椅子上,安安静静,全班只能听到笔尖在卷子上书写的唰唰声。

楚枫回想起自己高中三年,几乎也没怎么上过体育课,每到体育课的时候,班上每一个同学口袋里都塞着一张卷子,体育老师也知道他们是火箭班的学生,意思性地让他们绕着操场走两圈之后就不管了。

同学们就三三两两地坐在操场上、草地旁、楼梯的台阶上,从口袋里掏出卷子和笔,开始奋战。

楚枫从小在班级里的成绩是一进绝尘,经常是以全科第一秒杀,但是到了高中的火箭班,所有人都是最优秀的尖子生选进来的,他的成绩大概只能维持在全班的前几名,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掉出去。

假如考试时排在年段前10名,那么在火箭班班级里就是前5名,属于老师点名表扬时也不会念到的名字。

楚枫想起高中开家长会的时候,他爸妈就特别不习惯,以前自家儿子总是被老师点名表扬到麻木,现在高中的老师只是偶尔表扬一下。一般念成绩只会提及第一名的成绩。

楚枫以前是在初中的时候能够以语数英,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全科九门,门门第一,但在高中几乎没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甚至很多单科第一和总分第一的也不是一个人。

走过安静而高压的高三走廊,楚枫从楼梯口上去。

再往上的话,就是天台。

校园生活里最富有故事性的一个地方:打架、告白、看风景,都可能在这个地方发生。

但楚枫高中时没有来过这个地方

他们当时火箭班的教学楼天台的门是紧紧锁着的,而楚枫又很少来平行班的教学楼。

高中三年,楚枫几乎没有听到任何八卦、打架和各种校园新闻,课间的时候听得到的只有做卷子的唰唰声,大多数同学都在全心全意地在读书。

以至于楚枫到高中要毕业的时候,前排的几个同学名字还叫的不是很熟,基本上一个学期也说不上两句话。

比较熟的是周围的一圈:前后桌以及同桌,但现在也都不怎么联系了。因为高中两年都在各自做卷子,没有太多的集体活动,毕业之后同学感情也有些淡薄,每次聚会都聚不起来。

楚枫处在教学楼的顶层,眼前有一扇小木门,门外便是天台。门看起来是锁着的,但是锁最近被人撬开过。

推门出去,天台的风呼啸过耳边。楚枫走上天台,很快,就看见在天台边有一个学生的人影。

一种不好的念头从楚枫心里闪过:

跳楼自杀?

高三火箭班的学习压力是真的很大。楚枫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轻声去问:

“同学,你在这做什么?”

站在天台边缘的那个学生回过头来,楚枫一看,正是车站时遇到的那位小男生!

他正举着手机,神情有些茫然:

“我…在拍我们校园的风景……啊!”

小男生似乎意识到自己拍的太入迷,以至于走到了天台的边缘,看起来像个要跳楼自杀的:

“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没有那种轻生的念头。”他赶紧从边缘退后了几步,然后开始仔细检查自己相册里拍下来的风景。

——看起来像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楚枫想,可能拿着相机来学校实在太过显眼,或者家境不支持买单反,就用手机拍拍。

再次见到楚枫的小男生有一些激动,他看着混进教学楼的楚枫:

“你不会是…这里的新老师吧?”

楚枫摇摇头,他也不确定现在来天台可以找到什么,如他所想,即使找到了地图上的重合点,也很难探究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

还是动用点关系去问问校长或者上了年纪的老师好了。

“天台门的锁链是你弄开的吗?”楚枫道,“拍完照片的话就早点回班级了。站得那么高,不太安全。”

楚枫说完,正要转身离开——

“你怎么知道不太安全的?”

小男生突然问。

楚枫觉得很奇怪,站在那么高的天台边缘,觉得不安全,似乎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为什么。

但那个小男生脸上确带着一些激动的表情,向他跑过来:

“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楚枫心里疑惑,脸上却绷着淡定的表情。小男生沉不住气,很快暴露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天台上,已经死过三个人了。”

楚枫心里一震,但随即又想到,每个校园里都会有一些奇怪的传说,比如曾经他们班的女生就流传过,女厕所里在5年前死过人,晚上的时候会有很奇怪的声音。

但这种传言从来没有得到过校方的证实。

天台也是校园里经常传播传言的地方。不见得就是事实。

楚枫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迫切想要小男生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他知道有些人,听众越是迫切他就越不想说,反而听众越是漫不经心,他就越是想要倾诉,想引起他人的注意。

楚枫淡淡地耸耸肩,说:“是吗?我听说的是两个人。”

“不是两个是三个!”高中男生坚决地否定他,“三个人死了。最早的那个嗯,大概是12年前,不对,13年了。”

十三年前的自杀事件。

记忆的土层渐渐松动,楚枫好像隐隐有一些印象。

每个学校隔几年就会有一个跳楼的学生,甚至每年都有一个,楚枫读高中,大学研究生的时候都有听闻跳楼的消息。

但他都是听朋友间说一说,没有仔细的去了解过事情的来龙去脉。

而且,发生这种情况,校方都会极力地压消息。不让消息在学生间散播开来,甚至禁止他们谈论。

高中的楚枫并没有知道太多,他与平行班隔着一栋教学楼,就像隔着一片海,尤其在高中时代他们火箭班是没有人带手机来的。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谁的分数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是每天勤恳认真、全心全意读书读来的。楚枫还认识一些他的火箭班同学,甚至根本没有□□,没有微博,从不玩游戏,放学回家,就全身心地沉浸学习。

在这样的班级气氛里,和老师有意的隐瞒下,即使学校发生了这么大的自杀事件,楚枫也只是隐隐有印象,不了解全部。

在平行班就读的谢时煜应该知道那些消息,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从来没有跟他提起过。

叮铃、叮铃——上课铃打响了。

拿着手机的小男生要离开天台、回到班级了,临走的时候他对楚枫道:

“我叫蓝山,13年前自杀的那个学生是我的姐姐。我一直想找当年那一届的学长或者学姐了解情况,可是没有找到他们每个人都不愿意说。”

蓝山看了看楚枫比他高很多的身高,怯怯地问:“如果…假如,你知道什么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虽然楚枫跟他说并不是这个学校的往届学长,但即使是别的学校,如果当时其他学校有人自杀,别的学校应该也会有些风声吧。

蓝山同学怕当场要楚枫扫联系方式二维码会失败,于是给楚枫留了一张q/q号码的纸条,接着就离开了天台。

顶楼的大风将袖子吹得鼓起,楚枫拿出自己的笔记本记录了一下现在发现的线索:

1[第二中学]公交站点;

2老教学楼天台自杀事件。

蓝,这个姓并不常见。楚枫很快动用了关系,得到了校方的资料。

13年前的事情已经过去太久了,现在的校长和领导早就换了一届,对上一任甚至上上任领导发生的自杀事件并不藏着掖着,十分大方地就将档案拿出来给楚枫看:

“那个自杀的女生是这个,蓝秋月……”

楚枫低头看下学生档案,照片上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即使是证件照也拍出了女明星的氛围,五官非常立体,上镜特别好看。特长奖项那一栏里还写了好几条:唱歌获得全省甚至全国的奖项,如果去考艺考的话,应该会很适合。

这样的少女在17岁的时候,从天台一跃而下,自杀了。

“自杀的原因是什么?”楚枫问。

校长沉默了一下,道:“就是……青春期的孩子…有的时候怎么说呢,想不开吧,班上的同学孤立她一下,或者是欺负她一下,家长可能又没有及时的疏导,唉,也就这样了,挺可惜的。”

楚枫沉默不语,有时候对一个人毁灭性的打击,打击到即使这个世界再美好、也实在无法再活下去哪怕一秒钟,然而事后在其他人口中,所有的事情就轻描淡写地变成了:受了一点欺负、吃了一点亏、一时想不开罢了。

楚枫:“她有一个弟弟叫蓝山,现在好像也在学校就读。”

“对。这个蓝秋月的家庭比较特殊。”校长说:

“她是养女。

“领养她的那对夫妇本来是终生无法生育的,但是在她小学快毕业的时候,他们突然怀了一个孩子,是个儿子。”

养女蓝秋月12岁的时候,亲生儿子蓝山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以摧枯拉朽之势夺走了她在家庭中所有的地位和宠爱。

楚枫继续往下翻蓝秋月的学生档案,里面记录了她高一高二的一些成绩。楚枫看了看,蓝秋月在高一的时候明明是文科更好一些,但在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却选择了理科就读,班级是……

高二(12)班。

——谢时煜的班级。



“老师,请问这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楚枫找到了13年前任教高二(12)班的老师。开始他新一轮的调查。

“这个女孩啊,我记得。”

生物老师说,这个女孩的生物学的特别不错,他有印象。但是高二上学期的时候突然成绩一落千丈,他还觉得有些奇怪,去家访时才知道蓝秋月的家庭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蓝秋月并不知道自己是养女,高一下学期准备文理分科的时候,蓝秋月想要报自己更擅长的文科,但是父母骂她学理科才有前途,文科出来都找不到工作,硬逼她要去学理科,她跟家里人大吵一架,父母骂她时一时嘴快,将真相说出来了。

蓝秋月才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领养的,再想到生完弟弟之后家里一些不公平的变化。心里特别难受。

到了高二,学的又是自己不喜欢的理科,只有语文、英语和比较像文科的生物学的还可以。但是随着难度加大,蓝秋月成绩一次考得比一次低,连学的比较好的生物也一落千丈了。

楚枫:“她最后自杀的原因您知道吗?”

“好像是校园霸凌吧……”生物老师回想着,“说是年段有一些女生,包括班上的一些男生女生,在说一些他不好的话。”

老师顿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

“不好听的话。”

楚枫:“什么话?”

“唉。青春期小孩子嘛,就爱去传一些…不七不八的东西,根本没影的事情。还有喜欢拉帮结派的、孤立同学的,这小女孩可能……在学校被这样欺负,在家里又是个养女,心理上难受,一时没想开,就跑去天台,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唉——”

楚枫不太相信这种话。

17岁的人已经有了基本成年人的判断。如果蓝秋月遭遇的校园霸凌只是像老师校长说的:几句不痛不痒的风言风语,这个女孩不会被逼到这样的程度。

最关键的是,蓝秋月自杀案件和17岁夜间出动的谢时煜有什么关联?

按照死亡时间来看,蓝秋月自杀是在六月份、快期末时的一个白天:早上第3节课下课。

而[17岁夜间出动]的印象来自于某一天夜晚,谢时煜若无其事的到校门口来找他。

楚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老师你还记得谢时煜吧?当时也是班上的学生……”

“小谢谁不知道啊!当时那样一个孩子,没想到长大当了这么大的总裁,咱们学校的最出名的校友,哎我刚还在新闻上看见他呢!怎么样?你跟他还……”

楚枫怕话题扯到他跟谢时煜婚姻上去扯不回来了,赶紧道:

“没想到…原来他班上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情。以前他都没有跟我说。”

“可能他也不太清楚吧。”老师回道:

“你也知道,小谢那个时候妈妈得了胃癌,住院去了,他爸爸又失踪,家里也没别的人了,都是他去医院照顾的,几乎很少来学校上课,

“还有啊,他那个吸毒的老爸,虽然当时已经失踪很多年了,没来烦他们,可是欠了一屁股高利贷。那群放贷的好像被抓过一次,具体我也不懂是怎么回事,反正后来高利贷的什么大哥又出狱了,天天缠着小谢他们要钱,还闹到医院去找他妈妈。

“反正啊,他要么是来学校露个脸,要么就是在外面社会上混、应付那群高利贷的,要么就是在医院照顾妈妈,挺辛苦的。基本都没法读书。”

老师似乎感慨万千:

“没想到啊,这样的孩子复读一年竟然考得上全国top5的大学,是你当时去的大学吧?哎呀,我和他班主任真的是惊掉下巴!”

楚枫笑一笑。谢时煜是一个只要想做,就一定会做得到的人。学习已经是这家伙最不擅长的事了。

但哪怕是最不行的学习,谢时煜也一直跟着他进同一所学校。

中考的时候楚枫保送市重点学校,谢时煜初三努力读书,中考分数正好踩在录取线上,以最后一名混进了市重点高中。

高中时期的学习实在没办法靠小聪明混过去,楚枫在火箭班,谢时煜在平行班,日常缺勤不上课。

按照谢时煜高三的前期模考成绩,是绝对考不上本科线的。

“其实,在小谢高考前,我也多次找他谈过话。”老师笑道:

“根据他当时的成绩,我们都是劝说他报考职业技术学校,好好规划以后的前途。出来做蓝领并不比那些大学生工资低,甚至更好找工作,不至于毕业即失业。

“当时好几个跟小谢程度差不多的同学,也决定要报职业学校。我听说高考结束的时候,他们还拉着谢时煜一起选择学校和专业。

“结果,高考成绩出来!嘿,这小兔崽子高了本科线十几分!!”

全体老师同学大跌眼镜,都觉的谢时煜是祖坟冒青烟,走了什么天大狗屎运。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谢时煜会敲锣打鼓、欢天喜地去上大学的时候……

谢时煜决然放弃了那次高考成绩。

——回去复读。

“我当时极力规劝他不要冲动。”老师跟楚枫道:

“当时好多老师也劝他,能考出这个成绩已经是老天赏脸了,不要太贪心,复读压力很大的,很多人考的还不如第一次好,又白白浪费了一年!”

楚枫没有接话,这些事情,谢时煜都跟他提起过。

“当时候他就站在那个位置……”老师指着窗外,“就是校门口那里,对,当时贴着高考红榜,他一直盯着那红榜看,我一开始还没多想,现在才想到,当时他可能是在看你。”

即将十九岁的谢时煜站在红榜前,没有理会任何人对他的劝说,他看着楚枫全国top5大学的录取结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一定要复读。]

后来的结果楚枫已经知道了,一年之后的高考,谢时煜的成绩原地拔高两百多分,成功踩到了他那所top5大学的投档线分数。

第一志愿谢时煜填的是楚枫去的王牌专业,这个好专业差不多要高出该校投档线十几二十分才可能去,谢时煜蛮试试看能不能捡个漏,剩下五个专业随便填写,再勾选【可调剂】

最后,王牌专业果然没法捡漏,谢时煜去了top5大学很一般的专业,不管怎么样,终于跟楚枫混进了同一所学校。

开学的时候,楚枫去校门口接协会属于,他们一起站在学校门口,对着那个名校的大名,拍过一张纪念照片。

老师幽幽地看了一眼楚枫无名指上闪耀的婚戒,笑了笑:

“怎么样?现在跟小谢过得还不错吧?”

楚枫也客气地笑一笑:“还…可以。”

对于蓝秋月自杀的死因,校长和老师都说不出所以然了,楚枫准备再寒暄一下,就告辞。

老师:“挺好的……高中就在早恋吧?”

楚枫心里震了一下,没想到他和谢时煜的事会被他们班上的老师看出来。

“我早就看出来了!”老师慈蔼地笑起来,眼角牵扯出深深皱纹:

“说实在话,到了我这把年纪,你们学生啊在下面做些什么小动作,我们老师看的那是一清二楚!

“以前我骑自行车回去的时候,看到你们俩放学,手牵着手就躲在校门后的那条巷子里,黏黏糊糊的,看起来就不像是个普通朋友的样子。”

楚枫心里更加震惊,没想到他竟然还被学校老师逮个正着过,完全不知道。

老师:“我本来是想啊,就在那里等着看看你俩在干嘛,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呢,再想怎么处理你俩。没想到你前脚刚走,小谢就发现我了。”

他向楚枫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谢时煜机敏的像一只野生动物,一回头就发现了树丛后停着自行车。

谢时煜一脸微笑的走过来,笑得像一只谄媚的狐狸,声音还带着学生腔,听起来有点甜:

“老师求求你了,不要说出去吧。”

老师白了谢时煜一眼,高二小谢不依不饶地缠上来:

“老师,老师!行行好吧,我知道你最近实验室缺人打扫,我帮你去吧?”

“你个笨手笨脚的上课也不来,哪里会打扫什么实验室,待会把我罐子都打了,不要你!”

老师骑着自行车就要走,奈何谢时煜力气太大,手一放在车头上,半天骑都骑不动。

谢时煜软磨硬泡,老师刀子嘴豆腐心,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的人,他最终松了口,睁只眼闭只眼,只警告谢时煜:

“人家楚枫是火箭班的尖子生,你可不要去影响他学习。听见没?”

“知道啦。”小谢郑重地点点头:

“不会影响他的。”

后来老师关注过楚枫成绩,每次月考、期中期末考,楚枫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

他想,尖子班的学生可能压力大,谈个恋爱解解压也说不定。何况他既不是火箭班的班主任,也不是教导主任,就是一个生物老师而已,教好生物就算了,其他的闲事也不想管。

这位老师并没有举报楚枫和谢时煜的事,否则同性还早恋,这在当时传出去得震惊全校。



除了生物老师,楚枫又询问了其他几位任课老师有关谢时煜的印象,没有得到新的信息。还有的老师虽然知道谢时煜这个人,但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学生时代是什么样了:

“没办法……那孩子,真的太少来学校了,过了十三年,我也有点记不得了……”

“没事,谢谢老师们。”

楚枫向他们告辞。

以他现在的了解,谢时煜和蓝秋月自杀事件似乎没有一点关系。

甚至有几位任课老师怀疑,以谢时煜的出勤率,他根本叫不出自己班上同学的名字,可能连蓝秋月是班上哪个同学都对不上号。

楚枫一边在校园里走,一边在小笔记本上做一些记录。

难道是探查的方向错了?

蓝秋月自杀事件,17岁小谢的秘密是完全两个独立的事件,并没有什么联系。

楚枫在本子上画了两个不相连的圆圈,表示数学中两个事件集合完全独立,毫无关联。

——会这么凑巧吗?

假如蓝秋月是别的班上的学生,楚枫还有可能相信这是无关联事件,但是,蓝秋月,恰恰好和谢时煜分在同一个班级,这里面应该有一些关联。

……一些关联。

突然灵光一现,楚枫突然想到了什么:

校长和老师说,蓝秋月的自杀原因,是因为受不了校园霸凌,而霸凌她的,正是班上的同学,以及年段的风言风语。

这么说来,出勤率低到认不清班上同学的谢时煜,才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霸凌事件的人。

一般而言,校园霸凌真正主导的其实几个人,剩下的人因为害怕这几个人的势力,害怕自己也被孤立,所以不断地附和他们,加剧对受害人的冷暴力、言语打压。

蓝秋月可能就是这样被逐渐逼死的。

然而谢时煜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楚枫很轻易地能够猜到,以谢时煜的身高和气场,完全就是“我不好惹”的典范。

班上同学不敢要求谢时煜和他们一样,甚至,同学们会自发远离谢时煜。

一个父亲吸毒、母亲癌症、家里正在被高利贷追债、社会关系十分混乱的校霸,在高中同班同学看来,简直就像另一个世界的怪物。没有人敢去惹他,也不敢妄想他来附和自己,更不敢去孤立校霸谢时煜。

所以不怎么来上课的谢时煜,成为了班上非常微妙的存在。

可分析到这一步,还是没有串联起来,蓝秋月自杀事件和十七岁谢时煜秘密有什么直接关系?

尤其是,谢时煜在涂鸦本上画的是车辆,这一定是他“办事”的手法,涂鸦本上并没有出现学校、天台之类的暗示。

如果硬要将二者联想在一起的话,那么按照一般的逻辑,只能是:谢时煜出于正义,将班上主导霸凌的几位同学伪装成车祸谋杀了。

但这逻辑上完全解释不通,楚枫想,这无法说明为什么17岁夜间出动的小谢,会若无其事地来找他,好像是……要确认他的安危。

同时,谢时煜并不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正义感,从小就是在犯罪世界里泡大的。

——他不会去霸凌同学,并不是因为他很善良,是因为霸凌的本质是欺软怕硬,而谢时煜做的事情都更加……激烈。

在十三岁就杀人分尸的谢时煜眼中,外校刺头的约架、街头小混混的斗殴,班上同学的校园霸凌,都像是幼儿园孩子的推推搡搡,非常幼稚。

楚枫坐在校园操场边,打开微信,在列表里找了找,找到一个当时平行班的女生,高三的时候他们一起参加过数学竞赛。

那位女生高一学习没有那么突出,高二没能分进火箭班来,但在平行班也很努力学习,最后高考是平行班的第一名,去了top10的大学。

楚枫大学期间竞争国家奖学金的时候也看到过她,虽然很久没有再聊天,但关系还算可以。

-hi

楚枫发了微信打招呼:[想问你一下高中的事情,方便吗?]

对面在秒回,估计是上班无聊正摸鱼:

[难得啊,日理万机楚总裁有空来联系我(斜眼笑)]

对面的女同学调侃道:

[你要问什么问呗,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楚枫:[你还记得蓝秋月的事情吗?]

对面马上正在输入中,很快发来了一段话:

[当然记得啊!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呢,你们火箭班不会没听过吧?]

楚枫发了几个点点点:[我们消息闭塞。]

女同学:[猫猫无语jpg]

[你不会连蓝秋月都没见过吧?就是当时高一新生典礼上唱歌的那个,超级漂亮。当时我还想她以后肯定是个女明星呢。]

楚枫:[然后呢?]

女同学:[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高一下学期…反正是快高二的时候,具体我有些进步清了,有好多人都在说她……做…鸡。]

楚枫顿了一下。

女同学:[我当时还半信半疑的,可是整个年段那么多人都在说,说的言之凿凿的,我还想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吧,就算没有真的做,可能也有些擦边的事情。

[其实现在长大了回想,根本就是没影的事,纯粹是长得太漂亮了有人嫉妒她。对了,你知不知道陈纭宜?]

楚枫:[火箭班……消息闭塞。]

女同学:[。。。你们这是闭塞到外太空去了!这是另外一个女的,当时新生会上跳舞的,长得…也还算挺好看的吧,但跟蓝秋月比不了啦。]

[这女的在外面认识了一个还是几个干爹,反正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来往。她可能怕事情败露被我们被学校人知道,所以就先泼蓝秋月的脏水,说她在外面跟好几个老男人那啥啦,还说她初中就在做/鸡,早就是校/鸡了,跟很多男生都有关系,又是什么七七八八的。]

[现在想想真的是很可笑,怎么会有人信这种东西,可是当时传得言之凿凿的。很多人都信了,就算不信也是半信半疑的。]

[还有你知不知道当时高二的段霸罗骅斌?]

楚枫:[这又是谁?段霸不是谢时煜吗?]

女同学:[你老公是校霸,高三都怕的那种,不要突然自己给自己降级好吗?段霸就是我们高二年段的段霸,出了高二就无人认识的那种意思。]

[总之,当时陈纭宜和段霸罗骅斌有一腿,但是段霸其实喜欢…也不算是喜欢吧,就是对蓝秋月有意思。因为她真的长得特别好看,我一个女的看了都想去跟她贴贴。]

[但是蓝秋月性格有点高傲,根本就不鸟他。这个罗段霸就感觉丢了面子,他和陈纭宜在一起之后,陈纭宜正好想泼蓝秋月脏水,俩狗男女就一拍即合。]

[陈纭宜就造谣蓝秋月,她的小姐妹们帮着传谣言,然后罗段霸又趁机在男生面前吹牛,说什么蓝秋月对他很爱慕,每周末缠着去他家那啥,他都腻味了。那些男生也很恶心,就跟着在那意/淫,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蓝秋月能看得上他们吗。]

楚枫沉默地看着,按照现阶段他的了解,蓝秋月是一个相貌非常漂亮、性格高傲,唱歌好听的女生,这样的校园女神被传言在外做/鸡,私下放/荡,而且传的有鼻子有眼。这种传言从某种意义上,既符合一些垃圾男生的性幻想,也符合一些女生的嫉妒心,符合人性内心里最阴暗的期待。

所以连证据都不需要,很多人都相信了,并且加入对蓝秋月指指点点的大军。剩下的同学漠然围观,觉得帮蓝秋月证明清白也没什么好处,还会得罪小姐妹很多的陈纭宜和段霸罗骅斌,最终全都保持了沉默。

女同学:[传言就这样传开了,然后大家都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别人都这么说你,你肯定有问题,蓝秋月也洗不清了。而且很夸张,这种谣言竟然还传到外校去,据说蓝秋月放假的时候被县里上来的坏学生堵过,当时报了自己是第二中学的人,才跑掉的。]

楚枫有点奇怪:[为什么说自己是第二中学的人就能跑掉?]

女同学:[?!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什么!当然是因为第二中学是你老公势力范围啊。]

楚枫觉得有点夸张了,再怎么气场强大,也不可能威名震到县里去。

女同学:[你真不知道啊?我们高一的时候,学校附近蛮多小混混堵人的,一些外校的,还有县里上来的游手好闲的,反正有点乱,当时高三火箭班的一个学长还被打到住院过,影响高考。]

[然后高一下学期…快高二的时候吧,凡是外校以前打过第二中学的学生,全部被你老公狠狠揍到住院,你老公甚至杀到县里去揍人,打完以后,到了高二开学,校园外就没有混混了,不然你以为你老公校霸的威名是从哪里来的?]

楚枫怔了一下,他真的不知道这些事,以前高二的时候,楚枫也有问过谢时煜:

“奇怪,为什么大家要叫你校霸?”

17岁的谢时煜像一只委屈的毛绒小熊,从背后抱住楚枫,埋进他的颈窝里,蹭蹭:

“我也不知道…他们可能看我长得比较高,有点怕我,就这么谣传吧,我也很困扰。”

楚枫摸了摸谢时煜毛茸茸的脑袋,寸头短发有些刺手:“你是不是跟同学打架了?”

“怎么会?”谢时煜一脸无辜,委屈:“我怎么会做这么暴力的事情呢…”

看着自家男朋友乖巧可爱的模样,天真的17岁楚枫就那么信以为真:

谢时煜是一个虽然看起来有点疯、有点不好惹,但其实不打架,跟同学们都友善相处的好校霸。



楚枫:[所以,蓝秋月那天跳楼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女同学:[我慢慢说,到了高二不是文理分班嘛,好死不死,陈纭宜、罗段霸,他们那帮人和蓝秋月分到了一个班,因为你老公也在那个班嘛,所以校霸在的时候,段霸就比较收敛,不会去做什么,校霸不在,罗段霸就为非作歹。蓝秋月那段时间可能被整的挺惨的。]

[到了高二下学期,更糟糕,班上又转来一个富二代,家里特别有钱,叫做王鸿昊,你知道不?]

楚枫:……

原来第二中学这么风起云涌,他真是一点也不知道。

女同学:[好的吧你们火箭班发/射到外太空去了,你是不是高中谁也不认识,就认识你老公?

楚枫:/小黄脸微笑。

女同学:[算了,我继续说,反正这个姓王的富二代也够恶心,他转来之后不是听了传言吗,看蓝秋月这么漂亮,私下里就想那啥,还真的想去找蓝秋月麻烦,蓝秋月当场甩了他一巴掌就走了。

[那个姓王的也是孬种,他就记恨在心,花钱找了一个高三的大姐头,叫那个大姐头又叫了好几个高二高一的小太妹,把蓝秋月堵在学校女厕所里扇巴掌,扇到她整张脸都肿起来进医院,还故意要求要拍蓝秋月受伤后的脸,p图,匿名发到校园论坛,笑她]

当时的帖子这位女同学看过,标题非常过分:

[点击就看校鸡的猪头照]

后续是好几张蓝秋月被扇到肿胀不堪的脸。

底下的匿名回复更是乱七八糟:

[被打成这样还能看出有几分姿色,啊,今晚就冲。/色眯眯]

[大哥威武,这都能冲?]

[没说错啊,她确实有点姿色。/流口水]

[嘻嘻,没姿色怎么当鸡呀?]

[这种女的怎么还来上学,没羞耻心的吗/呕吐]

[想要她联系方式,怎么约?]

[楼上小心杏病哦]

……

女同学:[说实话我挺理解她自杀的,换我我也不想活了。如果有全心全意支持我的家人朋友的话倒还好,可是她又是养女,唉,唯一交了一个朋友,够恶心人一辈子。蓝秋月有一个闺蜜,啊这个词现在真是有点变味了…隔壁班的,叫苏晓倩,算是隔壁班班花吧。]

[这个姓苏的也是个死白莲,她表面上很柔弱很善良啊,听说蓝秋月在班级里被欺负还故意接近她,和她做朋友,说是什么最好的闺蜜,真是呕吐。前面不是跟你说了,富二代王鸿昊看上蓝秋月结果别人不鸟他吗,他就觉得自己不找个女朋友没面子,所以就去追苏晓倩,苏晓倩立刻就答应了,瞒着蓝秋月和这个富二代谈恋爱。]

[我觉得苏晓倩也是嫉妒蓝秋月,因为她跟蓝秋月做朋友,就算她是班花但跟蓝秋月站在一起,那个相貌对比实在太残忍了,有个名言怎么说的: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

楚枫看着对面女同学发来的一段一段话,拿着笔,在笔记本上梳理这五个人的关系。

女同学:[所以,总结起来就是,陈纭宜和罗骅斌这两个狗男女散播谣言,班上的富二代王鸿昊也加入其中,一起暴力霸凌蓝秋月,其他同学安静如鸡,默默孤立她,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隔壁班的女生苏晓倩愿意跟她做朋友,当成自己最好的唯一的朋友,结果是个死白莲,在背后捅她刀子,早就跟欺负她的富二代王鸿昊谈恋爱了!]

[加上蓝秋月家庭情况,我听说她高一的时候知道自己是养女,估计那一两年跟父母关系也很差,加上长期被霸凌受不了,就跳楼自杀了。]

女同学:[大体上我就知道这些,跳楼那天我也没看清楚,当时就说好像有人跳楼了,然后来了救护车,下午就说没救回来,死的是12班的蓝秋月。]

[话说我当时是8班,跟12班差了个四个班,你老公不是跟蓝秋月一个班嘛?跳楼那天他来学校了吗?为什么不去问问你老公?]

楚枫:(因为现在正在扒他秘密不方便问他本人)

楚枫:[他现在正在忙公司的事情。我也就是随便问问,突然听说我们学校以前竟然有自杀案件,感到奇怪。]

女同学:[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每个学校基本都会有跳楼的,唉,反正我是真的觉得蓝秋月太可惜了,我对颜值要求还蛮高的,从小到大她是第一个一眼就惊艳我的同性,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看,特别好看。]

楚枫隔着屏幕,看着这一段段文字描述,没有想到只是隔着一栋教学楼,里面的世界就天差地别。对于他来讲,高中三年就是日复一日平静单调地写卷子,他们班上大多数同学一心只想着学习,没有人有闲工夫说些什么八卦。

女同学:[哦对了,我听说,蓝秋月好像暗恋他们班上的班长。陈纭宜为了气蓝秋月,故意勾搭班长,他们好像还在一起过。]

楚枫:[不是,你不是说陈纭宜跟姓罗的段霸在一起吗?]

女同学:[哎呀,在一起两个月就分手了,反正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哪像你跟谢时煜一样?期间罗段霸好像也有再找别的女的。反正他们12班那男女关系都蛮混乱的,我这个经常听八卦的人都理不清楚。]

[到了高二下学期,蓝秋月可能真的受不了,就自杀了,她也不包子,自杀前还在网络上把那些欺负过她的人全部曝光!狠狠报复他们!]

楚枫:[她在网络上发过帖?]

女同学:[对!陈纭宜、罗段霸、王富二代、还有她那个白莲闺蜜苏晓倩,她把这几个人的名字、电话、学校班级、家庭住址、父母单位,全部曝光,然后自杀,网络上疯了一样帮她骂人 ]

校园,看似阳光美好的校园,对蓝秋月而言,是她暗无天日的刑场。这些人煽动谣言、暴力霸凌,把她原本美好的高中变成十八层地狱。临死之前,蓝秋月用自己的生命,将这些恶人钉死在耻辱柱上,押送去更大的刑场:网络。

校园霸凌逼死同学,这个话题本身具有超高的讨论度,很快这四个人成为了网络公敌,被全网攻击。

网络的辱/骂,和校园根本不是一个量级,不是班级几十人、年段几百人,是数万人、数十万人的谩骂和人身攻击。骚扰电话直接打爆了那四个同学的手机,他们的家庭住址、父母的工作单位全部被媒体围堵。

女同学:[我听说他们父母最后丢工作了,后来这些人全部转校,不知道他们的近况。最解气的是,蓝秋月还拍到了陈纭宜在外面跟几个老男人…的亲密照片,坐在不同的豪车里,全部发在网上,直接锤死,洗清了自己那么久的谣言。]

楚枫隐隐觉得有一些不太对劲:

[那她为什么还要自杀呢?直接在网络上公布陈纭宜的照片就可以了。]

铁证照片一发,谣言不攻自破,情况就会立刻反转,被霸凌、被发到校园论坛大肆嘲笑的,就会是陈纭宜。

女同学:[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赌气吧,觉得只有死了,被他们逼死,让这些人这辈子都要背着一条人命债,永远受比人的道德谴责。]

结束微信聊天后,楚枫打开手机网路,尝试搜索:b市第二中学蓝秋月自杀事件。

互联网永远有记忆,当时蓝秋月的帖子已经被删除了,但截图有人存档了。

楚枫一行一行认真看着截图里的内容,字字泣血:

[我叫蓝秋月。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被校园霸凌折磨的奄奄一息。]

[我一秒钟也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多呆了,但在我临死的时候,我不愿意放过那些恶人,我要他们一个一个都暴露在这光明之下!]

接下来,蓝秋月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并在关键地方配上图片,比如陈纭宜和不同的大叔的豪车亲密照,以及她被人堵在厕所扇打的受伤照片,苏晓倩跟她说我们是一辈子最好的朋友的录音,和在王鸿昊面前贬低她的录音……

这些都和女同学的讲述吻合,而且证据有力,讲一句话就会给图片、录音进行佐证,文字条理清晰、富有逻辑,通篇看下来非常清楚事情的原委。

在帖子的最后,蓝秋月写了一段话:

[在我暗无天日的高中生涯里,曾经真心喜欢过一个人,我把ta当作生里唯一的光芒。]

[但那只是我的幻想,我所喜欢的光,其实只是蜷缩在黑暗里、蛆虫的反光。]

[在某一天晚自习结束,他去学校小卖部买零食,而我恰好也在里面挑选笔袋。]

[那是晚上9点15分,我记得很清楚,初夏的晚风微凉,我心里很雀跃,第一次离他这么近。]

[但是,一周之后,陈纭宜泼我脏水,说我那天晚上九点就出去找干爹,跟好几个男的进了酒店……罗骅斌那个人渣带着他那帮小弟,围着这个话题,说了我非常多不堪入耳的话。]

[我心里在期待他反驳,因为他看到我了,他看到我那个时间点根本就是在学校的小卖部买文具而已。]

[我太期待他反驳了,或者,至少沉默着不要说话。]

[但他没有。]

[他不想显得自己不合群,所以加入了那群男生的讨论,讨论我去了酒店,做了什么不堪的事情。]

[那一刻我很恨他,甚至比恨陈纭宜那帮人渣更要恨他。]

[但他的罪过没有那么不可饶恕,他没有给过我任何承诺,他既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只是一个懦弱的普通人。]

[我是在痛恨曾经那样真心喜欢过他的、可悲的自己。]

[所以,在这里,我不会曝光他。]

[我也同样不会曝光其他默许这种霸凌存在的同班同学,以及不明真相就一起传我谣言的其他班的同学,你们都不无辜。]

[我不会曝光你们,但请你们这辈子都记住,在我今天从天台上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你们每一个人都推了一下。]

[再见,这个可悲的世界。]

这则遗书似的帖子发出后,引起了网络轩然大波。被蓝秋月曝光出来的那四个人无疑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几乎无法正常生活。其他同学在网络上受到道德谴责,不少网友还扒出了他们班、他们学校好多同学的信息,轮流发在网上骂,让所有人都尝一尝当初蓝秋月被发在校园论坛受人指点讥笑的滋味。



事情到这里,似乎就是全部真相了。

楚枫轻轻蹙眉,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下关系图,整个事件有两点比较令人在意。

一般被校园霸凌致死的人,到了临死的时候,心理状态是极度混乱的,可能得了重度抑郁,出现幻听幻觉。很难像蓝秋月这样,头脑清晰,干劲十足,极有逻辑地上网写帖子,精准地点爆网友的愤怒值,并且以此为最后的武器,报复所有欺负她的人。

如果蓝秋月的目的是报复的话,她和一些校园霸凌事件的受害人不一样,那些受害人大多是班级里透明的存在,像空气一样不引人注意,学习不出色、长得不出色、家境也一般,性格懦弱,被欺负了也不敢说,说了也没人帮她,只能一直被欺负下去……

但是蓝秋月非常漂亮,具有压倒性的美貌,而且有唱歌这门特长,她招招手轻而易举就可以俘获一帮男生的支持,又拍到了陈纭宜在外面跟老男人的照片,只要发出去,立刻就能洗清自己身上的脏水,完全能狠狠掰回一局,大获全胜。

但是她自杀了。

第二个点就是,今天在学校碰到的小男生,蓝山。

他是蓝秋月的弟弟,没有血缘关系,是那个家庭亲生的弟弟。

蓝秋月是养女。自杀发生的时候17岁,弟弟应该只有5岁,按理说他不太可能会对这个养女姐姐有很深的感情。

但事情过去十三年了,蓝山却偷偷撬开天台的门锁,在那里晃悠,偷偷调查姐姐的事情,还想去询问以前毕业的学长学姐,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蹊跷。

楚枫大胆地推测了一下,蓝秋月自杀,会不会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蓝秋月无法忍受、无法接受自己再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换句话说,她不得不死。

但是就那样自杀死去,她不甘心,所以接机报复了以前欺负她的人。

这就意味着,蓝秋月自杀事件的背后,不是单纯的校园霸凌,还有另外一个真相。

而知道真相的人,很可能只有谢时煜。

站在蓝秋月的角度,她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有了弟弟之后就不再管她。她真心相待的好朋友是个两面三刀的白莲,早就背着她跟欺负她的人谈情说爱。她真心喜欢的对象,其实是个懦弱的普通男,不仅不敢帮她说话,甚至连沉默都做不到,还要跟那群人一起帮腔污蔑她。

在这种情况下,楚枫换位思考,假如他是蓝秋月,想要找一个人当树洞,说出自己死亡的真相,那么,挑来挑去……

似乎只有没说过几句话的谢时煜同学,算是最好的人选。

因为出勤率太低,谢时煜虽然认识班上的同学,但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至少有基本背景知识,讲起来不费劲。

而且,作为校霸,就算谢时煜知道了一些秘密,也没有人敢拿他怎么样,同时谢时煜平常沉默寡言,也没什么狐朋狗友,看起来像是一个可靠的树洞。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蓝秋月为什么要自杀?最关键的是,这个真相,和17岁的谢时煜能产生什么样的关联?

楚枫重新审慎地看这个帖子,霸凌蓝秋月的四个人,都已经得到了惩罚。唯一在帖子里提到但没有惩罚的,是她喜欢过的那位男同学,和班级里漠视她的其他同学。

刚才,女同学说,蓝秋月似乎……喜欢过班长。

楚枫迅速打了个电话,麻烦校长调一下13年前,谢时煜所在班级高二(12)班全体同学的档案。

班长、班长……班长……

很快,楚枫再表格里看到一个名字,职位上写的是班长,在看班长的名字:

颜文斌。

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楚枫终于想起来了。

一瞬间,17岁、高二、公交站点……在他脑海中串成连续的故事。



高二

天气燥热,盛夏的蝉吱吱不休地在树上唱歌,火箭班的同学正吹着凉爽的空调,台上的班主任正在宣读:

“暑期培训的名单出来了,我们班5位同学,隔壁班5位,还有平行班2位优秀的同学,到时一起去s市参加暑期培训,我念一下名字:楚枫……”

高二的楚枫端正地坐在位置上,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杨,一看就是好学生的模样。

“好厉害啊,楚枫,哎到时候那个,暑期培训完的笔记借我看看好不好?”

楚枫点点头。

“说好了啊,绝对不能反悔!”

暑期培训。

楚枫心里淡淡地想,其实说难听点,有点像提前一年的高考“作弊”。

当年的高考卷还是省卷,一般都是省内知名老师出卷,而知名老师一般会在省会城市s市的学校教书。

当成绩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学霸对各种知识都掌握的滚瓜烂熟,到了高考,有时拼的就是那一点状态和人品。

那些省会学校的尖子生,通常都考的特别好,因为长期做他们老师的卷子,早就习惯了。

说实话题目都是大同小异的,学霸们也都会举一反三,根本不需要原题泄露。到了高考,一发卷子,一看那熟悉的自家老师出题风格,s市的尖子生胜券在握,做起来得心应手,考的分自然就比同省的其他城市高。

这也不能说那位老师有泄题或者违规行为,只能说,教育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楚枫作为b市的学生,没有机会接触这些老师出的卷子,唯一的机会,就是高二暑假的假期培训。

校长会安排一批最优秀的学生,混进s市学校的加强班,进行补课,大量地做那些知名老师出的卷子,掌握风格。

如果等到高三再去参加培训的话,那就太敏感了一点。

今年s市发来的暑期培训名额是12个,本来是火箭班两个班,一个班六个名额。

平行班成绩最好的同学,在年段也不过是排到41名,年段前40名都被两个火箭班包揽,但校长为了彰显自己的公平,还是分给了平行班两个名额,让最优秀的两个平行班同学跟着一起去。

其他去不了的火箭班同学,分分拜托准备去的同学多复印几张卷子、笔记也要分享一下。

楚枫都一一答应。

去的那一天,学校有专门的老师带他们去。

十二个人,在校门口的车站[第二中学]集合。先乘坐2路公交车去往红秋月汽车站,然后再转大巴车去s市。

那天谢时煜也来送他了,楚枫记得很清楚。

那家伙闲适地在站牌下等他。黑色的双肩书包偏要单肩背,校服外套随意地搭在肩上,剔着非常干净的寸头,一米九的身高往那一站,显得高挑帅气,有路过的小女生偷偷问:哪个班的?

被选中的12个优秀学子在陆续上车,其中也包括平行班的代表、谢时煜班上的班长、蓝秋月暗恋的对象:颜文斌。

当时的楚枫什么也不知道,他故意拖拖拉拉排在上车队伍的最末。

谢时煜走上前,像一个好哥们那样,轻轻抱了一下楚枫的肩。

楚枫知道他舍不得自己,想说一些送别的话。谢时煜也确实说了,但他说的并不是:好好学习、努力加油,或者,我会想你。

谢时煜当时对他说的是:

“万事小心。”

17岁的楚枫听得很奇怪,但公交车已经快开了,他来不及多问,只把这句话简单地理解成:

[一路顺风。]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更新十七岁小谢的秘密。滚来滚去,球一个作者收藏!

————————————

感谢在2021-07-14 23:58:15~2021-07-21 23:59: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luddite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肉丸子、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拓沧 7个;牧术 5个;城巳、46450378、我可以寡但你们必须甜、愿随我心、酷樱草、我困了饿了好了、安戈、aisnd、晚宁世界第一可爱、嫣絮宝宝、52481433、soft亲爹、椰子超好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工雨山 125瓶;王珠珠qaq 100瓶;牧术 64瓶;47476420 50瓶;简直优秀、今天也要吃得饱饱哒、一只摊货、_zl 30瓶;安逸君 21瓶;煜、52481433、洛淼、soft亲爹、就叫这个名字、云烟风月、拓沧、籽籽、似是而非、甲乙丙丁、遇雨欲与鱼语、桃洲云云 20瓶;日月拾言 17瓶;养条锦鲤叫惑惑w 15瓶;萌萌阿柔、帘墨、四四、卯卯、雯、xxxholic1001、珊珊来迟、分付疏狂、丧心病狂的哈哈哈哈、青侯、心爱、haru酱、夏习清的小甜心、是鸭鸭不是牙牙、糖醋青花鱼、肖王子的白牡丹、xxxxxxxcok、姣姣大老婆、匪若阳光、楠木、路少神卿、懒得偷懒 10瓶;日月昭昭 9瓶;梦里看花、叶不修、嘤嘤嘤 7瓶;李小肆 6瓶;柠檬精本精、东方鸡爪子、虾饺饺、墨梓轩、是谢安安呀、血小板、鹿恢、一醉一陶然、墨山清溪 5瓶;蓝白大白被 4瓶;pp的鱼、山海、惊蛰、hannah、郁山 3瓶;你午睡了吗、小太阳 2瓶;晚宁世界第一可爱、46617046、竹枝郎、狸声、娇老婆爱俺、amder、36749641、喵呜呜、24659733、日暮归来雨满衣、蔚然成风、关于koro1、钞能力、甘星星妈妈带你去找利、肆零柒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