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50章 第 50 章

我的书架

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个男生在车水马龙的城市街头对视片刻, 景铄忽然搂住陈嘉树脖子,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双腿一蹬, 圈住了他。

被他毫无预兆地跳到身上, 陈嘉树下意识双手一接,整个捧住他臀。

稳稳挂住后,景铄捏了捏他胳膊,点评道:“不错啊, 没白练。”

既然男朋友都送上门来了,陈嘉树自然没有不吃豆腐的道理, 他手上抓一下, 嘴上还仿若恍悟过来一般, 说, “原来喜欢这个姿势啊……”

说着低低一笑,脑袋一侧,挨到景铄耳边, 朝面前白嫩饱满的耳垂吹了口气, 语调又低又缓地说, “我明白了。”

“说话就说话,你不要动手动脚。”景铄把头埋在他肩上, 闷着声音说。

“嗯?”陈嘉树一边动手动脚, 一边装糊涂。

知道他在装,景铄直接道:“你把手拿开。”

陈嘉树:“我拿开你不就掉下去了。”

景铄:“那你放我下去吧。”

闻言陈嘉树喝着冬季微凉的晚风轻笑了几声, 嗓子里透出丝丝愉悦:“你想上来就上来,想下去就下去啊,怎么想的?嗯?”

正在这时陈嘉树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景铄趁机说:“你手机响了, 快接。”

陈嘉树:“我没手,你帮我接。”

景铄:“那你的手呢?找回来,自己接。”

行,既然都这么说了,陈嘉树找手的同时趁机在他屁股上捏了两把:“知道我的手在哪了嘛?它不方便,你是想接电话还是让它再跟你打个招呼?”

“流氓,”景铄低骂一句,还是伸手去他兜里掏出了手机。

是外卖员的电话。

点了接通的瞬间,景铄刚好看到一辆小电驴朝他们这个方向缓缓而来,连忙拍了拍陈嘉树的肩膀:“外卖来了,快放我下来。”

陈嘉树也听到了声音,知道他害臊,见有人过来,也没再逗他,把人给放了下来。

十二月的临周,虽早已入冬,但还不算寒冷。

两个男生坐在街边小广场吃汉堡、啃鸡腿,看着城市里闪烁着的霓虹灯,别有一番滋味。

然而就在景铄刚咬下第一口鲜美多汁的鸡腿时,瞥见了不远处一个拖着大包裹的矮个流浪汉。

此刻流浪汉正在小广场的台阶上铺下一层薄薄的毯子,而后整个人躺上去,看样子是准备和衣而睡。

这么看着,景铄顿觉手上的鸡腿没了滋味。

虽然知道这世上还有许多人过着连温饱都无法保证的生活,但亲眼看见的感觉还是不一样,有点心酸。

察觉到他的目光,陈嘉树解释道:“这里之前的流浪汉更多,已经送走过一批了。”

闻言景铄转回头看陈嘉树,“为什么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多流浪汉?”

说着又好奇地转向那名流浪汉,“他们没有家吗,不能找工作吗?”

陈嘉树:“原因有很多,有的人是因为没有劳动能力,也有的人是生性懒惰,而且现在很多流浪汉是有组织的,可以说流浪就是他们的工作。不过,社会底层的生活比我们想象得要更艰难。”

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景铄也算是从小在家人爱的呵护下长大的。

自打他出生后,因为可爱乖巧的样子在亲朋好友中备受宠爱,再加上从小成绩优异,可以说是一路被疼爱着长大的。

以至于一时见到这种场景颇有感慨,原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真的还有人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

见景铄一副于心不忍的模样,陈嘉树从后一把搂住男朋友的腰,把下巴抵到他肩上,问:“你现在在想什么?”

景铄:“……在想,我有点饱了,要不把这个汉堡给他吧。”

陈嘉树顺势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他:“我这份还没吃,给他吧。”

“行,”接过他手中的袋子,景铄把自己手上的大鸡腿递到他嘴边,“那你吃我这个吧,我们两个吃一份。”

陈嘉树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景铄顺势把鸡腿、汉堡一通塞给他,自己则拎起陈嘉树没拆封的那一份准备给流浪汉送去。

见状陈嘉树一同跟着起身。

然而景铄却一把给他摁了回去:“就几步路,我们两个一起过去,别吓到他了。”

陈嘉树注视他须臾,又瞧瞧那流浪汉,叮嘱道:“那你注意安全,离得远点,注意他手上有没有利器。”

景铄笑着比划了一下自己及腰的部位:“我这么小的时候,我妈让我去给公园流浪的老爷爷送吃的都没你这么小心。”

陈嘉树也笑:“送完马上回来,不然我就把鸡腿吃光。”

“不行,”景铄边说边往那边走,“给我留一半。”

小广场统共就不大,陈嘉树目送景铄走过去,看着他轻手轻脚跟流浪汉打招呼,生怕吓到对方。

而那流浪汉被人叫醒似乎确实吓了一跳,而后就见景铄后退了一步,半蹲下把手上的袋子递过去。

流浪汉接过袋子看一眼,手上的汉堡鸡腿还泛着热,冒出香味,过惯了饥一顿饱一顿,遭受冷眼的生活,偶尔收到路人的好心,还是会令他觉得生活充满希望。

大爷搂着食物,连连道了几声谢,也不知道是怕被拿走还是怕冷掉,而后乐得口齿不清地对景铄说:“你这娃娃,一看你脸就有福气,有好的家,家人都宠你,以后老婆也爱你。”

景铄:“……”

那怪可惜的,他没有老婆。

礼貌地客气了两句,景铄就回到了陈嘉树身边。

见他回来,陈嘉树问:“你们在说什么?”

景铄逗他:“大爷会看相,我想建议他去支个摊。”

陈嘉树:“你看他流浪太可怜,所以想让他改行当骗子?”

“……”本来设想好的美好气氛全给他这句话破坏了,景铄睨他一眼,不咸不淡地继续把话编完,“大爷说我们两个面相很配,是天生一对。”

听罢陈嘉树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景铄连忙拉住他手,问:“你想干嘛?”

“我让大爷去摆摊,”陈嘉树一本正经道,“我以后每个月都去光顾。”

景铄噗嗤一下乐出了声。

由于他们在外头耗了不少时间,期间杨阞发了好多消息过来,于是两个男生共享完一份食物后,直接去了酒吧。

一走进酒吧大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响在耳边,一时之间景铄有点不适应。

去往杨阞的卡座需要经过其他卡座,因为两个男生格外出众的外貌,和极其招摇的粉色头发,几乎在出现之时就引起了附近一片不小程度的关注。

陈嘉树一路把景铄护在怀里,隔绝了外面的触碰,穿行过卡座上人挤人的过道。

好不容易挤到杨阞的卡座,连口气都没喘,杨阞一见他们,就一人给端来了一杯酒:“来来来,迟到罚酒。”

这是杨阞的一贯德行,两人也没拒绝,景铄接过其中一个酒杯,嗅了一下,是混了饮料的洋酒,闻着还挺清爽。

陈嘉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就想拿景铄的酒杯,嘴里问一句:“能喝吗?”

“你看不起谁。”景铄挡掉他的手,把酒一饮而尽。

杨阞:“厉害厉害,就是,陈嘉树,你一天到晚瞧不起谁。”

喝完酒两人找了个人少的沙发角落坐下,景铄观察了一下,杨阞这桌确实如他所说,来了不少同学,体育生总体颜值和身材都在线,所以帅哥也不少。

看了没几眼,景铄即将收回目光时,身旁那如同鬼魅一般幽幽的声音又传到了耳朵里。

“你再多看看……”

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景铄转头看向陈嘉树时,哄人的话立马冒出口:“我就知道,果然一个都不如你帅。”

听到这话陈嘉树面色略有缓和,但显然力度还不够,因为他问了句:“如果有比我帅的呢?”

景铄睁大圆溜溜的眼睛,万分笃定道,“怎么可能,不会有人比你帅,”说着又补充一句,“在我心里。”

闻言陈嘉树傲娇地哼了一声,虽然面上不情愿承认,但唇边忍不住勾起来的弧度证明着他有多好哄,只要景铄三两句甜言蜜语就能把他哄得尾巴都翘起来。

这会儿两人正在说话时,一旁刚跟别人喝完酒的杨阞抽出一根烟点上,又拿起整包烟递给陈嘉树,问:“抽吗?”

陈嘉树立刻把烟推走,下意识看了景铄一眼。

瞧见他这副样子,景铄颇觉好笑,搞得他跟个幼儿园老师似的,一看过去,小朋友就担心自己犯了错。

“你会抽烟吗?”景铄还是问了一嘴。

陈嘉树看着他默然片刻,似乎在斟酌怎么说。

过了会儿,才开口道:“会,但是没瘾,只有回家的时候会抽。”

景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好像、想象不出来你抽烟的样子。”

陈嘉树挑眉:“……你想看?”

景铄:“有点好奇。”

闻言陈嘉树倾身拿过杨阞放在茶几上的烟,抽出一根,他买的是女士烟,细细长长的,还有点清凉的薄荷和草莓果香味。

景铄就这么看着陈嘉树把烟抿到唇间,而后利索地甩开打火机盖子,窜出的火苗瞬间染上烟头,明明灭灭的火星燃起时,一股混着果味的烟草香飘到鼻息。

而后就听到陈嘉树“啪”地两声咬碎了爆珠。

一股类似于草莓果酱混合着薄荷的清凉味溢满他的口腔。

见景铄一直这么看着,陈嘉树朝他吐了口烟,一阵白蒙蒙的烟雾扑来,景铄下意识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就见陈嘉树把烟屁股递到他唇边,问:“要不要试一口?”

景铄听着还真张嘴咬上了烟屁股,而后嘴里一吸,一阵浓郁的薄荷果香伴随着呛人的烟草冲进喉咙,景铄当即睁大眼,一阵咳嗽起来。

随即清凉的感觉窜到脑子里,而后烟雾从鼻子里冒了出来。

景铄:“……”

全程几乎就是一瞬间的功夫,他都给呛懵了。

而陈嘉树则在一旁轻拍着他的背,还不忘咯咯笑。

因为吸了那口烟,景铄现在嘴里还残留着清凉的薄荷烟草味,舌尖也有点微微辣。

“你故意的?”他问。

“没有,”陈嘉树一边回答一边还在那笑,很难让人相信他不是故意的。

说着还伸手骚了骚景铄的下巴,“小朋友不能对什么都好奇,知道吗?”

这么说着,陈嘉树的眸色忽地一黯,就听他说,“这种坏事,要哥哥手把手教。”

还没等景铄想明白手把手教的意思,就见他吸了口烟,一手抬起他下巴覆过来。

一时之间,景铄都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他靠近,愣愣地感觉着一抹不温不热的柔软触感覆到他唇上,而后把口中的烟渡给他。

与此同时身边传出一声欢呼,而后接二连三传来起哄,景铄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置身于人群,当即嘴巴一闭,然而喉咙口又被呛了一下,脑袋一撇,又是一阵猛咳。

“……这次真不是故意的。”陈嘉树替他拍拍后背,“没事吧?怎么反应这么大啊。”

还好意思问他?景铄一想到刚才那么多人看着他们起哄,恨不得把脑袋缩沙发角落去。

于是睨着他问:“你还问我?那么多人,你想干什么?”

自知理亏的陈嘉树默了片刻,才没什么底气地说:“谁让他们眼睛乱瞄,我只是圈一下地盘而已。”

景铄顺口接道:“狗才会圈地盘。”

陈嘉树一顿,撇过眼来:“那你知道狗是怎么圈地盘的吗?”

景铄看他,隐隐有些什么预感。

果不其然就见陈嘉树挨过去,凑到他耳边:“骂都骂了,今晚不圈一下地盘,是不是对不起这声称号?”

景铄:“……你想怎么圈?”

陈嘉树:“那你说狗是怎么圈的?”

好巧不巧正在这时杨阞给景铄递了杯透明的白色鸡尾酒,一时之间两人看着这杯酒陷入了沉思。

见他们脸色怪异,杨阞也没深究,毕竟自从这俩人谈恋爱,在他心里就多多少少打上了不正常的标签。所以只催促道:“快拿着啊,白色之路鸡尾酒,给小铄点的。”

陈嘉树替他接过酒杯,看着杯中的液体,无声笑了一下,而后把杯子递到景铄唇边:“要不要尝一口什么味道。”

光看这个酒,景铄倒还挺想尝试的,但一看到陈嘉树那表情,就喝不下,谁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见他不情愿喝,陈嘉树也不勉强,干脆把酒杯送到了自己嘴边,微微抿一口,而后一本正经做出评价:“一般,味道太刺,我还是喜欢你那种淡淡的罂粟花香味。”

草——

几乎就在一瞬间,气血猛地从下往上涌,烧得景铄整个人烫起来,耳朵尖也通红,好在这里一片灯红酒绿,包裹住了他的异常。

然而四周都是人,玩游戏的玩游戏,喝酒的喝酒,说说闹闹,嗨得不行。身处这片闹世之中,看着陈嘉树慢条斯理抿一口白色之路,再像品味一般慢慢咂摸,他有种不耻之行暴-露于公众的羞耻感。

毕竟陈嘉树上一次品味他的时候也是这副腔调。

好在这个时候杨阞开始招呼大家一块玩游戏,也令他幸免于陈嘉树为他编织的这场情-欲。

这个游戏以前景铄玩过一次,叫世界大战。随机挑两个人石头剪子布,第一轮赢的人定输的那组喝多少酒,之后赢的人挑选组员。

第一局是杨阞和他同学挑人,轮到他挑人时第一个就把景铄挑走了,而后等他同学赢了,撺掇着又让他同学把陈嘉树挑走。

硬生生把这对黏到恨不得用502胶水把对方沾身上的小情侣拆开放到了两个阵营。

见状陈奇凌在一边喊:“阞哥,我,下一把赢了选我。”

在他的喊声中杨阞以剪刀输给了拳头,最后一脸嫌弃地朝他同学道:“把西大校草他弟弟也一块带走吧,晦气。”

陈奇凌:“……”

“行,”同学挺给面子,笑着点了陈奇凌去他们组。

哪知本来运气不错的杨阞接下来一连cei了几把,节节败退,导致最后的队员人数以4:8的比例严重失衡。

见到这情形,陈奇凌庆幸的同时不免有些幸灾乐祸,在一旁槽了几句。

而后游戏正式开始。

世界大战是由两个队的成员挑选任意游戏进行1:1的pk。

由于景铄不太会玩,所以杨阞把他放到了最后一个。

而他自己则排在第三个,等前面两个队员输了之后,对面还剩下5个人,而他们这边则还剩他和景铄。

就在杨阞一口气灭掉对方两个成员时,对上了陈嘉树。

见到陈嘉树,杨阞呵呵一笑,“不错,到底是学霸,这一会儿都把骰子学会了。”

说着故意大声喊了一句景铄,而后跟他解释游戏规则,“这个游戏叫吹牛,每个人五颗骰子,两边各摇一下,如果摇出来是顺子可以重摇。如果摇到一可以当成任意数字。打个比方,你有三个三和一个一,那你就是有四个三,如果你喊到四个三,对面开你,对面就输了。说起来可能有点复杂,你看我玩一局就懂了。”

景铄点头嗯了一声。

因为上一局是对面输,所以这局陈嘉树先喊:“三个五。”

景铄看了眼杨阞的骰盅:1个1、2个4、2个3。

结果杨阞喊:“三个六。”

景铄看了他一眼,就听对面陈嘉树喊:“四个六。”

这时杨阞沉默了一会儿,索性继续加:“五个六。”

加完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

于是景铄又看向陈嘉树,就见他一掀盖子,把骰盅推过来。

1个2、1个6、1个5、2个1。

看了几轮,景铄有了大概的算法,陈嘉树有一个六,加两个一,合起来就是三个六,而杨阞有一个,合起来两个人有四个,所以杨阞喊的五个并不存在,杨阞输。

看到陈嘉树的骰子,杨阞懊恼地“嗷嗷”叫了几声,而后把骰盅推到景铄面前:“会了吗?”

“会一点,”景铄说。

“行,你玩,我帮你看着。”说着杨阞头也不抬地直了下腰,也不知道是跟谁打了个哑谜,“某些人自己看着办吧。”

这时桌上摇完骰子的小情侣默契地对视一眼,陈嘉树无辜地朝男友眨了下眼,就见男朋友格外冷漠地移开了视线,低头看向自己的骰盅。

景铄的运气还不错。

3个1、1个4、1个6。

上一局是杨阞输的,所以这一局景铄先喊,杨阞在一旁指导。

景铄:“三个四。”

陈嘉树:“四个三。”

景铄看一眼骰盅:“……四个四。”

陈嘉树:“五个四。”

景铄再看一眼骰盅:“……五个六。”

陈嘉树:“……开。”

陈嘉树打开骰盅——

1个1、2个5、2个3。

所以两个人加起来刚好是五个六。

景铄赢。

见状陈嘉树笑了一下,想跟男朋友套套近乎,哪知道他眼都不抬地直接转向了下一个人。

之后景铄又赢了一把,在对方仅剩最后一个人时落败,最终还是他们这一对受惩罚。

桌上各个都是能喝的,以至于点酒时谁也没客气,摆了满满几大杯。这会儿杨阞也没给景铄客气,直接端了一杯几乎没有兑过饮料的洋酒递到他面前,瞥一眼陈嘉树,道:“哥也自身难保了,小铄,这杯酒只能靠你自己了。”

景铄接过洋酒抿了一口,没兑过饮料的洋酒酒精十分浓烈,令人有点难以下口。

“难喝吗?”陈嘉树问。

景铄吐吐舌头:“好难喝。”

陈嘉树立马不要脸地趁火打劫:“你求我一下,我帮你喝。”

闻言景铄一点不含糊,直接端着酒到他面前,果断说:“求你了。”

陈嘉树被他逗乐了:“我让你说的是这个?”

景铄:“不然呢?”

陈嘉树说:“行,那你现在喊声好听的我听听”

景铄琢磨了一下,其实陈嘉树在床上的乐趣无非就那两个,很好猜。

不过转念一想,又想起对方今天一系列的骚操作,导致他一整天都处于下风。这会儿玩了游戏,喝了点酒,景铄兴致提高了不少。

于是抱着报复回去的想法,景铄舔了舔唇,凑到陈嘉树耳边,嗓音里带上了酒意微醺的朦胧。

“哥,”他低低地喊,而后停顿一下,说,“我想要你……”

说着嘴唇像是不经意地碰了下陈嘉树耳朵,才又慢吞吞把后面的话补完整,“帮我喝酒。”

嗓音也越来越轻。

说完后,景铄稍稍往后一撤,如愿看到陈嘉树喉结一滚,眸色深深地转向他,而后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喝完那杯几乎没有兑饮料的纯洋酒。

那幅样子,好像喝的不是酒,而是他。

放下酒杯,陈嘉树的唇上还沾着酒液的湿润,连带着呼出的气息都仿佛沾染着令人陶醉的气味。

他凑过来低低地说,“你想要的,哥哥做完了,”说着一根手指头玩似的在景铄脑袋上卷起一缕头发,而后又问,“那,哥哥想要的呢?”

景铄同样低声问:“那哥哥想要什么?”

陈嘉树:“哥哥想要你。”

大概是一个对视,一个喘息或者已经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总之等景铄稍微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他和陈嘉树已经进了厕所的隔间。

互相撩拨了一个晚上,早就心痒难耐,几乎在进门的同时,陈嘉树就一把搂着他亲了过来。

两个人都喝了酒,所以这会儿都有些把持不住,尤其当景铄被陈嘉树摁在怀里重重亲吻的同时,听到隔着了一扇门传来的外头暧昧而震天响的音乐时,景铄觉得自己都快飘起来似的。

那种脑子带着身体的飘,从头到脚,特别快乐,恨不得现在就出门转几个圈圈。不过他被禁锢在了他男朋友的怀里,无法挣脱,所以只能把所有微醺的热情全部去回应给面前这个给他带来过极致快乐的男生。

这个他特别喜欢的男生。

这个他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快乐很快很快的男生……

景铄紧紧搂住陈嘉树,热情地回应他所带来的一切。彼此炽热滚烫的气息交融在一块,这一方寸之间仿佛着了火似的,充斥着他们粗重的喘-息,热得人几乎要喘不过气。

除了外头的音乐,围绕着他们的只有彼此唇齿间不顾一切的掠夺与纠缠而发出的声音,像是要吞噬对方,又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给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