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42章 第 42 章

我的书架

第42章 第 4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一月中旬的时候, 临周首届汉服文化节如火如荼地在当地寻水古镇边的国际秀场开幕。

由于景铄是开幕走秀模特,陈嘉树早早地坐在了看台等候。大约等了十多分钟,在场的观众都开始叽叽喳喳四下交谈时, 秀场灯光忽地一暗。

四下渐渐安静下来,随后响起主持人的致辞。

随着简单的致辞结尾,环绕式的音响中响起悠悠扬扬的古筝曲。

接着一个个身着华丽汉服的模特随着悠扬的曲调缓步踏来。

见到模特一一走出来,陈嘉树早早地竖起了手机, 时刻准备着拍下准男友的惊艳瞬间。

这时他身边两个男生凑在一起说起话来。

杨阞撞了撞陈奇凌的手臂:“诶,你嫂子出来没?”

陈奇凌瞥一眼他哥, 见陈嘉树压根没有搭理他们的心思才回道:“还没呢, 不是说了不让喊嫂子嘛。”

“姐夫不能喊, 嫂子也不能喊, 陈嘉树就是故意为难你的。”杨阞挑拨离间道。

陈奇凌没接茬, 倒是凑过去一点问:“我们真不告诉我哥,小铄哥那天可能装醉的事情啊。”

“怎么告诉啊,”杨阞说,“万一人就是酒量特别差, 喝了一点基底酒就醉了呢。嗐, 反正今天就表白了,要是小铄真是装的,让他以后自己去说。再说了,既然是装的, 那他肯定不想让陈嘉树知道啊。你操那么多心干嘛,真的是。”

话落,穿着一袭汉服长袍,手拿折扇的景铄仙气飘飘地走上了t台。他出场的瞬间,陈嘉树听见秀场内响起一阵不大不小的呼声。

一旁的陈奇凌见到场上的景铄, 顿时眼眸一亮,也不由惊呼一声:“我靠,帅啊,有那种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感觉了。”

“这还得靠颜值和气质啊,”杨阞看着也不由感叹一声,“别的不说,你哥挑人这眼光还真不错。”

听见这话陈嘉树也没跟他计较,只是微微勾了下唇,眼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得意。

同时他还听见了前面有人说想邀请景铄当汉服模特,不过以他对景铄的了解估计是不会接受的。

但听到这么多人夸赞自己的准男友,陈嘉树心里那是一个美滋滋啊 ,如果此刻能为他的内心配上弹幕,那就只有三个字——

哼,我的。

下场后景铄不由吁了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参加走秀,说实话上台前怪紧张的。不过到了t台上,看着那么多观众,倒反而放松了下来。

事实证明许多事情确实做起来比想起来更容易。

因为陈嘉树说想和他穿汉服的样子合照,所以下场后景铄没换衣服,直接先拨了陈嘉树的电话。

然而拨了两次都无人接听,他又不知道陈奇凌和杨阞他们的电话,只好转而找于欢。

好在于欢很快回了消息,不过他说陈嘉树他们已经离席了。

这就让人很无语了,让他不要换衣服,自己人不见了?

刚踏下秀场楼外的台阶,一个踩着滑板的男生“xiu”地一下冒到景铄面前,而后强硬地往他怀里塞了一朵玫瑰花,把正在心中逼逼赖赖的景铄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飞车党。

男生塞完潇洒离去,还远远冲他比了个“wink”,油腻的样子跟陈嘉树有得一拼。

又走了几步,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女孩走了过来,同样也给他送了一朵玫瑰花。

这一个两个的,景铄顿时就明白了起来。掀了掀汉服长袍,半蹲下身,与面前的小姑娘平视,问:“小妹妹,给你这朵花的哥哥在哪啊?”

小姑娘指了个方向,景铄朝她笑笑应了声好,又问:“你家人呢?”

小姑娘又往旁边指了一下,果然那个方向有个老奶奶一直笑眯眯地盯着他们,景铄朝老人一笑,就跟小姑娘挥了挥手往她所说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一路上又收到了好几朵玫瑰。

说实在的,这种电视剧常用的老套路真的很符合陈嘉树这种脑回路。

收到第九朵玫瑰花的时候,景铄站到了古镇的小桥边,桥下是悠悠的河水,两边是挂着大红灯笼的酒馆人家。

在桥上站了一会儿,两边的酒馆内忽然传出一阵笑,而后有几个穿着汉服的姑娘,捧着个花篮朝他扔花瓣。

景铄:“……”

单看这个场景还挺浪漫的,但在两边游客的注视下,景铄直接可以当场社死。

这种浪漫啊什么的东西根本就不适合放在公众场合,反正他要是看到有人在大庭广众下告白什么的,脚步比谁走得都快。

然而今天他是主角,景铄忍不住额角一抽,干脆想脚底抹油跑路时,对面平常一直挂着寻水古镇几个大字的霓虹灯招牌忽然一亮。

上面赫然挂着他的大名——

景铄。

下面还有一小行字——

做我男朋友吧。

看到这块招牌,景铄真有种想往桥下纵身一跃的心情。

匆匆下了桥,正准备连夜跑路的景铄,被侧面踩着滑板冲过来的一个男生撞了个正着。

男生一下把他揽进怀里,嬉皮笑脸地在他头顶上说:“不知这位小公子是哪家的啊?就这么横冲直撞地跑进我怀里,我抓到了可是不会还回去的。”

景铄一抬头就撞进了陈嘉树眼底,对方穿着一件很潮的灰色卫衣,偏长的桃花眼弯起,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四周的灯光从灯笼和树梢打下,洒了一片在他们身上,因为汉服节,许多过路的游客都穿着华美的汉服,两个穿着打扮迥然不同的男生在来来往往的人潮因一场蓄谋撞在一起,仿佛真是一场隔了千年的文化碰撞。

忽然之间,所有的尴尬和恼怒被冲散,景铄傻傻地盯着陈嘉树看了几秒。

时光流转间,仿佛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直到看见陈嘉树嘴边漾起的温柔弧度才稍稍回神,这一眼莫名令他觉得自己真的受到了与众不同的偏爱,拥有任性和掌控的资本。

那是另一个男生呈上来的独一无二又纯粹的真心。

两人沉默地对视片刻,景铄因周围投注而来的视线,赧然撇开脸,抱怨了一句:“你怎么才来啊?”

一见他这表情,陈嘉树就明白了,他铁定又被杨阞和陈奇凌这俩人坑了。他知道景铄很怕尴尬,但他们非说撒花瓣浪漫。现在好了,不仅等会儿要捡花瓣,还惹得男朋友不高兴了。

“我错了,”陈嘉树态度很端正,立马认错。

说着还叹息了一声,委屈巴巴地盯着他道:“都是他们两个教坏我的,我都快被他们坑死了。哎,只有追到你,我才能摆脱他们的折磨了。”

陈嘉树说着把另一只手上捧着的一盆盆栽递到他面前,一本正经地说:“景铄,天凉了,被窝冷,建议你领个男朋友回家,我可以帮你暖床。”

勿忘我花语:我对你的爱永恒不变。

看着面前的勿忘我,再听到陈嘉树的表白,景铄有种哭笑不得的心情。人家被表白好歹还能收束花,他收到了盆草。

虽然很嫌弃这盆一点也不浪漫的草,但在这种场合之下倒是缓解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尴尬。毕竟一个男生给另一个男生送一捧玫瑰可能更让他不好意思。

接过勿忘我,景铄掀起眼皮看他:“行吧,那就看在你会暖床的份上,勉为其难接受了。”

虽然是自己说出口的话,但乍一听到陈嘉树还是没忍住扑哧一笑。

而后又憋住脸上的表情,清了清嗓子,继续把话说完:“那这位公子,你已经签收了一个男朋友,我店宗旨,可终生保质服务,但永不退换。”

景铄啊了一声,佯装为难道,“不能退换啊,那看来我只能自己调-教——”

话音未完,身后的桥上传来于欢的声音,后者喊了一声两人的名字,朝他们跑过来。

“诶你们在这啊,我们学校大巴快到集合时间了,你俩走不走我靠——”于欢说着语调蓦地一扬,眯眼看了几秒挂着景铄名字的灯牌,而后直直咂嘴走到两人面前。

“这告白牛逼啊。”说着打趣地看向景铄,“这又是哪位姐姐啊,小铄,心动不?”

景铄瞅了眼陈嘉树,嘴角一勾,意味深长道:“确实挺难让人不心动。”

闻言于欢嘿嘿一笑,见景铄看了下陈嘉树,也撞了撞陈嘉树的胳膊,道:“诶,嘉树,你看看人小铄收到的告白,都什么级别的,你就说这女的顶不顶。”

作者有话要说:  跟大家汇报一声,昨天只完成了一半多。

感谢在2021-08-31 18:59:52~2021-09-01 21:5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爱脆皮鸭鸭鸭鸭鸭、吴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金屋藏娇 50瓶;love 20瓶;我爱脆皮鸭鸭鸭鸭鸭 16瓶;糊涂啊 15瓶;葶毓 10瓶;白衣点梅妆、21109059、饮一杯果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