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36章 第 36 章

我的书架

第36章 第 3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条帖子过后的周五晚上, 景铄去了汉服社,李粤明也回家了,宿舍里只剩陈嘉树和于欢两个人。

于欢刚结束一局游戏, 抬头瞟了眼陈嘉树,他正在吃着零食敲代码。

于是笑着问一句:“你也开始吃零食了?被小铄传染的?”

“没,”陈嘉树兴致不太高地说,“这是景铄的。”

谁让他去汉服社不带上自己, 那里还那么多女生,就要吃光他的零食让他晚上没东西可吃。

让他知道留他一个人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没隔多久, 见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陈嘉树正在思考要不要给景铄发个消息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时, 于欢忽然在一旁大惊小怪起来, 把他吓了一跳。

于欢:“我看到一条帖子, 下面好多评论居然都说是小铄发的。”

闻言陈嘉树微微蹙眉凑过去瞄了一眼帖子,帖子名称叫《我觉得我室友可能喜欢我?》。

这种东西一看就不可能是景铄写的,陈嘉树随便扫了两眼,正打算移开视线, 却不自觉盯着多看了两行, 而后太阳穴猛地一跳,隐隐有股熟悉的期待的感觉让他果断掏出手机点进了论坛查看。

《我觉得我室友可能喜欢我?》

[内容:我室友,就学校最有名的几个帅哥之一吧。虽然在大家眼里他看着还挺高冷?就很多人认为他不太好相处。但实际上他跟表面真的不太一样,尤其在我面前。我俩关系还不错, 平常吃饭上课干什么都在一起。主要就是他太粘人,基本我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就整个人挨我身上那种。这还不算什么,私底下的行为更加亲密。]

[就这几天吧,我瞒着他跟学校里的一个女生(长得很好看的那种)聊了一些社团活动的内容, 他知道后突然就生气了。做出了一些超出理智的行为?虽然他有解释,而且确实不少男生都“大大咧咧”的?[捂脸]但我还是感觉他吃醋了,我以前没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人,所以没什么经验。但面对那张脸(你们懂的),一般人都很难抵抗得住吧?所以不知不觉就把他给哄好了。]

[发这个帖子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他总会给我一些让人误会的暗示,但最后又不了了之,这是什么意思啊?他这样到底是不是直男啊?]

[1l:楼主在秀恩爱,鉴定完毕。]

[2l:根据我的经验,楼主绝壁是个0,而且多半是自作多情。其实挺多直男都挺皮挺欠的,就喜欢明知故犯,这会让他们内心暗爽。再用一句“你要是女生就好了”撩拨得你春心荡漾,等你反过来表白的时候再给你发张好人卡。]

这层楼下引来了一堆回复:[请说出你的故事!]

楼主还回了个问号。

[3l:你室友是不是直男不清楚,但你差不多要弯了。]

[4l:这是个yy贴吧,学校最有名的几个帅哥之一,真要数起来,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吧。请问楼主指的是咱们不苟言笑的学生会长?还是传播学院那个小有名气的模特小哥哥?或者是我校新晋校草?还有和他同寝的小学弟?欢迎补充。]

[5l:笑死,压根没机会面对那种难以抵抗的神颜,怎么懂?希望lz把室友小哥哥借我用一下,让我懂一下这种感觉。]

[6l:想知道超出理智的行为是什么,以及怎么哄的?可以着重描述一下,你不说我们怎么帮你分析?]

……

[28l:最有名的几个帅哥,并且常住寝室的,其实已经排掉了一半人。学生会会长有女朋友,谈了快两年了。模特小哥哥也不可能,人家现在忙着赚钱,隔三差五不回校。还有就是篮球社的那几个,基本不是有女朋友就是铁直男,就算要搞基估计也队内消化了。那就只剩下大一那两个学弟了。而且大家也不是无缘无故磕这俩的cp吧?陈嘉树就是看着冷冷的,但在小学弟面前笑得像个傻子。而且这上面第二段的内容完全跟隔壁帖子对上了啊!所以冒昧问一下,楼主是计算机大一的那位学弟吗?]

[29l:28楼牛逼!!!啊啊啊——难道我磕的cp居然是真的?]

[30l:我有个大胆的猜测,现在隔壁那帖子全是讨论陈嘉树和李青菡是一对,这么说来,会不会,那啥,emmm…小学弟吃醋了?说真的,加上最有名三个字,这个帖子指向性太明确了]

[30l:真的诶,我完全把他们两个代入,竟然毫无违和感!我的天!我能亲证历史嘛,从没磕到过真的[笑哭]]

……

刚从汉服社出来的景铄,日常点进自己的帖子查看。

说实话,自从发了这个帖子之后,大半人都在泼凉水,搞得他都想删贴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不抱希望之时,终于有人get到他的点了。

不过这个30l是怎么回事啊!要不要猜得这么准,是在他脑子里安了监控嘛?

一时间景铄有点心虚,他发这个帖的目的一半是想给陈嘉树一点信心,让他主动点来表白,另一半确实是有点不爽,想模糊地传递出一个“你们磕错cp了”的意思。

结果这一扒就给他扒光了?

一路忐忑地回到寝室时,于欢正在洗澡,房间里只有陈嘉树在,他认真地在敲着代码。

估计没听到他回来的动静,连看都没往他这儿看。

放下手中的汉服,见陈嘉树还没有看过来的意思,景铄轻手轻脚地绕到他身后,而后极其自然地贴到他脸侧,问:“你在干嘛?”

似乎是有想吓唬他的意思。

陈嘉树鼻梁上架着一副很普通的边框眼睛,闻言侧过头来。

总有人说这种眼镜特别影响颜值,但陈嘉树不愧是西大校草,戴上这种老土的眼镜不仅没拉低一丝颜值,反而多了点别的味道,显得整个人斯文乖巧了不少。

这倒不是景铄第一次见他戴眼镜,但每见一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惊艳。

镜框下那双棕色的眼睛笔直注视着他,景铄居高临下地与他对视,透过薄薄的镜片望进去。

两双眼睛直直对视了五秒左右,陈嘉树忽然微微仰头,薄唇轻轻碰了碰他的唇。

然而只短暂一碰就撤开,而后继续专注地盯着他,景铄不由咽了咽喉咙,但也不愿意移开视线认输。

于是两人又对视了小半晌,而后陈嘉树眼神再度往下一滑,再抬起,接着又仰起脑袋凑上来轻轻贴了他一下。

一次一次,专注观察,就好像在试探些什么。

明明是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甚至眼神中还带着某些看不明白的深意,却让景铄读出了几分禁欲的味道,格外勾人理智。

所以就算说他是被陈嘉树勾引的,也没什么错吧。

这张脸一般人确实难以抵抗吧?

呼吸略微加重,景铄视线稍稍下移,也往前凑了点,碰碰他的唇。

只不过时间比他逗留得长了一秒,足够让彼此感受到对方滚烫的气息。

浴室里的水声和于欢哼着小曲的声音掺杂在一块,安静的寝室里他和陈嘉树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明明一句话都有没说,一丝激烈的举动都没有,却有种令人扛不住的激烈和暧昧。

令人清醒得想沉沦。

景铄抬手抚上他脖子,指腹蹭在他脸上,鼻子拱在他另一侧的脸,凑近深深嗅了嗅他身上独有的香味。

依然是很像奶味却比奶味更好闻,更令他着迷的味道。

身后卫生间的水声突然停了下来,与此同时,一下又一下的吻耐不住地亲到陈嘉树的唇上。

没有别的意味,只是嘴唇轻轻相触即分离,却分外难耐而刺激。

肉眼可见陈嘉树也有几分失控的意味,在他贴过去的时候仰着脑袋加重了力道,鼻息间都是彼此难耐的气息。

然而不容许他们过度亲密,卫生间的门把手被拧动,而两人却都没舍得分开,直到门彻底被拉开,余光瞥到有人影踏出来,景铄才找回一丝理智微微偏头,望向于欢走出来的方向。

“小铄回来了?”于欢没察觉什么,擦着湿漉漉的头发问。

景铄收回假装看陈嘉树电脑的姿势,直起身应了一声。

等他打算收拾明天回家的行李时,于欢却忽然开口说:“对了,你看论坛没?这两天是真热闹,有人发了篇怀疑室友喜欢他的帖子。下面评论全都在说是你发的,笑死我了。”

景铄动作一僵,顿时感觉锋芒在背。

一瞬间想明白了陈嘉树刚才的态度以及其中包含的浓浓的试探意味。

于欢又道:“简直一点都不了解你。”

没敢看陈嘉树,景铄转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子挡住了自己的脸,问:“我是怎么样的?”

于欢:“要是你,肯定会当面问啊,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那种特别直接,又不爱计较事情的人。”

景铄:“……”

不爱计较是因为那些本身就是不足为道的小事。

对于真正在意的事情,其实他挺爱计较的,喜欢掌控,喜欢运筹帷幄的感觉。

不过虽然这是他故意而为,但当事情真正暴露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羞耻感。

以至于有点无颜面对陈嘉树。

等洗完澡出去后,连行李都没顾得上收拾的景铄直接躲到了床上去。

好在前两天买的遮光帘到了,封闭私密的环境给了他足够喘息的空间。

在床上躲了一晚,看了一部电影。

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景铄去了趟厕所,等回到床上关了台灯准备睡觉时,黑暗中隐约传来窸窣声。

似乎是,陈嘉树下床的动静?

景铄紧张地吸了口气,轻轻侧身面朝墙壁,几乎要屏息凝神。

果不其然,有人拉开了他的遮光帘,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后,他的床上多了个人。

一声轻轻的笑紧贴着响在耳边,陈嘉树的嗓音又低又暧昧。

“诶,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了,你要对我负责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现起昵称实在太难了~~!!!本来想用评论区的,发现没有多少可以用的。。。还是不加昵称了吧。

感谢在2021-08-26 17:59:20~2021-08-27 21:54: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芋泥波波给我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皮皮诗 10瓶;尾生 5瓶;小小不幸 4瓶;春日气泡 2瓶;2236565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