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34章 第 34 章

我的书架

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陈嘉树这个疯狂的举动, 离开咖啡馆时,景铄连头都没敢抬。

好在长廊下有片草地,两人索性直接就从旁边翻了下去。然而两腿一蹬, 溅起了一片泥泞,连鞋子都陷下去了两寸。

路上景铄简直跟做贼似的,一路偷偷摸摸着回到的宿舍,身上湿淋淋, 腿脚全是泥。陈嘉树就更别提了,全身都湿透了。

两人处理好脏衣服脏鞋子, 景铄抽了张纸吸掉额前碎发上的水珠, 瞥一眼陈嘉树道:“你先去洗澡吧。”

陈嘉树看了他两秒, 哦了一声, 直接闷头进了卫生间。

见他换洗的衣服没拿, 景铄还以为他还要再出来一次就没提醒。

然而没等到他出来,浴室里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而后没多久就听到陈嘉树让他帮忙拿换洗衣服的声音。

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景铄默默看穿了一切,应一声后, 替他把换洗衣服和浴巾装到盆里送进去。

热气氤氲的狭窄卫生间里, 景铄把东西放到洗漱台上,正准备出去,被从隔板内探出一半身子的陈嘉树一把给攥了进去,而后从后面缠上来搂住了他。

湿漉漉的双臂, 裹缠着他t恤下面露出来的手臂,陈嘉树脑袋搭在他肩上,语气虚弱地说:“有一点头晕,可能发烧了,让我靠一下。”

景铄沉默了一会儿, 给他出主意:“我去给你搬个椅子过来,你坐在椅子上洗?”

陈嘉树有气无力,娇娇气气地“嗯~”一声拒绝。

过了两秒后,娇气包的一只手开始不安分地从他手臂往上滑,停到他t恤领口,拉扯一下紧贴着肌肤的领子,说出来的话混合在湿热的潮气中,黏腻如吻。

“你的衣服都湿了,不洗澡会感冒的。”

“我……”景铄不知怎么喉头梗了一下,一瞬间失了声,咽了下喉咙才又能发出声音,“等你洗完,我再洗。”

然而陈嘉树就像一只缠人的猫咪一样在他鬓发边蹭来蹭去,表达着对主人的喜爱与亲热。

“为什么要等我洗完,”小猫咪似是不解,问了一句后又发出自己单纯的黏糊糊地邀请,“一起洗吧。”

说着手指滑下摸了摸湿透紧贴的布料,停到衣摆处轻轻撩一下。

“要不要脱掉,等会洗说不定会感冒,感冒了要打针,也不能上课……”他的嗓音压得很低,给人的感觉黏黏糊糊的,就像完完全全贴在耳边讲的一样,勾得人要命。

半推半就之下,景铄顺势留下来洗了个澡。

宿舍的浴室不比游泳馆的淋浴间,窄小得两个大男生几乎要贴在一块,每人轮流才能冲到一点热水。

暖呼呼的热水冲刷掉身上沾染着的黏腻雨水,景铄仰着脖子冲洗了一下上半身,准备让出花洒,退到一边去抹洗发水。

眼睛一瞥,却撞上了陈嘉树灼灼的视线。

见他看过去,陈嘉树朝他弯了弯唇,景铄佯装淡定地别过脑袋,把挤好的洗发水抹到头顶。

见状陈嘉树走过来说:“我帮你洗吧。”

说着还没经他同意,双手就抚上了他脑袋,接替了他两只手的工作。

不知道该夸陈嘉树聪明还是灵活,好像无论做什么,他都能很快上手,并且把人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面对面的姿势,一双长指在沾染了泡沫的头顶慢吞吞的打圈按摩,温热的指腹不轻不重地按过每一寸湿滑的发丝,简直比tony老师的技术还要好。

景铄专心地享受着他的按摩。

却因为这个姿势,微垂的目光正好落在对方精瘦宽阔的胸膛。

平常陈嘉树的穿着都比较宽松,看不出身材轮廓,但188的身高配上一双逆天大长腿,走在路上完全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衣架子。

不过只有景铄知道,他不仅穿衣有型,脱衣后的身材更是无可挑剔。不过分壮实的肌肉,每一块都保持得恰到好处,不仅具有力量,也十分养眼。

这大概是上天对他的独特垂爱。

花洒源源不断喷洒出水流,淋浴间被潮湿笼罩,耳边除了哗哗的流水声,还有彼此交缠在一块的心跳与呼吸声。

目光所及之处,陈嘉树突出的性感喉结,清晰可见地耸动了两下。

头发上的手指也在这时垂落,沾染着泡沫的指尖从鬓角滑落到景铄的脖子,把细腻柔软的泡沫全部抹到他脖子和肩膀以及分明的锁骨凹陷。

细长的手指轻轻捏着景铄的下巴抬起,陈嘉树打量着眼前这张令自己过分着迷的脸,而后伸出另一只手浸到水中,嘴上说:“脸上也要洗洗。”

说着抬起湿漉漉的手掌,细长的指节抚上他额头,一寸寸抚过,再滑到眉骨,沿着眉毛弧度来回摩挲两下,再往下滑过挺直的鼻梁,而后柔软的指腹轻轻揩过白嫩光滑的脸颊,最后用食指指腹绕到被湿热熏染红润的唇边。

指腹在唇角轻轻点过,一下一下,又绕着唇下摩挲,再绕过嘴唇移到鼻头,而后又滑到人中的位置,说:“嘴唇好红啊,像刚刚被人亲过。”

说着指腹就往下滑了一寸,触到薄薄的唇珠,原本粉嘟嘟像果冻一样可口的双唇,被湿润的热气浸染出勾人心魄的魅惑。

被他这么涩情地盯着,景铄不由伸出舌尖,舔了下唇。

见状陈嘉树眸色一深,微微抬眼对上他漆黑的眼珠。原本透亮的双眼被湿气沾染,仿似蒙上了一层白雾,湿漉漉的,像个迷失了方向的小孩。

明明长着这么一张奶里奶气又精致的脸,却时时刻刻都做着勾-引他的事。

[…………]

由于景铄没打算这会洗澡,所以没带衣服进来,现在于欢他们突然回来了,只好等陈嘉树穿好衣服,替他出去拿。

裹着陈嘉树的浴巾等着时,听到外面传来几句简短的对话,因为心虚,景铄下意识就觉得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

等陈嘉树一进来,就问:“你们在说什么?”

陈嘉树老实回答:“他们问我你回来了吗?我说你在洗澡。”

景铄巴巴看着他,见他不说话了,又问:“没了?”

陈嘉树:“……有,问我们是不是一块洗的澡,我说淋了雨就早点洗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半晌,景铄接过自己的衣服,迟来地感到了害臊,撇开眼道:“你出去吧,我穿衣服。”

这会儿的陈嘉树心情愉悦,笑了一声就听话地出去了。

等景铄穿上衣服一脸忐忑地走出去后,见于欢他们连头都没抬,才稍微放下了点心,走到座位上拆了盒旺仔喝起来。

并开始回忆咖啡馆门口发生的事,当众和男生亲在一起这种事大概可以直接坐火箭飞速上窜至他人生中最大胆尴尬的行为。

并且没有之一。

其实当时陈嘉树留给了他余地的,亲下来的时候看着凶狠,其实用的劲没有那么大,只要他摆出绝对拒绝的姿势是可以躲开的。

而且他当时只是贴了几秒嘴唇而已,回想起来,这明摆了是他自己没有果断推开。

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失去的理智吧。

这种光是听别人说说就觉得窒息的事情,轮到自己和喜欢的人参与时,虽然还是很尴尬,却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刺激感。

而且他确定当时有人在看他们,虽然天色昏暗,那还是个边边角角的偏僻之地,但以他们两个和李青菡的名气在咖啡馆门口逗留这么久,肯定早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而且他还非常确定自己和其中一个女生对上了视线……

所以现在怎么办?

恋爱还没谈,先要出柜了?

陈嘉树肉眼可见地还没什么动静,景铄表示很惆怅。

喝了一半旺仔后,突然察觉到身边的人在看自己,景铄转过去眨巴了下眼睛跟他对视须臾,给他递过去了一盒旺仔,陈嘉树见状笑着收下了。

这时于欢说:“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阳台的门漏风啊。”

李粤明扭头看一眼:“有,我这最冷。”

于欢:“不行,我得买个遮光帘,咱们学校这破空调,制冷不制热,到时候不得冻死。”

李粤明:“帮我带一个吧。”

景铄闻言也说:“也帮我带一个。”

“行,”于欢说,“嘉树,你要买吗?要的话我直接买四个吧。”

“行。”陈嘉树说。

大家玩玩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天,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一点。

黑暗如期而至,此时安静的506寝室,只剩各自床头微弱的手机灯光。

黑暗里大家各自刷着自己的手机,这时于欢却突然发出一阵惊呼,一口气连喊了三声卧槽。

激动道:“你俩晚上干什么去了?快看论坛。”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能支持到这里,喜欢小陈和小景,所以给大家送了一点字数在vb。vb在书名旁边的[作家专栏]里,vb要先关注,介意的看完可以取关哦~

感谢在2021-08-24 21:40:43~2021-08-25 21:20: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191587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陈皮 22瓶;静篌婲開℡ 20瓶;皮皮诗 16瓶;kamaria、50514527 5瓶;晚琼海、不归北 2瓶;芋泥波波给我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