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59章 第 59 章

我的书架

第59章 第 5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临周市公安局的警车“呜哇呜哇”地开往偏僻的郊区时, 市中心豪华酒店的某个房间内,三个男生斗地主斗得正开心。

整间房都充斥着欢声笑语,从晚上七点到十一点多。

除了现在睡眠十分充足的景铄, 另外俩都已经哈欠连天了。

不过杨阞平常一贯睡得晚,倒也还能熬熬, 最辛苦的就属陈奇凌这个苦逼高中生。

考虑到明天陈奇凌还要上课, 杨阞训练也能十分耗费精力,所以又玩了两把后, 大家就歇下来数桌上的筹码了。

数下来,景铄是赢得最多的, 其次是陈奇凌, 所以这顿饭由杨阞请。

杨阞无所谓一笑:“行, 下周我请客, 就是给陈嘉树白白占了个便宜。”

陈奇凌点头表示赞同:“就是,白让他蹭了顿饭。”

陈嘉树给他俩订的房间就在对面, 打完牌聊完天也没什么事情了,两人就准备回去睡觉。

刚好这个时候陈奇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一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他爸的备注, 当即心脏哆嗦了一下。

“我靠,我爸!我爸怎么会这个时候打我电话?不会被他发现我溜出宿舍了吧?我那帮同学不会穿帮了吧。”

陈奇凌当即慌乱起来,在景铄他们房间的客厅里来回踱几步之后, 企图找个背锅的, “……阞哥, 要不我说你今天生日?非得喊我出来?”

杨阞很无语:“我他妈一年为你过十个生日,我爸都来问我了,问我,我妈是不是生了个怪胎出来。出生那年, 手脚脑袋都分开出来的,所以每年要挨个给他们过生日。问题是我年年给你背锅,我怎么就不能多收到你一份生日礼物?”

“那我怎么说,”陈奇凌急道,又恍然想起什么,眼睛霎时一亮,“要不我就说我哥让我陪他回家住一天,他不想单独面对老巫婆,我爸总不能去问那个老巫婆吧。”

说罢他自己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于是小心翼翼接通了电话,而后没等他爸开口,因为心虚急匆匆就把刚编好的借口甩了过去:“爸,什么事,我在哥家里呢,你都不知道,我俩一过来这老巫婆就叨叨个没完。”

说着还假装朝杨阞道:“哥,我好渴,你去给我拿个雪碧呗。”

杨阞:“……”

电话那头不知为何沉默了半晌,这时杨阞刚好把桌上的可乐拿起来给他拧开,发出“砰——”地一声。

于是陈奇凌顺手接过,说了声,“谢谢哥。”

又转头问他爸:“对了,爸,你有什么事?”

这回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声音,陈父硬生生把一腔火气压了回去才说:“我在想你哥是不是有分身术,还是我很久没打你了。”

闻言陈奇凌吞了吞口水:“哥……在你那?”

……

等陈奇凌哭丧着脸挂上电话,景铄和杨阞正直直看着他,显然都是一头雾水。

这会儿陈奇凌还故意幽幽叹了口气。

见状杨阞立马踹了他一脚:“别给我卖关子,说,到底怎么回事?陈嘉树怎么会跟你爸在一块?”

陈奇凌瞥着杨阞,“你来的时候不还说我哥有脑子,结果呢,他去找那个李什么傻逼了。”

说着还一声叹息,“反正李那什么他们正在嗑药,然后我哥进去跟他打了一架,打的时候刚好警察赶到,于是把他们一块带走了。”

“警察说,虽然我哥的意图是好的,是为了抓毒贩。但太盲目,还把人打得满身是伤,好在最后检查出来都是皮外伤,没造成严重的后果。再加上李那什么当时磕了药,脑子有点恍惚。”

杨阞消化了一下,问:“……那他现在被你爸带走了?”

“我爸……”陈奇凌说着看了一眼景铄,才道,“他工作本来不就……经常会跟警察局打交道嘛,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查了我哥跟我爸的关系就给他打了电话。”

杨阞理解,继续问:“那陈嘉树现在在你家?”

陈奇凌:“没呢,我爸说要来接我,让我过几分钟下去,现在差不多快到了吧。”

杨阞垂眸思索须臾,道:“行,我陪你下去。小铄,你在这等会儿,我晚点上来告诉你陈嘉树的情况。”

景铄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陈奇凌和杨阞到酒店门口没等多久,就见一辆低调的a6缓缓驶来。

车一来,陈奇凌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然而手一拉,扯了几下都没扯开车门,低头一看,他爸正在和他哥说着什么 。

于是敲了敲窗。

车窗打开,里面的陈父稍稍往副驾驶座一探,说:“杨阞,你给我拦住后车门。”

“啊,叔……”杨阞一愣,看了看后车窗又看看陈父,顿时明白过来了,一时表情有些摇摆。

“爸,”陈奇凌讨好地喊一声,提出建议,“要不我用我来换哥下车。”

陈父:“不用,你今晚不想回,以后就别回了。”

这时陈嘉树在后座道:“大伯,他现在知道了,如果我不回去,他肯定会担心得睡不着。您就让我下车吧,我不会乱来了。”

陈父:“……你不会乱来,你刚刚在做什么?我本来觉得你是三个人里最稳重的,结果呢,搞同性恋,徒手抓毒贩,你别以为说得好听我就不知道,你扪心自问你今天真的是去抓毒贩的?”

陈父:“要是今晚他们没碰那些东西,或者你请的那个人胆子再大点没报警,事情会怎么样,你知道吗?出了这种事情,说都不给家里说一声,你们刚成年,是不是一个个都以为自己能蹦上天了。”

“爸,你这话过分了,这事怎么能怪哥呢。你不是已经知道那人渣做了什么吗?你想想,万一那人渣……”陈奇凌刚想用他妈打比喻,好在脑子比嘴快了一拍,否则他这顿毒打估计能当场实践。于是喉口一顿,话锋拐了个弯,“万一被下药的是我,你会怎么样?爸,你说,我哥他们都是受害者,怎么就做错了。要是我对象被下药,我、我当时我就打死他了。”

陈父:“对,你牛逼,你现在真是牛得不行,胡话张口就来,发生这种事连提都不跟我提一下。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爸,这是你哥了?谈个对象就你死我活的,这些对象能和亲人一个样?气不过,你气不过有什么用,人家没有爸妈,轮得到你们这些外人插手?”

陈嘉树:“他不是外人。”

陈父瞄了一眼后视镜:“过两年你就不这么想了。”

从小就怕他爸的陈奇凌难得胆子大了一回,不服气地顶嘴道:“爸,你这话真俗,我已经发给我妈了 ,你这意思就是没血缘关系就不是亲人呗,那就是你从来没把我妈当成亲人是吧。”

陈父一听,顿时脑仁一抽一抽地跳,开了车锁就想下车揍他。

“爸,别激动,别激动,”陈奇凌赶忙拦住他,张开双手,“我没发,你看,我还没拿手机呢。”

见他没有下车的准备,陈奇凌才松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只是想证明给你看,你自己刚说对象能和亲人一样嘛。那我妈还不是你最重要的亲人。我小时候咬她一口,你能追着我打三条街,怎么别人的对象就不亲了。”

陈父怒目而视:“我跟你妈领了证,结了婚,生了个你,还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搞同性恋能结婚,能生小孩啊?”

陈奇凌:“那谁前几天还在说,现在的姑娘都不愿意生小孩了,既然都不愿意,那找男的和女的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你从小教育我,不要带有色眼光看别人,你现在歧视同性恋。”

陈父:“我让你尊重每一个人,不代表让你跑到他们那个行列去。我让你尊重环卫工人,那我能让我儿子去扫大街吗?”

陈奇凌:“但同性恋是天生的啊,你以前还老担心哥会不会孤独终老,现在他好不容易有个对象了,你又嫌这嫌那,你见过人嘛?追他对象的人一大把,还不是哥天天找我帮忙死乞白赖才把人追到手的。我跟你说,真指不定以后你见了人爸妈,谁跟谁鞠躬说声对不起呢,就是你这表里不一的好侄子先缠着把人掰弯的。”

陈奇凌:“你明明从小就告诉我要匡扶正义,结果扯到自己家里人身上了,就什么都是家人最重要。爸,你这样真让小时候一心崇拜你的我感到失望,你对不起你的职业。”

陈父噎了一下,脸色稍有缓和,一脸惊奇地看着自己儿子:“……你是不是高中压力太大脑子读书读坏了?”

自认说得头头是道的陈奇凌:“……”

“我从小教到你们这么大,是教你们以暴制暴的?要都像你哥这么干,单枪匹马闯人家贼窝去,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这就叫送人头。我今天能把人安全接到,这真是祖上积德了,不然你以为你哥干的这事还叫匡扶正义?这纯粹就是小年轻谈恋爱,脑子被迷糊住了。要是今晚出点什么事,别说谈恋爱……”陈父语气一顿,往后视镜里的男生脸上瞄一眼,“你这对象一辈子都要活在愧疚里。”

陈嘉树微微一动,扯到了唇角的伤口,嘶了一口气,说:“……大伯,这回我真不会再乱来了。”

看着镜中那张和自己年轻时有几分相似的面容,陈父说:“人都被抓进去了,你可不是不会乱来了嘛。”

“……你六年级毕业把你从家里带走的时候,我就跟你爸说过,我肯定养得比他好,至少不会让他有天回家看看,儿子没了。虽说你现在已经成年了,我也不怎么管你了,但怎么说你也是我带大的。你自己说说,我算教好你了吗?下次遇到你爸的时候,我能不能像十年前一样硬气。”

“……能,”陈嘉树倏尔一笑,只不过这个笑容没什么感情,“您觉得我在那个家里长大,能跟女生谈恋爱吗?或许就像您说的……”

说着说着声音就压了下来,“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回家就看不到我了。”

说到这陈父心里那股怒气又熊熊燃烧了起来:“你爸就是……早知道他这样,小时候我就饿死他算了。”

说着又看着垂下眼的侄子,无声叹了口气。确实他从小就在担心陈嘉树这种性格会不会孤独终老,尤其在感情这方面,遇到这种后妈,一度令他猜测陈嘉树不喜欢和女生接近的原因是那个女人造成的。

毕竟连陈奇凌这种脑子慢一拍的,都比他早熟……

车内安静半晌,陈父开了自己这边的车窗,透了透风,道:“你好歹也是快二十的人了,做事之前动动脑子,像这种畜生,你把自己豁出去犯得着嘛。你家里这么好的资源,你那亲爸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有点钱,这些都不会利用?非得去触碰法律?有时候人要有城府,他欺负了你的人,你得让他明明白白儿得看着自己把下半辈子搭进去,让他知道他惹了不该惹的人。”

陈嘉树:“……我懂了。”

陈父:“行了,你先下去给人报个平安吧,有空回家一趟。”

陈嘉树:“好。”

等陈嘉树下车后,陈父把目光移向门外的陈奇凌:“你最近天天跟谁混在一起,现在敢跟我顶嘴了?”

陈奇凌瞥了他哥一眼慷慨赴死地打开副驾驶座,上车。

陈父:“你上来干什么?”

“?”陈奇凌问,“我不用回去吗?”

“你回去干什么?你回去我怎么跟你妈说,说你偷溜出学校了?”陈父气道,干脆懒得跟他多言,“你去看着你哥,顺便告诉他那对象,看好他。再被我知道一次,就不是棒打鸳鸯了,你也得一块被我棒打。”

无辜的陈奇凌又打开车门迈出去,而后毕恭毕敬地朝他爸鞠一躬:“父皇,您慢走。”

陈父:“下次你再逃课逃宿……”

陈奇凌打断他,立马表态:“不会,我下次再逃我自抽十个耳光。”

陈父又把目光转向杨阞:“小阞,听你爸说,新房装修好了?”

杨阞:“对,叔,下次去我那儿坐坐,我陪您喝酒。”

“行,有机会我跟你爸一块去看看,”陈父客气地一说,转而笑道,“男孩子喝点酒没事,但是你们现在还年轻,都在读书,尤其奇凌……”

他说着语气意有所指地一顿。

于是杨阞立马放大声音表态,“叔叔,您放心,我们很少喝酒,奇凌我会帮您看着点的。反正在我这绝对不会让他喝,我要知道他喝酒绝对打电话告诉您。”

陈父用一种看透一切的眼神打量他俩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挥挥手朝他们示意一下就启动车子离开了。

目送陈父的a6缓缓驶离,陈奇凌腿脚一软,往旁边栽去,好在一旁的杨阞及时扶住了他。

“你爸这气场太他吗吓人了,不愧是当官的,”杨阞吁了一口气,“你下次别再胡编借口了,看到你爸最后那眼神没,我估计你逃过几次课一次都瞒不了他,他这种年龄和地位,估计早都活成人精了。也就瞧着我们年纪大了,所以没什么事都找你算账,不然你屁股早就开了几次瓢了。”

陈奇凌松了口气的同时感叹一声:“你以为为什么没开瓢,这还不都是我这几年一笔一划写出来的,还年纪大了,他是看在我月考成绩的份上。成绩一掉,家法伺候。”

杨阞笑笑,转而夸道:“不过你今天不赖啊,以前是我小看了你啊,想不到啊,陈奇凌,你居然还是个能扛刀的。”

陈奇凌站起身,抹了抹眼角虚假的眼泪:“我他吗是用生命在维护我哥的爱情啊,你说,有我这样的弟弟他幸不幸福?就问,幸不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嗐~晚上还有一更

感谢在2021-09-19 17:19:01~2021-09-20 13:58: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来阿唐怀里嘛 16瓶;葶毓 1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