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26章 第 26 章

我的书架

第26章 第 2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陈嘉树手中拿过自己的泳裤泳镜, 景铄在他直直的目光中拐进更衣室的另一侧。

他也很自觉地没跟上来。

这让景铄不由松了口气。

等他刚换好泳裤,陈嘉树就走了过来,景铄故意没往他那儿看。

在他锁柜子时, 陈嘉树走到他身边懒懒地往他柜子边一靠。

不用正眼瞧就知道整个一副骚里骚气的样子在跟他显摆身材。

“走吧,”景铄眼睛都不往他身上瞥一下就往里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达到预期的效果,自尊心受挫,他的脚步明显慢了一拍, 才不紧不慢地从后头跟上来。

两人并肩往里走,陈嘉树的目光不时往他身上瞥。

直到走进游泳馆, 景铄往四周扫了几眼, 还是没有人。

不由想, 这是包场了?那这成本还挺高啊。

正在他走神时, 陈嘉树忽然朝他贴近了点, 碰了碰他胳膊:“你好白啊,白得跟在发光一样!”

闻言景铄终于转过头正眼看他,很扫兴地说了句:“涂了荧光剂。”

陈嘉树:“……”

而后也往他身上快速扫一遍:“你也挺白的啊。”

不止白,身材确实好, 怪不得一天到晚想秀腹肌。

哪怕只是草草扫一眼都能看到肩宽腿长, 肌肉结实,精瘦又不单薄,肉眼视觉非常匀称,每一寸都保持得恰到好处。

可想而知平常花了不少时间在身材管理上。

再加上前两天他们一块去买的泳裤, 深蓝色平角,为了避免游泳的尴尬,营业员介绍这款泳裤-裆-部材质偏硬,特殊部位包裹不会显眼。

饶是如此,嗯唔……陈嘉树的身体特征依然是肉眼可见的优越。

因为景铄说了不会游泳, 所以下了水之后,陈嘉树一路都牵着他,边寻找着合适上课的位置。

最后两人找了个浅水池靠岸的位置,陈嘉树跟他简单说了一些理论知识后就让他先练习憋气。

景铄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完全不会水的旱鸭子,听着他的指导一步一步去做。

但他肺活量一向比较好,能在水底憋得比较久,为了避免一睁眼就面对陈嘉树裤-裆的尴尬,他一直面朝着岸的内壁。

等憋气练完,下一步练习在水面上漂浮起来。

作为一个从小到大深谙水性的人,刻意模仿初学者的难度还挺高,毕竟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水鸭子了。

按照着陈嘉树的指导步骤,景铄一口气憋住,双手被他牵着缓缓潜入水面,而后在他声音的指导下,放松身体,任由自己在水中漂浮起来。

等他整个漂浮起来后,不经意地一个抬眼刚好把陈嘉树的身材尽收眼底。

一览无余。

八块腹肌,块垒分明,但又不显粗犷。性感的人鱼线在腹部两侧组成v字线条,延伸没入至贴身的泳裤。

再往下,额唔……这个角度真的尴尬,轮廓线条都能清晰收入眼中。

尤其陈嘉树慢慢放开了他的手,似乎怕他溺水,脚步又朝他靠近了几步,这样的姿势和距离,只要他稍微动一下就能撞上。

景铄眼观鼻鼻观心地收回了眼,把脑袋更深地埋入水中。

然后就见陈嘉树往他侧身走去,时间在水里被感官拉长,每分每秒仿佛都是清晰地滴滴答答在走。

正在他全身心投入憋气练习时,屁股上突然被人拍了一掌,发出一声清脆地“啪——”。

把他吓了一跳,差点一口气没憋住。

“屁股别撅起来。”陈嘉树说。

初学者屁股都撅起来的好嘛,他要不撅不显得他太不生疏了,兢兢业业扮演旱鸭子角色的景铄想。

提醒了一次他还不听,陈嘉树干脆把他屁股摁进水里。

水中温度不算高,陈嘉树的体温明显比水里的温度要烫一些,能让他清晰感受到他的存在。

导致景铄不由绷了一下臀。

不知道是因为察觉到他的变化还是因为没见他有撅回来的迹象,陈嘉树这才慢吞吞松了手。

见时间差不多了,景铄都没有要起来的反应,陈嘉树担心他缺氧,伸手分别从两边揽着他胸膛和腰际想把人搂起来。

本来景铄觉得自己还能再憋一会儿,然而温热的体温和触感分明的掌心穿行到身上,贴着水中的肌肤。

一阵难以言说的感受从相触的部位“呲啦啦”流窜至四肢,景铄不由抽了口气,霎那间水流从鼻腔汹涌地灌进来,被水湮灭的窒息感瞬息间袭来,呛水的恐惧致使他在挣扎间不由想去抓住点什么东西。

然而手掌只摸到了硬硬的腹肌,根本抓不住,没有安全感的手臂不由划拉着往下摸索了两寸,而后摸到一层他可以抓住的布料。

不容多想,四根手指头直接扣了进去,与此同时陈嘉树刚好一把把他捞起来。

这些转变不过就在瞬息。

出了水,景铄猛地一阵咳嗽,灌了水的耳朵像在哗啦啦地冲水,陈嘉树不断拍着他后背安抚。

大概因为脑子进了水,迟钝地慢了几拍,等他缓下来的时候,身体忽然僵直不敢动了。

他这才意识到求生的本能致使他一把扣进了陈嘉树的泳裤,四根手指头的触感分明提醒着他的流氓行为。

陈嘉树显然刚才也被他吓到了,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所以他现在应该顺手帮他把拉下来的那一截泳裤提起来好呢,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直接松手好呢?

无论哪一种想想都很窒息,导致他一时之间没敢乱动。

可哪怕不正面迎上对方,景铄都能感觉到胶着在身上的灼热视线,像是恨不得给他点把火。

为什么他总能在陈嘉树面前社死,景铄简直欲哭无泪——

游泳的时候一不小心扒了同学泳裤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景铄稍微做了点心里建设,尽量表现淡定地替他把泳裤拉了起来。

而后抬眼快速瞅他一眼,果然就见陈嘉树目光灼灼且有深意地看着他。

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流氓,搞得他像是故意去扒拉他泳裤一样。

景铄舔了舔嘴巴,故作镇定道:“没事,都是男生,正常反应我懂的。我有点冷,先去冲个澡。”

说完也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转身逃也似的快速走掉。

等他一上去,陈嘉树没做多停留,也跟着上去了。

走进淋浴间,找了几格,才找到躲在最角落那一格背对着外头的景铄。

从后面看过去,男生雪白的身体浸没在哗哗的水流下,泳裤的深蓝点缀其中十分明显。

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脑袋上,小巧的耳朵尖通红。

嘿,他这个被摸-光的人还没害羞呢,他倒一个人躲这里来面壁了。

陈嘉树勾唇走过去,拧开他旁边的水龙头。哗哗的水流从莲蓬头倾泻而出,从头顶浇灌而下,顺着肌肉线条冲刷到地面。

简单冲了一下,陈嘉树在淋浴下甩了甩头发,水花从浸润的发丝甩出去,一大半洒到了景铄身上。

景铄抬手遮了下脸,从指缝间瞄过去:“你干什么?”

“咦,这里怎么有只小鸵鸟啊?”陈嘉树关掉水龙头,假装才发现他,侧目朝他看去。

伸手拨了拨他湿润的一缕发丝,道:“小鸵鸟什么时候来的啊?我都没看到。”

“……”

陈嘉树闻言笑了笑,直接走到他的莲蓬头下,景铄立刻防备地往一旁躲了躲。

“你干嘛?”

陈嘉树毫不讲理地一把把他拖回淋浴下:“你躲那么远干嘛,这么大的水一个人洗多浪费。”

景铄:“……”

不大不小的莲蓬头下站两个男生着实有点拥挤,以至于必须得前胸贴后背的距离,才能各自有一半身体浸润在水下。

景铄刚洗完头,冲掉头发丝上的泡沫,抚了把脸,伸手挤了点沐浴露,尽量让自己忽视后背传来的触感。

然而他刚把挤完沐浴露的手收回来,身后突然横出一只手从他手心里一把刮走所有沐浴露。

景铄这才终于正视他:“你到底想干嘛?”

本来长相就稚气未脱,这么一瞪过来,更是奶凶奶凶的。

不仅毫无威慑力,简直让人喜欢死。

陈嘉树靠过去,凑到他耳边,微微偏头看他眼睛:“诶,你有没有问问你爸妈,有没有给你早报年龄读书啊?不会真的还没成年吧?”

景铄斜眼瞅他:“关你什么事。”

陈嘉树从善如流:“行,既然你觉得不重要那就没事了。”

景铄:“……”

这人是明着在调戏他嘛!

底下陈嘉树刮了沐浴露的手扣住他手心,指头一根根从他指缝间穿过去,与他十指相扣。

不到两秒时间又绕到他手背,在他手背上摸索一阵,涂上沐浴露,而后手指顺着他的手臂线条一寸一寸往上游走,掌中的沐浴露随着走过的肌肤涂抹到他手臂。

景铄抬手一把摁住他落到自己肩侧的手掌:“你干嘛?”

陈嘉树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帮你涂沐浴露啊。”

“……不用你涂,”景铄语气磕绊了一下,“我自己涂。”

身后停顿两秒,陈嘉树把脑袋搭在他肩上,侧着看他一会儿才说:“你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吗?”

表演又开始了,景铄不由在心中冷哼一声。

果不其然,陈嘉树一点儿没让他失望,先是十分无奈地叹一口气,而后又悠悠道:“小时候一直想有个弟弟,可惜爸妈离婚早,没人能满足我心愿。”

说着陈嘉树眼睛一直观察着他,景铄察觉到,微微偏头:“你继续说啊,干嘛这样看我?”

“哦,我只是怕你对单亲家庭有意见。”

景铄顿了两秒,而后低声嘟囔一句:“我能有什么意见。”

说罢过了几秒又补充一句:“有意见没意见又怎么样,又不能改变。”

闻言陈嘉树笑了一声:“有道理啊。”

说着抬手在他肩上抚过,沐浴露滑滑的触感不断徘徊在颈侧两肩的肌肤。

“所以你能满足我小小的心愿吗?”

景铄侧头配合道:“哥,满足了吗?”

陈嘉树微微一愣,像是没想到还有这出乎意料的惊喜。

随即像是不受控地一把勾住他腰,嘴唇贴到他耳边,再开口时,嗓子有点哑:“满足,所以哥哥照顾弟弟是应该的,对吧?”

“你的照顾就是想帮我涂沐浴露?”

“不,”陈嘉树一只手从他另一侧肩膀穿过,轻轻抬起他下巴,另一只手又挤了点沐浴露抚上他细长的脖子,为他抹上更多。

气息混合着热水冒出来的氤氲的白雾,铺洒到他耳廓,不知道哪个更烫一点。

嘴唇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他耳垂,哑声道:“想照顾的还有很多。”

说着手臂又收拢一点,干涩的喉咙冒出一阵低笑:“你怎么洗澡还穿着泳裤啊,泳池里有很多细菌,不脱怎么洗得干净。”

作者有话要说:  有小可爱说到营养液加更,没尝试过,试一下哈,顺便也给自己勤奋点的动力。500营养液和20地雷加更一章~那啥,很有求生欲的说,不管有没有我都会努力日更哒~感谢在2021-08-16 20:15:57~2021-08-17 21:20: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奉抵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皮皮诗 20瓶;mr红领金、白衣点梅妆 10瓶;何故每天负责按爪 8瓶;是大铃铛!!! 5瓶;傅朝生、sift 4瓶;妈妈的好大鹅啊、以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