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62章 第 62 章(对话小修)

我的书架

第62章 第 62 章(对话小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景铄没意识到什么, 还拿起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直到他在沙发上坐下,看到自己还亮着屏的手机时, 脸色霎时一白。

之前陈嘉树变着法让他喊老公,但景铄就是在这件事情上毫不动摇, 不管他怎么折腾怎么哄骗就是不肯喊。

于是在他身上找不到存在感的陈嘉树就把他手机里自己的备注改成了老公。

被发现改掉还不行, 所以在偷偷改了两次后,景铄就随他去了。

于是这个备注就这么跟了他将近一年。

以至于景铄早就习惯了备注上的老公两个字, 现在看到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就跟看到陈嘉树名字一样,完全没区别。

在手机屏暗下去前, 景铄瞄到了一眼微信内容。

[老公:[我的宝宝在吗jpg]]

[老公:到家了吗]

[老公:宝贝不在家的第一天, 想他……]

[老公:[无心工作只要老婆jpg]]

[老公:[你的行李箱辣么大, 可以把我装回家咩jpg]]

一眼扫下来, 景铄基本觉得已经无望解释了。

但他攥了攥手指,还是试图辩解一番:“爸, 我们关系好一点的同学经常会一起开玩笑。”

原本就憋着一股气的景父猛地一拍茶几,力气大得把茶几上的杯子、果盘都震了一震。

“开玩笑, 你这叫开玩笑, 你糊弄谁呢?你还记不记得我是干嘛的。”

景母刚在一边的单人小沙发上坐下,被景父这个举动吓了一跳,嗔道:“你干什么你, 抽什么疯。”

景父拧着一张脸没说话。

景母又提了点音量:“儿子刚回来, 你想干嘛?啊?怪不得现在都不肯回家, 你一天到晚给他甩脸色他能乐意回来吗?”

景父气得喘着粗气看她一眼,又没好气地挪开眼。

见他不吭声,还一副嫌弃自己的模样,景母气冲冲地转头对景铄道:“别管他, 下次他再对你发脾气,咱们母子俩搬出去住。”

本来就手都在打哆嗦了,这么一听景父更是颤颤巍巍地举起来,指着景铄,朝景母道:“你问问、你问问你儿子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景母也急了:“干了什么,你今天给我说清楚,景卫明,说不清楚你就别想回房睡觉。”

景父又气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无力地朝景铄挥挥手:“你自己跟你妈说,你到底在学校都干了些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景铄垂着眼不说话。

客厅里安静了半晌,景父忽地大声道:“说啊,你有没有脸说清楚,刚刚手机里的是什么东西!”

景母:“小铄,怎么回事,你手机里有什么东西?”

见他怎么都不肯吭声,景母也急了,“你倒是说啊,别吓我。”

说着就要拿他手机。

见状景铄赶忙伸手拦住。

景母也来了脾气,一下子甩开他的手,拿起手机,摁亮屏幕,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一连串的暧昧消息。

然而这不是关键的,要是儿子现在偷偷摸摸谈恋爱了,景母倒还挺高兴的。

关键在于这个备注和消息内容,怎么瞧都不对劲,也不可能是女孩子的口气,难不成是现在小年轻玩得情趣?

景母脸色难看,安慰着自己哆嗦地摁开了景铄的手机屏,点进微信,而后再点开这个备注为老公的聊天框。本来是想从聊天记录中找出两人是在开玩笑或者是和女朋友调情的证据的,然而越翻却越令她触目惊心。

除了一些日常的内容,最多的对话确实是调情,不过一眼就能看出不是男女之间的调情。对话直白而裸-露,讨论姿势的,讨论爽不爽,怎么舒服的,甚至还有更多粗鄙的话频繁出现在聊天记录中。

更甚还有讨论当晚想要什么姿势的,一个说想要脐橙,一个提要求要加个后,入。

简直不堪入目。

景母当然知道这些字眼是什么意思,以至于翻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颤,看了几眼就看不下去了。

这些话她看一眼都觉得害臊羞耻,也不知道她这个从小就乖巧的儿子怎么能打得出来?

把手机丢到茶几,景母显然是一副受惊过度的状态,直挺挺地坐到沙发上。

客厅里一时间没人说话,消化了许久,景母才捋一把脸,呐呐地问:“那,是个男孩子?”

景铄手指在沙发上轻轻抠了几下才轻轻应声:“是。”

“……你现在,”景母深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底的情绪,说,“当着我的面,跟他分手。”

又是一阵沉默,景母把茶几上的手机丢进他怀里:“马上说,说了把手机给我,这个暑假你们别联系了。”

“妈,”景铄压着嗓音,有些无奈,却低声而坚定地说,“我不分。”

闻言景母嗓音硬了点:“我让你分你就分!”

景铄顿时喉头一梗,再开口时嗓音都哑了,执拗地跟他妈顶撞:“我不分。”

这句话一下子点燃了景母心底的火气,情绪顿时有些克制不住:“你不分你想干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你在搞同性恋!你这是有病!神经病!”

景铄咽了咽喉咙:“……如果你觉得我有病,那现在也是绝症了,治不好了。”

景母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妈,”景铄舔了舔干涩的唇,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不分手,我们是认真的。”

景母:“认真?你们才多大,能有多认真?你们上社会了吗?见识过别人的恶意吗?以后别人带有色眼光看你,工作中同事排斥你,你怎么办?”

景铄:“现在不一样了,大家都很包容……”

景母深呼吸一口,直接打断他:“大家现在包容是因为你还在读大学,接触的都是思想前卫的同龄人,走入社会后你才会碰到五花八门的人。”

说罢停顿须臾,景母恨铁不成钢道:“你、你们这代人真的是生长环境太好了,没碰到过坏的人。遇到一个恶心这种的人,搞不好有人能整死你。”

说着就起身去抢景铄的手机。

“妈,”景铄死死捏着手机不肯放,“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们很认真,你难道不应该先了解一下我们嘛?”

“我愿意了解你们,别人愿意了解吗?你难道打算一辈子做这样的怪胎,天天面对别人的有色眼光吗?”景母道,“那到老了怎么办?你无儿无女老了之后谁照顾你?谁能陪你?”

见她情绪激动,景父忙上前安抚:“你先别激动,消消气,这事急不来,我们得慢慢引导,慢慢解决。”

哪知这时景母反手甩了景父一个重重的巴掌,一下子给他打蒙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充当和事佬的自己反而受到了攻击。

景母:“就怪你,要不是你,我儿子能这样嘛。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学习好,脾气好,哪个见了不夸。就你,一天到晚担心他早恋,逼得人像什么样子。你们学校管不好学生,你就把脾气撒到家里来。如果不是你,他今天能找男的谈恋爱嘛?”

景父抚着脸,看看景铄,又看看景母,显然被老婆骂得有点懵:“那、这……这东西,我也遇到过,他们这种,基本就,他那个、跟天生它带点关系,虽然跟环境,也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景母压根不听他说什么,“从初中开始就是,他受女生喜欢怎么了,人家姑娘喜欢他,你非得找他麻烦。到了高中更是,有女生喜欢他,你就天天跟个贼一样在后面看着。我看你指不定心里有点毛病,早知道会这样,我那时候就应该跟你离婚,也不至于害得儿子成了同性恋。”

刚得知自己处处优异的儿子的性取向,再加上一贯贤淑的老婆气成这幅样子,景父简直烦得脑壳疼,跺了跺脚:“这都是什么事啊。”

“这都是什么事,”景母重复一句,讥笑一声,表情充满讽刺,“这都是你干的好事,要不是你,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景父无力反驳,甚至开始自我怀疑,究竟是不是因为他对景铄的教导太过偏执,致使他拐岔了道。

正当他回忆过往一点一滴的蛛丝马迹时,景母腾地站起身,又朝景铄伸出手:“我再说一遍,把手机给我。”

“妈!”景铄还欲说些什么,却被景母直接打断。

“快点,给我,我不想跟你多说。”

景父头昏脑涨地朝景铄打暗示,示意他先别惹景母。

“你先给她,别闹。”

在景铄默不作声的空当,景母俯身一把抢走了手机,而后又冲进厨房拿了把剪刀,举着剪刀出来时把景父吓了一跳。

“老、老婆、你别冲动,”景父慌得一批,以为这把剪刀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好在景母绕过了他,提着剪刀跑到了路由器那边,“咔嚓”一刀把wifi给剪了。

剪完后景母朝景铄说,“从今天开始,你就天天在家呆着,哪儿也别去。”说罢转向丈夫,“你也在家呆着,看着他,哪儿都不能让他去。”

“行行行,我知道了,”景父连连点头,安抚她,“那个,你、你先把剪刀放下,别伤着自己,也别、别情绪太激动,容易更年期。”

景母把剪刀拍在餐桌,回了房。

……

一场闹剧之后景铄果真被关在了家里。

可能是为了看他也可能是被景母赶出了房间,之后的几天景父一直睡在客厅的沙发。

不过如果景铄真想跑也能跑得出去,毕竟他爸呼噜震天的,趁他熟睡之际溜出去不是难事。再者就算景父白天在客厅守着,也难免会有一时半会离开的空当,都是他可以溜走的机会。

但没意义,早晚都得面对的事,再说他也不是闹离家出走的年纪了。

对现在的景铄而言,更需要的是父母的接受,尤其是母亲。

毕竟他不可能因为家人的反对而分手,感情这种事情,最后还是得自己对自己负责。他和陈嘉树之间的契合和情感,也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到。能遇到一个自己特别喜欢,在一起又十分自然舒服,且各方面都十分契合的人,应该是一辈子只有一次的运气。

可这些他的父母都无法感受到。

但他也不可能因为谈了恋爱就跟父母闹掰,毕竟他从小就是在父母的宠爱之下长大的。

所以唯一的解决方法只能耗着,耗到他们能接受,能理解他们的感情,能理解这真的是他唯一的选择……

从到家那天到今天已经整整过去一周,这一周景铄连自己手机的影子都没碰过,更不清楚陈嘉树的情况。

不过只要陈嘉树没什么动静,景铄就估计对方能猜到他现在的处境,毕竟以陈嘉树这种性格,要是发现他不见了,估计当时就冲青州来了。

好在他们手机绑定了亲子安全系统,按照行迹也应该知道他是一路到了家之后才失联的。

且不说,他妈已经代替他说了分手,想这么多都是瞎想。

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景铄无声叹了口气,不由感叹,这好像是他和陈嘉树谈恋爱以来分别最久的一次了。

上一个暑假的时候,陈嘉树基本隔三差五就要往青州跑,本来高铁就非常方便,有时候想得紧还会当天来回。而且手机语音和视频也都非常方便,要学习的时候两人就连麦开着视频,遇到问题还能讨论一会儿。

真的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断过联系,这一瞬间景铄忽然能理解为什么会有小别胜新婚这句话了,他真的好想陈嘉树啊,好想抱抱他……

想到这景铄眼睛蓦地一亮,突然想起他书包里还有一张校园卡,于是果断爬起来翻出以前的旧手机充上电。

通了电之后没多久手机就自动开了机,好在这款手机质量一直不错,充上电之后依然可以正常使用。

于是景铄赶紧登录了微信小号,他猜陈嘉树会给他小号发消息,果不其然信息加载完毕后,跳出来了之前的未读消息。

[陈嘉树:这里会不会有人?]

[陈嘉树:果然没有人]

[陈嘉树:这个手机也不能用吗?]

[陈嘉树:想你]

[陈嘉树:我快要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2 00:19:59~2021-09-22 21:55: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魔道也爱将进酒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