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29章 第 29 章

我的书架

第29章 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嘉树凉凉地扫过去, 杨阞假装看不见,热情地招待景铄。

“这是我自制的蓝莓茶,下午茶专用鸡尾酒。还有曲奇, 搭配在一起绝妙,尝尝看。”

酒杯一端来景铄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蓝莓味,轻轻端起酒杯拿着吸管喝了一口,清爽的果香味渗入口腔, 带着蓝莓的甜香以及淡淡的酒精。

口感非常好,但不像酒, 反而更像一杯掺了酒精的饮料。

景铄不由多喝了两口, 陈嘉树见状在一旁提醒:“少喝点, 会醉的。”

景铄抿着吸管瞥他一眼, 心道, 装什么装,不是你让端来的失身酒。

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刚进房间的陈奇凌又拿着游戏手柄蹦跶了出来:“阞哥,我也要一杯。”

“去去去, 高中生喝什么酒。”

“我高三了, 而且我哥就比我大一岁,”说着陈奇凌突然想到什么,转向景铄,“小铄哥多大?看着感觉比我还小啊?小铄哥, 你成年了吗?是不是早上学啊。”

杨阞听到这,不管三七二十一,眼珠子往陈嘉树脸上一瞪就是谴责:“还没成年?那你还让人喝酒……”

说着朝他挤眉弄眼道:你这个畜生,这么小你都下得了手。

陈嘉树:“……”

真是无fuck可说,明明同龄, 一个个说得他像在犯罪一样。

景铄:“……成年了,没有早读书。”

杨阞再度确认,颇有不想同流合污的架势:“要不要问问你爸妈,身份证上的年龄是不是改大了?”

陈嘉树:“你怎么话这么多,碍着你什么事了?”

景铄:“我爸妈应该没有把我年龄改大的必要。”

“哦,那就好,那没事了,”膈应完陈嘉树,杨阞快活了,“那我这的失身……失神蓝莓茶管够。你们知道吗?这款酒,著名的失神酒,意思就是喝了之后容易发呆走神的一款酒。”

陈嘉树:“……”

景铄:“……”

他看起来像智障嘛。

“那我呢?我也想走走神。”陈奇凌搓搓手,表示很期待。

杨阞皮笑肉不笑地睨他一眼:“你知道大学生和高中生的区别吗?”

陈奇凌:“……什么区别?”

杨阞:“大学生前面有个大字,说明他是个大人了,你这还在读高中的小孩别来凑我们这种成年人的局。”

陈奇凌:“……如果这是个成人局,你也是多余的,知道嘛。”

陈嘉树一脚踹了过去。

三个大人坐在吧台边喝酒聊天,就比陈嘉树小了几个月的陈奇凌端着可乐被赶回房间打游戏去了。

原本杨阞还在尽地主之谊,挺热情地跟景铄聊这聊那,聊陈嘉树小时候的一些糗事。

然而过了一会儿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景铄光听着他说了十几分钟就把半杯蓝莓茶给干了。

然而面上却丝毫没有反应,就这陈嘉树居然还说他酒量特别差?

见景铄喝了那么多,还乖乖坐着,陈嘉树已经默认他处于半醉的状态了。

把他杯子挪开后,抽了张纸替他擦擦嘴:“少喝点,这度数挺高的。”

这不就是杯果汁嘛,景铄狐疑地扫了眼陈嘉树又看看杨阞,不禁开始自我怀疑,他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醉意,难道是酒量突然变好了?

没多做思考,景铄拿起一块雪花酥,撕开包装咬了一口,而后瞄到陈嘉树的酒杯上。

他的酒跟巧克力牛奶一个颜色,看上去还挺好喝的。

于是问:“你这是什么酒啊?”

眼睛巴巴看着,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刚欣赏了照顾人的陈嘉树半天的杨阞率先接过话:“这是一款以奶油巧克力利口酒为基底调的鸡尾酒,我平常也当下午茶喝,不过这个酒精度数很高。”

说罢又问了一句:“喝吗?我给你调一小杯。”

景铄看起来跃跃欲试,然而陈嘉树直接替他拒绝了,边说着还边顺手替他拨掉了唇边残留的一丝雪花酥,端起自己的酒杯问:“要尝一点吗?”

杨阞:“……”

景铄舔舔唇,眼神中透露出了极大的兴趣。

陈嘉树端起酒杯,跟他比划手势:“只能喝一小口。”

景铄眨眨眼嗯了一声,就着陈嘉树端着酒杯的手小小地抿了一口。

而后眼睛亮起来:“这个好喝,甜甜的,有巧克力味。”

“嗯,这个度数也很高,你再喝几口就可以直接睡觉了。”陈嘉树企图说服跃跃欲试想来一杯的景铄。

看着他面颊微微泛起一丝红,漆黑的眼珠也显得比平常乖巧多了,一副醉了的样子。

低声哄道:“不喝了行不行,你可以稍微尝一点我的。”

一直注意着他们的杨阞直呼没眼看没眼看,这个说话又轻又温柔的人居然是他发小陈嘉树,简直令人怀疑人生,都快把他嘴巴吓歪了。

又给景铄抿了一小口,见他还想喝,陈嘉树把杯子移开,不由低声笑道:“怎么这么贪杯啊。”

本来就好听的嗓音,含混着笑意,刻意压得又低又苏。

杨阞:“……”

这真他妈没眼看,陈嘉树这一举一动太他妈骚了,跟以前简直成了鲜明的对比,称一句在世苏妲己也不为过。

或许陈奇凌说得对,他不应该在这里,应该在车底,谁让他还没买车呢!

闻言景铄也不让他吃亏,把自己的酒杯给陈嘉树递过去:“那我们换着喝啊。”

“那不行,”陈嘉树拒绝得有理有据,“我的酒精度数高,跟你换我亏了。”

“……那啥,”透明人杨阞终于坐不住了,出声打断他俩,“我去车底……不是,我去房里打会游戏,你们自己招呼自己,那边可以看电影。当自己家,随便玩。”

说着脚下抹油就溜了。

靠,受不了,小情侣谈恋爱黏黏糊糊的,没想到陈嘉树也不能免俗。

不对,还没谈呢就黏成这样,谈了还得了,粘身上吧,杨阞心中一顿吐槽。

目送他走进房间,利落地关上门,陈嘉树一把掰过景铄的脑袋。

语气颇为不爽:“看什么呢?”

“他为什么跑那么快啊?”景铄无辜地问。

“喝多了吧,”陈嘉树不以为然道。

他巴不得呢,电灯泡终于走了,总算到了他可以发挥的主场,这么想着眼神轻飘飘落到景铄脸上。

嘴里的话又开始骚没边了:“你不也喝多了,一喝多就这幅任人为所欲为的样子。”

景铄:“……我没喝多,这个酒很淡,就是饮料而已。”

见识过他的酒量,陈嘉树压根没把醉鬼的话当回事,直接默认他已经醉了,伸手掐了把一直让他心痒痒的脸蛋。

白白嫩嫩,看着软乎乎的,一看就很好掐,忍不住多掐了几下道:“你平常可没这么乖,只有喝醉才会这么乖得让我欺负。”

景铄眨巴一下眼,仿佛get到了什么,乖巧道:“我喝醉了,你欺负过我吗?”

胳膊支着脑袋撑在吧台上的陈嘉树笑眯眯地:“对啊,当然欺负过啦,谁让你那么乖,看着那么好欺负呢。”

说着似乎觉得好笑,忍不住笑了两声:“喝醉了还会勾引我呢,今天要不要也来勾引一下。”

景铄盯着他默了须臾,表现出了好学,一本正经地发问:“怎么勾引啊?”

这回陈嘉树没再说话,跟他对视半晌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闪了好几下,喉结滚动。

轻轻咳了下嗓子后,像是耐不住似的坐立不安地动了几下,最终投降似的又把目光移到了景铄身上。

视线像是不经意地扫过他唇。

“要不要……”陈嘉树舔了舔唇角慢吞吞地说。声音压得很低,像是怕被人听到,有些心虚,“咳,再尝一口?”

景铄也像配合他一样不发出声音,动静很小地点点头。

陈嘉树把酒杯移过去,见他准备喝,又挪走了两寸。直到见景铄茫然地抬起头看他,才用气音解释道:“不能喝太多,你可以……舔一点点。”

景铄看着他迷茫地眨了眨长睫,显然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

于是陈嘉树诱哄道:“你可以舔一点点,这样就喝得少了。”

看着又移到面前的酒杯,景铄看着陈嘉树状似了解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巧克力味的酒精沾染上舌尖,甜丝丝与火辣辣一并发散。

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了陈嘉树加粗的呼吸以及暗下来的眸色,赤-裸-裸的目光毫不遮掩地不断扫视他双唇。

正当他做好准备时,陈嘉树蓦地站了起来,克制道:“你不能再喝了,我给你倒杯果汁。”

景铄:“……”

可他喝的真的就是一杯加了一点点酒精的果汁啊。

倒完果汁两人去了沙发,陈嘉树随便投影了一部电影。

午后的太阳斜照进屋,打在沙发的一侧,景铄伸手过去晒点太阳。

虽然他喝的蓝莓茶酒精度数不高,但景铄还是感觉到了传说中的微醺,就是酒精上头到了刚刚好的程度,脚底和脑袋都开始发飘,但意识却十分清醒。

投影上播放了一部欧美爱情片,打开时已经播过一半,自动跳转到中间继续播放。

两人显然都没什么看电影的心思,也不知道剧情放了点什么,只是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画面已经进入到房间里亲吻的片段了。

暧昧的旖旎还没消散,新的一波情-潮又毫无预兆的袭来,这简直像是在对陈嘉树进行死亡考验。

看了两眼电影中的画面,陈嘉树转头看向景铄,后者察觉到他的视线也瞟来目光,直直的眼神,纯洁无暇。

然而越纯洁,他却越恶劣地想染上属于自己的颜色。于是陈嘉树挨过去,凑到他耳边,吞吐的呼吸缓慢而暧昧,低声附在他耳边说话的样子像在蛊惑犯罪。

“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景铄不说话,只睁着那双明亮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陈嘉树轻轻掐着他下巴,让他面朝投影。

电影中的主角紧紧搂在一起,相互亲吻,欧美爱情片的尺度一向比较大胆,连亲吻的画面都是清晰放大版,甚至能听到口水交缠的声音。

见景铄直直看着电影,陈嘉树捏了捏他下巴,笑着调戏他:“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嘛?”

“是不是第一次看?跟爸妈一起看电视应该不敢看吧。”

景铄咽了咽喉咙。

这个举动被陈嘉树敏锐地捕捉,带着愉悦笑意的眼神瞄过一眼他的喉结,视线往上移看向景铄漆黑微闪的双眼,说出来的话直白而大胆。

“怎么还咽口水了?”说着凑过去点,呼吸打到他腮帮子,抬起一根手指轻轻在他唇上抚过,“是不是这里也想让人亲?”

景铄收回投影上的视线,微微侧头,与陈嘉树的目光直直对上,而后视线往下一滑落到他唇上。不比陈嘉树的骚操作,他直接挺起背脊朝他凑过去亲自实践了一下。

在他唇上发出轻轻地“啵——”一声。

陈嘉树身体猛地一僵,调戏了半天结果他反被一个醉鬼调戏了?

直直盯着景铄,咽了咽干涩的喉咙,陈嘉树哑声问:“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知道啊,景铄心道。

陈嘉树继续吓唬他,呼吸却已经乱了。

“知不知道这样子我会干坏事的。”

景铄又微微仰头,陈嘉树居高临下看着他,就见他凑到面前,嘴唇轻轻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那颗小痣招摇着像在叫嚣他的胆大妄为。

陈嘉树猛地一把把他按到沙发背上:“本来还不想对你做什么,不过……”

稍作停顿,笑了一下:“你似乎挺期待的,是不是?”

景铄被他按着,脑袋仰在沙发上,乖巧地仰望他,一副任人为所欲为的样子。

视线却不断往他唇上瞄,暗示的意味格外明显。

陈嘉树观察着他的表情,稍稍凑近,而后在他睁着的目光中轻轻覆了一下他的唇。

细细浅浅地吻了几下后,景铄颤抖着长睫闭上眼,双手勾住他脖子。

然而陈嘉树却在这时出乎意料地直起了身。

景铄纳闷地睁开眼看他。

见到他这个表情,陈嘉树弯起唇边的弧度,长指摩挲了一下他微微泛红的眼尾,而后往下滑落,轻轻滑过高挺的鼻梁,抚到唇角按一下。

“景铄,知道我是谁吗?”

与景铄氤氲着湿气的眼神对视须臾,陈嘉树指尖一下一下撩拨过他唇角、下巴,声音也越发干哑:“说出来就亲你。”

轻轻喘了几下,景铄低声答:“陈嘉树。”

然而陈嘉树并没有履行他的诺言,只是跟他暧昧地呼吸交缠,指尖一下一下地撩过他脸侧及腮帮,而后抬起他下巴,炙热的吻落到颈侧。

景铄搂着他脖子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就听陈嘉树不知意味的语气说:“喝醉了就喜欢被人亲啊,是不是只会对我这样啊?”

说着抬起头,直直看过来,又重复一遍:“喝醉了是不是只会让我亲你?”

见他一直不说话,陈嘉树像是故意不满足他似的,一下一下亲吻在嘴角。

温热的唇瓣,滚烫的气息混合着清淡的果香和浓郁的巧克力。

却格外令人不满足。

景铄呼吸起伏了两下才答:“是。”

陈嘉树却还不满足:“是什么?”

在他一步步的紧逼之下,景铄睫毛不住地颤动起来,硬生生压下心头的赧意才低声开口,嗓音都比平常要细:“只让你亲。”

陈嘉树像是这才满意,再度吻上去时,舌尖轻轻刮了一下他的唇缝。

景铄仰着脑袋靠在沙发上承受他的吻,微微分开嘴唇。然而陈嘉树却没如他所愿,一下一下含吮着他的嘴唇,就是不肯探入。

等了好一会儿,景铄像是失望地闭上唇时,陈嘉树忽然气势汹汹地覆上来,湿热的触感凶猛地探入,搅进他的口腔,搅乱他所有的气息。

一墙之隔传来杨阞和陈奇凌打游戏发出的叽叽喳喳的吵闹,一旁电影中的亲吻画面也已经切成日常。

透过落地窗的阳光打在沙发一角,旁边不过一人之隔的阴影之处,两个男生紧紧相拥,双唇胶着在一起。

却还要顾及着隔墙有耳,不敢发出声响,唇齿间发出的搅弄全被陈嘉树吞进肚里。

湿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因为无法发出声音而分泌出更多的口水。

作者有话要说:  我跟你们说我居然开始脱发了,最近一把一把的掉,一定是陈嘉树操心太多了,担心他被骂。呜呜呜~

两天完成了一个加更,抱歉抱歉~以后我尽量做到一天。

感谢在2021-08-19 18:38:31~2021-08-20 19:24: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丸子的花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顾三更 30瓶;49589136 6瓶;千落 5瓶;匿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