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35章 第 35 章

我的书架

第35章 第 3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此同时, 于欢转发了一条链接到寝室群里——

《震惊!你们敢相信计算机最帅的那俩学弟是一对吗?有图有真相!》

[发帖人:匿名]]

[内容:今天晚上八点左右吧,在南区的西·望咖啡馆门口看到了计算机那两个超级好看的学弟。感觉他们好像在闹别扭,反正看着都不是很高兴, 然后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咱们校草特斯文败类地把小学弟摁到墙上亲!有照片为证!因为是下雨天,大家也都知道那个咖啡馆走廊尽头上面是没路灯的,比较暗,所以不是很清晰。但千真万确, 本人不腐,也从不关注他们, 纯粹是亲眼所见太激动了!!!↓]

[图片]

景铄点开照片看, 确实是他和陈嘉树。

图片也是真模糊, 如果不是当事人他都不能保证认出这是陈嘉树的背影, 而他的身形则完全被对方所覆盖, 一点影子都没透出来。

随手保存下图片,往下翻评论——

[1l折一枝:lz这照片也太模糊了吧,除了一米八几的个子,能看出来些什么?]

[2l木木无人:这个帖子真的……有考虑过当事人的感受吗?万一人家是直男呢?天天被你们磕得估计睡在一个宿舍都觉得尴尬]

……

[18l芋泥波波:巧了, 今天八点多的时候我还经过了西·望, 校草我是没看到,倒是看到了校花跟小学弟坐在一起,看起来聊得还挺开心?]

[19l小何同学快点瘦:这么说来小学弟还是个时间管理达人?]

[20l他会发光啊:本帖又名《今天我给你编一个我看到的故事》emmmm]

到目前为止评论还很正常,顶多就是一些吐槽, 然而再刷下去,楼就渐渐歪了起来。

评论区的走向直接从他和陈嘉树可能是真的,变成了他和李青菡说不定在一起了。最后还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他是挡箭牌,校花和校草才是真的一对……

由这个自称预言家的同学的猜测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抽丝剥茧, 从他和李青菡是老乡,到李青菡和陈嘉树曾多次同一时间段出现在过食堂、图书馆等地……

甚至还有人把照片上模模糊糊露出来的衣摆一角跟李青菡的某张照片上穿着的衣服做了对比。

最后得出结论,不说十分相像吧,大概也就是一毛一样!

看完这个帖子景铄提炼出了几个精华内容。

虽然这个帖子的主要内容是想表达陈嘉树把他摁在墙上亲这件事,但可能因为可信度并不高,所以并没几个人相信,因此也没有引起广泛的讨论。

而真正引爆这个帖子讨论度的是他和陈嘉树究竟谁和李青菡在一起了?

甚至还有人猜测,李青菡同时跟他们两个搞暧昧,从而引发了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关系……

故事看着确实挺刺激的,如果他不是当事人的话,大概也能从中感受到八卦的快乐吧。

估计也是看到了这个帖子,李青菡刚好给他发来了消息。

[李青菡:[链接]]

[李青菡:你看到这个帖子没[尴尬]]

[景铄:刚看到]

[李青菡:一不小心就多了两个绯闻男友哈哈]

[李青菡:陈嘉树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

景铄指尖扣到手机屏上轻轻一点,打字道——

[景铄:没有吧]

大约是经过了一番字斟句酌,过了两分钟后李青菡的消息才又发过来。

[李青菡:我记得你今天也穿的白色,刚看到的时候差点真的以为这是你[破涕为笑]]

[李青菡:我也磕你们[哇]哈哈哈哈]

言辞中的试探一目了然,景铄也不知道该回什么,干脆直接发了个表情。

[景铄:[破涕为笑]]

大概是见他回复不热情,李青菡又跟他约了试汉服的时间以及杂七杂八的事情后,两人就匆匆结束了对话。

刚好景铄重新点进论坛时,陈嘉树的消息弹了出来——

[陈嘉树:睡了吗?]

景铄在床上翻了个身,上头似是接收到了暗号,传来一声极轻的笑。

[陈嘉树:帖子看了吗]

[景铄:看了]

[陈嘉树:[委屈]]

你还委屈,到底谁更委屈啊,景铄无声吐槽。

[陈嘉树:你那个汉服宣传片要去哪里拍啊?]

[景铄:本来这周末去附近的古镇拍,但我妈让我这周回家,所以我可能要找青州的朋友帮忙在青州古镇拍了]

[陈嘉树:你这周末回家?[惊恐]]

[景铄:嗯,惊恐什么]

[陈嘉树:我一个人无聊啊]

[景铄:那你怎么不去找杨阞他们]

[陈嘉树:他们估计被人拐进什么山沟沟了]

[陈嘉树:失踪了]

[景铄:什么意思]

[陈嘉树:喝完酒第二天退房的时候就没联系上过]

[景铄:???]

[景铄:为什么]

[陈嘉树:我也不知道]

[陈嘉树:所以你回家了我就只能一个人了[委屈]]

虽然觉得他十有八九在装可怜,但这招对景铄还是挺管用的。

至少他确实心软了,觉得这么留他一个人在宿舍好像真的挺可怜?莫名就有点罪恶感。

景铄斟酌了一下,打字——

[景铄:那要不你跟我回青州吧?我爸妈还挺好客的]

[陈嘉树:[脸红]]

[陈嘉树:可以去你家啊]

[景铄:对啊]

[景铄:我爸妈人挺好的,你住我家都没事]

那头突然安静了一会儿,大约几分钟后,陈嘉树又被林妹妹附体了——

[陈嘉树:那这单是我一个人可以住,还是别的人住过啊]

景铄想象了一下陈黛玉的口气,扑哧笑了出来。

这人真的浑身上下都是戏。

景铄回复——

[景铄:目前没人住过,来我家玩的都是青州本地的同学啊,他们都能回家]

[陈嘉树:[哦]]

[陈嘉树:这样啊]

这条消息景铄没回,有一搭没一搭地又去翻了会儿论坛的评论,似乎争论不出个所以然,评论渐渐有了平息的势头。

没隔多久,陈嘉树的消息再度跳出来——

[陈嘉树:去你家可以睡你房间吗]

[景铄:……]

[景铄:可以]

[陈嘉树:是你从小睡到大的床吗]

景铄:“……”

陈嘉树究竟是怎么做到年纪轻轻就修炼出这么一股老流氓气质来的?

看着这句话,景铄直接把手机扔得远远的,躺进了被窝,然而没到两分钟又认命地爬起来捡了回来。

[景铄:是]

[陈嘉树:多大啊?两个人睡能翻身吗?]

[景铄:你要这么嫌弃不如住酒店?]

[陈嘉树:我不嫌弃啊]

这句话发过来之后,陈嘉树的昵称那儿显示了一会儿“对方正在输入”,景铄干脆等他打完再回复。

然而两三分钟过去,依然是“对方这在输入”。

[景铄:?]

[景铄: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嘉树:哦]

[陈嘉树:我是想说,在从小到大睡的床上做点坏事应该会很刺激吧?]

[陈嘉树:管的很严的爸爸妈妈就住在隔壁]

[陈嘉树:一墙之隔,他们眼中的小朋友做着他们不敢想象的坏事]

[景铄:……]

[陈嘉树:是不是很刺激?]

[陈嘉树:想不想试试?]

靠,不能顺着他的话想,一想就……真他吗刺激。

景铄抬起一只手掌遮了下眼,吐出一口气,打字——

[景铄:你脑子里天天都是这些东西?]

[陈嘉树:那倒也不是]

[陈嘉树:你还记不记得我搬进来的第一个礼拜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

景铄心头蓦地咯噔一下。

[景铄:嗯,记得]

[陈嘉树:你当时误以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前女友?]

[景铄:嗯啊]

[陈嘉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误会啊]

[陈嘉树:生活不易,猫猫叹气jpg]

[景铄:然后呢?]

[景铄:喜欢的人怎么了]

如景铄预料,这条消息又拖了几分钟。

[陈嘉树:就挺喜欢的]

[陈嘉树:但我一直不敢表白[叹气]]

[景铄:为什么不敢]

[陈嘉树:可能因为自卑吧?]

[景铄:???]

[景铄:你有什么可自卑的?]

[景铄:身材长相学习都是top]

[陈嘉树:你别冤枉我]

[景铄:?]

[陈嘉树:别说的我好像不守男德]

[陈嘉树:我的身材明明只给你看过[害羞]]

[景铄:哦jpg]

[陈嘉树:假如我喜欢的是你,我是说假如哦!]

[景铄:嗯,我知道你说的是假如!]

[陈嘉树:假如我喜欢的是你,你觉得,我能追到你吗]

[陈嘉树:真实一点,你代入想一下我追你,你觉得会是什么感受]

[景铄:哦,那我想想]

意思意思想了两分钟后,景铄打字——

[景铄:如果是你的话,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可能会考虑一下]

[陈嘉树:这个意思是有戏?]

[景铄:恩吧]

消息刚发出去,上铺突然传来一阵动静,连带着几张床都一起震了一下。

他的下铺景铄的床铺震感格外强烈。

似乎是在床上打滚?景铄不由弯了下唇。

然而他等了一会儿,等到上铺安静下来都没等到陈嘉树下面的消息。

景铄:“?”

就没了?

景铄又给他发了条消息——

[景铄:然后呢?]

[陈嘉树:很晚了,早点睡]

[陈嘉树:晚安[害羞]]

[陈嘉树:[亲亲]]

景铄:“……”

靠,这傻逼吧。

永远都是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只剩二百五!

算了,自食其力吧,景铄无言叹息一阵。

点进论坛,斟酌一番后,输入标题——

《我觉得我室友可能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上面有小可爱问,昨天做没做,回答:没有。可能有些小可爱不方便看vb的,没事,那里的剧情都是酱酱酿酿的,不影响走向~今天好困啊,立个flag明天努力日个6~

感谢在2021-08-25 21:20:05~2021-08-26 17:5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芋泥波波给我冲 2个;脱发怪讨厌的生发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山而川、加菲猫 20瓶;折几枝 19瓶;皮皮诗 4瓶;我们会有以后吗 2瓶;晚琼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