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43章 第 43 章

我的书架

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将近十点的时候, 于欢随大巴回了学校,景铄和陈嘉树等人则留在了寻水过夜。

周六晚上的寻水古镇,小河两边人来人往, 格外热闹。

两个刚刚确定关系的小情侣并肩穿行于人群之中, 陈嘉树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靠近景铄那边的手指微微蜷起,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朝他伸过去。

直到稍稍碰上的那刻,假装不经意地伸手一握, 景铄顺势往他这边看来,于是陈嘉树也转头朝他看。

好在并未看到景铄有排斥公众场合牵手的意思, 反而用力反握了回来, 指尖一一穿插过指缝, 与他十指紧扣。

完成这一举动后, 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本来想回头问问他们要吃什么夜宵的杨阞顿时被一顿狗粮给塞饱了。

扭回头道:“哎,最讨厌小情侣磨磨蹭蹭,黏黏糊糊了。”

闻言陈奇凌朝他睨去一眼:“你这叫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去你的, ”杨阞嘴硬不肯认, “我又不喜欢男的, 有什么可酸的。”

“谈恋爱又不分物种和性别,我看两只猪黏黏糊糊, 我都想谈恋爱, ”说到这陈奇凌一阵唉声叹气,“凭什么我哥就比我大几个月, 他就什么都能比我早干。”

“你也能干啊,”杨阞说,“你要不怕耽误了高考,你爸打断你腿, 你现在就谈去。”

陈奇凌:“……算了,考上大学再说吧。”

闻言杨阞轻蔑一笑,露出一个“早知如此”的笑,而后撞了撞陈奇凌胳膊:“问你哥咱们去吃点什么?”

陈奇凌斜眼瞅他:“你怎么自己不问啊?”

“我这不是刚吃饱,”说着又摆了摆手,故意咬重几个字音道,“算了,让你这个高中小朋友做事就是爱斤斤计较。”

说罢停下脚步,转过身,把目光落在后面的小情侣身上,瞄一眼他们紧紧相握的手,心中直叹。

嘴上问;“陈嘉树,咱们夜宵吃点啥?”

刚好几人路过一块面积稍大的拐弯口索性停下了脚步,陈嘉树扭头看景铄:“想吃什么?”

见状,杨阞故作不乐:“怎么回事啊,白天怎么说的?表白成功了请我们吃大餐,随便挑随便选。怎么,现在有了对象了,什么都是对象第一了,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

说罢杨阞还记得朝景铄客气道:“小铄,跟你没关系,你别放心上,我纯粹就是说陈嘉树。”

景铄当然知道脱单请客这种约定俗成的事,于是道:“没事,你们想吃什么自己选吧,我不怎么挑食。”

听见这话陈嘉树立马朝杨阞懒懒扫去一眼,虽然是极为短暂的一眼,却硬生生被他传达出了一句不长不短的意思,“你瞧瞧我男朋友,再瞧瞧你”。

随后经过了一番讨论之后,四个人去了一家烧烤海鲜的网红店。

网红店位于古镇的酒吧一条街,几人到的时候已经不剩几个座,服务员带他们去了里桌。

落座后杨阞和陈奇凌俩人一点儿也没客气,点了一堆海鲜。

而这个时候陈嘉树在桌下捏了捏自己正在看酒单的男朋友的小拇指,轻声提醒:“今天少喝点?”

景铄顿了一下,转头问他:“为什么?”

陈嘉树微一挑眉,凑到他耳边暧昧地说:“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景铄回道。

对景铄越来越了解后,他的这个用意就十分明显了。

陈嘉树莞尔一笑,配合道,“待会儿,”说到这还故意停了下,舌尖抵了抵腮帮,嗓音不自觉就压了下去。

当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比店里暖洋洋的灯光还要缱绻暧昧,如吻如啄响在景铄耳边:“要让你舒服啊。”

低低的嗓音,说话的吐息全部打在景铄的耳边及鬓发,嘴唇也不时擦过耳廓上的软肉,极其敏锐的耳朵把那股酥酥麻麻的触感传至全身。

这种隐秘在公众场合之下的调情格外令人兴奋,景铄感受着隔着薄薄的衣衫紧贴着自己手臂的陈嘉树身上的温热体温,继续追问:“怎么舒服啊?”

哪知陈嘉树这次不按常理出牌了,他开始反问:“你想怎么舒服啊?我都可以满足你。”

停顿两秒,景铄想出了对策,侧眸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道:“我希望你有点主见。”

一时之间没听懂这话的陈嘉树还愣了一下,理解了意思后又没忍住笑出了声:“行,我有主见,今晚我一定非常有主见得让你舒服。”

这时刚点完啤酒的杨阞抬起头来,一眼就瞥到了对面黏黏糊糊、言笑晏晏的辣眼睛举动,故意拿手遮遮眼。

“哎哟,甜得我酸得牙疼。”他说,“你俩公众场合也不知道收敛点,是打算一谈恋爱就出柜?”

听到出柜这两个字陈嘉树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景铄,对他自己而言,谈了恋爱肯定是想公开的,毕竟景铄的受欢迎程度肉眼可见。

但他不确定景铄的想法,虽然现在的社会对他们这个群体越来越包容,但始终有人是怀排斥和厌恶的想法的。

一旦公开就代表着要承受各种各样的眼神,好意的、坏意的、打趣的、凑热闹的。

私心里他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景铄的关系是与众不同的,是被彼此亲自绑定的。但相比起他自己的感受,景铄的情绪在他心中更为重要。

见陈嘉树看着自己,景铄拿起椰汁举向他,见状陈嘉树也笑着拿起手边的水杯与他碰了碰。

“干杯,庆祝我们恋爱第一天。”

今天是个好日子,以至于等酒上来之后,在场唯一的高中生也被允许喝了点酒。

于是高中生乐坏了,举起酒杯道:“哥、小铄哥,恭喜你们,祝你俩长长久久,等到你们结婚的时候,我赚了钱了,给你们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这孩子,”杨阞忍俊不禁,“思想挺超前啊。”

这么说着也朝对面的小情侣举起酒杯:“来,我也说两句。首先就是恭喜,恭喜有情人终成眷属。其次呢,就是恭喜小铄找到了一位二十四孝好男友。陈嘉树别的不敢说,一心一意扑在你身上那是绝对的。最后呢,也恭喜我十多年的发小。本来以为要打一辈子光棍了,好在考上了好大学。学校不仅教授知识,还给包了个对象。”

说着被自己的话逗笑,然而酒杯转向陈嘉树时,脸上有了一贯少有的几分正形:“兄弟,恭喜得偿所愿。”

陈嘉树扯了扯唇边的弧度,道了句“谢谢”,而后举起酒杯与他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一顿夜宵,杨阞和陈奇凌不断在跟景铄吐槽陈嘉树从小到大的奇葩行为,不过大多数奇葩行为都用在了拒绝女生的告白上。

据说陈嘉树高中为了躲开疯狂的追求者,其中就有一次说过自己是同性恋。

后来这个借口被那女生传了出来,越传越远,传进了杨阞和陈奇凌的耳中。两人当时一度怀疑,陈嘉树暗恋的是他俩其中之一。

而且两人都十分自信,都认为是自己,后来似乎是为了证明谁更有魅力,都一度在陈嘉树面前摆出酷酷的模样,企图吸引他“暗恋”自己。

岂不料他们这种自信的行为在当时的陈嘉树眼中沙雕无比。

以至于两个人知道是误会的时候惭愧不已,在后面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都收敛了自己臭屁又自恋的性子。

哪知道当时一个骗人的借口,如今被说谎的本人一语成谶。

吃饱喝足,刚好把陈嘉树的糗事、趣事一块扒完。结完账,几人走出了烧烤店,夜间的风一吹,吹散了身上一身的烤肉味。

这一片区域附近基本都是小酒吧,所以哪怕已经半夜依然十分热闹。

不过他们也喝得差不多了,也没谁有再来一杯的想法,毕竟酒鬼杨阞也明白,今天对这俩刚脱单的肯定意义非凡,赶紧想留着这一晚上给他们过亲密的二人时间。

再者他也有醉鬼要照顾,头一回喝了几瓶啤酒的陈奇凌酒意似乎有点上头,感受着脚下的漂浮,扑腾着双臂就想飞,嘴里叨叨地说自己是一只大鹅,啄起人来特别痛。

走回客栈的路上,经过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陈嘉树挠了挠景铄的手心:“要不要……进去买点水什么的?”

“好啊。”景铄道。

于是分别帮四人定了两个客栈的陈嘉树跟杨阞他们挥手告别,带着景铄进了便利店。

进了便利店后,景铄走向冰柜拿了两瓶酸奶,扭头打算问陈嘉树喝哪一个牌子时,却发现身旁人不见了。

左边瞅瞅没有,右边瞅瞅也没有。

于是他干脆跑到零食架子旁探出脑袋往门口看,就见陈嘉树在门口那边的熟食区转悠。

就是瞧着那副模样吧,有点做贼的架势。

然而眼睛一低一瞧,景铄就什么都明白了,那里有个避-孕-套货架,头一回谈恋爱的陈嘉树估计有点害臊。虽然意图明显,但始终没敢下手。

等景铄拿完水走过去时也颇为害臊地从货架上随手一截,就拿了一盒到手里准备去结账。

哪知道这时陈嘉树把他拽了回去,对方清了清嗓子,快速拿起其中一盒,道:“我查过,这、这个好。”

于是两个平常在情到浓时行为异常大胆的男生,红着耳朵在收银员小姐姐甜甜的笑中结账离店。

走到店外,秋天的凉风一吹,反而令两个男生紧紧相扣的掌心越发滚烫。

今夜对他们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1 21:54:38~2021-09-03 22:10: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青徵 10瓶;民政局本局、46973282 3瓶;以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