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52章 第 52 章

我的书架

第52章 第 5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冬日正午的暖阳透过干净明亮的落地窗照在两个相偎而眠的男生身上。

被人搂在怀里那个男生手臂伸展, 眉目在刺目的日光下微微蹙起,袒-露出来的胸膛,白得发光, 只是白皙的皮肤上有几枚鲜艳的红痕, 看着格外显眼。

景铄被太阳光照得不舒服, 身体下意识一动, 想翻身躲开。但他腰间被束缚着, 导致根本没法动弹。

估计是太累了, 他还没彻底醒来, 倒是身后搂着他的男生隐隐有被吵醒的迹象。

男生睫毛微动, 长腿一抬,勾住怀中男生的双腿,把对方搂得更紧了。

然而就着这个姿势不到十秒,陈嘉树就睁开了眼, 看到怀中男朋友似醒非醒的状态,整个人不自觉地朝他贴近……

于是没到半分钟景铄就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扭头看向男朋友, 对方见他醒来,唇角一勾, 表现出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讨好地蹭了蹭他鼻尖。

“醒了?”陈嘉树问。

景铄轻声哼哼, 迷迷糊糊地半眯着眼, 抱怨:“你别乱动,我不舒服。”

见男朋友还是一副疲懒困倦的模样, 陈嘉树也不忍心再碰他,只是在他耳边啄了一口,应一声好, 低声问:“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景铄朦朦胧胧应一声,几乎是在用潜意识跟他对话。

“你出去。”他闭着眼睛喃喃说,一副下一秒就要睡过去的模样。

事实也确实如此,无意识嘟囔完这句话,景铄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脑袋还不自觉往里侧,避开刺眼的阳光。

看了一会儿男朋友的睡颜,陈嘉树轻轻在他鬓角边的头发印下一吻,而后听话得松开了他。

只听“啵——”一声,刚刚沉入梦境没多久的景铄不知为何皱了眉,但又很快沉沉睡了过去。

而后陈嘉树轻手轻脚地把他搂到阳光没法照到的位置。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跑到了另一边,这一觉也总算睡饱了,景铄舒服得伸了个懒腰,一拳打到了身旁刚入睡没多久的男朋友。

“睡醒了?”陈嘉树迷迷糊糊地搂过去,问,“饿吗?想吃什么?”

说罢想到什么,赶在对方开口前,又补充了一句,“不能吃辣的,冷的,油腻的……算了,我来点吧。”

景铄:“……冬天了,好想吃火锅。”

“不可以,”陈嘉树哑着嗓子,揉了揉他肚子,“我们回学校再吃,嗯?”

景铄:“……哦。”

点完餐,两人又赖了会儿床才起来洗漱。

昨晚已经洗过两次澡,然而起床后两人还得再洗一次,好在这是陈嘉树喜欢的环节。

拿着沐浴露在景铄身上搓来搓去,而对方也乐得轻松,十分配合,随他折腾,简直不要太开心。

等给小朋友洗完澡,再拿浴巾从湿漉漉的头发开始裹住,露出一张刚被氤氲的水汽扑得绯红的脸蛋,陈嘉树的满足感简直要溢出来了。

这种时候景铄觉得自己像个不能自理的小朋友,或者说,陈嘉树才是那个小朋友,而他是被小朋友照顾得心爱的玩具。

等两个人都洗完澡,酒店的餐食刚好送到,饿了一天一夜,景铄卡卡干了两碗……粥。

好在陈嘉树还算有良心,每次都会陪他一块吃清淡的饮食,这才心里稍稍平衡点。

吃完饭,太阳落山,城市周末新的一夜又将来临。

由于昨晚在夜店混迹了半宿,两人的衣服上均沾染了不少酒精及烟草的气味,所以回到酒店洗完澡后,陈嘉树就预约了第二天的干洗服务。

酒店的加急干洗服务很到位,下午出门前就把崭新的衣服送到了客人手上。

今天是景铄帮杨阞约李青菡的日子,穿上干净的衣服后,景铄出门前特意照了好一会儿镜子,宽松的白色高领线衣堪堪遮住了身上的痕迹,怎么瞧着都不是很让人放心。

不过也没办法了。

冬季昼短夜长,等两人出门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

本来杨阞想约李青菡一块儿吃晚饭的,但因为后者下午有约,所以几人直接约在了晚上七点半。

临周著名的鬼屋——亡城监狱。

两人到之前杨阞就已经早早在那等着了,桌上还摆了几杯大容量的水果茶。

不过他一直低头玩着手机,所以两个男生走进来的时候,并未看到,直到听见周围一圈女生忽然小声激动起来才下意识扭头看。

可不就是那对招摇的小情侣嘛。

于是杨阞嗓门一扯,朝他们招招手:“这儿,你俩怎么才来?”

两个粉色头发的男生这才朝他走来。

今天是周六,大厅里坐了不少人,大多看着都是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学生。

两人落座后,边聊着,杨阞边把水果茶分给了他们,其中唯一一杯酸溜溜的百香果递给了陈嘉树。

拿到百香果,陈嘉树看一眼就想去换桌上剩下的一杯水果茶。

却被眼疾手快的杨阞拦住:“这是给女生的,你好意思拿嘛。”

知道他是故意的,陈嘉树也懒得跟他计较,毕竟自己现在生活美滋滋,不想跟这些苦逼的人太计较。

然而戳开吸管喝一口,陈嘉树当即眉头一皱,咧嘴呲了一下。

“你对我有意见?”

杨阞无辜地瞧着他:“没有啊,怎么了?这两种都是店里的招牌。”

景铄也问:“怎么了?”

说着就拿起他面前那杯百香果小小喝了一口,当即砸了咂嘴,赶紧喝一口水果茶润润口。

嘶——酸得牙疼。

喝完又递给陈嘉树:“你喝我的吧。”

陈嘉树不客气地拿起了男朋友的水果茶。

于是接下来聊着聊着杨阞就会看到陈嘉树自己喝一口水果茶,而后再递到景铄嘴边,让他喝一口。

两人共享一杯十分美滋滋。

杨阞:“……”

失策啊!

他现在就如同那杯百香果,酸得牙疼。

好在没多久李青菡就到了,杨阞一见美女就满血复活。

入场前,特意跟两个兄弟叮嘱了好几次,让他在李青菡面前表现一下男友力。

两人自然同意。

李青菡刚到没多久,就到了入场时间,工作人员一过来接应他们就代入了故事中的居民角色。

把他们领到鬼屋入口,幽幽地说:“据说这座监狱当年关押的犯人全是蒙冤入狱,且都受过非人虐待。尽管如今这儿荒废已久,但听附近不少居民说,经过这儿时总能感受到阴风阵阵。尤其一到晚上,监狱里鬼影憧憧,总能听到女人的哭声……你们四位确定要进去吗?”

“确定,我们就是来调查当年的事件的。”杨阞也很入戏地说。

“行吧。”居民无奈地叹一口气,一把推开了眼前的铁门。

进了门之后,视野瞬间变暗,冰冷的监狱建筑内,刮出阵阵阴风,头顶微弱暗淡的光线,会随着传出来的恐怖音效跳跃。

工作人员小哥哥演技还不错,立即应景地瑟缩了一下身子,恐惧地打量四周,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这个价钱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你们自己多保重吧。”

说着转身就去开门,离开前还故意发出一声渗人的惊叫。

等他离开后,四人面面相觑,李青菡不由吞了吞口水,往景铄的方向挨去。

“我有点害怕。”她说。

“没事,我保护你。”杨阞自告奋勇道。

李青菡看了他一眼,又看向景铄。

后者显然对鬼屋更感兴趣,一个人走到了最前面,而陈嘉树则紧随其后。

于是李青菡跟在了第三个。

进门之后没多久就有一个拐弯口,拐过去是一条窄窄的小通道,通道两边是监狱的铁栅栏。

走进通道后,景铄朝左右两边第一间监狱里望望,什么都没有。

而后又走到第二间,他估摸着第二间怎么也得有npc了,然而等他走到半途仍然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这时走在最后的杨阞也在往两边的监狱里探头探脑,心道,这鬼屋还挺会省钱啊,四个监狱都是空的,连个吓人的道具都没有。

然而正当他想得投入时,一个脑袋从他肩上探了出来,问:“你在找我吗?”

本来杨阞是不怕的,但突如其来这么一遭,谁都受不了,以至于被吓了一跳,不由“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大家闻声转过头,就见一个穿着监狱服的男人满脸伤痕地看着他们,眼球上还印着红色血点,看起来怪吓人的。

一看见这场面,李青菡就低叫了出来,下意识跑到景铄身边,表达出求助的意向:“景铄,我有点害……”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就在离景铄不远的身后,从上面吊下来一个死尸,同样穿着监狱服,一头乱糟糟如枯草的头发,就这么垂手垂脚地挂在一根麻绳上。

李青菡当即吓得脸色惨白,下意识就想搂景铄的手。

景铄立刻扭头看了一眼,死尸的身体还在一抽一抽的,估计是用的什么远程操控的道具。

见李青菡这么害怕,杨阞又自顾不暇,人又是自己叫过来的,景铄当时就想让她拉着自己的衣服。

然而这时身边的陈嘉树突然又“啊”了一声,不过说实话,真叫和假叫就是有区别的,陈嘉树那一声明显没什么灵魂。

不过与此同时伴随着的是陈嘉树猛地往他身上一扑,哭兮兮地开始卖惨,声音都在发抖,跟工作人员的敬业程度有得一拼。

“这里好吓人啊,我好害怕。”

景铄:“……”

眼看着被挤走的李青菡都快哭出来了,这个时候杨阞终于回过了神,立刻表现出了男友力。

“别怕,你拉着我。”他说。

李青菡哭丧着脸看一眼被陈嘉树死死缠住的景铄,勉为其难地圈住了杨阞。

这种时候景铄会格外庆幸陈嘉树不喜欢女生,否则以后十次相亲,起码九次能凭实力上对方黑名单。

眼看着大家状态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几个人继续出发,绕过吊起来的假人往里走。

没走几步又到了拐弯口。

这次监狱中间的那条通道又窄了一点,两个人走着稍微有点不方便,于是陈嘉树只好松开了景铄。

走到第一间公寓的时候,景铄以为会有人伸手出来抓他们,然而这个鬼屋不按套路出牌,依然没有。

这回几人显然多了几分防备心,前后左右上下六面都不忘查看。

就在这时第二间监狱隐隐传出了啜泣声,与此同时音响中的恐怖音效变了,变得又缓又慢。

这种音乐的调调很神奇,心情不好的时候听会很抑郁,心情好的时候听会觉得万物美好,而配合在这种恐怖场景之下却格外渗人。

走到第二间监狱门前时,景铄朝声源望去,就见那儿背对着他们坐了一个人。

李青菡在后头问:“景铄,吓人吗?”

“暂时不吓人,她背对着我们。”景铄说。

而后四人又走了一半路,仍然没见这个背影有任何动静,于是这个时候李青菡也有点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偷偷挪开手,往背影的方向看了一眼。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恐怖的音效来临,与此同时二号监狱背影上的脑袋掉了下来,直接滚到栅栏边。

是个相当恐怖的假人脑袋,李青菡当场被吓哭,紧紧搂着杨阞哇哇大叫:“他们是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每次都吓我。”

这里她就跟景铄最熟,再加上对方确实是她喜欢的类型,尽管几次三番的试探之后有点想放弃,但这会下意识比较依赖对方。

于是趁这个时候刚好说:“景铄,我真的有点怕,你能不能走我旁边?拜托你了,我觉得工作人员可能就是看我害怕,又是女生,故意一直在吓我。”

毕竟人是自己约出来的,再加上她看着确实格外害怕的样子,景铄也不好意思拒绝。

然而等他刚走到李青菡身边,这时第三间监狱的门打开了,从里面冲出来几个像丧尸一样的人,嘶吼着朝他们移动。

前路被挡,杨阞反应飞快地左右转了几眼,而后盯着无头身体的牢房看了一会儿,说:“这个监狱好像有门,快,从这儿走。”

杨阞打头阵,李青菡嘤嘤地抓着景铄的衣服,三人前后脚踏进监狱,一下子就看到了那扇隐蔽在墙上的石门。

然而这时陈嘉树却没跟上来,景铄扭头一看,就见他已经被一群丧尸包围。

见他不动,一群丧尸挥舞着手在他身边打转。

因为陈嘉树背对着他,所以看不见表情,但他没有装出害怕的模样,只是一路被npc推搡着往另一个方向走。

虽然陈嘉树无意间透露过自己并不怕鬼,但看见这幅场景,景铄还是有点心疼,总觉得这个时候的陈嘉树很无助,很需要他。

虽然很大程度上,或者说肯定,他又是装的。

“阞哥,麻烦你照顾一下我们同学。”景铄说。

杨阞知道他要去找陈嘉树,刚想说你放心,他不怕鬼。然而转念又想起什么,噎了回去。

搞不好这是景铄在给他制造机会。

于是杨阞道:“好,你放心。”

然而李青菡却不同意,死死攥着景铄的衣袖:“你要去哪?”

景铄:“我去看看陈嘉树,你相信杨阞,他不怕,他能带你出去。”

李青菡显然急了:“可我只跟你熟啊,是你叫我来的,而且陈嘉树一个男的,他有什么可怕的。”

这话说得也没错,以至于景铄一时间无言以对。

确实是他喊的,不过他喊之前也再三确认过有个男生想认识她并约她一起去鬼屋玩介意嘛。

如果觉得冒昧可以直接拒绝,毕竟他只是代为传达一下意思而已,不用顾及他。

然而当时李青菡思考了一会儿,问了一句他和陈嘉树会不会去。毕竟两人第一次见面,如果李青菡愿意赴约,景铄当然觉得自己有责任确定女生的安全。

于是得知他们会去后,对方表达出了自己挺喜欢去鬼屋玩的,就当做一起组队了。

这么一听,景铄反而放心下来了,毕竟他之前从没做过这么多余的事,也是个特别不爱管闲事的人,能省一事省一事。

现在看她吓成这样,也有点愧疚。

且从这一趟鬼屋之行,他确实多多少少看出来李青菡对他有一点好感。

三人在这僵持片刻,景铄只好撒了个小谎:“陈嘉树他特别怕鬼,他现在一个人被带走肯定很害怕。杨阞是陈嘉树发小,他肯定能带你出去的,再说这里面到处都是监控,你放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李青菡:“但我真的怕鬼,我平常恐怖片都不敢看,要不是你说你会来,我不可能随便答应别人的邀请。”

杨阞:“……”

他感觉他好像惹祸了,这还真是陈嘉树的潜在情敌,完了,他把兄弟和他对象一起坑了。

但是这种情况下,好像也只能牺牲兄弟了?

于是杨阞说,“那啥,景铄要不你跟我们一起走吧?陈嘉树……”

说着语调硬生生拐了个弯,才道,“确实他一个男的能有多害怕。”

“就是啊,”李青菡立马应声,攥着景铄衣服就想拉他过石门。

大概是发现他们在这逗留,这时音响中忽然想起一段对话。

“快,这里已经被丧尸包围了,我们中的一名成员已经牺牲,再不走,我们都会被丧尸咬死的。”

“对,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等找到真相后,再回来找小伍,他肯定也不希望我们都牺牲在这儿。”

……

几句对话表达出了他们对于同伴的万般不舍以及内心的深明大义。

总体而言,归结为一句话,在真相没有大白之前,无论如何,他们会连同着同伴的那份信念继续调查下去。

对话结束之后没多久,那批抓走陈嘉树的丧尸绕了回来,音响里又变成了一阵阵可以撕破血肉的嘶吼声。

与此同时,无头背影怀里的娃娃突然弹了出来,刚好落在离他们脚边不远的地方。

李青菡又是一声惊叫,嘴里急忙道:“快走吧,它们要过来了。”

眼见几个丧尸接近,三人来不及多想,快步跨过旋转石门。

然而在石门转了一圈后,景铄伸手挡在了石门前,朝另外两个人说:“你们两个先走,我替你们挡着。”

话落的瞬间,身后的石门被轻轻推了几下,景铄双手平衡在前面,挡着石门两侧。

“就不能一起走吗?”李青菡急问。

好在丧尸并没有使力,只是不断拍打,像是发出警告。

景铄:“一起走它们肯定很快能追上来,”

李青菡真的有点搞不懂了,虽然陈嘉树确实gay里gay气的,但她一直觉得景铄挺直的,也明里暗里试探过几次。

现在搞得难舍难分的,属于有点难以理解,难不成大家随便磕个cp还能搞到真的?

李青菡:“你为什么非要回去找陈嘉树?搞得他跟你女朋友一样。”

听到这话,景铄干脆打算坦白了,反正他们都已经这么高调了,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

“其实……”然而他刚开口,身后的石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动起来。

一瞬间竟铄的注意力被转移,精力全被用来挡石门了。

连一旁的于阞都急道:“快走吧,校花,放心,我尽我一百二十的努力把你护送出去。”

见石门晃动得厉害,景铄显然也分不出心思搭理她,李青菡只好跟着杨阞从另一条道离开。

等过了半分钟左右,石门被推得更用力了,景铄把脚步移到石门一侧,身体紧贴着,把另一边的方向让开。

于是石门被人从另一侧推开,景铄控制着力道,尽量让门缓慢移动,自己则跟随着身后的门一起转动,当他这边的方向拐进监狱时,另一侧已经有丧尸走了出来,景铄连忙一只脚踏进监狱的屋内,整个身体跟着一块快步移动过去。

当门达到一百八十度的时候,所有丧尸都已经走了出去,景铄也顺势快速移动门,打算关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最外面的丧尸居然转了个身,看样子似乎在看自己小伙伴,于是就这么直直地与正在转门的景铄对上眼。

不过丧尸小哥什么反应都没有,很快假装没看见似的移开了眼,而后几只丧尸很敬业地又开始咿咿呀呀着追向了李青菡他们的方向。

这时景铄居然真的松了一口气,仿佛真的逃过了一劫。

不得不说这鬼屋的沉浸做的真不错,怪不得门票卖那么贵,还有那么多人。

偶尔体验一次确实还不错。

走回来后,景铄沿着监狱一间一间找,终于在最后一间房看到了陈嘉树。

身高腿长的男生曲腿靠坐在一块木板床上。

听见动静睁开眼,直直朝他看过来。

景铄走到他面前,两个男生一高一矮的目光对视半晌,陈嘉树说:“我已经变成丧尸了。”

景铄看一眼他胸前挂着的夜光牌牌——

这儿是一只可爱的小丧尸。

仔细看,还能看到后面画了一只呲牙咧嘴的卡通丧尸图案。

景铄看着笑了一下,而后又抬眼看向陈嘉树,对方始终注视着他。

还真像一只孤零零坐在角落等着人来领的小丧尸。

“原来丧尸长得这么好看啊,”景铄笑着说,而后又拉下一点自己线衣的领子,“那要不你咬我一下吧,我也想变成丧尸和我男朋友在一起,这样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帅的两只丧尸了。”

终于,小丧尸冷了一会儿脸后被他的话逗笑,伸手搂过男朋友。

就在两人打算黏黏糊糊一阵时,嘶吼声又绕了回来,于是两个男生对视一眼,果断离开了监狱往另外一条通道跑。

然而这回的丧尸多了起来,接二连三从两旁的栅栏里钻出来。

于是两人拐过一个拐弯口,瞧见一间看着比较封闭的水泥房时,立马从其中唯一一个打开的入口——一扇窗户里翻了进去。

水泥房里有一张床和一面柜子。

在门外的嘶吼声逐渐接近时,陈嘉树想也不想地就准备拉开柜子。

景铄下意识提醒:“小心。”

然而出乎意料,柜子拉开是空的,两人都松了口气。

不过眼前这个柜子看着有点小,差不多刚好容纳一个男生坐着。

眼见丧尸群逐渐接近,两人也来不及多想,陈嘉树往里一坐,景铄紧随其后,跨坐在了他腰间。

而后门一拉,柜子里彻底暗了下来,只有从缝隙里透进来的一点点光。

因为柜子实在不够宽敞,以至于陈嘉树需要曲着腿,而景铄则只能轻坐在他腰间,膝盖跪在两侧。

怕他这样累,陈嘉树说:“你坐下来点。”

“我怕把小小陈压坏。”景铄道。

闻言陈嘉树笑了一下,怕他跪得膝盖疼,硬是把人摁着坐下。

嘴上还说:“小小陈很期待。”

因为空间窄小,两个男生基本被挤压在一块,又是这么封闭的坏境,于是渐渐地,走向又开始扭曲起来。

暧昧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起,把两个男生包裹其中。

借着极其微弱的一点光对视小半晌后,屋外的声音渐渐离他们远去,景铄的视线也从男朋友的眼睛慢慢往下移,直到停留在对方的嘴唇。

那里有一道小小的伤口,看着不是很明显,但他们这个角度就看得很清晰。

于是景铄明知故问一样盯着说说:“你嘴上破了。”

“嗯,”陈嘉树低声说,“被你昨晚咬的。”

“是吗?”闻言景铄拿手捧起他脸,视线胶着在对方唇上那道不明显的伤口处,像是心疼地问,“疼吗?”

陈嘉树喉结耸动,哑声道:“疼。”

封闭安静的空间内能清晰感受到彼此起伏的呼吸和心跳,景铄咽了一下口水,慢慢凑过去,挨到陈嘉树面前一寸时,停下来,垂眸直直地盯着那道伤口看,看了一会儿后伸出舌尖在上面轻轻碰了碰。

而后往后撤开看一眼,之后再凑过去轻轻碰一下。

就这么碰了几下之后,景铄不动了,就在那儿来回舔-弄起来。

陈嘉树沉着眸,就这么乖乖任他舔了一会儿,直到喉结耸动两下,再也忍不住,张嘴把人含住。

就在这时,一道红外线在两人脸侧闪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11 20:40:20~2021-09-12 21:32: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芋泥波波给我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2365657 1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