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53章 第 53 章

我的书架

第53章 第 5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他们从鬼屋出来时, 杨阞和李青菡已经坐在大厅里等着了,两人手上一人拿了一本“越狱证书”。

等两个男生也坐下后,鬼屋的工作人员小姐姐就走了过来, 收走了陈嘉树的丧尸牌子, 还问了他们一些关于鬼屋的体验。

几人说了一下各自的感受后, 在对话即将收尾时, 景铄指了指“越狱证”, 问:“我们两个不算越狱成功吗?”

听到这话, 小姐姐意味深长地在他和陈嘉树之间来回睃巡一圈, 道:“理论上, 被丧尸同伴咬过就不算成功越狱了。”

这下景铄不就立刻听明白了意思。

倒是杨阞没搞懂,指着墙上的规则,问:“你们规则上明明写着,如果能避开丧尸解救同伴, 并且两人成功出逃,出逃后就可以为同伴争取最佳治疗时间,也算越狱成功。”

“没错, ”小姐姐解释说,“这个情况是建立在一人一丧尸的情况下成功出逃才算越狱, 但如果是两个丧尸, 没有人有清醒的意志, 则算失败。”

杨阞指着景铄:“但他身上没被挂牌子啊, 那他是怎么变成丧尸的?还有隐藏的机制?”

“……没有,”小姐姐看上去有些为难, 又不能把客人的隐私说出来,只能尽量解释道,“除了丧尸牌以外, 我们还会根据客人的突发情况去判断……嗯唔——只能说,在鬼屋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判断依据,一旦被丧尸咬,就会变成丧尸。”

一开始杨阞越听越迷糊,直到慢慢把这几段对话消化、再消化……终于品味出了点什么。

而后再看向对面两人时,眼神中多了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谴责。

倒是两位当事人还算挺淡定,仿佛说的不是他们。

虽然杨阞搞明白了,但李青菡还有点模糊:“我还是没懂,所以在里面除了被丧尸挂牌子,还有别的行为可以被判定为丧尸?但规则上没有,是吗?”

“……对,会以行为为依据,因为极少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不算规则。”说着生怕他们在提出什么为难的问题,小姐姐果断找了个借口溜了,“谢谢你们提出的建议,我还有点事,先去忙了,你们可以坐在这多休息会儿。”

说着就迈着小碎步跑掉了。

工作人员一走,桌上就安静了下来。

自从察觉到李青菡对兄弟男朋友有意思,杨阞心里那是一个不舒坦啊,总觉得自己跟身处修罗场似的。

问题是这修罗场还是他造成的,搞得他都有点愧疚了。

于是这会儿见大家各自坐着玩手机,他道:“你们要喝点什么吗?我去买。”

然而他刚站起来,李青菡却说:“我去吧,我刚查了一下,附近有家口碑不错的奶茶店,就当感谢你们请我玩了。”

听她这么说,杨阞也没拒绝,又坐了回去。

然而等李青菡一走他就憋不住了。

“不是,你俩在鬼屋干嘛呢?”他说着两边手指合拢在一起对着啄了一下,“你们该不会、真在里面干这种事吧?”

真干这种事的陈嘉树一点儿没在他面前表现出不好意思,直接道:“关你什么事。”

杨阞:“……是不关我事,问题是那么多监控你们看不到嘛?就不能忍个一时半会的。”

见陈嘉树不说话了,杨阞越发起劲,不停地在叨叨:“我告诉你们,李青菡已经开始怀疑你们了,刚才出来后还问我了。”

陈嘉树抬眸:“怀疑什么?”

“怀疑什么,呵,”杨阞没好气道,“你不会还觉得你们很低调吧?”

他是真不想让陈嘉树太得意,但又实在憋不出:“刚才小铄非要回去找你,说真的,正常朋友哪有你们这样的,去个鬼屋分开一会儿跟生离死别似的,说什么都不肯走。”

果不其然听到这段对话的同时,陈嘉树唇边慢慢溢出笑意,眼睛里的光芒亮起来,掩都掩不住,克制不住地就想要去亲昵男朋友,双手搂过去,脑袋抵在他侧边,一蹭一蹭的。

景铄瞥他一眼:“你干嘛,这里人多。”

陈嘉树才不管:“人多怎么了,我抱我男朋友犯法嘛。不,不犯法,那我就要抱。”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陈嘉树不要脸,景铄纵容!杨阞内心暗气。

嘴上又问:“你们俩是不是有出柜的打算啊?反正我们学校有不少人知道了,现在李青菡也明显怀疑……”

说到这刚好李青菡提着四杯饮料走了进来,看到陈嘉树的举动时还愣了一下,脚步微顿,又很快神色自然地走了过去,把买好的饮料各自放到他们面前。

景铄的是一杯芒果养乐多。

见他正想戳吸管,陈嘉树伸手过去摸了摸,是冰的。于是凑到他耳边:“太冰了,你不能喝。”

景铄不在意,继续戳:“没事,我就喝一点。”

“不行,”身体健康这方面,陈嘉树绝对不会纵容他,直接把饮料拿走了。

他们说着悄悄话,李青菡听不到,只是看见陈嘉树强硬地拿走了她给景铄的那杯饮料,于是脸色下意识拉了下来。

嘴上说:“陈嘉树,我给你点了特大杯的绿茶,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闻言陈嘉树也没说爱不爱喝,只是眼皮一抬,礼貌地朝她道了声谢。

李青菡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皮子,往景铄那儿看一眼,后者正在看手机,被陈嘉树抢走饮料也不生气。

还任由对方一只手勾在他脖子上,不时拿手摸摸蹭蹭他露出领口的那截肌肤。

这么亲昵的举止,要说没什么还真让人不敢相信……

就在李青菡琢磨时,景铄稍微侧了侧脑袋,凑到陈嘉树耳边说了句什么,于是自然而然伸长了脖子,把脖颈间一大截肌肤露了出来……

瞬间李青菡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

然而不到两秒,景铄又坐了回去。

但,如果她没看错,景铄脖子那里……

确实是一片清晰明了的吻痕……

单是看那触目惊心的颜色都不难看出男生之前经历过何种亲密的行为。

对面的小情侣还在笑着说悄悄话,这时的李青菡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他们居然……

已经发展到那种地步了?

两个男生……

稍稍平息下震惊的情绪,李青菡试探地问道:“对了,我叫了车回学校,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悄悄话被打断,景铄收了脸上被陈嘉树逗笑的表情,朝李青菡看去。考虑到之前在鬼屋里发生的对话,他提议说:“我们送你回去吧。”

“对,我们送你回去,”陈嘉树也跟着接话,一边拿手拨了拨景铄的衣领,把刚才不小心压下去一点的毛衣领口竖起来。

“……不用了,反正学校离这儿也不远,”李青菡说着稍作停顿,仿若随口问,“那你们这两天都住外面吗?是住杨阞家吗?”

闻言杨阞也瞥过去,眼神询问着他们需不需要自己配合。

然而景铄却出乎意料地直接:“没有,我们住的酒店。”

这回李青菡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才笑着说,“你们两个男生还专门出来住酒店啊。”

说罢手机来电铃刚好响了起来,于是没再逗留,起身朝三个男生挥手告别,“车来了,那我先走了,有空再约,拜拜。”

等李青菡离开,杨阞也懒得当电灯泡,于是三人在门口分道扬镳。

-

因为前一晚没休息好,所以两个男生今晚找了个地方吃完东西就直接回了酒店,没在外面逗留。

再加上两人本来就不太爱玩,比起来更喜欢找个舒服的地方窝在一起,所以早早回去洗好澡,躲进被窝看电影了。

暖黄的灯光下,陈嘉树靠着枕头,一手揽着男朋友,宽大的手掌还不停游走在男朋友身上给他按摩。

而景铄则舒服地斜靠在男朋友宽阔的胸膛,专心看着电影。

场面倍感温馨。

电影即将结束时,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于是陈嘉树拿起来看一眼。

说:“于欢问我们打不打游戏。”

看着电视屏幕上滑过的演员名单,景铄懒懒地从男朋友怀里爬起来:“那就打一把吧。”

等陈嘉树发完消息,于欢很快把组队链接发送到了室友群。

自从跟陈嘉树谈了恋爱之后,本来就很少玩游戏的景铄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登录王者了。

现在除了学习时间,两人的业余时间几乎完全被对方占据,但他们完全不觉得腻,只要两个人在一块,无论干什么都很开心。

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各自看自己的书,只要知道对方在身边就好。

登陆上游戏,因为长期没打,两人都掉了段位,于是506号寝室四人一块去了匹配。

进入游戏后,陈嘉树在一旁问:“你玩什么英雄?”

景铄反问:“你玩什么?”

陈嘉树:“我想玩瑶。”

景铄:“为什么?”

陈嘉树:“想上你。”

景铄睨他一眼,轻飘飘道:“你上的还不够多嘛。”

自从跟陈嘉树在一起后,脸是什么,他已经不知道了。

第一次在床上配合对方说dirty talk时,还知道害臊,然而次数一多……

罢了,在陈嘉树面前不要脸压根不算丢人。

最后于欢选了李白,李粤明玩了铠,还有不认识的那层楼一直没选英雄,于是景铄选了个李元芳。

见他玩射手,陈嘉树果断点了蔡文姬。

然而进入峡谷后,没选英雄的那层楼自动锁定了鲁班。

反正都是匹配,几人也没在意,游戏开始后蔡文姬就跟着李元芳往下路去了。

刚走到下路,那个沉睡已久的鲁班醒了过来,一边往下路走,一边还能打字。

[峡谷第一人(鲁班):李元芳去中路吧,奶妈跟我]

见他一来就赖在了下路,景铄也懒得跟他争,把地方让给他,跑去守中路了。

见状陈嘉树开着婴儿车跟在男朋友后面。

[峡谷第一人(鲁班):?]

[峡谷第一人(鲁班):蔡文姬跟我]

[峡谷第一人(鲁班):能c全场]

陈嘉树一直没理,鲁班就一直在屏幕上刷问号。

发育到四级的时候,见李白一直在对面刷野,景铄跑到自家野区打了个红buff。

然而等他刚把红爸爸打到残血,下路的鲁班眼疾手快地跑来几个技能给他抢走了。

“?”景铄朝身旁的陈嘉树说,“鲁班是不是因为你不跟他,把气撒到了我身上。”

陈嘉树哼一声:“等一下他打,我们也来抢,抢他一局。”

然而他们并没有等来抢红buff的机会,因为接下来不论景铄打什么野怪,鲁班都会跟到他旁边,在最后两下的时候打几下,然后瓜分他的金币。

发展到后来连下路都不回了,直接到景铄所在的中路,吃他的血,吃他的兵线,景铄走到哪他跟到哪。

于是等于欢回到自家野区时,野怪没有了,家里的三双小短腿,跟巡视领地似的,挨个排排站,从这边的野区逛到那边的野区。

当即心态崩掉,开麦骂骂咧咧:“下路的人呢?塔不要了,还在野区瞎逛,里面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治好你小短腿的毛病啊……”

听到这话暴脾气鲁班当即点开了麦,两人就这么骂了起来。

骂着骂着中路开始了第一波团战,景铄往对面那边丢了个大招立马二技能后撤,此时他还有一半血,而他的奶妈也非常尽职尽责,全程守在他身边。

而此时短腿跑得慢的鲁班只剩一滴血,嘴里嚷嚷着让蔡文姬给他回血,蔡文姬专心跟着自己男朋友丝毫不为所动。

甚至在鲁班马上要贴过来的时候,直接架着他的婴儿车飞速往旁边一让,硬是让残血小鲁班被对面收了人头。

把鲁班气得直接破口大骂。

于是于欢听了也开麦跟他骂了几句,而后几人切成了组队里的麦,任由他一个人骂去。

好不容易宿舍四人一块玩把游戏就遇到这种差劲的体验,于欢也怪不好意思地,问道:“要不等会咱们一块去吃鸡-吧。”

景铄看了眼时间,点开麦说一句:“今天有点晚,改天吧。”

于欢:“行,你俩现在在宿舍吗?”

正在这时,景铄的英雄经过中间的河道时被对面藏在草丛里的三个人堵住,陈嘉树立马开了大招挡在他身前。

于是景铄立刻使用召唤师技能净化,与此同时抛下一个大招,再紧跟着一个二技能逃跑,一套操作下来,残血跑掉的同时,收割了对面一个脆皮。

而陈嘉树的蔡文姬也在对方不断的攻击下牺牲。

蔡文姬死后,陈嘉树直接扔了手机,反身就一把搂到了男朋友身上。

“干什么你,别影响我操作。”景铄正在跟人对线,在其他两路的先锋塔陆续被对方推倒后,他的中路一直坚-挺到了现在。

然而陈嘉树充耳不闻,掀开了被子,整个人钻进了被窝里。

猜到他想干嘛,景铄踹了对方肩膀一脚:“你的英雄复活了。”

陈嘉树趁机一把抓住他脚腕,把他细白的长腿折起来。

本来力气就不如他,还在操控英雄,景铄只好喊道:“陈嘉树,你出来!”

然而陈嘉树已经进入变身状态,对男朋友的警告无所畏惧。

一只手勾到景铄裤腰的时候,他正在参与团战,有一个酱油鲁班,又缺了关键团控蔡文姬,他们根本没法和对面团战。

眼看就要败下阵来,于欢急道:“靠,小铄,陈嘉树呢?你快让他进来啊。”

景铄瞥下眸看了一眼鼓起的被窝,只能看到陈嘉树黑色的脑袋,不觉就咽了下口水。

双眼微微眯起,一只手抬起遮在眼前。

破罐子破摔地点开麦道:“他在吃鸡-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在干什么~~~

感谢在2021-09-12 21:32:11~2021-09-13 23:07: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每天都在等更新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