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室友总是在撩我 > 第24章 第 24 章

我的书架

第24章 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嘉树一时之间僵在了原地, 手上的汉堡也突然变得不香了。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景铄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抬眼瞥了眼陈嘉树,现在怎么看这张脸都觉得心里不爽。

“你自己擦吧。”抽了张纸, 景铄拿起手机去一旁接电话。

陈嘉树:“……”

变脸这么快,他居然还有一瞬间觉得景铄会亲他?

陈嘉树侧头看去,景铄正站在窗边接电话,他站着时总把背脊挺得很直, 背影看上去高高瘦瘦,黑裤子包裹的双腿又直又长。

应该是和家里人在通话, 说的是青州本地话。两城相隔不远, 方言口音相对接近, 他隐约能听懂一点, 但不能完全理解, 只知道景铄说出来的话软软糯糯的,很好听。

不过,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景铄脾气有点多变?明明刚才给他擦番茄酱的时候很亲昵,电话一响又忽然翻了脸, 他究竟怎么得罪他了啊?难不成真的说了很粗鄙的词?

虽然心里确实这么想过, 但不看着文字他应该也说不出那么丰富的词汇量吧?

等景铄通完电话走回来,抽了张纸擦擦手朝陈嘉树道:“我先回去了。”

陈嘉树也跟着起身:“你把你身份证号给我,我重新买一下票。”

虽然不太情愿,但思索之下景铄还是点头同意了。不然能怎么办呢, 总不能明明去同一个地方,还分开行动吧。

就当昨晚被狗啃了吧。

一路把他送到门口,陈嘉树刚好瞄到被他丢到一旁的白色卫衣:“对了,你知道我衣服上是什么东西吗?怎么全是红红的。”

景铄纳闷地斜睨他,一时半会儿有点没搞明白他的意思。

陈嘉树嫌弃地拎起自己的卫衣, 指给他看:“这上面怎么这么多红色的印子啊?”

景铄蹙眉盯了他半晌,实在不想跟他拈七搞八了,导致语气有点冲:“你到底断没断片啊?”

“断了啊,我只记得我走出ktv找到了你,后面就没什么印象了。”陈嘉树说着防备地看了一眼卫衣,“这个红色印子应该不是口红吧,我醉了之后除了你,应该没跟别人接触过吧?”

景铄还在观察他,故意耸了耸肩:“不知道啊,我有段时间没看着你。”

“……那也不太可能啊,我醉了之后防备心还挺重的,”陈嘉树纳闷道,“不太可能随便让人靠近我。”

看着他一脸纠结又纳闷的神情,实在不像演的,景铄思索两秒又问:“那你怎么还记得跟我说过采花大盗的故事?”

“……我只记得我跟你提了这四个字,”说完陈嘉树嘶了一下,颇为懊恼地抓了两把头发,“我不会跟你说了很过分的话吧?”

这话一下子拨开了景铄眼前的迷雾,他好像有点看明白了陈嘉树前前后后跟他扯了大半天的东西是什么。

“为什么你觉得你会跟我说很过分的话?”

这话一下子把陈嘉树问住了,好像还是他自己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毕竟总不能说因为他看的是小黄-文吧?

见他耷拉着眉眼,景铄“噗嗤”一下笑了出来,直乐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心头也像被人抓着痒痒似的好奇:“诶,不让人随便靠近你,那你醉了之后能接近你的都是什么人啊?”

本来陈嘉树还在纳闷他为什么突然笑了,听到突然转变的话锋,沉默须臾,神色认真地朝他道:“除了你,可能就没什么人能碰我了。”

说完又盯着他的眼睛慢吞吞补充一句:“除非使用武力。”

目光交缠,唇畔微翘,接二连三的愉悦冲散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的郁闷心情,景铄神奇地觉得自己被安抚住了,甚至还有些抑制不住地雀跃。

以至于看着布满他们昨天荒唐事迹的衣服时,不可抑制地回味了一下,同时又要心虚地转移注意力。

舔了舔唇,沉吟一会儿道:“嗯——可能是我扶你回来的路上没站稳,把你摔了一跤,碰到的什么脏东西吧。”

闻言陈嘉树嫌弃地把卫衣投进垃圾桶,心想,他一定要搓一个小时的澡。

-

从酒店离开后,景铄回了一趟家,回去之后不可避免被他爸盘问了一顿,什么千万别做出格的事,别对不起人家女孩子。

他心想没有对不起女孩子,倒是可能对不起了某个男孩子。

某个男孩子不明不白跟他亲热了一番,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搞不好现在还在怀疑人生,一想到这中间搞出的乌龙,景铄就忍不住想笑。

幸好他咬着舌头憋住了,不然他爸指不定得怀疑他谈恋爱了。

索性明天就要开学,景铄还得整理行李箱赶高铁,哪怕他爸有一肚子的话也得被他妈逼得吞回肚里。

下午两点多在高铁站碰头时,陈嘉树已经换了条新裤子,可想而知之前那条裤子也被他一并嫌弃地丢进了垃圾桶。

一见到他身上穿着的白底红条运动外套,陈嘉树登时眼睛亮了起来,轻扯了一下他的外套领口,嘴角上扬道:“好巧,我们俩的衣服颜色款式差不多,好像情侣装啊。”

景铄在两人衣服上来回扫两眼淡淡嗯了声。

而后陈嘉树自然而然地替他接过手中的行李箱,十一国庆,高铁站人来人往,为了避免被人群冲散,陈嘉树趁机一路抓着他的手腕去排队检票。

这个时间点基本都是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返潮,他们原本就长相扎眼,这会儿又亲密无间地走在一起,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排队候车的时候,景铄听见身后有女生在讨论他们俩的关系,其中一个还猜测他们是情侣,衣服款式以及牵着的手腕都可以证明,有理有据。

就是嗓门有点大,感觉她这几嗓子引来了更多人看他们。

景铄回头瞥了一眼,那女生还一副激动地快嚎出来的模样。

转回头来时,眼睛向上一抬,刚好和陈嘉树的视线相触,对方正好也在看他,应该是同样听到了后面传来的对话。

看着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等他视线转开后,景铄也快速勾了下唇,这种被人误会的捆绑确实令人很愉悦,好像有种说不出来的,别人也插不进来的暧昧和隐秘的满足感。

一上高铁,窗外的景象呼啸而过,转眼间两人便停在了临周的土地。因为有行李箱,商量之下两个人决定回学校再定晚饭去哪吃。

出租车上,在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时,两个人放在兜里的手机同时连连震动起来。

打开一看是506的室友群。

[于欢:jsjs]

[于欢:jsjs]

[于欢:你俩怎么一个名字?我以为我艾特错人了呢]

[于欢:宝们,什么时候回学校?]

[于欢:晚上一起吃个饭呗]

[于欢:js]

[于欢:小铄你一定得来]

[于欢:有个超级大美女点名要我叫你]

[于欢:她跟你是老乡]

景铄不由挑了下眉,打字——

[景铄:谁啊]

[于欢:你别管是谁,来了再说,放心,我肯定不会坑你的]

[于欢:这顿饭绝对吃的你值]

[景铄:今天赶车,太累了]

[于欢:别呀[下跪]]

[于欢:之前跟你说过,咱们外语学院的校花,记得不]

[于欢:我最近喜欢的一个学姐居然跟校花认识]

[于欢:而且校花和你一样都是青州人,知道你也是青州人,所以想跟你认识,我就约了她们今晚一起吃饭]

[景铄:……]

[于欢:帮个忙]

[于欢:好不容易又遇到一个看对眼的女生]

[景铄:你高中同学呢]

[于欢:已经成了兄弟了[苦涩]]

[景铄:……]

[景铄:知道了]

[于欢:宝~你太棒了]

[于欢:[爱你jpg]]

[于欢:[biubiujpg]]

景铄放下手机的同时,陈嘉树朝他看了过来。

从余光中察觉到他的视线,景铄佯装无知:“怎么了?”

陈嘉树不咸不淡地扯了下嘴角,笑意却不达眼底。

“没什么。”

两人之间原本弥漫着的心照不宣的粉红泡泡因为几条微信消息分崩离析。

一路上陈嘉树都没再说话,出租车停在靠近宿舍区的校门,下车后他自觉提着行李箱,却始终没再开口。

景铄不时看他一眼,也没自讨没趣,沉默地放慢了脚步,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始终保持了一米左右的距离。

途径一家奶茶店,景铄停下脚步在原地等了两分钟,如愿等到了陈嘉树扭头。

“喝果汁吗?”他指了指旁边的奶茶店。

陈嘉树站在原地注视他须臾摇了摇头,等景铄去买奶茶的间隙又拿出手机,找虐似的翻了一下宿舍群聊。

其实他有什么资格吃醋呢?又在这儿摆脸色给谁看?

景铄需要为他的坏心情买单吗?

不需要。

陈嘉树把手机揣进兜里,自嘲地歪了下嘴。

-

回到宿舍的时候,于欢和李粤明都已经在了,见到景铄,于欢更是开心得不行,甚至都没在意他俩怎么一起来的。还一边跟学姐通报实时消息,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美好恋爱的曙光。

“诶,嘉树,等会你去吗?”于欢问。

闻言景铄也看向他,两人都在等他回答,陈嘉树却沉默了半天。

见他不搭理自己,景铄干脆收回了眼。

于欢见状以为陈嘉树不好意思拒绝,径自笑了:“你们这些帅哥都怎么回事啊,怎么都那么不爱社交呢?多认识些美女多好啊。”

……

天色稍微暗一点的时候,于欢催着景铄和李粤明前去赴约。

于欢在的时候整个宿舍基本都是他一个人的声音,等他一离开,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外面的说话声也渐行渐远,宿舍瞬间就静了下来。

陈嘉树靠在椅子上发起了呆。

好像离景铄越近,他心里的贪欲就会变得越多,多到不受控。就像刚才,明明应该去的,不去怎么击退情敌呢?

兀自懊恼了一会儿,陈嘉树拿起景铄桌上的小鸡公仔,弹了弹它尖尖的嘴巴。

“你去跟你主人说一下行不行啊?”陈嘉树对着小鸡仔自言自语,“让他别理什么学姐啊校花啊,校花有哪有我好啊,校花不得要他照顾嘛。他会照顾人嘛?走个路都能把我摔垃圾堆里去……”

另一边三人到达餐厅没多久,传说中的校花也来了,校花叫李青菡,长得确实很好看,一来就盯着景铄打了几声招呼,景铄一一礼貌回应,而后大家挨个打完招呼后各自入座。

同时景铄也看到了于欢喜欢的学姐,样貌中等,说不上多好看,但一看就是学霸类型,眼神很犀利。

落座后,李青菡主动来跟他搭话:“对了,景铄,你是青州哪个区的啊?”

“我老家是白屏区的,现在住在新城区。”景铄回道。

“好巧啊,我也是白屏区的,”李青菡问,“我可以加你个微信吗?”

本来就是老乡,又不好意思拂女孩子面子,景铄没做思考就同意了。

相互交换微信后,李青菡把自己的全名发到了他微信上,景铄也礼貌地回复了自己的名字。

这是景铄确定自己的性取向后,第一次面对女生的搭讪,他觉得自己心里多了丝坦然。

以前被搭讪时,他的第一反应总是害怕和慌张,多年受制于他爸的阴影之下,让他每次和女生接近都如同锋芒在背。

现在好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女生了,也就没有了任何压力。

刚加上微信,室友群里刚好跳出新消息,景铄点进去看,原本以为是陈嘉树,没想到是于欢。

[于欢:校花还是牛逼啊]

[于欢:能一要就要到小铄大号]

[于欢: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一串消息,景铄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陈嘉树看到后心里是什么感受。

猜测着,他居然隐隐觉得有些兴奋。

饭吃到三分之二的时候,陈嘉树的消息终于忍不住弹了过来。

本来景铄瞄了一眼,不打算立马回的,但消息框弹出来的是一条小程序的链接。

拿起手机点进小程序,屏幕上跳出来一只3d小猫。

小猫舔着爪子,旁边跳出一行字——

[嗨,主人,请给我起个名字吧!]

景铄眨了眨眼,忽然笑了,想了一会后,输入名字——

[陈小树]

输完名字后,加载两秒钟,小猫纵身一跃,跳转到了饲养界面。

景铄根据操作箭头点开饲养手册。

手册只有三条内容,内容还是同一句话——

[主人每天要陪陈小树聊天哦!]

后面有一行大红字的提示:[陈小树是只智能小猫咪,不聊天会死掉的哟!]

景铄:“……”

[陈小树:主人,晚上好!]

景铄点开输入框,跟着输入对话——

[你好]

[陈小树:主人吃完饭了吗?]

[正在吃]

[陈小树:吃得开心吗?]

[一般]

[陈小树:为什么一般?]

景铄手指叩了叩桌面,打字——

[因为没什么特别值得开心的事啊]

智能小猫咪沉默了一会儿,界面弹出一个幸运抽奖大转盘。

陈小树旁边显示出一行字——

[恭喜主人激活陈小树愉悦值,获得抽奖资格]

景铄随便扫一眼,转盘的抽奖礼品十分单调,清一色的双人自助餐,双人豪华游,游泳馆双人门票。

……

随便点一下,屏幕上炸开一朵小烟花。

连个悬念都没有,直接就弹出了中奖消息——

恭喜您抽中xx大酒店游泳馆双人门票,门票已收入您的系统,请务必记得使用!

景铄:“……”

他简直快要憋不住笑了,陈嘉树是个什么绝世小可爱啊!

本来他还在怀疑,看到游泳馆几个大字,果断是陈嘉树无疑了。

毕竟是要骗他去游泳馆摸腹肌,做人工呼吸,还有一起洗澡的人。

[陈小树:恭喜主人中奖~]

[陈嘉树:主人现在开心吗]

景铄扯了一下唇畔的弧度。

[开心]

[陈小树:那主人会游泳吗?]

这是个值得警惕的问题,景铄想了想,有点好奇陈嘉树这个人工呼吸到底是谁给谁做。

思索须臾,扯了个小谎。

[不会]

[陈小树:那主人可以约一个会游泳的朋友一起去哦!]

[景铄:嗯,找到了,跟我一起吃饭的小姐姐会游泳,她说可以教我。]

这回小猫咪没有回复,手机自动锁屏开了后台,大约过了十分钟后,手机来了条提示。

景铄重新点进小程序查看——

他的小猫咪闭着眼睛四脚朝天仰躺着,嘴里还吐出了一条舌头。

不一会儿边上跳出一行大字——

[玩家,您好,您的智能猫咪[陈小树]已自杀身亡]

作者有话要说:  宝,明天带你们去游泳馆摸斯哈斯哈的腹肌(流口水jpg),你们可不可以拉住我手手,别松手~

您的智能小猫咪[苏苏]即将猝死,苏苏不行,苏苏效率太慢了,犯困中ing

明天再改错词错句吧,然后,因为16号要上夹子,下一章在16号晚上十一点了,嘤~~~

感谢在2021-08-14 14:32:04~2021-08-14 22:2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磕的cp都是真的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妈妈的好大鹅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